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信任?还是利用?

  月光朦胧,星光迷离,映着大红灯笼,交相掩映,流银泻辉。

当钟离轩等人散了宴席回到府上已是夜晚,钟离默,身体有些乏了便先回了房间。

莫冥,看了看夜色,又看了眼钟离默的身影,对着钟离轩说道“二公子,我去给大公子熬药。”钟离轩点了点头。

清风微拂面,带着一丝的梨花的淡淡香味。钟离轩与灵曦二人就这样着了一身白衣,微风吹过时,更是显得衣袂飘飘,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到了灵曦的小苑前,灵曦看了看眼前的房门,转而对着钟离轩说道“离轩哥,我去休息了!”说罢便要迈着步子向前走。

又是那么熟悉的温度,他的手掌,自她见他第一面时就有那么一丝的凉意。钟离轩一把握住灵曦的手,灵曦来不及躲闪,顺势拥在钟离轩的胸膛上,二人眼眸相对,朱唇之间的距离也只是差之毫厘,伴随着梨花的飘然而下,定格在那一瞬间。

这一幕真乃羡煞旁人。只是这近距离的对视,钟离轩的心里便深深将灵曦刻在了心上。

当灵曦反应过来时,那颗连她都忘记了沉静了多少千年的盘古心,如今似小鹿乱撞一般碰碰乱跳,一抹嫣红映在了灵曦的脸上,这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让灵曦有些不知所措,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眼睛闪烁着,怕再次对上钟离轩的眼眸。

钟离轩从袖口拿出一支簪花,放在灵曦的手中。灵曦有些诧异,抬眼看了看钟离轩。

钟离轩微微勾起嘴角,说道“送你的……”灵曦看了看手中的簪花,白玉梨花簪,缀着紫色流苏虽简易,做工却是极为精妙,活像一朵真的梨花一般。

钟离轩接过灵曦手中的梨花簪,为灵曦缓缓簪入发髻当中。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儿,美的不可方物。直到灵曦在钟离轩的面前挥了挥手臂唤道“离轩哥”

钟离轩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灵曦说道“曦儿,以后喊我离轩便好,不用在加上哥哥二字。”

灵曦转念想了想也未尝不可,点了点头。

钟离轩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高兴,扶着灵曦两鬓的软发,气若温玉道“天色不早了,去休息吧!”

灵曦答应到,转身便跑进了房间内。听见还在咕咚咕咚跳动的心房,灵曦摸着自己的胸口,喃喃道“你这是怎么了?”过了良久,灵曦长舒一口气翻身躺在软榻之上,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望着床榻上的流苏,思绪任然定格在刚才的情景。

“灵曦——”只是那一声灵曦,像是从地狱的深渊传到了灵曦的耳中。不用猜想灵曦对这声音也在熟悉不过了。

索性下了床,小心翼翼的推开,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寻着声音的盾道之力,灵曦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了房门前。

山风卷着松涛,像海洋般力挽狂澜,发出涛浪般巨响,从远处嗬嗬的滚来,一阵阵拍打在悬崖的崖头上。

只是瞬间灵曦便出现在了悬崖边上,看着眼前伫立在风口浪尖上的二人,走上前去。对着那其中的一人说道“尤混,找我来什么事?”

魔尊尤混还未开口,站在他旁边的那人,冷如冰霜道“堂堂的魔界至尊,岂是你能直呼大名的!”灵曦顺着他的话看向那人,长相倒是非凡,只是这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活脱脱的一冷面人。真是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主子啊。

尤混的语气没有一丝的波澜说道“无妨”

灵曦看了看尤混,说道“你不是说找东西的吗,怎么还没找到?”

尤混听了灵曦的话,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有些变化,心下想着,当初只是匆匆撂下的一句话没想到她还记得。说道“找到了”说罢,便摊开手掌,尤混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个浑然天成的水晶般的球,外表看似倒是极为普通。

灵曦顺手拿了过来,尤混倒是对灵曦不设防,只是由着灵曦从自己的手中拿走。站在尤混旁边的那人倒是有些提防,刚要阻止灵曦,就被魔尊尤混用胳膊挡在了前面,示意他退下。

灵曦看了看手中的水晶球,突然开口道“盘古泪”尤混听了有些不解,疑惑的说道“这个不是叫混元球吗?”

灵曦看了一眼尤混,耐心的说道“混元球是你们给起的名字,这个是盘古化物时流下的一滴泪,坚不可摧,威力强大。”

尤混将混元球从灵曦手中拿了过来,细细端详着道轻皱了下眉头,陷入思绪当中,这东西这么厉害,难怪当时被它击中,就打回了原形。

灵曦转念道“你要它做什么?”

尤混将混元球隐去。上前一步对着灵曦的眼睛,镇定的说道“攻天界!”这三个字像是无所谓般淡淡的从魔尊尤混的嘴中吐露出来。

灵曦听了皱了皱青眉。“为什么要攻天界,像现在这样天上人间祥和一片不好吗?非要闹得像上次的上古大战一般惨烈不堪吗?”

尤混盯着灵曦的眼睛坚定的说道“非攻不可,为了魔族的祖训,为了魔族的生存。”

灵曦听后反问道“为了魔族的祖训就的让天下生灵涂炭吗?如果真的开战,以天庭今时今日的实力,魔族定会折损多半的,自上古大战后,神魔个有所居,一直安然平和,这样不好吗?”

尤混瞥了一眼灵曦,注视着崖底,“个有居所?”说罢轻哼一声。

“现在的魔界,已经不是往日的魔幻之境,你来人间时,经过魔域,难道就没看见吗?而魔幻之境要比这惨烈十倍。”

听了尤混的话,灵曦忽的想起刚来人间时,路过魔域的状况,那是一个光明抵达不了的阴霾之地,以山丘石砺为主,整个魔域未见一颗植物。

灵曦正在回忆着,却不料被尤混钳住手臂,飞了起来,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尤混带到了荒芜潦倒之地,放眼望去,未见半颗草木,就连魔尊尤混居住的魔幻之境也未有半点往日的生机之色寸草不生赤地千里,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片萧煞之景。

灵曦被眼前的场景怔住了,不由的问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看着眼前的景色,灵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虽没来过魔界的魔幻之境,但是也多少听闻,魔幻之境,光是上千年的参天神树就有千株,奇珍异草更是数不胜数,碧波山泉更是不下百处,如今哪里还见的山涧瀑布,有的只是干裂的山丘。

灵曦看着眼前的场景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有!”像是从深渊里掉落的一颗石子,沉闷幽怨。

灵曦听后眼前一亮,转向尤混问道“什么方法?”

尤混说道“除非有碧灵珠,碧灵珠有复活大地之力,有了碧灵珠魔幻之境才能恢复到以前。”

灵曦听了说道“那你知道碧灵珠的下落吗?”

尤混摇摇头,“不知道,但是只要给我三天时限,必能查道碧灵珠的下落。”

灵曦说道“好,三日之后有消息便通知我,我帮你寻碧灵珠,但是你的答应我,不能在有攻天的念想,如何?”尤混定定的看着灵曦的眼睛,顿了顿答道“好!”听到魔尊尤混的承诺,灵曦又望了一眼这萧条之境,转身便消失在尤混的面前。

“蛟鲤,去查水灵珠的下落。”尤混命令道。

那个在他身旁叫做蛟鲤的魔灵答应到。只是还未离去,仿佛在担心着什么。问道:“只是魔尊为什么要将筹划千年的攻天之事透漏给她,难道不怕她加以阻止通风报信吗。”

魔尊尤混并没说什么,这倒令蛟鲤有些无措,又问道“魔尊难道真要放弃攻天吗,魔族与妖族好不容易达成一起,这是攻天的绝好机会。”

尤混伫立在魔界的最高处,临风威,怒气显然“多管闲事”转身对上诸怀的眸子,只是魔尊尤混的赤炼之瞳,怒火之气,让蛟鲤不禁打了冷颤。连忙单膝跪在尤混面前,强装镇定到“属下该死,属下这就去查水灵珠的下落”说罢一道黑光消失在魔尊尤混的面前。

尤混放眼望去整个魔幻之境,眼眸有了些许暗淡,狂风肆意的席卷着,尤混的一身黑袍在狂风中威风烈烈。

第八章信任?还是利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