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想逃脱却勾起了回忆

  公司的交接活动仍风风火火的进行着,多方打探得知以后估计我们都要调离了。如此,我又多了份忧思。虽我一心想离开,这也算达成我多年的愿望,可是为什么是现在?我想离开,那是我的理想,可是现在我又放不下。

这段日子里,张诚基本上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天南地北的聊,他会很认真的向我汇报行程,说今天去南京了,明天要去北京,诸如此类,好像我是他领导似的。很难想象我们只见了一次面,就是相亲那次。因为他一直在出差。不过这又能怎样,毕竟他不是我心心相念的心尖人。其实,张诚是很适合结婚的那类人。他做好了结婚的准备,有房有车有存款,工作也不错,只是常年奔波在外。呵,我变现实了……

同样的这段时间蔡晨也常抽空来接我,期间我无数次的下定决心不再见他,可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又那么轻而易举的推翻了。他接我回家,煮饭给我吃,这一切都平淡的幸福,可是这之后呢,不变的流程却是洗澡温存呼呼大睡。有时候看着筋疲力尽后熟睡的他,我会猜想他爱的是我,还是和我做爱的快感。

像现在,电脑里的音乐在循环,身边的他已睡熟,唯独醒着的我坐着发呆。也许是我知道我必须要做出选择,又或许我想通过自虐来减轻心理的负担。我翻看着他电脑的磁盘,很不道德吧,可是我有些难以自控。终于的,我找到了他和家人的照片。他妻子看起来确如他所说并不是个温柔的小女人,看起来很强势,而他的女儿,却很是可爱,可爱的让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我一张张的翻阅,看到一张时,突的就挪不动鼠标了。这张照片上,有他们一家人,妻子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看电视,他带着女儿在床上拍照。那床就是现在我身下的这张,原来我们初识的那月他接妻儿来过……稳了稳情绪,我轻轻地悄悄地偷偷地把连带这张在内的几张精心挑选的照片传到了我的U盘中。我想我开始行动了……

我喜欢很多滋味,酸、辣、苦、咸,却唯独不喜欢甜。最近更是疯狂的迷恋酸和苦。每餐后我总是到处收集山楂卷类的食品,一度将周边小超市吃到断货。因此同事们总开我玩笑,说我怀了。呵,其实只是胃肠消化出了点问题。对于苦,大多因为黑咖啡的缘故,这些天不太喜欢加伴侣或是三合一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黑咖啡喝的久了,在浓浓的苦味之后竟有那么一股子淡淡的醇香之气,我说,它寓意着先苦后甜,不晓得这是不是我迷恋它的缘由。

闲暇时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和晨在一起的日子,那些我一无所知时的日子。有时候想着想着就笑了。大概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小丫头。早些时候曾答应过要为他做好吃的,可是一直没机会。那天,我懒懒的在床上舒展着腰身,睡眼朦胧的望着起身穿衣的他。

“睡醒了?宝贝”他亲吻我额头。

“恩,怎么都不多睡会?”

“公司有事,我要去下,你不是要给我做好吃的么,中午你做好么?一会我下去买点菜。”他撩拨着我蓬松的发丝。

“哦,好啊”我眨着眼睛以最无邪的眸凝望着他。似乎奏效了。

他好似想起什么“要我教你怎么煮饭么?”

“好啊,那你教教我吧”我把脑袋搭在他腿上,握着他的大拇指若无其事的说。

“就是把米和水……唉,算了……”他起身去了厨房,几分钟后回来了“我都弄好了,中午的时候,把写着煮饭的键子按下去就行啦。至于菜嘛,等我回来做吧,我实在不放心。”看着他无奈的样子,我窃喜,终是把我当孩子,可,这有什么不好么?

“那我先走了,再睡会吧。”

“恩恩”我郑重的点点头,像是受了多重要的委托似的。

其实,他走了没多久我就起床了,因为我要做一个贤惠的小女人。

洗了澡,束起发,敞开窗,叠被子,擦厨房,拖地板,整理房间,忙的不亦乐乎。用了一上午时间终于自我感觉良好了。冷丁的想起他可能会给我打电话呢,便颠颠地跑到客厅趴在沙发上翻看手机,果不其然有他的未接来电。

拨通了号码“喂,忙完了?”

“恩,再过半个小时就回去咯,现在去把饭饭煮上吧。”

“讨厌呀,学人家说话。”我对着电话努努嘴。但还是蹦蹦跳跳的去按了那个键。然后就真像小女人一样乖乖的等他回家。

想着想着,就偏离了轨道,像小女人一样乖乖的等他回家,其实这场景早在好些年前就有过一次了,为了另一个男人,我的初恋。那要追溯到我的大学了……

(五年前……)

要开学了,是妈妈送我去的,和其他外出求学的人一样,我们搭乘了4个多小时的火车从1个熟知的城市过度到另一个陌生的我即将生活4年的城市。

没有欣喜,没有不安。

只是,坐车———好累。

因为是提前一天到的,所以站外并没有学校的接站车,出了些小插曲,还好最终顺利抵达了。学校也仁慈的让我们在宿舍中睡了第一晚。

接下来的一天则是在办理入校、入宿、买保险、领军训服等等一大系列的繁索中度过。恼人的是这一切都是我独自完成的,妈妈只是远远的看。突然的觉得她好残忍,可是这一论断在后一秒便被推翻了。远离父母的蔽护,我必须独立,这只是开始!

送妈妈走的时候,我也同大多数人一样,毫无创新的拉着她的手——哭——抬眼时发现她的眼中同样闪着晶莹。

欣慰的是室友们都极好,刚认识的那夜,我们就闹的很high,毫不生疏,以至于隔壁我们同界的女生都尊称我们学姐,而我们也以小卖老的欣然接受,关上门便笑成一团。

最最戏剧的是在这晚我得到了我新的外号———“阿呆”。也不用多说,女生嘛,哪有谁会喜欢这种外号呢?在我的强烈抵制下,最终改成了“呆呆”。人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这是一失言得一名。唉,话说,我们玩的high嘛,就想着干脆玩通宵得了,在这种思想的左右下,我们连打了5个多小时的纸牌,一直到了零晨一点半。而问题就出在这了,人啊,总是有糊涂的时候,就在眼下这一轮,楠楠突然若有所思的说:“滢,你先走。”(意思是要我先把牌出空,她是没出路了)。对了,楠楠是我对家。而我极其失误的回答,便成了外号的核心依据。我只说了一句,而这句却有另全场所有人为之振奋的力量“我走了,我这些牌咋办啊?”“哈哈……”

……

第四章 想逃脱却勾起了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