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篇

  自此将军府无伤大雅的小风波算是告一段落。

在这之后,那无名无姓又实在厉害的小丫鬟与那将军夫人就像是千里相会一见钟情的老乡一般,默契的互相扶持,一路刷怪大小妾,好不威风!

将军府里的小妾还是不断有了子嗣,再不断没有了,将军到也拿着不怎么当回事,忍着各种莫名其妙有损阴德的招数,巫蛊,奇药是层出不穷,当然,直到那一次秦苏锦她着了道,终极红花夺去了他最想要的一个孩子,秦苏锦悲痛欲绝,连卧病榻一月有余,小模样美的骨感又惹人疼。

终极打胎药的条条框框都指向不知是真无辜还是作戏冤枉的将军夫人,中间人丫鬟不知所踪,将军王不顾一切冲去了主院管自家夫人讨说法,直接就把秦素岚讨到了偏院幽禁,老妇人气的直接晕死过去,将军府闹的是鸡飞狗跳。

无卿此刻仍坐在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犄角嘎榄里喝着小茶,听着小曲,日子瞧着挺自在。

蠢男人,武则天玩剩下的,他居然都巴巴的赶上去上当受骗,还把自个老娘搭进,活该,那个风骚的不像话的女人拿着他当涮羊肉涮来涮去的。

她记得那个女人捡了一个如血的残阳来为自个搭背景,阴阳怪气的轻言细语犹在耳边回响“姑奶奶我不喜欢你这小蹄子,不过嘛,那个蠢男人和那个蠢女人更加惹人讨厌,话,也给你撂这了,自个好好琢磨琢磨,别负了那臭丫头主子的期望,姐姐看好你呦”!

一阵恶寒,再瞥向她口中没事人似的臭丫头,又是一阵恶寒。

到底还有多少老娘不晓得的阴谋阳谋的?

“不急”,无卿望着天边又渐渐暗下来的云影,低喃着,也不晓得是说给已离去的风**人,还是说给一旁杵立着,面无表情的剑梅。

~~~~~~啦啦啦,淑妃娘娘也来客串一把,前方高能,贱人躲避~~~~~~~~~~~~~?

天干物燥,枯木逢春,上了一把年纪的皇帝也赶上了一段性感浪漫的不期而遇。围了一次猎,打了一回宠物,一箭射出去,妖魔鬼怪通通避让,那没躲开的,不是下凡偷玩迷路的仙子,就是,包藏祸心的美女蛇。

皇帝毫无避讳,直接把美人给带回了家。极度奢侈的效仿了某名著里的一场角色扮演。无辜又美的毫无瑕疵的极致美人,应景的有了一个无可治愈的缺陷美,然一切的不可思议,却仿佛为此而有了一个可以叫人接受的解释。

人,都是这样的,越是完美的,不可预知的,就越是不容于世,谁叫人们往往对未知的缺乏一种信任感和安全感,所以,无卿就给了他们一个安全感。毕竟,哑妹的哑疾是她毫无瓷缝的美貌中,唯一治愈系的一笔。

然后,无卿成了她从小到大都相依为命的姐姐。再然后任由她一个人走进了那个奢华的,娇懒倚卧的琉璃笼子,自此珠帘卷寂寞,金钗挽承欢。她记得,她说,

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因为有时候,你的眼睛也会欺骗你。让它成为你生存中的一个习惯,别怕,日子久了,它会像你的每一件衣服一样贴身稳妥。她牢牢记得无卿给她的安慰,再不敢忘。

第四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