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药王苏寻儿

  清晨的那一抹阳光撒向了世间的万物。

灵曦一夜未眠,只是躺在梨花树下的秋千架上,想了一夜昨日魔尊尤混的话。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来到她的身边。小柳喘着粗气前言不接后语的说道“不好了灵曦姑娘!大公子伤情加重吐血了。”她听罢一愣,连忙从秋千架上翻身下来。

提着白月流苏裙就往钟离默的住所赶去,边走在路上边询问身后尾随的小柳。“怎么回事,钟大哥的伤不是已经稳定了吗?怎么会突然就吐血了呢?”小柳也不敢放慢脚步,气喘息息的回道“不知是怎么回事,大公子今日向往常那样服完药,就吐血了。”

话说着就已经来到了钟离默的房前,房子里早就乱作一团。她迈着大踏步,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的人儿已经虚弱不堪,哪里还有前几日的风采。床前的一滩血更是刺目。钟母早就心疼的在床榻前啜泣。而钟离轩和莫冥等下人早已无措。

钟离轩看见床榻上奄奄一息的钟离默,眉头瞬间拧紧,对着莫冥吩咐道“不能再等苏寻儿,先去请这金陵城最好的大夫来看看吧。”莫冥连忙答应一声,端着喝完的药碗就匆忙往门外走,与灵曦正好擦肩而过。只是一瞬间,她撇了一眼莫冥手中的药碗。仿佛闻见了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让她不禁心中一惊,但随即打消此想法。

“钟大哥怎么样了?”她焦急的问道。

钟离轩侧头看见灵曦的到来心下不安的说道“怕是情况不容乐观!”看见他的一脸愁容,再看向钟母已经哭的泪如雨下。

她哪里还管尤混曾经告诫过在人间不能随意乱使用灵术,否则遭天谴的话。上前一步说道“让我看看吧,我略懂些医术。”众人一听此话,眼前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为她让开一条道路。钟母更是止住了哭泣,眼巴巴的看着灵曦。

她上前坐在床榻上,见床榻上昨日还品酒谈言的人儿如今已是气息奄奄,她伸出手掌刚要施展灵术。就听见有人匆匆来报,“二公子,苏姑娘到了!”众人一听脸上皆是大喜,钟离轩与钟母,赶紧出去相迎,灵曦也随即止住了灵术的施展,和他们二人一同来到门外。

“寻儿——”钟离轩喊道。

灵曦顺着声音看过去。那号称药王传人的苏寻儿,着了一身蓝色的翠烟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头插一根珊瑚钗,简单的盘起一个发髻,双眸似水,带着淡淡的忧伤,几丝青丝偶尔拂面,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让人看起来有些柔弱。她的十指纤瘦,骨骼分明,像是每天抓各种药而操劳过度的手。

苏寻儿气若幽兰微微笑着“伯母,钟二哥。”看向灵曦先是一愣,随即冲着她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钟离轩也不废话,说道“寻儿你来了就太好了,大哥他吐血了。”苏寻儿一听眉头紧锁,一脸担忧道“快带我去看看!”说罢,他带着苏寻儿就来道了钟离默的房间内,房间内的血腥味刺鼻。让苏寻儿的脸色顿时变的更加惨白。

看见虚弱的钟离默,苏寻儿二话不说,便上前为他把脉。她的脸色更是变得凝重起来。缓缓放下他有些发凉的手。

苏寻儿那骨节分明的手伸向钟离默的金边凤凰面具。轻轻扣上那面具,缓缓的从他的脸上拿开。在场之人均是倒吸一口气,苏寻儿的眼中更是泛着点点泪光,实属不忍的看着眼前这满脸沟壑般渗着鲜血的面孔,真是恐怖至极。

钟离轩这才明白为大哥三个月来都未踏出房门一步的想法了。原本是这金陵城第一美男的绝世容貌,又怎么能面对如今这般丑陋的面庞呢。灵曦虽为神,但看了这样一个脸庞时,也是为之一颤,难怪自己想将面罩摘下时,他为何如此抗拒了。

苏寻儿开口道“这个毒倒是不难解,按照你们之前飞鸽传书来的内容描述,我当时就已经差不多猜出是罗刹毒。但是按照我的药方应该是可以暂时治住这个毒的,怎么会突然就吐血,身体如此虚了呢?”

说罢,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钟离默的身体。用手将他侧了侧脸,却看见与这脸上的伤疤格格不入的画面,一朵渗着暗红紫黑色妖娆的花,一直延伸到脖颈之处。苏寻儿面上有些疑惑,仔细看了看,心下大骇。

众人均是看见了那朵阴暗的奇异的花。灵曦自然也看的到,心下一惊,突然证实了刚才嗅到的那一缕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是真的。

介时苏寻儿与灵曦异口同声道“奈何花!”苏寻儿转头看向灵曦。

钟离轩焦急的问道“奈何花是什么?”

苏寻儿站起身来,有些踉跄的走了两步说道“奈何花,顾名思义,传说冥界奈何桥上是鬼魂过路的地方,那奈何桥上集满了怨气,故而这桥面上生出许多黑茎的花来。人死后,一般人都会离地三尺,过奈何桥时不曾碰到奈何花,而那些大奸大恶之人生前作恶多端,死后离地未有三尺,过那奈何桥时,若是碰到那奈何花,就会变成一朵奈何花,永世不能再轮回。这奈何花的毒又怎么能是凡间之物解的了的呢。而且这种毒,也只是传说。没想到这世间还真有这样的毒。”

钟母听后,有些绝望哽咽的问道“那该如何是好啊?”苏寻儿看着眼前的奄奄一息的钟离默,心下顿时万念俱灰的说道“除非找到神仙草,但是谁又见过神仙草,所以根本没有办法……”

“我知道”说罢,众人均是看向灵曦。

她看了看钟离轩和苏寻儿说道“小时候听老人讲过,昆仑山境内有许多奇珍异草,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应该也会有神仙草。”

苏寻儿听到灵曦的说法,心下有了些希望,说道“昆仑山在西北地区,那里奇珍异草颇多但猛兽也不少,危险重重故没有人去过。”

钟离轩接道“再危险也要去找神仙草,一定要治好大哥。”苏寻儿看见他如此坚硬的态度说道“好,那我们明日就动身。”

说罢转身走到床榻,取出一根银针扎进了心脉上,俯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默,一定要等我们回来。”

转身走到钟离轩身旁说道“我已经先封锁了离默的心脉,奈何花的毒不至于侵入心脏,让我们寻找神仙草留了更多的时间。”

他点了点头。苏寻儿不放心的看了看床榻上的人。转头对着他说道“那我先回去收拾一下,我们明天一早便出发。”

“好!”

小若玄冥
喜欢就收藏吧!

第十章药王苏寻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