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主仆情深

  离开了让她怀念的世界,来到这个令她彷徨又一无所知的世界,绯然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这些天里,她不难发现府里的人好像不怎么愿意接近她,甚至连她的父母也不曾见到过。对于这一点,绯然很是费解,于是叫来了这个身体的贴身丫头,那个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女孩好像叫流影吧!绯然打定了主意,午饭后,绯然闲来无事,便叫来了流影。"小姐,您有何吩咐?""呵呵,流影,其实没什么事,只是待在府里闷得慌,你陪我说说话吧。""是,小姐。"流影稍作迟疑,但很快还是应了声。奇怪,小姐平日里可是极少说话的,怎么今天~"流影,不知道怎么,我好像对以前的事情很模糊,感觉自己忘了好多事啊,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她的这个身体似乎记忆是空的,怕是有故事的吧。流影吃惊的望着绯然,"小姐,您~"可怜的小姐,那场大病让您失意了吗?不过忘了也好,以后流影保护您。绯然仔细看着流影的每一个表情,先是惊讶,接着是怜惜,而后眼神又变得异常坚定,呵呵,这丫头,有趣。"咳咳,"绯然眼看这丫头想事出了神,这才出声提醒她。"啊,小姐恕罪,奴婢,"说着便跪了下来。"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好说啊,不想说就不说了,看把你为难的,其实没什么啦,有你陪我就好了。"绯然因为流影刚刚的眼神,打定了主意这丫头对她好,于是才这样有意无意的说着。"小姐,您别这样,奴婢全都告诉您还不行吗?"

于是她从流影那里了解到,这个身体所在的大陆叫做幻影大陆,而她所在的国家名唤月栖,与之实力相当的还有星辰国和南阳国,这三国正处于三足鼎立的时期。这个身体和她有着同样的姓氏和名字,她仔细看过了,这具身体只是比那个世界的她小一号而已,长相并无变化,这让她觉得似乎冥冥之中有些天意。她的父亲纪明远是当朝丞相,位极人臣,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她的母亲则是这相府的丫鬟,只因丞相一次醉酒要了她的母亲,才有了她。

呵呵,原来这身体的主人是个意外,在这个豪门大宅里怕是没什么地位可言吧,难怪府里的下人无视她,难怪她住的地方如此简陋,难怪她这几个月来都不曾见过她所谓的父母亲人。流影闭口不提她的母亲,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了吧,这个封建王朝,她是有些了解的,她的母亲一个丫鬟,这其中的原由她不想再细究,毕竟对于一个她未曾谋面的母亲,也是谈不上什么感情的,她漠然。

流影看到这样的绯然心疼极了,"小姐~"眼前这个一脸稚嫩却又美丽的女孩,此时安静的让她心疼,更想保护她。"流影,我没事的。"呵呵,好孤单啊,寂寞的这颗心让她生疼,墨斐,我一个人,怎么办。告诉自己不可以哭,但她还是没能忍住。

流影看着眼前如画的女子,玄然欲泣的脸庞,她放开了主仆的身份,抱住她,此刻,她只想安慰她,哪怕是一点点。绯然环着流影的腰,泪水倾泻而出,从开始的无声落泪到现在的颤抖啜泣,流影都默默的守着。

一阵,绯然哽咽道,"流影,你会离开我吗?""不会,这一生流影都不会离开小姐,小姐到哪里流影就在哪里。"没有丝毫的犹豫,流影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这一生她不悔。她抬头与她四目相对,这一眼便真的是一生,一生的姐妹,密友。"谢谢你,流影。""呵呵,是我该谢谢小姐,知道吗,小姐以前救过我的命!""哦,那你就用一生来还我好了!"绯然说的俏皮。"好啊,我会的。"流影痛快的答道。

这一年,绯然十四岁,流影十六岁,她唤她姐姐,只是在私下。这一天大概是绯然来到这个世界这些日子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吧。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可思议,纪绯然在这里遇到了她生命中第一个重要的人,一个为了誓言不惜以命相护她的人,流影,谢谢你,我纪绯然何其幸运,让我遇到你这样好的姐妹。来到这里的这些日子,因为那个世界的人和事,她一直过的很压抑很不快乐,从现在开始,她要学着忘记,学着把她的墨斐深深的埋在心底然后不再想念,不再痛苦,既然老天让自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那么它就应该试着学会快乐学会生存。

夜了,绯然留下了自己唯一的使唤丫头,那个唯一关心她的流影。"小姐,夜深了,休息吧,奴婢下去了。"听到这样的称乎一时不适应,皱了皱眉,"流影,不是说了私下里不用这么生分的吗?""小姐,奴婢还是不习惯啊,您就饶了奴婢吧!"说着流影那一脸的委屈,好不可怜的样子。"哈哈,你这丫头,好吧,我就不为难你了!"其实也好,自己在那个世界的年龄可是比这丫头大啊,所以还好吧。

想想老天还让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呢,嘿嘿,不错呢。想着,绯燃竟不自觉的咯咯笑起来。"小姐,小姐?"朝着绯然摆了摆手,绯然才反应过来。"啊,啊,流影啊,你不知道,你家小姐我是太高兴了,嘿嘿。""额,小姐,什么事让您这么高兴啊?"流影看着自家小姐那痴痴高兴的样子,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这个呀,秘密,不告诉你!"绯然对着流影卖起了关子。"哎呀,小姐,您就告诉奴婢吧!"流影拽着绯然的袖子,轻轻的摇着,企图卖个萌。"小样,你呀,乖乖去睡吧,明天呀,咱有的忙喽!小姐我困了,睡吧啊。"说着还不忘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哦,好吧,奴婢这就为小姐去打洗脚水""嗯,谢啦!"流影出去了,一会儿功夫就端了洗脚水过来,"小姐,洗脚了"。

抬头的一瞬间,流影才发现她家小姐已经合着衣半倚着床睡着了。无奈的摇摇头,蹲下,轻轻的脱下了绯然的鞋袜,自顾自的替她洗起脚来,那一连串的动作精练娴熟,又带着轻柔和几分怜惜。洗完了脚,轻轻帮绯然褪去了衣物,扶她睡下,自己才蹑手蹑脚的推出了房门。

主仆情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