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顾先生

你的顾先生

你的顾先生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好,顾先生(一)

  午后,阳光晒得正暖,宋若词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闭着眼小憩,七岁的儿子坐在石凳上专心的画画,微风轻起,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

“妈妈,你第一次见到爸爸是在什么时候啊?”儿子突然开口扰乱了她的清梦,她缓缓睁开双眼,这个问题真是问得好啊。算起来,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

宋若词是典型的乡下女孩,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的原因,从小学会的词就是照顾自己。别人家孩子在和父母去游乐园玩儿时,她在街上帮奶奶卖菜赚钱。别人家的孩子放学回家吃着父母做的一大桌子饭菜时,她在自己生火做饭。别人家的孩子生病父母着急送医院时,她却只能安慰自己只要死不了都是小事。你看,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宋若词第一次见到顾清让是在初三毕业的暑假,那年父母在外边遭遇事故双双去世,年迈的奶奶受到打击后卧病在床几天后也丢下她一个人走了,遭遇双重打击的宋若词几乎绝望到彻底,生活再怎么艰难,世界再怎么不公平她都没有抱怨过一句,但那时她真的想过就这样一了百了算了,但是她不敢死,她不能死,命是父母给的,由不得她自己胡来。所以日子依旧那样艰难的过着,一直到那天的到来。

那天她向往常一般担了菜去街上卖了回来,刚到门口就看到两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门口,像是等候多时了一般。她放下担子忙上前去,门口的人见到他,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孩子,你是宋若词对吗?”站在前面的男子看着她,语气有些如释重负般。看来真的等了很久,好像还找错了地方一样。

“我是,请问您是?”宋若词满脸通红,她有些疑惑,记事以来家里好像从来没有穿西装的人来过。

“我是你陆叔父啊,我是你爹的老战友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倒也是,这么多年了,你肯定都不记得了。”陆建林低着头,话里尽带惋惜。

“我知道,家父生前提起过您,您是来看他的吗?”宋若词记得父亲身前老爱提起这个人,说是他当兵时唯一的兄弟,两人一起吃过不少苦。

“我刚刚已经去过你父亲坟前拜祭了,我这次来是来接你的,你父亲生前帮了我不少,现在也该是我帮他的时候了,这个老东西,走了也不让人省心,留下这么大点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哎。”陆建林看着瘦小的宋若词,心里很不是滋味。

“陆叔父,您不用担心,我已经习惯了,我还熬得住。”宋若词摇了摇头,笑道。

“孩子,跟叔父去z市吧,你一个人怎么能行?去叔父那儿,叔父养你,供你好好上学。”陆建林眼眶微红,有些心疼。

“没事的叔父,我过得很好,您真的不用担心我,我这样也挺好的。”宋若词未曾不想跟普通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但是她不敢,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她害怕外边的世界容不下她。

“孩子,听叔父一句劝,这样下去不行的,你是个好孩子,不能就这样活着,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还没上高中,将来还要念大学,你不能一辈子窝在这个小镇上荒废你的时间,跟叔父走吧,叔父保证,叔父一定会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的,你爹跟我是老战友了,他走了,叔父还是你的家人。”陆建林语重心长的说道。

宋若词愣在那儿没有说话,家人?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把她当作家人啊,原来她不是一个人,原来她也不是没有人要了。犹豫了半响,她抬起头对上陆建林焦急的目光后,坚定的点了点头。

简单收拾了东西后,她跟随陆建林离开了小镇,陆建林答应她,这里房子就留着,每个月会请人过来打扫,只要她想回来,随时都可以。一路颠簸了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缓缓行驶在高速路上,到达z市时天已经快黑了,陆建林下车替她拉开车门,眼前是她从未见过的大房子,周围还有几栋相似的洋房,她下车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这时,里面出来了两个人,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身旁还有个跟她年龄相仿的男孩。

“老陆,你怎么才到,饭菜都快凉了,这位就是若词吧,好孩子,欢迎来到陆家。”眼前的人应该就是陆建林的妻子了,精致的妆容,一头黑发盘在后面,看起来倒也是比母亲年轻许多。

“阿姨你好,我是宋若词。”宋若词依旧满脸通红,说话也有些小声。

“阿姨知道,受苦了孩子。陆之远,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宋若词,以后她就是你妹妹了,你要好好照顾她,我可是盼了好久终于有个女儿了,快跟妹妹打个招呼。”林婉秋高兴得不得了,她拉过身旁的儿子,乐呵呵的说道。

“我是陆之远,欢迎你来到陆家。”眼前这个男孩,留着短短的头发,穿着白色衬衫,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跟小镇上那些只会欺负她,骂她没人要的男孩子一点都不一样。

“谢谢。”宋若词这才如释重负般笑了。一路上她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她听陆建林说过家里还有个比她大一岁的哥哥,她怕这个哥哥会不好相处。

“好了,都别站在门口了,我都快饿死了,进去边吃边聊。”陆建林确实是饿了,坐了一路车,他也有些疲惫了。

进了家宋若词这才发现这里跟她家完全就是极和极的区别,华丽却又不庸俗的装潢,不论是家具还是构造,都体现了这家人不低的品味和地位。她突然感到有些不安,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卡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做。陆之远看出了她的不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怕,像平常一样就好。她这才跟在他身后慢慢的进去。

吃过饭没多久,陆建林公司有事就连夜坐飞机去外地了,林婉秋约了人打牌也出去了,家里只剩她和陆之远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陆之远知道小姑娘不好意思,便假装起身去倒水喝,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敲得震天响,陆之远将倒好的温水递给她,慢慢悠悠的去开门,宋若词有些疑惑,谁敲门这么没礼貌,但是看陆之远的样子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

“丫的陆之远,老子敲那么久了怎么才来开,老子的遥控飞机挂你家门口的树上了,丫的老子迟早哪天要砍了那棵树,你最好别拦着我。”进来的是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穿着黑白条纹睡衣,说话声音很好听,他与陆之远嬉笑着径直上楼,没有注意到沙发上的宋若词,宋若词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简直好看得过分。

陆之远笑着跟在他后边上楼,不大会儿两人就下来了,来人走在前面,怀里抱着他说的遥控飞机,然后扬长而去,依然没有注意到沙发上的人,陆之远看着沙发上的宋若词,扑哧一声笑了。

那是宋若词第一次见到顾清让,这也是后来某人生死不承认的地方,天晓得顾少爷眼睛是不是长脑袋顶上了,当时才会没看见沙发上坐着的大活人。当然,顾清让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没看到宋若词,可能是因为他太看重自己的遥控飞机了。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你好,顾先生(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