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婚

  “小姐,快点起床了!”“流影,干嘛,困着呢。”“哎吆,我的祖宗哎,今日是您大婚的日子,喜娘都在门外侯着了,你快点起吧!”“啊!大婚?!对哦,今儿个我要结婚了。”绯然说着动作一滞,然后任凭流影拉着她替她更换喜服,梳妆打扮。她的脸上一副平静,可以说是面无表情,于是她就那样任她们折腾着自己。果然,结婚好累哦!

今日,相府的两位千金同时出嫁,整个相府一片热闹,喜气洋洋的。后堂里,她与姐姐云裳一同装扮。同样的喜服,同样的装扮,一时竟有些分不出来谁是谁。“妹妹,紧张吗?”云裳一脸的羞红,双手紧攥着喜帕,声音里充满了喜悦。“额,姐姐?”她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呵呵,姐姐说笑了。”“妹妹,姐姐只希望你幸福,九爷他虽然有些痴傻,可是他心性纯净,倒也是好的。”纪云裳说的一脸的诚挚,她是真心的吧!“谢谢姐姐,妹妹也希望姐姐幸福,六王爷那么优秀,姐姐定会幸福的。”闻言,云裳甜蜜的笑着,果然是个美人儿,此时的她美极了。“姐姐,好美。”绯然毫不吝啬的赞美着笑靥如花的女子。因为她的确很美,面若桃花,一双漂亮的眸子笑得弯成了月牙儿,脸上一对浅浅的酒窝煞是可爱。“妹妹也很美呢!”云裳笑笑的说,绯然笑得不以为然。“真的,姐姐说的是真的。”今日的绯然一身大红的喜服拖地,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喜服衬托的恰到好处。

“相爷。”流影低低的喊到,“嗯,都下去吧,我有话对小姐说。”众人退下,看着两个女儿一身的喜服,纪明远一阵的感慨。“爹爹,”一双女儿齐齐的喊着,纪明远赶忙扶起她们,“快起身,今儿个爹爹的两个女儿要出嫁了,爹爹为你们开心。”说着,眼眶不由的有些湿润,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双女儿亦是有些不舍。门外,丞相夫人和纪云梦看着,“娘啊,你看爹爹他,哼,他不过就是个丫鬟生的贱蹄子,凭什么她又被封君主,又是王妃啊?”纪云梦说的一脸嫉恨,“娘的傻女儿,你嫉妒她干嘛,君主不过是个名头而已,嫁的又是个傻子,你用得着嫉妒?”“娘!”纪云梦撒娇的摇着丞相夫人的衣袖,“好了,梦儿乖,娘到时候找你的皇姨娘,到时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她不知要好了多少倍。”“真的啊娘?”“真的,娘还能骗你不成?好了,看了晦气,咱回吧!”

终于,迎亲的队伍到了,两个王爷亦是一身红色,羡煞了旁人。六王爷本就俊逸儒雅,此刻一身的喜服,更显得优雅别致。今日的九王爷安静了许多,一袭红袍使得本就邪魅的他美的犹如一件精雕细琢作品,独一无二。

于是,绯然就这样昏昏噩噩的拜了高堂,此刻已然合衣倒头躺在了喜床上,呼,终于啊!“小姐,王爷来了,您快起来吧!”“哦,他来就来呗,干嘛要我起来,我好累,不想起。”她不想动,一动都不想动。于是她耍赖躺着,任凭流影怎么都拉不起来。“王妃,本王来啦!”说话间,君墨羽已然夸进了房门,这家伙怎么还这么精力旺盛啊!她都累的不行了,他倒好,还是那么精神。“王爷王妃,该喝合欢酒了”。喜娘催促着。“王妃,你怎么了,干嘛躺着?”“我累。”“哦!那本王也累了,也要躺会儿。”说着便已跳上了床,惊的绯然一个机灵从床上跳了起来。“喂!君墨羽,起来,听到没!”“嗯,王妃我累。”君墨羽一脸的迷糊,就像即将入梦的孩子。哎!没办法了。于是,绯然过去,拉着君墨羽的手,使劲儿将他拉起,在喜娘的服侍下,他们喝了酒。于是,众人退下,只留她与君墨羽。

“喂喂,君墨羽,你干嘛?”看那家伙自顾自的脱衣服,绯然突然紧张起来。“啊?本王在脱衣服啊,都这会了,本王困了。”“不许脱。”绯然霸道的命令,“啊?为什么啊?本王想睡觉,王妃,咱们一起脱了睡吧!”眼看着君墨羽已经脱的只剩中衣了,绯然的小脸红的通透。好吧!不就是个小毛孩吗?我干嘛那么害怕,害羞个什么劲儿啊!好吧!绯然的思想果然强大。于是,她不敢抬眼正面看君墨羽,快速的脱了喜服,躺在了床上,摆个大字形,整整占据了一张床的位置。看的一旁的君墨羽一愣一愣的,“王妃,你这是做什么啊?难道喜娘说的生宝宝就是要这样吗?”君墨羽说的一脸认真,却也惊的绯然猛地缩成了一团,脸红了又紫,丫的,君墨羽,算你厉害。看见绯然为自己腾出了一个位置,君墨羽想也不想就扑倒了床上。呼,还是床上躺着舒服,想着还一脸享受的抱住了被子。“喂喂,君墨羽,你给我下去!”“王妃,你要本王下去干嘛?”君墨羽好奇的挠头,不知所以。“你,就是不许和我一起睡啦!”好害羞啊,话说她干嘛对着一个傻乎乎的男人害羞啊?好悲催的说,“喜娘说了,新婚以后,本王都要和王妃睡在一起的。”“你~反正就是不许!”绯然不知道如何说了,只是坚持着不许君墨羽靠近。“君墨羽,我是你的王妃,你要不要听我的话啊?!”绯然大胆的问着,“嗯,要的,本王记得母妃说过,等本王娶了王妃,就要听王妃的话,凡事要和王妃商量着来的。”嘿嘿,果然,“那我这会要你去睡那,你去吗?”说完便指着对面的长榻,“哦!好吧!本王听王妃的,过去就是了。”于是,君墨羽合衣躺在了榻上,而绯然则舒舒服服的睡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

话说,绯然有个毛病就是认床,她大婚,今夜睡在了新地方,自然是睡得不踏实,半夜醒来,看着榻上被冻的缩成一团的君墨羽,突然有种犯罪感。现在的君墨羽,说实话也不过是个孩子,她对他似乎有些过分了。于是,绯然起身,抱着被子朝他走去。只见他紧紧抱着双臂,整个健硕的身体蜷缩在不怎么大的长榻上,眉宇微皱,平日里灵动的星眸轻闭着,一张薄纯微张着,看起来睡得好熟呢!突然,绯然来了恶趣味,哼哼,我睡不着,爷就来逗逗你呗!于是,她跪趴在榻前,悄悄的伸手捏了他的鼻子,不一会儿,熟睡中的人已经因为呼吸不畅而憋的满脸通红。“哈哈,笨蛋,用嘴吸啊!”绯然乐不可支的几翻逗弄,他到还是没醒呢!于是,她上前,细细的观察着眼前的美人,他的皮肤好好哦!白皙光滑,没有一丝杂质,他的鼻子好挺,她看的好生喜欢呢!于是,鬼使神差的,她的一双小手已然爬上了他的脸颊,细细的抚摸着,摧残着,直到某人一个翻身,她才惊醒。“呼,妖孽,差点把持不住了。”于是,将被子盖在了君墨羽的身上,然后转身走向床上,却未看见榻上某人微微颤抖的身子,那个小妖精,明明是她逗的自己,却还骂他是妖孽,明明是她让他差点把持不住,却倒打一耙,非要怪罪于他。他会不会太冤了啊!

黑暗中,他的视力也是极好的,他看着她慢腾腾的爬上了床,然后缩成一团,看起来像只猫咪一样可爱!他的嘴角上翘,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于是,他走下去,轻轻的爬上了床,然后替她盖了被子,自己则侧身而卧,一手撑着脑袋,一双凤眸好整以暇的凝视着她,一张妖魅的脸上,笑意从未退去,反而越来越浓。哪知,他才刚躺好,她便欺身上前,将君墨羽拦腰抱住,头顶着他的下巴,一张小脸整个儿贴在了他的胸口,如此真切的感受着她的气息,即便是他君墨羽,此时亦是绷紧了身子,一直定力极好的他,竟然在她面前全线崩溃。“哎!本王算是栽在你手上了,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夜深人静之时,南宫轩在九王府外负手而立,然儿,他依然记得初见时女子俏皮的身影,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的女子,只是一眼他便深陷其中不可自拔。那时,绯然女扮男装,救下了被欺辱的君墨羽,她几句话便将两个王爷绕了进去,果然聪明。看她小心的看着君墨羽,他就忽然有些嫉妒那个痴傻王爷,若他是那个被救的人多好啊!呵呵,她居然自称是小爷,好可爱的女子。其实,她算不得美丽,只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只是那双灵动的双眸吸引了他,不容他多想,他便以爱上了她。他好想告诉她,他爱她,只是,怎么办,还来不及说爱你,你变嫁与他人,然儿,心好痛,怎么办才好。

那晚,南宫轩在九王府外一站便是一夜,那夜,他伤心如死,却无法诉说。于是,他把她放在心底,那是他的宝,亦是他不容触碰的伤。于是他将自己封闭,容不得别人走进,自己亦是不想走出。怎么办,那颗明明已经逐渐融化的心,因为她的缘故而再次跌入更深的黑暗,此时的他好害怕好无助。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他先发现的她啊,明明是她将自己那颗冰封已久的心融化,为何老天如此残忍,还来不及感受更多的温暖便将他推入更深的黑暗,为什么啊?

大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