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将军府

  一路的颠沛终于抵达道城门脚下,灵曦的马车离不远处跟随着大军入城。

耳边响彻起震耳欲聋的声音“恭迎钟将军凯旋而归,旗开得胜的声音阵阵传入耳中。”

灵曦撩开了帘子想要一探究竟。两边全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嘴里呐喊着,人人脸上挂着笑容。这场面好生气派。

不知走了多一会马车便停下来了,灵曦听到有人换自己的名字,便撩起了帘子,映入眼帘的是钟离伸出一只手来,露出满脸的笑“来”

灵曦左手搭在他的右手上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抬头迎面便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赫然写着斗大的三个字‘将军府’。

一位身着蓝色的翠烟裙,头查一根金簪,举止端雅,却泪眼婆娑,打量起来也有三十多岁的女人向钟离轩走过来。钟离轩忙向前衬扶,一声娘喊得心都颤抖了,二人紧紧抱在一起,仿佛隔了一个世界般总有说不完的话。

灵曦站在二人旁边,这便是人间的亲情吗如此感人肺腑。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渐渐分开,钟离轩这才想起了灵曦,对母亲介绍道“娘,这是我的朋友灵曦。”

女人打量了灵曦,露出慈祥的微笑。“好姑娘,走快回家吧。”说着便领着灵曦与儿子一同回府了。

只见入了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像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屋顶上的瓦片压的密如鱼鳞,就算是天河决口也不会露进一点去吧。

进了大厅,二人又是一阵嘘寒问暖,只见钟离轩的母亲坐落在主座上,两眼充满着浓浓的思念注视着钟离轩像是把他刻在骨子里一般。

钟离轩眼里溢满了满眼的孝义,过了一会便又眉头紧锁的心事重重的问道“娘,大哥可还好?”仿佛一个激灵想起了什么一般,刚刚充满思念之情的双眼转瞬便化作了昏暗与绝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灵曦望了一眼钟离轩‘原来钟离轩还有个哥哥’。

钟离轩听罢娘的一声哀叹,心中也已明白,不在开口多问面上显得愈加的沉重。再看一眼娘的脸上瞬间布满了苍老与疲惫,心下多了一些不忍。开口道“娘,今天您太过操劳了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便对服侍的丫鬟说“扶老夫人回去休息。”看着渐渐离去的背影,仿佛多了几分沧桑,步伐也不复以前般矫健,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栽倒,望的钟离轩心痛的厉害。

“钟大哥,钟大哥你没事吧?”灵曦问道。

钟离轩转过身来走到灵曦面前,看了看灵曦“灵曦,这一路颠沛你也累了,我先给你安排一间房你去休息去吧。”

说完便吩咐下人着手安排,又从丫鬟里面挑了一个水灵精秀的一位婢女。“灵曦,有什么需要告诉她便是,千万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

灵曦心里觉得暖暖的,嗯。钟离轩看着眼前的灵曦微微一笑“先让丫鬟带着你熟悉一下这里,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等我处理完再去找你。”灵曦点了点头答应道。

跟随着丫鬟出去,绕了几圈才来到了后院,“呼,你们的钟府可真够大的。”跟随在灵曦身旁的绿衣丫鬟也只是无害的笑了笑。

“对了,你叫什么啊?”

绿衣丫鬟浅了浅身子“奴婢小柳”

“小柳,倒是和你的衣服相陪的很。”

再往前走了几步却听到潺潺的涧水响像一幅庞大宏伟的山水画映入整个眼帘的。逶拖的假山后,隐约的亭榭中,穿过棠云梨花一袭幽香传来摇拽的竹影似有琴声隐约飘来。

置身此地,静听着流泉拨清韵,弦乐弄清风。只不过这琴声却多了一些悲愤,灵曦心里想着。

“灵曦姑娘这边走”奴婢小柳说道。

灵曦点了点头,跟随着走过几排石子铺成的小路,便到了一座古调雅致的别苑下。院前满是梨花树,地上零落着碎白花像雪一样洁白,颗颗点缀在青色石板上。

清风拂过像是梨花雨,灵曦伸出手来,一朵白梨花飘入了掌心,灵曦细细的看着花瓣露出她那灿烂的笑容“好美啊!”

小柳则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不由自主的说道“好美啊!”

灵曦回过头高兴的说“你也觉得美是不是?”在看看手中的花瓣,“真的很美!”殊不知小柳是在说灵曦的美,美的像这幅梨花下的梨花仙子一般。

待到灵曦推开房门已是傍晚,屋子里摆放着一张用上好的雕花梨木做成的圆桌。

再往里走进去便看见房梁上垂下淡粉颜色的纱幔看起来古色古香。前首便是梳妆台,有一个浮雕型的桐油镜,小柳不知何时点了蜡烛,摇曳的火光将整个屋子映得通彻明亮。

木质的窗户微开着,隐约闻到窗外淡淡的梨花香,整个房间干净雅致。“灵曦姑娘喝杯水吧。”

灵曦接过青瓷茶碗一饮而下。抿了抿嘴唇,“小柳,你看都这么晚了,我也不用照顾,你先回去休息吧,要是有什么需要的我叫你就是。”小柳答了一声“是,那姑娘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叫我一声。”灵曦点了点头,小柳随即退出了房门。

抑制不住心里的高兴竟然笑出声来,银铃般的笑声天真无邪。“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人间,真的好高兴啊!”摸摸这个碰碰那个推开房门一阵阵梨花香扑鼻而来。

走到梨花下,皎洁的月光洒下来衬得梨花更加的洁白无瑕,不知在梨花树下站了有多久,仿佛察觉到身后有人,转过身来以为是钟大哥却没想到是一个陌生人。

细细打量一番。五官刀刻般俊美,浓密的眉毛叛逆的向上微微扬起,乌黑深邃的眼眸仿佛见不到底让人无法探索,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彰显着孤傲冷艳,头顶的双角更是添了一份威震天下的霸者之气。就算着了一身黑袍也掩饰不住卓尔不群的英姿。

这人在我身后有多久了竟然一点也没察觉,“你是谁?”

只见对方打量了一下自己,未见他开口便听见空灵的声音传来“尤混”

灵曦不敢相信的重复一遍‘尤混?你是尤混?”

灵曦围着他转了三圈上下打量着说“你说你是尤混,哈哈哈怎么可能是堂堂的魔尊尤混,虽然我没见过魔尊尤混但是还是听说魔尊尤混他褐发赤瞳面相凶恶,凡见之人避而不急。你?那里是尤混?”灵曦笑了一笑看着他。

对面的人不急不躁,动了动他那绝美的唇形“你是说这个样子?”话还未说完一副赤瞳褐发凶恶面相映在了灵曦眼眸里,虽是一刹那却让灵曦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你真的是魔尊尤混啊!”

灵曦激动的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对面这个威风咧咧的魔尊尤混,盯着看了一会有些疑惑的说“你怎么从魔界来到人间了啊?”灵曦眨了眨眼等着他回答。

尤混看着她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说“那你怎么从神界来到人间了?”怎料到尤混会反问她,灵曦一时无措厥了厥嘴巴“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索性不理魔尊尤混转过身去了。

正无语的看着梨花树,一个黑黑的东西掉在了自己的脚下,灵曦蹲下身子原来是一只雀儿,将这只奄奄一息的雀儿捧在了手心缓缓站起身来,无摸着手心的雀儿“好可怜啊~”

灵曦抿了抿嘴左手放雀儿在手心右手覆盖在雀儿的身体上慢慢划过,方才奄奄一息的雀儿竟然扑打着翅膀飞了起来,灵曦高兴的抬头看着空中的雀儿,直到飞远了才底下头来。

这才想到背后还有个人呢,回过头却看见魔尊尤混皱着眉头满脸拧成了一个疙瘩。疑惑的问“怎么了?”

听到灵曦的问话,魔尊尤混瞬间又恢复到原来的无表情状态只是看着灵曦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你难道不知道在人间是不能乱用灵术的吗?否则遭天劫。”

灵曦听的疑惑“不知道啊,不是只有妖来人间才遭天劫的吗?”

魔尊尤混撇了一眼灵曦转身走了一步轻哼了一声“谁给你说的,凡是神、仙、妖、魔、鬼,若使用灵术令人间秩序发生改变,必遭天劫无人可逃。”

灵曦听的云里雾里的“这是为什么?”

魔尊尤混回过头来对着灵曦说“人命由天定,亘古不得变。”

灵曦厥了厥嘴“你懂这么多啊!”

转了转眼珠笑嘻嘻的看着尤混,竟然把堂堂的魔尊尤混看的有些浑身发麻,“你笑什么?”尤混疑惑的问。

灵曦看着尤混眨着眼睛笑嘻嘻的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就是,你与当年以兄弟相称魔尊蚩尤谁更厉害啊?”

尤混撇了一眼灵曦开口道“上古大战,蚩尤战死而我活着那你说谁厉害?”

灵曦鼓囊着嘴巴显得更加的可爱,“嗯……我还听说你是上古魔兽,可是谁也没见过你的魔兽元身,你到底长什么样啊?”

尤混走近了一些透过灵曦的眼睛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你又不是没见过!”话音还未落,就嗖的一声不见了。

只剩下在风中无措的灵曦“我,我上哪见过你啊!”

第四章将军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