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走

  “你确定查清楚了?”“是的主子,属下确定,那人是月栖的九王妃,还有十二王爷君墨殇,他们是一品楼的常客。”“哦?呵呵,看来事情变得有趣了呢,南宫兄,她就是你的弱点吧!”黑暗中男人笑的一脸邪肆,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是夜,九王府里灯火通明。君墨羽黑着一张脸立于前厅中,这个女人,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他才离开半天,就已经嚣张到如此地步,竟敢夜不归宿~今日随他来的冰魄和追风,大吃一惊,从噬煞建立以来,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唯独眼下的主子,好陌生,好可怕,整个气氛都压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能让他们平日里冷如冰块的主子有如此大的反应,真不知道幸是不幸。

“咦,怎么这会了前厅的灯还亮着啊?福伯,家里来人了?”刚刚逍遥回来的绯然和君墨殇一脸的迷糊,只好问身边的管家。“回王妃的话,王爷在前厅等着您呢,还请您移步。”“哦,好的,流影,青鸾,你们先下去吧。”看着那俩家伙被整的够惨,不忍心,于是先让她们休息了。“额,王妃,王爷有令,让流影和青鸾二人也务必前去。”唉,聪明如王妃,怎么到这会反倒变得愚钝了呢?王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这会正在气头上呢。

“哦,走吧,这家伙想干嘛啊?”绯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顾自的往前走,全然没有注意到流影和青鸾有些发白的脸色。“嫂嫂,我还是不去了吧,迟了,我该回去了。”君墨殇苍白着脸,缩了缩脑袋,直打退堂鼓,九哥发起火来可是很吓人的。“都这会了,别回了,今晚就呆在王府吧,父皇那里,有朱雀说就可以了,是吧,朱雀。”绯然回头,对着一片黑暗喊道,这让暗处的朱雀,白虎皆是一惊,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的人少之又少,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她到底是有多强悍啊?!

君墨殇撇撇嘴,完了,她到底知不知道九哥的脾气啊?!

“哈喽,羽,在等我吗?”绯然一脚踏进门,嬉皮笑脸的,完全没注意到君墨羽黑着的脸。“是啊,本王在此恭候多时了!”这个女人,回来这么晚,居然还不自知,他是太过纵容她了吗?“喂,你怎么了啊?干嘛用这种口气说话啊?”不对劲啊,羽他从来不对自己自称本王的,而且他看起来好生气的样子呢。“哼,那王妃觉得本王改用怎样的口气跟你说话呢?”“君墨羽,你发什么神经啊?我得罪你了吗?”他是怎么了啊,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她招谁惹谁了啊?!

“来人,将这两个奴才拉下去,各打二十大板。”哼,你不知道,那我就来告诉你,君墨羽恨恨的指着一旁的流影和青鸾。“啊,王爷恕罪,奴婢错了,奴婢该死。求王爷开恩。”流影和青鸾慌乱的跪地,不停的磕头。“流影,青鸾,你们干嘛下跪啊,你们又没有错。快给我起来。”可恶,她最讨厌别人跪来跪去的了。“喂,君墨羽,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用什么事你冲我来啊,你罚她们做什么?”“哼,她们是奴才,主子深夜未归,奴才就该受罚。都死了吗?还不拉下。”“是”一旁的侍卫将流影二人拉了下去,按在了长凳上,两个侍卫开始对她们施刑。“啊!好痛!”流影和青鸾受不住,大声的叫喊着,“住手,你们给我住手。”绯然看情形急了,上前去拉她们,结果被侍卫阻挠。

“君墨羽,你混蛋,你要罚就罚我好了。”绯然气急,眼泪也不争气的落下来。他居然把她弄哭了,该死的,看着她倔强的哭着,他有些心软。可是只要一想到他回来看不到她,他就害怕,这个女人,她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吗?就算有朱雀和白虎在,他也还是担心,毕竟现下的形势不容乐观。想到这些,他就气得不行,他不能心软,这次要好好收拾一下。“你还敢说,你确实该罚,来人,将王妃带到暗房思过,三日之内不许出来。”“王爷,这~”管家有些担心,王妃性子傲,哪受得了这般惩罚。“这什么这,还不快去。”他不能心软,不能。“九哥,其实嫂嫂她~”“还有你,追风,把他带到书房面壁思过,抄经书百遍。”君墨殇还来不及说完就被打入了“冷宫”,好吧,他又不是没被罚过,揉揉鼻子,灰溜溜的朝着书房直直走去。

“君墨羽,你懂不懂的尊重别人啊?我是个人,独立而自由的人,什么时候回来那是我的自由,你不能霸道的限制我的自由!”他太过分了,就为了这么一件事,至于那么大发雷霆吗?“哼,你还敢说,自由?堂堂九王妃居然夜不归宿,你还敢跟我谈自由,来人,将王妃带下去。”“是”“走开,我自己会走。”她气急,头也不回的离开,眼里的冷是从未有过的。君墨羽对上那双眸子时,心里一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只是当时太生气,忽略了。

暗房里,好黑,没有一丝光亮。绯然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双臂抱了膝盖收紧。好害怕,怎么办,谁来救救她,君墨羽,你个大混蛋,居然把她放在这里不闻不问。墨斐,突然好想你,若是你,你一定不会将我放在这里不管的对不对。泪水模糊了双眼,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可是倔强如她,怎么会轻易妥协,她咬紧了嘴唇,任由自己一步步落入无尽的黑暗。

第二天,君墨羽一夜没睡,没有她,他睡不着,早早的便来了前厅,往日都是有那个小女人拉着自己来用早膳,今日没有她,突然有些不习惯。“王爷,要不您去看看王妃?说不定王妃她知道自己错了,只是不肯开口罢了。”一旁的管家看着自家王爷纠结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慢吞吞的问道。“知道错了?哼,那个女人,她才不会,她可是倔的很呢!”要那个女人认错,除非他的名字倒着写了。好吧,管家乖乖的闭嘴,其实他们两个一样的倔好吧!

“王爷,求您饶了王妃吧。”一大早流影便拖着自己受伤的身子,来了前厅,她才知道她家小姐被关进了暗房,她惊出了一身汗,那可是会害了小姐的啊。“放肆,大清早的,成何体统,还不快退下。”守在门外的冰魄有些不耐烦,这个王妃的婢女还真是没有规矩。“王爷,您快去看看王妃吧,她有危险。”“你说什么?”闻言,君墨羽几步跨出了门,抓起流影急急的问道。“奴婢说的都是真的,王妃她从小就怕黑,呆久了就会呼吸困难~”“该死的,怎么不早说。”还不到流影说完,君墨羽早已没了踪影。他该死,他不知道她怕黑,那个女人,果真如此倔强,明明害怕却还不说。然,不要有事~

“然儿”君墨羽推开门四下找着,结果,只见绯然蜷缩在墙角,早已昏了过去。心猛烈的揪痛着,拥了她入怀,紧紧地不放开,还好,只是呼吸微弱。

“墨斐,我怕黑,好害怕。”“绯然乖,有笨蛋在,不怕啊。”梦里,墨斐温柔的抱着她,哄着她,他从来不会让她害怕。“墨斐,我好想你。”睡梦中的绯然喊出了这个名字,一旁守着的君墨羽怔怔的看着床上人儿。呵呵,墨斐,是个男人吗?是你爱的人吗?

原来是我错了,错的离谱,哈哈,我还真是天真啊,以为你说了要守护我的话就是爱我的,以为你嫁了我就会一辈子都是我的,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我以为。纪绯然你到底拿我当什么啊?难怪这么久你都不肯把自己交给我,难怪你一直不曾对我说爱我,原来你心里有了别人。原来我所谓的爱,一直都是一场独角戏啊,君墨羽,你真是可悲啊!

“王爷?王妃醒了?”门外的流影不明所以,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冷的吓人啊,那眼神冷的快要冻死人了。奇怪,王爷这几天是怎么了啊,老发脾气!看着摔门而去的君墨羽,流影有些奇怪。

“王妃,您醒啦!真是太好了。”“嗯,流影,我怎么会在这里。”“还说呢,王爷也真是的,把您关进了暗房,您昏倒了,是王爷抱您出来的哦!”“哦”那个男人真是霸道,“王妃,您还在生气啊?其实王爷他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他~”“流影,我有点累,想一个人待会,你先下去吧。”“哦”奇怪了,今天的王爷和王妃都好奇怪。

绯然坐回床上,思绪又回到了数月前的那个梦里,如果那个声音是真的,那么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寻她宿世的恋人,君墨羽,你会是我命定的那个人吗?还是我所嫁非人呢?绯然皱眉,越想越乱,自己的心无意间早已落到了这个男人身上,何为宿世,何为命定呢?好害怕,君墨羽,若是到最后连这颗爱你的心都守不住,我要怎么办啊?

“王妃,您这是干嘛啊?”门外的流影青鸾看绯然拎了一个包裹出来,“哦,没什么,想爹爹了,想回去住几日。”她待不下去了,一连几日,君墨羽都不曾与她说过一句话,不曾看他一眼,自那日她从暗房出来,他便借口有事要处理,搬去了书房睡。真是过分,要是有什么就说出来啊,总是不言不语,她是哪里做错了啊?又或者说,他对自己只是一时好奇,并无爱情可言,毕竟那个男人经历太多,他怎么可能把她放在眼里啊。如此想着,绯然心如刀绞,原来是她一厢情愿罢了,他那么强大,想必是不需要她的吧~那么我还留下做什么啊?与其让他见了碍眼,不如趁早离开。

“王妃,您要出门?”刚刚随君墨羽进门的管家,看王妃拎着东西,又见王爷这些日子总是寡言少语,他只得问问。“哦,管家,这几日有些想爹爹了,想回相府住一段时日。”她低头对管家说着,实际上是对那个人说,他会说什么呢?是让她走,还是出言阻拦呢?

呵呵,原来她错了,她太高看自己了呢!

君墨羽一语不发,连看都不曾看她,只是冰冷着脸,与她擦身而过。

君墨羽,你好残忍,就这么不待见我了吗?连一句话都懒得说吗?

“王爷?这~”看着他家王爷自顾自的离开,福伯也不知如何是好,犹豫半天,终究是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跟了君墨羽离开。

“王妃?王爷他~”王爷他好过分,居然这样对小姐,太过分了。“走吧”绯然只是机械的说着,也是告诫自己,他都不需要她了,她还留着做什么,还是离开的好。隐忍着泪水,迈出了九王府,步子好沉,怎么都走不动,心痛的要死,呵呵,似曾相识的感觉啊,一如前世的自己,心痛如死。老天爷,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三番两次的折磨我,我招谁惹谁了啊?

“咦?王妃,我们不是要去相府吗?怎么?”站在一品楼前,流影有些不解。“嗯,谁说我们要回相府了,你们两个去找无殇,内容你们知道的。”怎么可能回相府啊,她这个样子,爹爹不担心才怪呢。她是大人了,有些事不该再让爹爹为她操心了。“啊?王妃?”流影和青鸾那叫一个衰啊,王妃不高兴,遭殃的总是她们,于是两人陪绯然进了房间后,就直直的奔向后堂。

“流影,青鸾,你们怎么来了?”正在练武的无殇和踏雪一阵好奇,怎么今儿个主子有空这么早便过来。“别提了,主子心情不好,怕是要在这住上一段时日了。”流影回答的有气无力,青鸾也是一脸的衰像。只是一旁的无殇攥紧了拳头,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吗?她很难过吗?一定是很难过吧,不然怎么会跑到这里疗伤,她不是轻易就脆弱的人。“那还废什么话,青鸾姐,来陪我过几招。”踏雪打断了沉默,拉了呆愣的青鸾,上去就是一掌,青鸾应接不暇。呵呵,无殇,你还是放不下她吧,他们的主子,那个女人,一个强大的女人,她的优秀,他们望尘莫及。她对她敬佩的不得了,只是有些事,他们帮不了,也不能帮。

“主子,您这是?”张伯不曾见过如此颓废的主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张伯,我打算在这住几日,你准备一下,流影,青鸾也住下。”“是,老夫这就去办。”“嗯,张伯,去把我藏的女儿红拿来。”“主子?”他看得出来,主子心情不好,居然要喝酒。“拿来就是,没事的话,先下去吧。”她回的急躁,心里烦闷无人诉说。“是”

入夜,“王爷,您不去看看王妃?毕竟眼下形势~还是小心为好,王妃她这样出走,丞相那里也说不过去啊。”看着自家王爷坐立不安的样子,福伯只得苦口婆心的劝着,何必呢,年轻人嘛,总因为一点小小的矛盾就闹得不可开交,王爷这是气急了,他总得要个台阶下的,只是两人都倔的很,他只得劝说了。

哼,他才不去,她那么急着出去,怕是去找别人了吧,那轮的着他去啊!“本王说不用了,你不懂吗?”他大吼着,明明气的不行,却还要担心那个女人,时时刻刻都想要见到那个女人,天知道,这几日避着她,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整晚整晚的睡不着,每晚都要去她的门前站着,心里才会安定下来,他是疯了才会这么折磨自己~

唉,真是倔的要命,福伯无语,只得闭了嘴,悄悄的退下。

夜深了,君墨羽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想着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古灵精怪,她的温暖。果然,没了她,他怎么都无法入睡,唉,罢了,自己算是栽了。于是起身,麻利的穿了衣服,轻松的跃起,直奔一品楼。

呵呵,她果然在这里。他是了解她的,她那么孝顺,不可能回相府的。她已经睡了?君墨羽轻推了门走进,好重的酒味儿,这个女人,真是让人不省心,望着桌上的酒坛,君墨羽顿时想要掐死她,她当自己是酒神啊?居然喝了那么多,还是他不在的情况下。“该死的。”他轻轻咒骂一句,然后叹口气,弯腰抱起胡乱的趴在桌子上的绯然。他为她解了上衣,放好在床上,然后自己也合衣躺了上去,半躺着,细细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君墨羽,你个混蛋~”她呓语,不仅梦里骂他,连带的还手舞足蹈的,惊得君墨羽没掉下床去。这个女人,以为她醒了呢,还敢骂他?她睡觉总是不安份,害他费了好半天的劲,又是拍,又是哄的,她才渐渐安稳下来。这一夜,他楼了她入睡,一夜安眠。

第二日,他早早的醒来,盯着她笑笑的看了好半天,细细的吻了好半天,好似要将前几日的不满气愤,还有没有她的不安全都补回来似地。见她皱眉,快要醒了,他才悄然离去,好似不曾来过。

新章节奉上,亲们记得收藏啊~~~

出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