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讲和

  “主子?”青鸾有事,只是绯然这几日心情都不怎么好,她站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进来。”“青鸾,怎么不习武,有什么事吗?”“是的,相爷传信过来,三王爷去了相府,而且~”“而且见了三小姐,还一阵的夸奖,说对三小姐有倾慕之情,目的就是与相府结亲。是吗?”“相爷是这样说的,主子您怎么知道?”青鸾有些糊涂了,“其实很简单,阿羽‘恢复’,对于皇位就意味着又多了有一个竞争对手,各方势力势必伺机而动,他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回去告诉父亲,就说我知道了。”“是”

看来真的要不安宁了,父亲这是要让她随时都警惕了,只是君墨羽他到底是如何想的呢?他想要加入这个争夺帝位的行列吗?还是愿意陪她无忧无虑一辈子呢?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她不想知道他想要帝位的想法,她只是想要和他好好的走下去,不管不是不是她命定的恋人,她都已经认定了他啊!只是,君墨羽,你是这样想的吗?

绯然一个人苦苦的设想着各种可能,想的头都快要炸开了,心烦之际,嘴里咒骂着君墨羽,然后夺门而出,朝着她的秘密基地走去。

今日的天气格外的硬冷,夹杂着少许的雪花,静静的随意的飘洒着,仿若漂流的浮萍,居无定所,无所适从,一如现在的绯然,灵魂的孤寂最是让人痛苦,她在这里就好似这雪花,居无定所,随风飘荡。

绯然披了狐裘踏入一品楼的后山,一路上,她走的极慢,银色的碎屑落在她白色的狐裘上,墨发在微凉的风中随意飘飞,她停下脚步,伸手落了几片雪花,随即又融去,她想要留住,却终究是徒劳,她无奈的笑着,仰头抑制住那稍有不慎便会坠落的眼泪~

置身漫天的飞雪,她的灵魂亦是飘散不定,寂寞的一颗心快要裂开,绯然默默地低头,将那一脸的落寞悉数掩入了那厚厚的白裘里,然后木然的移步,向着院子深处走去~

跟随其后的君墨羽从树后走出,定定的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她孤单的样子让他的心揪的生疼,然儿,那么孤单,为何还要离开我~

“青鸾姐姐,主子这次为何呆这么久?而且听张伯说,主子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吗?”后山里练武的他们,大概都有些担心,踏雪的问题让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闷。青鸾和流影是离绯然最亲近的人,可是此时她们也有些不明所以,他们只知道主子和王爷毛别扭了,而且还很严重。

“踏雪,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只是主子和王爷闹了别扭。我们是下人,不该知道的,不该问的,最好不提。”青鸾毕竟沉稳些,皱眉说道。

踏雪闻言,只是低头默不作声,然后抬头望着远处的无殇,他只是像往常一样静静的坐着,不曾开口,不曾有半句言语。只是他内心的波澜起伏,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呢?那紧锁的眉头,那握紧的拳头,无一不在出卖着他此刻糟糕的心情。只是青鸾说得对,他们是下人,主子的事,他们是绝对不能过问的。

突然一阵风刮来,雪花纷飞,迷了人的心神,等他们定睛再看时,绯然早已站定,四人皆是惊得哑口无言,半天反应不过来。

“怎么,都是闲的没事做了?!都是练就了天下无敌的本事了?”绯然厉声吼道,接着说道,“你们令我失望了,对周围一点警惕心都没有,我说过的吧,最安全的亦是最危险的,若我是敌人,你们可还有活命的机会?”他们都是她最信任的下属,亦是朋友。在这冷兵器的时代,只有不断的变强,才能存活,她一心想要让他们也变强,只是离她的目标还相差甚远。

“属下见过主子”四人反应过来,纷纷下跪,“起来吧,我说过了,这些不必要的礼节,该省的就省了,我看着心里不舒服。”“是。”

“看样子你们是过的太安逸了,该找点事做了,不然以后得我来保护你们啊!”绯然向来不喜欢太过压抑的气氛,于是转而换了一种轻松的语调谈笑道。

“属下誓死保护主子”四人齐齐的说道,像是庄严的宣誓词,容不得半点质疑。笑话,他们要是让主子来保护,那还留他们做什么?

“吆喝,怎么着,这是不服啊?那今天就来见识见识各位所谓的能力?”他们眼里的认真与坚定,她不是看不到,只是光有一腔的热血是远远不够的,实力才是硬道理,她要的不是每个人为了她牺牲,她要他们好好的活着啊~为了这个目的,她从一开始就计算着如何锻炼他们,如她所见,他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不够~

四人闻言,都是不明所以,不被自己的主子认可,这对他们来说是最残忍的打击,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他们早已沉了脸色,一脸的严肃。主子的话不像是玩笑,可是主子打算如何‘见识呢’?

“好了,废话少说,你们四人一起上,尽全力来阻拦我,目标是对面的假山那,哈哈,距离够短吧?看我对你们多好,不过几百步而已,不会为难你们的。若是成功了,我便不再多说,若是输了,你们就要接受惩罚,如何?”绯然说着便脱了那碍事的狐裘,一瞬间冷风直直的吹响了背后,绯然一阵的发凉,却没有多余的表情。

四人相看无言,看看绯然,又看看确实只有几百步之遥的假山。他家主子这是要闹哪样啊?不过主子既然说了,他们只得照做。于是四人认真的盯着眼前的绯然,不敢松懈。

结果毋庸置疑,绯然轻松的达到目的,而四人却早已石化在那里,目瞪口呆。

不远处,雪地里发出一阵轻声,尽管很微小,绯然还是察觉了,只是她没有理会,转身只是笑的一脸邪肆~

无殇瞪大了眼睛,眼里的惊讶不言而喻,怎么可能?他自认为自己即便不是最强,可也算是高手了,这半年里,主子对他们进行的是魔鬼式的训练,一般的高手是绝对不可能近得了身的,可是主子却轻而易举的绕过了他们,速度之快,让人觉得可怕~

青鸾怔怔的看着地面,怎么会~她根本久没看清主子的身影,她便到了目的地,究竟发生了什么?青鸾不敢想象,那个深居小院里足不出户的相府二小姐竟有这等的本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习武多年,虽说没见过什么绝世高手,可是大内的几位高手,她还是见识过的,而那些所谓的高手比之于眼前的主子,确实不及她的万分之一啊!

踏雪和流影傻傻的站着,好吧,无殇和青鸾都败的不明所以,她们也就没什么可自卑的了~

“你们输了哦!所谓的高手,不过如此。你们四个记住了,所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即便是我,也不是最强的存在,所以不要自满。去吧,从现在开始,负重四十公里,俯卧撑五百个,做不完没饭吃。”绯然轻松的呼了口气,重又披了狐裘,朝着一品楼走去。

这些个现代名词,绯然早在之前的训练中向他们解释过了,也实践过了,自然不会有什么疑问。她倒是第一次在他们面前亲身实践,哈哈,吓坏他们了吧!不过也是时候给他们些压力了,不然到时候他们该自满的找不着北了~她离开,留下一众来不及反应的孩子。流影四人一脸膜拜的表情,目送他们主子离开后,才一个个悲催的跑开了,呜呜~四十公里啊!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朱雀,刚刚我的表现还满意吗?”走了一段,她突然回头,对着空空的后方,贸然的问道。

“属下见过王妃,王妃自然是厉害,我等自愧不如。”一路隐藏的朱雀不再避着,一方黑影落地,朱雀老实的回答。这个女人,不容小觑,他刚刚一直在看,可是连他都不曾看出些门路来,更别说那几个孩子了。她刚刚的速度别说是自己,就是是青龙也不一定拦得住啊。不对,不是速度的问题,他看得出她的速度确实比一般高手要快,可也不至于追不上,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她明明是凭空消失了啊~

“嘿嘿,得到四大暗卫的赞美不容易呢!哈哈,开心!”她笑的没心没肺,似乎这一切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是了,这个女人厉害的绝对不止这一星半点~

绯然笑笑的走在前面,古人就是古人,她一个现代人定是不同的。别人都只知道她是纪氏千金,一出生就被父母如珠如宝的疼着宠着,可是却鲜少有人知道,作为纪氏的下一任董事,她从小就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知识头脑自是不必说,她还要接受各种体能训练,她的跆拳道九段,她高于常人的警惕性,她超出常人的特殊,都在那个世界,早已注定。其实她刚刚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利用了他们的高度集中而进行了诱导而已,要知道一个人若精力全都集中于一个事物时,就越容易出现其他方面的松懈,她做的只不过是转移了他们的实现而已。

“他来了?”绯然继续走着,冷不丁的问了正在沉思中的朱雀,好一阵他才回过神,“是”她笑笑,然后又敛了去,跟刚刚的没心没肺截然不同。

她推门而入,他就在里面坐着,手里把玩着一只茶杯,那是她专门为自己品茶而烧制的。她快速的夺了过去,“在别人不允许的情况下,乱进别人的房间,还乱碰别人的东西,是很不礼貌的,你不知道吗?”见了他,她越发来气,语气里全是别扭。

他无辜的摸摸鼻子,悻悻的看着鼓着腮帮子的她,好可爱。“哦?这是我媳妇的房间,不算是闯吧?这杯子也是媳妇的杯子,媳妇的就是我的,有区别吗?”他知道她还在生气,可是他是在想她的很,他都憋得破功了,刚刚又看到她一个人难过,他就更没办法再多忍半刻了。他不曾向任何一个人这般低声下气过,因为是她,他全都做了,只要那个人是她。

君墨羽拥了她入怀,“然儿,以后都不许这样了,不要孤单,不要寂寞,因为你还有我。记住,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陪你,哪怕有一日你遇到了那个你更爱的男人,我也会在你身后,所以请你不要那么孤单,我看了心痛。”

“嗯?什么叫我更爱的男人啊?你在说什么?”绯然听的越发糊涂了。“我没有什么更爱的男人啊,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怎的不是,那日我亲耳听到你唤了别的男人的名字,还说你很想他。”想到这些,君墨羽就一阵的不爽,他推开了怀中的绯然,一脸的委屈,薄唇为撇,似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让人怜爱。“那日你离开,我本就难过的要命,可你还是走了,晚上我追你来了一品楼,岂料你竟抱了陌生男人喝的烂醉。然,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君墨羽死死地盯着绯然,生怕听到那个他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这个男人,真是别扭的要命,那日她只是喝多了,错认了人,况且就算是爱,那也是前世了啊。绯然沉沉的想着,并未看到眼前的男人一脸的受伤。

“呵呵,我知道了,你爱的是那个男人吧!”看她半天沉默不语,他就已经有了答案,他木然的起身,打算离开。

“羽,你干嘛?要出去吗?”绯然拉了漠然的君墨羽,仍旧一脸的迷茫。

他不甘心,不甘心,她明明是他的妻啊,为什么她爱的是别人,本就孤独的他,现在连他唯一的光也不要他了,那他要怎么活下去,明明怕极了黑暗,现在要他如何存活?他的世界仿佛被抛入了无尽的黑暗,比之以前,那是更深的深渊啊~

“羽?你怎么了?说话啊?”绯然依稀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不对劲,那股浓郁的悲伤,很久以前就已经不见了的悲伤,为什么现在却越加浓烈了?

“羽,醒醒,快点清醒过来,羽!”她死死地抱住他不放,眼前的男人似乎没了知觉,只是木然的站着,任凭她怎么喊,他都无动于衷,她害怕极了。

“然,为什么啊?为什么你爱他不爱我?我比他苦,我比他难过,可为什么你的心却给了他?我不要,我不许~你爱他,那我怎么办啊?!”现在的君墨羽早已到了奔溃的边缘,他抓了绯然的双臂,死死地摇着,质问着,他的歇斯底里让她心疼。

她不顾手臂刺骨的疼,转身抱了他,“你是笨蛋吗?我有告诉你我爱上别的男人了?我有允许你离开我吗?总是擅自猜想,总是擅自难过,你经过我的同意了?笨蛋,从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爱的就是你啊!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鼻子,喜欢你傻傻的样子,喜欢你耍赖的样子,包括你的黑暗,我通通都喜欢啊!笨蛋,你都不知道吗?笨死了”她死死地抱了他,小脑袋抵着他的胸口,红着脸说着这些她埋在心底的话,眼里的泪水早已浸湿了他的衣衫。

他怔怔的听着这些话,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了,听着他说她爱自己,听着她说喜欢自己的一切,他激动的久久不能平复。感受到她孩子般的责备他,听着她无厘头的骂他笨蛋,他就高兴的没办法。

“然,是真的吗?你说你爱的人是我?是真的吗?”天啊,他简直不敢相信,所以无数次的确认着她刚刚的话。

“废话,君墨羽,你再敢重复问一句试试?!”这个男人真是让她头疼,怎的就像个孩子,刚刚还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现在却一脸的傻笑,她真是服了。可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心疼,真正孤独的是她的阿羽啊~一个人走在黑暗中,然后一个人长大,一个人承受着原本不该承受的痛苦。眼前的男人让她怜惜,她不得不爱。以后,只要他想听,说多少遍,她都愿意。

“嘿嘿,不了,阿羽不敢了,我不问就是了。哈哈,然儿是我的,然,你爱我对不对?非我不可对不对?嘿嘿,我就知道,然最爱我了,其他的男人都是狗屁~”他紧紧拥了她,傻呵呵的自言自语,高兴的语无伦次,只是那星眸里的笑闪着光,发着最耀眼的光。

闻言,绯然满头的黑线,这个男人还真是没完没了,怎的又说上了~不过也罢,她也高兴不是吗?

真好,她是他的~

“羽,愿意听我讲故事吗?”她在他怀里乖巧的躺着,刚刚的他吓坏她了,他那么紧张自己,她又何必瞒着他呢。

“嗯,只要是你讲的,鬼故事我也是要听的。”他又开始耍赖了,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这样的他,他只愿出现在她面前。

“你知道吗?其实我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于遥远的未来,也就是另一个世界。你们的世界,我在历史上也不曾听说过,大概是另一个空间的吧~羽,你信我吗?”她说着常人听了是天方夜谭的话,他认真的点头,他听的无比认真,因为是她讲的。因为是关于她的。

于是她讲了她前世的爱人‘墨斐’,讲了她被爱人背叛,只是关于她的死,她只是模糊的一带而过。

她讲的很平静,似乎她讲的是别人的事,与自己毫无关系。看着平静如水的女子,他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了,他以为她过的很幸福,他以为她不必经历太多的悲伤。原来,她的伤痛比之于他只多不少,他视若珍宝的女人,原来早已悲伤的遍体鳞伤,他的宝贝原来曾经那么的痛过。拳头紧握着,抱紧了怀里的女子。似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如此,她才会不受伤害。他知道她前世的死,她不愿提及,是怕他会难过,可是他还是心痛不已。只是她不提,他便不问。

她抬头,眼神胶着的凝望着头顶的男人,这个给了他温暖的男人,然后缩了缩,继续讲着。

“来到这里,我发现这个身体和我很像,甚至连名字和姓氏都一样,我觉得可能是一种缘分呢。一个月后,我憋不住了,每天待在小院里,都快憋出病了,于是我便拉了流影出门去。你知道的,那天我第一次见到你。哈哈,那时的你好可爱哦,呆呆萌萌的,哈哈,记得吧啊?!”提及初次见面,绯然很显然是陷入了那场美好的回忆里,然后还不时的揭某人的短,引的某人青经暴起,眼神似乎要吃了她一般,于是她自觉的闭了嘴,缩了缩脖子,暗道,呼,好险~

“咳咳,我继续哈!那天我回来以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了前世,我看到那个‘我’醒来,然后和墨斐和好如初,他们结婚了,嗯,就是成亲的意思。”她说着,却是满脸的寂寥和落寞。“不许想他,你现在是我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他吻了她的额头,她的寂寞,她的孤独,他又岂会不知。

“嗯嗯,知道啦!后来有个声音走进我的梦里,他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到我千年前的恋人,他还说,我与那个人有着宿世的情缘,所以我~”他的手臂突然收紧,微微的颤抖着,她千年的恋人,宿世的情缘,会是他吗?此刻,他嫉妒那个男人,他很在意她的这个梦。

“羽,没事啦,别担心,或许只是一个梦呢,单纯的只是一个梦啊!再说了,我现在是你的啊,已经种到了九王府的院子里啊,所以不要瞎想了,如果真有那个人,那么就请你牢牢的抓紧我,别让我离开就是了。”他的眉头紧皱着,她看的难过,于是伸手就要去抚平它。

他突然抓了她的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接着在她的眉眼,她的薄唇上落下细细密密的吻,她被吻得晕头转向时,他的大手早已伸进了她的里衣,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被褪去。是了,他要得到她,将她彻彻底底的变成自己的,那样才安心。

他压抑着自己,沙哑着声音问着身下的女子,“然,将你给我,可好?”他爱她,却不想强迫她,所以他愿意等到她答应的时候。

感受到他心里的那份不安,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强迫她,得夫如此,夫复何求呢?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于是,这晚的一品楼一室旖旎~

然,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他’也不行。

亲们,新章奉上,馨菲写的好累,盼亲们收了文文~

讲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