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提亲

  哎,皇家办事就是有效率,话说,她才被赐婚,今儿个彩礼就送上了门,会不会太快了些啊!?这不,"青鸾啊,爹爹让我过去,是不是啊!"闻言,青鸾造以适应了她的反应,只是点点头便往外走去,绯然和流影紧随其后。相府大厅里,放眼望去,彩礼占据了大半个大厅,六王爷君墨炎已然坐定,与父亲谈论着什么,男人依旧得风度翩翩,俊逸非常,惹得纪云裳时不时的偷看着,脸红的不像样。丞相夫人看女儿娇羞的样儿,自然是高兴的,只是那纪云梦就不同了,虽然带着笑脸,可是在绯然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双眼睛分明写着她的不甘与嫉妒。只是,君墨羽呢,他怎么没来,绯然的心莫名的失落,见她走进来,丞相夫人眼里的嘲讽之意更深了。“然儿,你来了,快来见过六王爷。”“爹爹,小女绯然见过六王爷,见过母亲,大姐。”绯然的举止礼貌到无可挑剔,“哦,郡主不必多礼,你我即将是一家人,不必客气了,大家都坐吧。”郡主?呵呵,是了,她倒是忘了宴会上皇帝封她为郡主一事了。绯然惊讶而又略带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眼前的男子,若是他有意要让她难堪,是断不会提及郡主这一称呼的,他的一声郡主,实则是让她的庶女身份不再显眼。不论他出于何种目的,她都心存感激的。听的这一称呼,纪明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嗯,六王爷确实是位谦谦君子,裳儿不似她的母亲,天性善良,跟了六王爷,他也算是放心了,尤其是他的那声郡主,他从心底高兴。绯然望向一旁的纪云裳,只见女子亦是一脸诚挚的笑意,于是,她心里认定了这对小夫妻,他们都还不错哦!至于丞相夫人和纪云梦,她不在乎,亦是没必要在乎。

“对了,老爷,怎么不见九王爷呢?莫不是太过贪玩忘了这茬!?”丞相夫人看似关切的问题,实则想让一旁的绯然颜面尽失吧。提亲之日,九王爷竟为了贪玩而没来提亲,这要是传出去了,她纪绯然定会成为月栖的又一个笑柄,这让她情何以堪啊。纪明远原本的笑脸霎时间黑了下去,一旁的六王爷和纪云裳脸色也都是一变。“休要胡言,你一个妇人,岂容你乱说。”“老爷,妾身说的都是事实啊,提亲之日,九王爷未到,这让咱们相府颜面何从啊!?”说着装出一脸的担忧,“就是就是,这姐夫是不是不想要二姐了呀,所以才没来啊。哎呀,姐姐,这可怎么办啊?”说着一脸兴灾乐祸的样子看向绯然,哼,想让我生气跳脚吗?小爷没那么傻,于是,绯然只是朝她淡淡的笑着,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小妹”,倒是纪云裳急急的喊道,怕是然儿早就难过了,小妹怎么还这样说,这要然儿怎么办啊?“放肆,你给我闭嘴,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儿?”纪明远大声的喝斥,吓得纪云梦缩了缩脑袋,退到了丞相夫人的身后,“老爷,您吓到梦儿了,她还小,想必然儿也是不会与她计较的吧!”呵呵,这话说的,怎么听起来倒是她的不是了,她可是还没开口呢。“岳父,岳母,郡主,大家稍安勿躁,不必担心,九弟他虽然有些贪玩,但不会忘了正事的,在等等吧。”如此,一干人等这才消停了。

“老爷,九王爷到了。”“哦!快快请。”说着纪明远向着门外迎去,说来,他这个女婿让他着实担心啊。大厅里,加上君墨羽的聘礼,已然占据了整个大厅,“咦!六哥,你也在啊?”“嗯,九弟还不快拜见岳父岳母?”“哦,小婿见过岳父岳母大人。”“呵呵,九王爷不必多礼,来了就好,快快请坐。”纪明远见九王爷来了,那叫一个激动啊,一旁的绯然也是松了一口气,臭小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说话间,一大帮人已然来到了餐厅,纪明远早已让人备了一桌酒席,绯然最是头疼这样的场合,心里一阵的厌烦,在现代,自己本就是跻身上流,这样的派场去多了,她有些烦,可现下又不得不去,于是只得硬了头皮去应付。饭桌上,六王爷始终淡笑着,时不时的给一旁的纪云裳,女子一脸的娇羞,心里的幸福怕是要溢出胸口了!绯然这边就没那么好了,只听的君墨羽嚷嚷着,“王妃,本王想吃鱼。”于是,绯然黑着脸夹了给他,“王妃,有鱼刺。”于是绯然又夹回自己碗里,剔了鱼刺再给他。“王妃,本王想吃青笋,”于是绯然夹了给他。就这样,绯然似乎都是在照顾君墨羽,自己压根没得吃也吃不下了。整个过程,绯然几乎都是黑着脸的,纪明远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倒是让丞相夫人又得意了一把,绯然气的牙痒痒。一顿家宴就这样收场,绯然本来就已气急,没成想君墨羽那厮竟然死皮赖脸的跟了她去了她的院里。

“王妃,王妃,你慢点。”“你干嘛跟着我。”“你是我的王妃,本王不跟着你跟谁啊!?”说着,君墨羽一脸的疑惑,“当然是回你的王府去了,你走错路了。福伯,带你们家王爷回去吧。”绯然对着后面的福伯说道,然后转身自顾自的离开。“王妃,这~”福伯为难了,这准王妃怕是生气了,也是,刚刚王爷的做法,确实有能力让她生气的。“我不回去,为什么让我走啊,我要王妃赔我玩,我不管。”绯然不搭理他,到了院里,就让流影关了院门,将跟随而来的君墨羽堵在了门外。“小姐,这不好吧,毕竟九王爷他~”“毕竟怎么样啊?哼,他活该,竟敢让本小姐出丑,小样,看爷不收拾他。”绯然说的那叫一个霸道啊,只是她不曾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是对那君墨羽上心了许多。吃了闭门羹的君墨羽一脸的问号,“管家,王妃干嘛不理我?”“哎,王爷,今早老奴不是告诉王爷要早些来相府提亲吗?您偏要睡着不起,结果让丞相他们等了半天,酒席间,不是让您记得要为王妃布菜吗?您倒好,一顿饭全是让王妃伺候您来着。”“对哦,母妃说过本王娶了媳妇以后要照顾她的,不能让媳妇生气难过的。”于是,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对着院里喊道,“王妃,本王知道错了,以后本王为你布菜,你让本王进去好不好?”君墨羽的声音不大不小,让院里的绯然听的清楚。“噗,小姐,你听,王爷这是向您赔罪呢?要不让他进来?”“不许。”“王妃,你开开门吧!本王以后不敢了,你让本王做什么都行,开开门吧!”见绯然不开门,君墨羽越喊越起劲儿,声音大了很多。她是除了管家外,唯一愿意陪她玩的人,他可不想让自己没了玩伴啊!乐得流影直哆嗦,“快去开门啊,那个傻瓜,他想让全府都听了去不成?那我的脸往哪搁啊?”“哎,奴婢这就去。王爷快请进吧!”“哈哈,王妃不生气了!?”嗯君墨羽得意的走进去,“嘿嘿,王妃,你不生气啦!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他带了礼物给自己?绯然有些不相信,瞪大了眼瞅着他给她的礼物,看他神秘的样子,她不禁有些好奇。只见他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枚草编的戒指放入她的手中,高兴的看向绯然。流影看到了,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晕死,她道是什么神秘的礼物,原来就是这个啊,看着手中不起眼的戒指,一双眸子睁的老大。“怎么了,王妃不喜欢吗?”没有看到她脸上预期的笑容,君墨羽一脸的笑容慢慢抹去,换上了一脸的失落。“母妃说过,若是本王娶了媳妇,便要在提亲之时送一枚戒指给她,当作是定情信物的,还说要为她带在无名指上,上次王妃送了本王一枚草戒指,本王也想送王妃一枚,今早本王特意为王妃做的。”听完,绯然一脸的惊讶,知道戒指的戴法,果然,那已逝的婉妃也是穿越而来啊,只是比她早了很多。听到他为他编了一早上的戒指,她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心里的怒气已然消去,甚至有几分感动。看他作势要收回那枚戒指,她赶忙收了起来,“既然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不许拿回去。这戒指看着不错,不是说要给我戴上吗?喏,帮我戴上吧!”“嗯嗯,”君墨羽闻言喜出望外,拉起绯然的手便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看着她手上的戒指,君墨羽傻傻的乐着,这可逗乐了绯然。

“大傻瓜,既然戒指都带了,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要听我的话哦!”绯然瞬间本性外露,不怀好意的说着,只是言语间的坚定不移确实真的。看着她的坏笑,君墨羽一阵的开心,“好啊,那王妃可以陪本王玩吗?”“嗯,你亲我一下我就去。”吧唧,君墨羽想都不想的,转身就亲了绯然一口。惊的院里的众人惊呆了,就连绯然也是吃了一惊。完了完了,羞死她了,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的啊,哪知道这孩子这么听话啊!人家那么纯真的天使就这样被她给带上了邪路,哎,可怜的孩子。君墨羽倒是没在意,反正亲了,该陪他玩了吧,于是拉着脸烧红的绯然就往外走,绯然被他拉着,她羞红着脸,这感觉,就像回到了高中时候那青涩的恋爱,心里一阵悸动。“傻瓜,嘿嘿,反正你是我的了,应该不要紧吧!”绯然小声的嘀咕,心里莫名的甜蜜。只是只顾害羞的她却没注意到此时君墨羽脸上的笑,如沐春风,笑的极为邪魅,星眸中的宠溺愈加明显,一张本就妖孽般的脸,此时显得更为妖魅,怕是看上一眼便要将人吸进他的眸子一般,这样的情景若是被绯然看了去,不知道会不会流口水呢!?也不知到底是谁将谁带上了邪路。

提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