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进宫

  “小姐,小姐,快起床了。”“呜,困,再睡会。”"不行啊,小姐难道忘了,今儿个,您要和王爷进宫的。”“啊!?对哦,昨日大婚,今儿个是要去宫里拜见她的公婆的。”于是,迷糊中睁眼,四下看遍了,他人呢?“流影,君墨羽呢?”“哦,王爷醒倒是醒了,不过~”流影顿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说。“不过什么?”“王爷他看起来很累,精神不怎么好。”流影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语气有些不大对劲。于是总是慢半拍的她才反应过来,昨夜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啊!“好啊,死丫头,不许乱想。”“奴婢哪有,是王爷说王妃累了,还吩咐不许打扰你呢。”流影一脸嫣红的说着,好你个君墨羽,还敢火上浇油了啊!哎,也罢,如此倒是少了不少麻烦。“好了,流影,过来替我更衣吧,今儿个估计有的累了。”“是,小姐。”

梳洗完毕,绯然盯着镜中的自己审视,平日里看惯了自己一脸的朴素,早已习惯了,只是今日要进宫,流影那丫头死活要为自己擦什么胭脂水粉,说是什么不能没了皇家颜面,想到今时不同往日,身份变了,她自然不能太过随意,到时被人挑了刺头,找了麻烦,就不好了。好吧,她从了流影,任凭她打扮自己,只是看着那象征着少妇的发髻时,她不禁有些感慨,原本想着,她纪绯然的生活可以说是康庄大道了吧,家世显赫,她的生活原本是那么的美好,哪知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天翻地覆,还来不及了解,她便已变作人妻,一切的都来得太快,她来不及思考。不管是为了找寻她千年的恋人,亦或是命中注定,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王妃,你起来了啊!”只见君墨羽一蹦一跳的进来,眉宇之间尽是愉悦之色,那还有什么疲累之说。好吧,绯然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不做他说。“王妃好漂亮,嘿嘿,本王喜欢。”听他夸自己,绯然一时间竟有些不好意思了。今日的绯然,一袭淡粉色的宫装,发髻简单的只用一只玉兰簪固定,简单大方,淡淡的妆容,让此时的绯然显得恬静了许多,这让君墨羽一时间竟有些看呆了。话说,今日的君墨羽也是毫不逊色的,一身淡蓝的长袍,倒让他多少显得成熟了几分,凤眸薄唇,依旧的风华绝代。只是他那呆傻的样子,生生的将这一切都盖了下去,惹得流影暗自笑着,绯然只是无奈的看着他。

“启禀王爷,王妃,今日还要进宫,请王爷王妃移步客厅用早膳。”跟随而来的福伯说道,“嗯,王妃我们走吧。”“福伯,王爷平日里的早餐都是这个?”看着桌上的白粥,和一盘馒头。绯然直感觉自己的怒气蹭蹭直往上冒,他吃的居然就是这个,是可忍孰不可忍,欺人太甚了!“王妃息怒,老奴也没办法啊。”福伯见绯然发怒,赶紧跪地。“福伯,你起来说话,只是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是,王妃。王爷平日里吃的都是这个,老奴也没办法啊,是老奴该死,没有照顾好王爷,老奴该死啊。”“王爷的俸禄呢,就算是府里没有其他收入,也不至于这样啊,更何况九王爷深得圣宠。”“王妃说得是,可是王爷他痴傻,皇后稍动动嘴,下面的人都言听计从,再加上三爷和五爷时不时找事,事实上王府每月的吃穿用度都是紧紧凑凑,老奴~实在没办法啊!”说到这里,福伯再也说不下去,只是不停的抹泪。绯然转头,看着正在低头吃东西的君墨羽,她的怒气便怎么都控制不了,双手满满的手紧,攥得骨节都发白了。“王妃,你怎么不吃呢?要本王喂你吗?”君墨羽看着脸色发黑的绯然,不明所以,于是舀了白粥作势便要喂她。看他呆呆的样子,绯然的心莫名的发疼,于是接过了君墨羽手里的白粥,低头默默的吃起来,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月栖王宫,绯然虽然是第二次来了,今日却是第一次细细看它,整个宫殿富丽堂皇,气势恢宏,处处张显着皇家的威严与最贵。看着那高深的宫墙,绯然庆幸她嫁给了他。一入宫门深似海,她可不想将自己的大好年华都尽数葬送在这个地方。

“吆,这不是九弟吗?哈哈,不知道你的王妃是不是也是傻子一个呢?”是三王爷和五王爷他们,见他们过来,绯然赶紧拉了君墨羽,想要绕开这些人,逃离这是非之地,只是事与愿违。“吆,弟媳这是要走吗?怎么见了本王也不打个招呼,好歹本王也是兄长吧!”三王爷上前拦住了去路,“绯然,见过几位王爷。”“吆,弟媳还好吧,昨儿个洞房花烛夜,九弟他没乱来吧?啊?哈哈~”这话一出,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一旁的君墨羽不明所以,“五哥,羽儿昨夜很乖的,没乱来啊!”“吆,看来弟媳蛮厉害吗!?”这话一出,他们笑的更厉害了,这让一旁的绯然既羞愤又恼怒,丫丫的,气死她了,手慢慢的手紧了又松开,不行,她此时只能忍,她要做的就是示人以弱,以免落人口实。几人见她忍着,便变本加厉起来。“吆,弟媳,九弟是不是不行啊,不能够满足你啊,要不本王替他~”五王爷一脸猥琐的向她走去,她气的满眼猩红。“你走开,不许欺负本王的王妃。”不知怎的,君墨羽突然上前,一把推开了五王爷,五王爷一个没站稳坐倒在地。“反了,你敢推我,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说着便起身上前,与君墨羽扭打起来,绯然怔惊,回头看,君墨羽已然被几个王爷压在了脚下,他只能生生受着。她不知哪来的力气,跑过去推开众人,将那个人死死的护在身下,顿时她的身上便落下了几脚,就这样,五王爷他们打够了才离开,留下一身狼狈的君墨羽和纪绯然。

绯然只觉得浑身撕裂了一般,以向养尊处优的她,哪里受过这等欺辱,她猩红着眸子,一身的戾气,这仇,她纪绯然记下了,她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便十倍百倍奉还。她缓缓起身,拉起身下的君墨羽,然后温柔的替他擦去脸上的泥土,拍去身上的尘土。“王妃,你怎么样啊!?”君墨羽抓着绯然的肩膀,紧张的问着,“不碍事,别担心。”绯然拍去身上的尘土,哎,怎么会没事,她的伤大多都在身子看不见的地方,她只能忍着。“君墨羽,他们经常这样欺负你吗?”“嗯,三哥和五哥总打我,还拿虫子吓我,拉了狗来咬我,他们还让我钻他们的胯下,我不答应,他们就打我。”君墨羽一脸的委屈,他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一桩桩一件件都说与她听,这些年他过的好苦。绯然听他细数着自己的遭遇,听着他的遭遇,她快要疯了,握紧双手,就连指甲嵌入肉里,她也犹不自知,心里的痛多过身体的痛。“傻瓜,干嘛不告诉你父皇。”他撇嘴,“父皇那时心里只想着离去的母妃,就算我说了,母后也会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他们根本就不信我!”傻瓜,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啊,一定很苦吧,一个人承受,一个人长大,还好让她遇到他。“君墨羽,以后我来保护你,所以,不许再哭,不许再难过,你只负责开心就好,知道吗?”她细细的抚上他的眉梢,说的一脸认真。他乖巧的点头,母妃,羽儿找到她了。

太后的寝宫里,皇帝和皇后都在,六王爷和她的姐姐早已敬了茶,众人都在等他们。“羽儿,你们怎么来的这么迟。”皇帝等的有些焦急,倒也没有生气,“皇上,九王爷和九王妃也太不知礼数了,大婚头天便让皇上太后等候他们,这未免有些失礼吧!”皇后一脸的鄙夷,“哎,罢了,羽儿他们新婚,难免有些劳累,再说了哀家还等着抱重孙呢,你说是不是皇帝?”太后依旧慈祥,依旧宠溺着君墨羽。“嗯,母后所言极是,炎儿,羽儿,你们可都听到了!”“是,儿臣遵命。”六王爷依旧一脸的淡雅,笑容可掬的答着,而君墨羽只是傻傻的笑着。

敬过了茶,皇后倒是明智的没有再为难,总的还算顺利吧。“呵呵,丞相的一双好女儿啊,两个孙媳妇,哀家都喜欢,来,过来陪皇奶奶说说话。皇帝,你们都个忙各的吧,哀家有这两个丫头陪着。”“哈哈,母后高兴就好,瞧瞧,都要赶儿子走了呢!”皇帝此时一脸的欣慰,“嗯,走吧,老六,老九,你们随朕来御书房。”

于是,太后的寝宫里,她和纪云裳陪着太后,聊着家常,气氛很融洽。她原以为太后就像电视里见得那样古板,严肃不可靠近,哪知道这个太后和蔼可亲,慈祥的不得了。于是她大胆的将这个想法讲了出来,引得太后直笑她是个傻孩子,说的她倒有些难为情了呢。离开的时候,太后赐了她们每人一只黑玉手镯,她喜欢的不得了。

离宫时,“王爷,臣妾可否与妹妹说几句话。”纪云裳询问着,这个男人,太过文雅,可是她却也爱的不可自拔。“去吧,裳儿,以后这样的事不要与我商议,只要裳儿喜欢就可以,我在这等着,不要聊太久哦!”他宠溺的说着,言语间的温柔像是要溺死人的。这个女子纯净如水,他君墨炎何其幸运遇到了她啊,原本他是不曾奢望他能够遇到一个让他用一生来疼爱的女子的,没想到,他遇到了。得妻如此,此生足以。他的母后一身血债,他无论如何都是一身的罪过,母后欠九弟的最多,他对阿羽始终抱有歉意,他希望阿羽可以幸福。

纪云裳小跑着追上了正要上车的纪绯然,“姐姐,怎么了?”她干嘛追来,是有事吗?“然儿,你可知道今日你去晚了,我看母后她对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啊,担心你。以后可千万任性不得了,万一落人口实了怎么办,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九王爷他可能没法护你周全,你万事都得小心啊。”女子一脸的担忧,绯然听的心里暖暖的,真好。“嘿嘿,不是还有姐姐和六爷吗?”她说的一脸俏皮,嘻嘻得笑着。“然儿,你可知道,姐姐不能时时盯着你啊,乖,不要任性好不好。”女子抚上她的脸,仍旧担心,她拉下她的手,紧握着,“好啦姐姐,我记住不就是了!快回去吧,喏,姐夫可是看着呢!”“调皮,”纪云裳一脸的羞红,说着便跑开了。“福伯,走吧。”

求收藏,交流,亲们多多指教,qq:1783852012

进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