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篇

  新一轮的洗盘即将开始,你,准备好了吗?

皇帝陛下的家务事有点忙。云妃娘娘忙着怀龙子孕吐,皇帝忙着纳小妾封贵人,皇宫里最受宠的十七皇子忙着一个人发小孩子脾气,任性的孤绝人群之外,此处的人群,自然包括一众嬷嬷宫女什么的。

于是皇帝大姨子身边的侍女就成了十七殿下最给力的小伙伴。

她教他爬树,带他去御花园里捉麋鹿,为他磨鱼叉烤荷塘里的小锦鲤,甚至是去御花园里熙贵人特意照料的那片山茶花旁搭葡萄架,忙的是不亦乐乎。

熙贵人自然是高升素素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即使有,也是有心人作得。

可当她真的琮那个小客栈中出来,钻上有心人的马车,揭掉脸上常常被剑梅各种嫌弃又唾弃的人皮面具,那一刻,她那一把不知道用了多久的老脸,才真真切切见了一回鬼。

这终极碟中谍的老板,竟是这样一副谪仙的模样。

他悲天悯人的看着她,不,也或许是在透过她,看向什么更遥远的未知,明明应当是一些很温暖的柔和的情绪,却让人绝望的看不到一丝人情,仿佛是一波死潭,幽深又干净的,一片静海,包容乃大又,平静的可怕。

他淡淡的说“无卿该你出场了”。理所当然,又温柔平和。像是在安排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在细细提醒她该做的工课。可是她知道,他并没有在看她。

她也不稀罕。

了的皇宫新宠儿,与此种种不但毫无怪罪,反倒还由着性子一道愉快的玩耍。皇帝一派纵容。

无卿翘着个二郎腿,坐在熙贵人的笑话厅里,也没多少心思吃茶了,眯着眸子开始捋起一则最新出炉的花边来:

萧王爷他拥兵暴乱了!

绑了老丈人,踹了亲皇叔,坐稳了他皇叔离了屁股还没凉透的龙椅。

瞧瞧他真是不消停,她这头遭暗算,换壳子,人家那头就忙着夺宝藏,抢玉玺,踹了她亲亲桃姐姐,扶了贱人???呃,别人。

话说,他也真是没长进,蹿个权,都敲锣打鼓的遭人诟病。桃姐姐又该如何自处?

最重要的,宝藏哪来的?那个秦素素的壳子装的啥?

想到这里,无卿就不淡定了,她拼了性命历尽磨难,好容易丢了小命,那个壳子却替她苦尽甘来?坐享其成?这还真是不厚道!她还没死呢!

无卿不愿意了,可不愿意也没用,人家萧王爷跟她现在可不是熟人了。于是她也只得把注意力放到另一则插花上。

据说将军府偏院里的那位主母今日喊冤喊得正兴起,居然反口说什么,一切都是那个大家以为无辜又无辜的丫鬟做的鬼,理所当然被女夏的八卦界啜之以鼻,赫连将军更是不信,甚至懒得理这个疯女人。

他只忙着一手抱胸,一边眼角轻觑着自家锦夫人平坦又紧实的小腹,想着什么时候,还可以再续父子情缘。可他家锦夫人最近却是一点食补长肉肉的劲头都没有,可把他急坏了,眼见着自家主公急的跟个什么似的,谋士就坐不住了,一忍不住就出了个馊主意:

何不怂恿那皇帝陛下搞个什么闲着没事瞎凑凑的宫宴,好促进一下不怎么亲厚的君臣友谊,然后带着锦夫人到皇帝那园子里头,逛上那么一逛,说不定,锦夫人的心情就拨云见日了呢?

虽说是馊主意,却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赫连将军一寻思就到宫里奏请去了。

皇帝倒是没什么不乐意,毕竟,臭味相投嘛!他一面捻着一颗红得透紫的葡萄搁进了自家熙贵人的樱桃擅口之中,一面还算心情不错的招呼了一声,好叫那辛苦怀孩子的云妃娘娘也出来热闹热闹,云妃一听,以为自个多受宠似的,搔首弄姿的就来了。

话说当日专供君臣交流心得的偏殿之上,檀香晕晕袅袅的,直熏得那帮大臣的妻妾霞光晕腮,胭脂染面的。气氛甚是融洽。

于是融洽着融洽着,就有人奏请什么歌舞表演,再然后,舞姬妖娆风骚露骨,满殿之上眉眼横飞,神魂颠倒。

云妃一个看不下去,醋着就往外走,一个趔趄就摔倒了。

事情大条了,熏香是将军府的锦夫人悉心调制,歌舞的意思也是她有意无意的提了那么一下,最要命的是,她方才敬酒来着。

她算是走不了了,

皇帝碍着将军大人的老脸,只把她在宫中幽禁两日,已是给足了将军大人出生入死的面子,赫连将军不好再驳,安慰了自家的锦夫人两句,撂下一句后日来接,就不顾皇帝紫黑的老脸拂袖而去了???

谁知

就是这两日,就又出了岔子,十七皇子出事了。

第五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