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让我看看

  从宫里回到府上已是傍晚,君墨羽缠着绯然要陪他玩,无意间触碰到她的后背,“嘶,好痛。”看绯然龇牙咧嘴的一脸痛苦,君墨羽这才记起她受的伤,“福伯,福伯,快去请大夫,快去啊!”看她疼的厉害,他心疼不已。“王爷?怎么了,您哪里伤着了?快让老奴瞧瞧。”福伯说着便要上前查看,“哎呀,不是本王,是王妃啦,王妃为了保护我,受伤了,你快去请大夫啊!”“啊?哎哎,老奴这就去。”“福伯,别听王爷大惊小怪得,一点皮肉伤而已,你去帮我拿些治跌打的药膏来便可。”“是,老奴这就去。”

福伯听到王爷的话着实吃了一惊,他本以为这个王妃也没什么,现在却对她另眼相看起来,她救了王爷,不管是真心还是什么,他都感激她。“王妃,药来了。”“王妃,本王帮你抹药。”作势便夺下了福伯手中的药,向着绯然走去。“别别,让流影来就好了,你先出去吧。”绯然听他要给自己抹药,那还了得!“我不,我就要给王妃抹药。”“听话,我等会陪你玩好不好啊?”听她要陪自己玩,他这才作罢,一步三回头的跟着福伯出去了。哎,真是个小孩。

房间里,绯然褪去了身上的衣服,流影看着那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不禁哭了起来。“小姐,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是谁这么狠心!”流影看着那满身的伤,一肚子的气,要是她跟去了就好了,她一定不会让小姐受如此的委屈,王爷他都没有保护好小姐吗?“流影,不碍事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时,我会让他们连同君墨羽的双倍还回来”。“小姐!流影不懂,王爷都没保护好她,小姐干嘛还要处处护着那个王爷啊。”“流影,你不懂得,以后再说吧,先帮我擦药吧!”“哦,您忍着点哦小姐。”哎,她纪绯然怕是天下间最苦命的新娘了吧!试问还有谁像她这样,新婚头天便被打的身负重伤的啊?这要说出去,谁信啊?

门外的君墨羽一直守着,是他不好,他不该在那个时候还有所顾忌,他应该要保护她的啊!从那天他就认定了她不是吗?从那天他就喜欢了她不是吗?也是从那天起,那颗早已冰封的心开始时料不及的融化,他整个人开始变得愉悦,每天都想要见到她,甚至于后来他居然想着要时刻都占有她,他想要她只属于自己。他还记得那天她女扮男装救了他,抬头的那一瞬间,他便被那双灵动的眸子吸引了,从此他便爱的不可自拔。呵呵,她不知道她有多可爱,她不知道他每天都去看她,她不知道她每一个鬼灵精怪的动作和话语时刻都牵绊着他,吸引着他。她收了一品楼,他去看了,她女扮男装做了一品楼的主子,他更是吃惊,她的设计风格和经营理念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她的才华让他吃惊,那个女人他要定了。那天他看到她竟亲了南宫轩,她不知道他有多窝火,她是他的,这个女人真是大胆,他得赶在南宫轩之前收了她才好。是他让父皇下令让所有大臣未出阁的女子都到,如此,他才有机会见到她,他才有机会娶她。终于见到她,那个女人居然乱跑,害得他一阵好找,他本来是生气的,可是见她拉着自己一起编制小玩意,他就怒气全消了,她送他草编的戒指,天知道他有多开心,她说那是他们的秘密时,他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这个小女人总是有本事让他高兴,即便是他生气了,明明很生气了,还是舍不得对她发火。而今日,他大概是好久不曾开心了,听到她说得话,他才高兴的差点死掉。那个小女人,她居然说不会再让自己哭,不会再让自己独自难过,独自承受,她说她要保护他,明明柔弱的她,说出的话却那样坚决,让他深信不疑。母妃说过,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就是在他难过时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在他难过时毫不掩饰的人,就是向她吐露所有心事的人。他本不信他会遇到,如今,他却真的遇到了,好开心,她就像一缕阳光,毫无预兆的闯进他的世界,让他原本昏暗的世界变得明亮起来,让他一度死去的心复活过来,呵呵,真是个神奇的女人,他爱的不得了!

“小姐,药抹好了。”流影小心翼翼的替她穿好衣服,君墨羽迫不及待的闯进来,“王妃,怎么样,你好点了没?”“哼,托王爷的福,我家小姐啊好的不能再好了!”见君墨羽进来,想到小姐身上青青紫紫的伤,她就忍不住对他不友好,谁叫他不保护小姐的,哼。饶是君墨羽痴傻,此时也有些脸上挂不住了,但此事就是他的过错,所以他只能傻傻的呆呆的挠头。“流影,不得无礼,你怪他做什么,他没事就好了,你呀就是太片面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流影气不过,拿了药盘便要出去,“哎,把药放下,你出去。”“小姐啊!你怎么还,”“流影,听话,你去忙吧。”流影只得嘴撅的老高出了门。

“把衣服脱了,我看看。”房间里就剩他们两个的时候,她上前就要脱了君墨羽的衣服,惊的君墨羽死死的抓着衣领不放,这个女人,她实在是~她到底知不知道那女有别啊。“怎么了,还害羞了啊?”绯然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母妃说,女人不能随便脱男人衣服的,还说男女授受不亲。”绯然气的直翻白眼,这他倒是懂得啊?“好吧,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哦”,于是他乖乖的脱下衣物,露出结实有力的上半身。哇塞,这家伙身材也太好的过分了吧,精窄的腰身,腹肌清晰可见,白皙的皮肤,犹如一块上乘的美玉,她看了都快流鼻血了。他伤的不怎么严重,只是几处瘀青,于是她拿了药膏在他身上细细的涂抹。她刚一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他居然惊的身体紧绷着,那冰凉的触感让他差点忍不住,却又让他欢喜不已,哎,真是个小迷糊。他得把她藏好了,免得她被别人发现了。他可不希望她碰到他以外得男人,那样他会发疯的。只是细心的绯然却不怎么高兴了,甚至是有些伤心的,因为他紧致的皮肤清楚的告诉她,那是长年不间断的运动才能有的肤质,显然这并不符合一个呆傻之人该有的身材。她的手稍稍停滞,他一定很苦吧,他一定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吧,本该养尊处优的他却承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吧!好难过,她难过不是因为他对他有所欺瞒,她难过是因为他的遭遇,她难过是因为他的痛苦。见她停顿,君墨羽突然有些担心,她怎么了?“王妃?”“啊?嗯,好了,伤的不重,药擦好了,把衣服穿好吧!”“哦”,他舒了口气,没事就好。

没想到君墨羽会那么黏人,她哄了半天,他才肯乖乖的跟着下人去洗澡。“流影,你去叫福伯过来,我有事找他。”“王妃,您找老奴?”“嗯,福伯,是有点事,我想问问咱们府上的账房可还有银子?”“禀王妃,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月府上的支出有些多,恐怕~”福伯说的有些尴尬,毕竟堂堂的九王府,日子竟如此紧凑,传出去了,怕是没人信吧!绯然转身,一会儿手里拿了一踏银票过来,“福伯,这是我出嫁时爹爹给的,你先拿过去给账房里,先用着吧!”“王妃,这可使不得,这是王妃的陪嫁,您还是留着吧。”他怎么能拿啊,这个王妃让他好生敬佩。“福伯,我已是这王府的一份子,以后都是一家人,何来你我之分,再说了,我也是有私心的,你拿了这银两,将这府上的膳食都改改,王爷的膳食要多操心,弄点有营养的。”想到早上的白粥,她就没由来的生气。“王妃!”“呵呵,没事的,就这样定了,你下去吧。”“哎,老奴告退。”福伯紧紧攥着手里的一踏银票,心里感动极了。

“嗌,王妃,福伯怎么会来这?”他看到福伯拿着一踏银票,眼泪汪汪的出去了,哎,他的小女人总是很容易就让人感动呢,怕是今早的早餐她留心了吧!呵呵,那个坏女人,他早已习惯了她的暗中使坏,他君墨羽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怕惹人怀疑,继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如今他有了她,便不能坐视不理了,他想给她最好的,他想给她幸福。“哦,没什么,一点小事,倒是你,去洗澡,可是洗干净了!?”绯然怀疑的盯着他看,“嗯嗯,洗干净了,可舒服了,不信,王妃你看。”说着,君墨羽便要脱了仅有的中衣。“哎,别别,我信了还不行吗?你别脱,别脱。”看他作势要脱衣服,她可受不了,赶忙拦住他。然后自己个躺上了床,继而在中间放了枕头,“喏,你也上来睡吧,不过不许越过它哦!”绯然指着中间的枕头煞有介事的交待着,看的君墨羽一阵迷糊,好吧,只要是可以睡觉,他就答应,于是乖乖的点头答应。“呼,今儿个累死我了,快点歇息吧!”说罢,一个转身便进入了梦乡。

君墨羽缓缓的爬上了床,哎,这个小女人总有让人抓狂的本事,偏偏他就是爱得很。居然不让他碰,好吧,我忍,看我以后怎么收回来。于是,他还是侧身而卧,盯着眼前的人儿看了半天,这才躺下。哪知他才躺下,某人不安分的手脚便将他抱了个死,小手不安分的摸着他的胸口,一条腿搭在了他的腰际,惊的他当即绷紧了身子,动弹不得。哎,他忍得好苦啊,这个小女人还放什么枕头,明明她坏事做尽,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只气的牙痒痒,却又不能把她怎么样,自己只得生生的受着,天啊,他怕是天下间最悲催的新郎了吧!

让我看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