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A区,

金隆赌场,简直可以说是A区最大的赌场,它不同与其它的赌场,满满的口臭,脚臭,各种各样的臭气,扑面而来。当然,这里并不是这样。

这里只有淡淡的花香,优雅的奏响曲……不要问他们为什么不放肆,只因为一个名号——孟子庭!那个称霸了整个A区,拥有了一半A区的财富。同时,也是个在花丛里混得男子!

一般赌场,多的是男人,少的可怜的是女人,稀有的是小孩儿。

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子和小孩儿。

当然,这些,他们并没有发现。试问一下,敢进金隆的哪个不是爱赌的?哪个不是抽老千的?

“妈咪,萌萌的妈咪又掉口水了,要注意形象啊!不然没人要得!到时后,妈咪的性,福……”一个劲得说了一大堆“大道理”的萌萌却是一脸的天然呆呢,脸颊两侧鼓得像青蛙似的,却是可爱得令人“措手不及”。

而那被叫为妈咪的无良女人则留着千尺口水,看着各个赌桌……她,好久没玩这玩意吧!

“萌萌,今个,就不做虾米任务了,就让妈咪赌一局吧!包你今天吃个饱得!”无良妈咪蹲下身子,亲了亲自己的宝贝萌萌的额头一口。

随后,萌萌宝贝的额头上就多了艳红的口红印,在随后,无良妈咪就不见踪影了……不用想也知道她的无良妈咪去哪了……

呜呜,妈咪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丢下萌萌一个人~呜呜。

沐萌萌哀了……

闲着无事干的沐萌萌,便是在赌场到处走走,为妈咪待会要做的任务打下更好的基础!

哈哈,看看,看到没,萌萌对你多好啊9!回家要多多奖励奖励萌萌哦!最好把这个月的零花钱翻一倍哟!不,不,不,是三倍!嘻嘻!

想着想着,便是从赌场走出,来到了赌场一内处的地下室,而这地下室来得都是些黑白通吃的大人物。进入此也是需要通行卡的,而通行卡也是有贵和卑之分的,(银卡则为卑,金卡而为贵。

而沐萌萌所持有的就是金卡,不过通捡人员那眼神,除了不信,还是不服。

为啥一个女娃都有金卡,俺就只能做通捡人员,呜呜,俺不服,为啥人生如此折磨俺,为啥人生如此不平等啊!

通捡人员捂着脸,蹲在脚落里,悲衰的痛骂人生。直到——“喂!在不起来,就扣你工资了!”俺……

而乘着电梯的沐萌萌一脸无辜样,哎,人生处处不平等。

“呀!停电……了”沐萌萌做上电梯的那一刻,世界黑暗了……

对与,这种大商家开得店,竟然没有备注电能,萌萌只觉得好无语。

不过,她还有妈咪,妈咪可是在她身上安了定位系统的!所以嘛,莫怕,莫怕!

可是,好困啊,先睡会吧!

正在赌博的无良妈咪,却是开心得不得了,趁这停电了,趁乱摸鱼,哈哈,我怎么能这么聪明呢?!说好的母子同心的呢……

还是让萌萌一起来“摸鱼”吧!那丫头,指不定有多开心呢哼!

等等!萌萌的定位系统被干扰!

糟糕了!萌萌一定是有危险!

她怎么才发现啊!

此时得沐尘不是一般的痛恨自己,她,就萌萌一个家人了!不能失去萌萌!不然,她不能保证自己不变成傀儡!

沐尘借这自己的夜视能力过人,和速度,在黑暗中奔跑。

地下室一定是在地下室!可是自己现在没有金卡啊!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地下室里,黑暗中是一片死静,连通捡人员也不见终隐,要不是她不信异次元,她都以为自己也进异次元了呢。

“妈咪!”是萌萌的声音,如真如幻……

“”萌萌,你在哪?

沐尘翻过身,看到的不是萌萌,而是一片黑暗,沐尘不由得轻轻一笑。

“”萌萌,别玩了,快出来了,跟妈咪一起出去捡金子!

“可是,”妈咪我就在你前面啊!我还看见你笑了呢!

奶音般的声音却添加了一丝空灵,听起来让人觉得如真如幻。

“可,为”什么我看不见你?声音明明是从前方穿来的,可自己却是什么也看不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妈咪,你近视了呢,你在往前走几步呀!就能看到了呢,妈咪怎么成了个傻妈咪呢?

“哦。”是对自己的亲身骨肉没什么防备,还是因为自己变傻了,还是说自己的一#举一动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吗?这么明显,明明在心里已经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宝贝萌萌,却还……

每走一步,沐尘只觉得自己在一脚一脚的迈入深渊。仿佛每一步都将踏空。

头,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晕……

【萌萌,她,不在这个世界了……】

这夜注定不平凡……

——

瞿宁国。

这时,虽是巳时,却不是天刚放晴。

这天,虽是夏季,却不是烈日滚滚。

这一天,时间混乱,季节错乱。

山峰之上,素亭之中,一袭黑衣随风飘扬,他就这么站着,看不出心情,直感觉他一身高贵。

“那天,你走时,也是这样啊,雪花飘飘呢……我们明明可以一起度过余生的,为何,为何,你还那么傻的去为我闯鬼谷!我,甚至没能看你一眼!”男子紧握着双手,强忍着那不争气的眼泪。声音嘶哑而不失坚韧,凄凉而不失高贵。

素亭之外,是一女子,她一身素衣,没有带太多装饰品,也没有像后宫三千佳丽那般胭脂水粉全往自己脸上膜,只是单单的素颜。

咬了咬薄唇,迈着小步,向男子走去。

“想她了,为何不去看她?”女子从后面抱住男子。

男子也不反抗,反客为主,抱住了女子,头,往女子怀里挤。

女子不脸红不怒反笑,他的轩还是这么爱依靠她呢,一点也没有变。

这一幕,要是被乡下人看到一定会说,光天化日,秀恩爱,不知廉耻!而被皇宫里的人看到,则见怪不怪的无视这耀眼的光辉。

皇宫里的哪个不知道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

风娃:呃,娃还想让男主多一个单恋妃子嘞,无奈,娃不忍心让女主又多个情敌……呵呵哈哈!

皇宫里的哪个不知道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

“我……”

尽管此时他一直埋在她胸前,她还是能看出,感受出,这一刻的他很伤心。他真的很爱那女子,可惜,她就这死了……

“她已经死,她更希望你过的好一些,想开点,好吗?”夜霖轻柔着说罢。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如猫儿般有九条命,怎么可能……”此时的他昂着头,望着天,声音谈谈无味,眼神无不是凄凉。却让人觉得的不是凄凉而是坚定!

————————————————————————偶是分割线————————————————————--“本王要去见母后!”

风雪相交,冰天雪地。

此刻,一个大约六,七岁的男孩,面容红润,精致。毅然的站在那,眼神里是与同龄人不同的成熟。

他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宛如冰川。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拦住本王!”小小年纪的他却有着浓厚的杀气。

拦着的人,是黑一色的高魁男人,而其中一个是穿着淡蓝色的男子,看起来是头儿吧。

“小太子,您的母后就是婉容娘娘,她现在就在婉容阁,您是走错方向了。”看似是头儿的男子,好心的为太子解释。

“暗卫哥哥,相信你们一定知道,纸包不住火!”太子嘴角微微勾起,道。

“小太子......”男子刚要出口解释,却被太子无情的打断了。

“本王说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拦住本王!滚!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周围的空气全然绷紧了......

“放小太子走吧。”男子说罢。作为皇上的贴身暗卫,他深知小太子的武功,要是打起来,虽然最终一定是他们赢,但依皇上那护短的性子,看到小太子那伤痕累累的样子,一定会......

———————————————————————偶是分割线———————————————————————

绿叶相续掉落,雪花纷纷披盖。上一秒的绿茂森林,下一秒的冰雪天地。

“萌萌......萌萌......不要死......不......要......死......”

每一步,每一秒,的靠近,传来的是越来越近的幻听?

如真如幻......

“要死!是谁,是谁在这,给我滚出来!”小太子杀气腾腾的站在那,道。

“萌萌......萌萌......不要死......不......要......死......”

声音随寒风去,随寒风来,浩浩荡荡。

“是幻听吗?”上官墨眉头微微一皱,自言自语道。

上官墨朝四面八方望了几眼,最后,抬脚就走了,还是,找母后重要!

他虽然游遍了整个皇宫,却唯独没有来过这,因为这是皇宫的——禁地啊!这个地方,他没有来过,父皇也没有来过,也就只有父皇的贴身暗卫来过,而每次来都带着香甜的年糕。

他知道这一定住着对父皇心中最重要的人!也就是他真正的母后!只是母后为什么会被父皇放在这?为什么……心中埋藏着太多太多疑惑了,所以,他决定闯进来!他要亲眼看到真相!

每一步的前进,都像有人在暗中指导着他。

这种感觉……就好像……心,不知为什么跳跃得好快……好激动啊……

“啪!”风,随内力而起,狂风乱舞,交叉之间,狠狠的在上官墨白嫩的脸上留下一抹艳红。

“谁,让你来这得!”

“萌萌......萌萌......不要死......不......要......死......”

声音随寒风去,随寒风来,浩浩荡荡。

“是幻听吗?”上官墨眉头微微一皱,自言自语道。

上官墨朝四面八方望了几眼,最后,抬脚就走了,还是,找母后重要!

他虽然游遍了整个皇宫,却因为这—禁地啊!这个地方,他没有来过,父皇也没有来过,也就只有父皇的贴身暗卫来过,而每次来都带着香甜的年糕。

他知道这一定住着对父皇心中最重要的人!也就是他真正的母后!只是母后为什么会被父皇放在这?为什么……心中埋藏着太多太多疑惑了,所以,他决定闯进来!他要亲眼看到真相!

每一步的前进,都像有人在暗中指导着他。

这种感觉……就好像……心,不知为什么跳跃得好快……好激动啊……

“啪!”风,随内力而起,狂风乱舞,交叉之间,狠狠的在上官墨白嫩的脸上留下一抹艳红。

“谁,让你来这得!”

一袭黑衣随风而降,气场更是冷了不知多少度。

“父……皇……”上官墨有些惊讶的昂起头,父皇怎么知道他在这?

“父皇,儿臣只是好奇……好奇母后……”父子对视有半天久,上官墨才愣愣的开口,不料却被上官轩打断。

“罢了,迟早都要面对的。来,墨儿,跟父皇一起去吧。”上官轩硬是在脸上挤出无比僵硬的笑容。

“……好。”上官墨有些傻傻的瞪大眼睛,父皇答应了!?

上官轩牵着上官墨的小手,带着上官墨走向未知的地方……

手在颤抖……不是他的,是父皇的手在颤抖,父皇是在害怕吗,可父皇的脸却让人觉得他一点也不在意。

“墨儿,你有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吗?”脚步突然停了,长长的眉头一皱。

“有啊!我还以为是幻听呢!没想到父皇也听到了啊。那是母后的贴身丫鬟吗?”上官墨萌真回答道。

“并不是,那个是误闯之人而已,你且在这等等,一会就回来。”

——————————————————————偶是分割线—————————————————————————————————————

厚雪,覆盖着小屋。

“唔~”声音从小屋里传出。

长眉微动,女子一身凌乱的望着天花板。

回忆着那天的事……

泪,不知什么时候掉落了下来,嘴角,微微勾起。

这时的她,很美,凌乱的美,凄凉的美。

萌萌死了,萌萌……死了。

她既然不记得萌萌是怎么死的了,她……既然忘了!

“哈哈哈,哈哈哈!”她恨,她恨自己!她想杀人,她要把所有人杀了!

悔,恨,染红了她的双眼,她还能看到什么?无非是黑漆漆的一大片。

……

“父皇,儿臣我可以申请与你同行吗?”上官墨咧开嘴,露出一排的白洁牙齿,笑得那叫个灿烂。

“好。”上官轩微微一愣,道。潜意识的感觉这小子又有什么搔主意了?

“那么,走咯!”语毕,上官墨便是运展内力,一跃而起,“哈哈!父皇你又落后咯!”

……

风娃:呜呜,娃真的好累~这章就是预告滴,也就是打酱油的,大家可以跳过~(=ω=)

厚雪,覆盖着小屋。

“唔~”声音从小屋里传出。

长眉微动,女子一身凌乱的望着天花板。

回忆着那天的事……

泪,不知什么时候掉落了下来,嘴角,微微勾起。

这时的她,很美,凌乱的美,凄凉的美。

(画风突变,哇哈哈!吃瓜群众:给爷一心一意的码字去!呜呜~)

萌萌死了,萌萌……死了。

她既然不记得萌萌是怎么死的了,她……既然忘了!

“哈哈哈,哈哈哈!”她恨,她恨自己!她想杀人,她要把所有人杀了!

悔,恨,染红了她的双眼,她还能看到什么?无非是黑漆漆的一大片。

……

“父皇,儿臣我可以申请与你同行吗?”上官墨咧开嘴,露出一排的白洁牙齿,笑得那叫个灿烂。

“好。”上官轩微微一愣,道。潜意识的感觉这小子又有什么搔主意了?

“那么,走咯!”语毕,上官墨便是运展内力,一跃而起,“哈哈!父皇你又落后咯!”

“这小子!”上官轩稍有无奈的笑了笑。

随后,跟随而上。

“啊!父皇,你作弊!啊!救,救命啊!把这些老鼠给拿开!啊——”

“哈哈哈!”

“……”

……

声音,不知何时消失了,上官轩眉头一皱,该死的!

身后,一袭冷风向他袭来。

“啊!我的鼻子!咦?父皇,你怎么听下来了,没体力了!唉!终究是人老了,肾虚了。”

“胡说八道!回去再收拾你!”

“呀,终究是没体力了!哎……”话未完,就见上官轩那黑脸,索性不说了。

“声音没了。”良久,上官轩才黑着脸,道。

“声音,没,了。”那不就找不到那个女的了?“嘿嘿,不就是抓不到她了吗,不要紧,先去看母后!”

“好。”哼!今天就放你!

“……”

……

依旧是那小屋。

“母后就在这?”上官墨说罢。

“并不是。”上官轩,谈谈无味的回应道。

“什,什么?”上官墨惊讶的望着他父皇的双眼,道。

父皇的双眼,宛如无底的黑洞。

他感觉的到此时的父皇很痛恨自己,但,父皇为什么会那么痛恨自己?

……

“小太子,用膳了。”一个女子端着一碗清汤无声的走了过来,把手上端着得清汤放下又行了个礼,走了。

而上官墨则,黑着脸,盘着脚做在那。

从回来到现在他都是保持这个动作,则他父皇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火药,说好了带他去看母后,却连母后的……坟墓都没带他去看……

想到这,上官墨不禁有些酸痛,他原以为只要他找到了真的母后,他就不在是没娘爱的孩子了,可,没想到……

看着面前的清汤,他哀了……

把他关起,面壁思过,他认了!毕竟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为毛连伙食也……

这还让不让他活啊!

他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哪吃过这种苦啊!●﹏●

在也不会爱了~~(*+﹏+*)~

风娃:今天还是一更~~~

半年后……

夜黑风高,真是再好不过的杀人夜了。

一个魁影,在房顶穿梭,动作敏捷的很,一看便知是行家。

奔跑的脚步停了,魁影蹲下身,耳朵微贴在房顶。

“喂!你们做暗卫的,不会是想看着我解手吧!?我告诉你们!男男授受不亲的!”声音微微带着未退的奶音,明明声音庄严,却带着一丝小孩子气。一听便知是个小孩。

“这是皇上的命令。”暗卫声音不带一丝气调。

“你!……”

“……”

打探的魁影并没有继续听下,她稍有些不耐烦的拿出烟筒,往屋内吹气。

察觉到的却是再也来不及,早已昏昏沉沉了。

谁叫,这个魁影不是一般的行家,她,可是姓沐,名尘的沐尘!

沐尘并没有马上立刻下来,而是看了看四周围,才敏捷的从窗户那钻进来。

一把把躺在地下的臭小子拎了起来,顺手把飞镖插入墙上,飞镖上的纸,却破了个小洞,但这并不影响到什么。

上面是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着:

今日子时,(大约是我们在现代的23:00~00:59时。)栗殇山山顶见!一手交货一手交人,切记,你上官轩一个人来!胆敢糊弄我,人,我定不会完好无损的还给你!

邬教宗影

“皇上!请给我们一次将功补罪的机会!我们一定会救小太子出来的!”三人齐齐跪在地上,头沉得不能在低了。

“给你们机会吗?你们连这种低级的迷香都没逃过,怎么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何况是救人!”上官墨冷冷的说罢,拿着纸条的手早已把纸条撕成了二维码。

“昕一,把藏宝图给朕拿过来!”深吸了口气,依旧冷冷的说罢。

“不!昕一唯有这此事,不能从与皇上!那是小姐生前连睡觉都捧着的藏宝图!绝不能交给那些人!”站在上官轩后面的清秀侍女毅然坚定的说道。/

“朕何时说过要将藏宝图交给那些人!”空气瞬间绷紧了……

“昕一……昕一这就去!”呜呜,皇上好可怕啊!吓死宝宝了,嘤嘤,宝宝好冷啊!来杯咖啡提高提高宝宝的体温吧!嘤嘤!(吃瓜群众:据我依,这宫女一定是作者假扮的。风娃:我!……)

……

距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沐尘却早早的来到了鬼谷山山顶,把某娃绑在一边,自己则坐在粗树根上。

琥珀色的大眼睛,此刻正半眯着看着夜色,看不出情绪。

老头说,只要我从与邬教宗,他就能帮我复活萌萌,但必须先找到萌萌的尸体,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我没选择了,于是,我,信了,可这半年了,我却对萌萌的尸体在哪,此中毫无头绪,我甚至想过放弃,自杀罢了。可……

沐尘望着夜空,努力的控制住那快掉下的眼泪,不能哭,不能哭,萌萌在天上看着呢!

本章虽到此结束,但!哎!你们别急的散嘛,泡个咖啡呗,手指多点点,多锻炼嘛,说不定手指就能长了呢!呵呵,么么哒!

距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沐尘却早早的来到了鬼谷山山顶,把某娃绑在一边,自己则坐在粗树根上。

琥珀色的大眼睛,此刻正半眯着看着夜色,看不出情绪。

老头说,只要我从与邬教宗,他就能帮我复活萌萌,但必须先找到萌萌的尸体,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我没选择了,于是,我,信了,可这半年了,我却对萌萌的尸体在哪,此中毫无头绪,我甚至想过放弃,自杀罢了。可……

沐尘望着夜空,努力的控制住那快掉下的眼泪,不能哭,不能哭,萌萌在天上看着呢!

“喂!上面的那个丑八怪,捆着本少爷干屁啊!告诉你本少爷可是!……”昏迷不醒的某娃,不知道何时醒了,张口就是一声狮吼。

沐尘眉头微皱,从树上跳了下来,慢步走向某娃,抬手就往某娃的脖劲,重重的打了一下,随即,某娃便寂静了。

顺手又拿出一个黑布,绑住某娃的眼睛。

“还没来啊。”沐尘声音嘶哑的很,早已不复昨日般清醇。

……

哼,还真会选地方呢!这地方一般人怎么可能上得来!上官轩眯着一双风眸,打量着栗殇山。

随即,控制内力,随气跃起。

栗殇山,它虽说海拔比任何一座山都低,但这威力性却不能小看,这栗殇山,常年厚雪覆盖,无草木之说,传说,这里有妖魔鬼怪在做怪!而一些不信的江湖人便是鼓起胆子上了山,却没有一个人活着下来。于是乎,这则传说就这么散开了。

的确,这是有东西在作怪,只是不是妖魔鬼怪,而是单单是人为啦。而这个人便是……咳咳,请看下文!

而这人今天闹肚子得厉害,暂时不吃荤。

所以,得意愿,很快,山顶就多了个身影。

月色之下,两两身隐影,冷酷,无情。与这栗殇山倒是挺融合的。

“一手交货一手交人,现在人在这,货呢?”沐尘不想拖拖拉拉,直奔话题。

“你要的藏宝图!”上官轩冷冷的甩手就把藏宝图扔给沐尘。

“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沐尘疑惑的接过藏宝图,道。这么容易吗?本就准备了一场血战的沐尘歪脑了。

“没有,把上官墨放了。”上官轩的瞳孔里,依旧是拒人于千里的冷,没有一丝情愫闪过。

沐尘当然没把某娃放了,而是拿着那残碎的藏宝图跑了,她虽然看不出上官轩是否是在撒谎,但她也没这必要去担心,因为,她手里还有真正的上官墨。

她没有看到上官轩撕掉人皮面具的样子,但她猜的出,上官轩那黑的不能在黑的脸色,没想到她会有人皮面具吧!?想到这里,沐尘只是想笑,没有想到他上官轩也有被人坑的时候呢!要是被别人知道那不是笑掉大牙的事吗?改天有时间替上官轩好好宣传宣传!

风娃:哈哈!风娃的小说终于要出锅了!大家要多多支持娃哟!喜欢看得人就收藏起来吧!这样不就更方便看了?不喜欢的人也可以买个鸡蛋砸向娃哟!娃可喜欢吃鸡蛋了!

她没有看到上官轩撕掉人皮面具的样子,但她猜的出,上官轩那黑的不能在黑的脸色,没想到她会有人皮面具吧!?想到这里,沐尘只是想笑,没有想到他上官轩也有被人坑的时候呢!要是被别人知道那不是笑掉大牙的事吗?改天有时间替上官轩好好宣传宣传!

沐尘在一隐蔽的森林里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便是歪歪扭扭的向前走着,她的步伐混乱,奇异,复杂,这样的她仿佛在破阵。而当沐尘最后一步走完后,林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空地,空地上毅然着一个草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沐尘一脚踢开了所谓的门宛如强盗般走了过去。

“哎呀呀,小尘尘还是那么不习惯用内力啊,还是那么野蛮啊。”草屋内的人宛如女人般妖孽的半躺再床上,由于光线太暗跟本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不过从半衤果的身子来看应该是男的。

“人妖,老头儿呢?”沐尘看着半衤果的少年,谈谈的道。

“刚干完事就走了呢!”少年有些不爽的道。

“把这藏宝图交给老头儿。”语毕,便是把藏宝图扔给少年。

少年只是看了眼藏宝图,随即大笑着。

“小尘尘啊,该你什么好呢,是傻呢,还是瞎呢?”

“这藏宝图是假的!”不是疑惑,而是肯定!

“哎!小尘尘你去哪呢,不陪哥哥玩玩吗?”少年摆着莲花指在自己胸前游离。

“我一向不和受的人玩激忄青。”沐尘看了一眼少年道。

“哎呀呀,想不到小尘尘也是受啊。”少年好笑的看沐尘。

“你还是自谓去吧!”沐尘留下余音,消失了。

她没有看到上官轩撕掉人皮面具的样子,但她猜的出,上官轩那黑的不能在黑的脸色,没想到她会有人皮面具吧!?想到这里,沐尘只是想笑,没有想到他上官轩也有被人坑的时候呢!要是被别人知道那不是笑掉大牙的事吗?改天有时间替上官轩好好宣传宣传!

沐尘在一隐蔽的森林里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便是歪歪扭扭的向前走着,她的步伐混乱,奇异,复杂,这样的她仿佛在破阵。而当沐尘最后一步走完后,林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空地,空地上毅然着一个草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沐尘一脚踢开了所谓的门宛如强盗般走了过去。

“哎呀呀,小尘尘还是那么不习惯用内力啊,还是那么野蛮啊。”草屋内的人宛如女人般妖孽的半躺再床上,由于光线太暗跟本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不过从半衤果的身子来看应该是男的。

“人妖,老头儿呢?”沐尘看着半衤果的少年,谈谈的道。

“刚干完事就走了呢!”少年“小尘尘啊,该你什么好呢,是傻呢,还是瞎呢?”

“这藏宝图是假的!”不是疑惑,而是肯定!

“哎!小尘尘你去哪呢,不陪哥哥玩玩吗?”少年摆着莲花指在自己胸前游离。

“我一向不和受的人玩激忄青。

”沐尘看了一眼少年道。

“哎呀呀,想不到小尘尘也是受啊。”少年好笑的看沐尘。

“你还是自谓去吧!”沐尘留下余音,消失了。

她没有看到上官轩撕掉人皮面有些不爽的道。

“把这藏宝图交给老头儿。”语毕,便是把藏宝图扔给少年。

少年只是看了眼藏宝图,随即大笑着。

她没有看到上官轩撕掉人皮面具的样子,但她猜的出,上官轩那黑的不能在黑的脸色,没想到她会有人皮面具吧!?想到这里,沐尘只是想笑,没有想到他上官轩也有被人坑的时候呢!要是被别人知道那不是笑掉大牙的事吗?改天有时间替上官轩好好宣传宣传!

沐尘在一隐蔽的森林里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便是歪歪扭扭的向前走着,她的步伐混乱,奇异,复杂,这样的她仿佛在破阵。而当沐尘最后一步走完后,林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空地,空地上毅然着一个草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沐尘一脚踢开了所谓的门宛如强盗般走了过去。

“哎呀呀,小尘尘还是那么不习惯用内力啊,还是那么野蛮啊。”草屋内的人宛如女人般妖孽的半躺再床上,由于光线太暗跟本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不过从半衤果的身子来看应该是男的。

“人妖,老头儿呢?”沐尘看着半衤果的少年,谈谈的道。

“刚干完事就走了呢!”少年有些不爽的道。

“把这藏宝图交给老头儿。”语毕,便是把藏宝图扔给少年。

少年只是看了眼藏宝图,随即大笑着。

“小尘尘啊,该你什么好呢,是傻呢,还是瞎呢?”

“这藏宝图是假的!”不是疑惑,而是肯定!

“哎!小尘尘你去哪呢,不陪哥哥玩玩吗?”少年摆着莲花指在自己胸前游离。

“我一向不和受的人玩激忄青。”沐尘看了一眼少年道。

“哎呀呀,想不到小尘尘也是受啊。”少年好笑的看沐尘。

“你还是自谓去吧!”沐尘留下余音,消失了。

“小尘尘还是这么无情呢,迟早有一天我会认你心甘情愿的把你自己献给我的!虽然这时间可能会有点长,但,我可以等!”

……

第二天的来临,满街无一不是在八卦这件事的——皇上被一个女人坑了?!至于这是谁先从口中说出来的,这已经不重要了。

??酒楼

“哎!听说了吗?皇上被一个女人坑了!重要的是这是个女人啊!”

“是吗?我不知道呢!”

“嘿!哥们儿,就你一个人蒙在鼓里!”

“这消息可靠吗?咱们的皇上可是至高无上的!怎么可能被人坑了!还特么的是个女人?”

“当然可靠,你哥们儿我的远房亲戚可是在皇宫里打杂的!他呀,也是无意听到皇上的对话才得知的呢!”

“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哎!我还知道啊……”

“……”

……

靠着窗户喝着酒的女人,听到这,不由的勾起唇,笑得那叫个灿烂。哼!敢坑你老娘我?老娘我双倍奉还!

哎呀呀,可惜了,不能看到上官轩现在的表情,估计能凑合到一整套表情包呢。

“小二,在来一壶酒来!我要你们拿你们这最好的女儿红!钱我给双倍!”沐尘好心情的喊道。

“好咧!客官你的酒!”小二笑嘻嘻的拿着酒给沐尘。

风娃:呜呜,娃木有动力了!

“好咧!客官你的酒!”小二笑嘻嘻的拿着酒给沐尘。

“真快!给你点小赏钱。”沐尘颇有大气的掏出钱,她真得不知道这古钱怎么用啊!“够了?”

“够了,够了!实在是太多了!这您吃的一顿饭都没这么多呢!”小二笑得都把牙齿笑脱似。

“那就由你来付这一顿饭的钱。”沐尘淡淡的道。

“啊!?哦,好好!”这是有钱的主啊!得罪不起啊!

“这人……”眼角一撇,便是看到了那令人敬畏的人。

“哦!那是我们春花酒店的大主子呢!……”小二很乖的开口道。

“噗!”这酒楼**花酒楼,跟个妓院似得!

“姑娘……”虽然这酒楼的是有点有点土,但也不至于这样吧!你口水吐我满面了!

爱面子的沐尘实在待不下了,这店铺有损她的身份!

说走就走,沐尘看了一眼酒,最后还是一并带走了,不喝白不喝!

当走过男子时,抓着酒的手猛得无力,酒顺势摔了下去。

大脑仿佛被电刺激,猛得一震,记忆一瞬间的流淌,是她与一清俊的男子,而那男子就是——他!

双腿无力,自是跪了下去,恐怕是早已刮破了一层皮。但她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以前的她是否失过忆吗,以前的她是否来过这吗?或许,能解开谜底只有一个——接近他!

沐尘微微扭头,看着男子。

这是,沐燕也注意到了这女子的诡异,疑惑的扭头看向沐尘。

沐尘昂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他,英俊,微冷。不过,这,还入不了她沐尘的眼呢!

沐尘脸微红,当然这是装的。

“公……公子,小女子,脚……扭到了,啊!好痛……能否,请公子扶小女子起来?”沐尘泪汪汪的看着沐燕,红彤彤的脸颊引入入局。

当然,她是没有扭到的,但为了做足戏,沐尘硬生生的把自己做作了一次。

沐燕也不知怎么了,蹲了下去,伸手触摸着女子的脚。

“这疼吗?”声音微微嘶哑,但也不覆盖他那天生的好嗓子。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就像着魔了一样。

“疼!”沐尘咬着牙道。

“那这呢?”

“呜呜,好疼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去,明明那么普通的样貌却是引入痴迷。

“这疼吗?”沐燕吞了吞口水道。

“不疼。”沐尘道。

随即,沐燕手一动,一扭。

“啊!啊——”看似简单,却是把沐尘疼的叫个破天荒。当然这些都是装的。

“站起来,走走。”沐燕拍拍手,站了起来,道。

“小女子,怕……还望公子……”沐燕的这个让沐尘厌恶,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沐燕是在嫌弃她了,可又为了什么,帮她治脚,真让人搞不懂!

“还疼吗?”沐燕又是一次越锯,竟伸手拉起了沐尘。

“疼,还很疼啊。”沐尘不要脸的说了次谎。

“我背你。”沐燕心一震,伸手就是一个公主抱。

“好……”沐尘脸刷刷的红了。

铺面而来的茶花香,更是让沐燕英俊的脸添加了一丝红润。

第2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