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庐山真面目

  回到钟府已是傍晚,刚踏进门就听见宇文婷哭着跑了出来。灵曦关切的问道“婷婷你怎么了?”走到宇文婷面前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珠。

宇文婷看了一眼钟离轩只管在那里啜泣也不答话,钟离轩瞧了瞧宇文婷在看了眼跟在后面的莫冥心中暗道看来大哥没有见婷婷,“婷婷你别伤心大哥自受伤以来都不见任何人,这伤还没好利索,怕是伤好了第一个要见的也是你。”

这一番话倒是安慰了宇文婷,停止了啜泣声泪眼婆娑的看这钟离“钟大哥一定会好起来的对吧?”

钟离轩给了宇文婷一个坚定的眼神说道“放心一定会没事的,十天,十天之后我一定给你一个完好无损的钟大哥。”

宇文婷听了钟离轩的几句话倒是安心了不少看见站在灵曦身旁的哥哥将今天所有的委屈化作了一声“哥~”宇文宏业心疼的拉起妹妹的手为宇文婷擦干净眼角上残余的泪水,“可不要再哭了,你看哭的都不漂亮了。”

钟离轩望了望天际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

宇文宏业抬眼看了看灵曦“曦儿你在这住的习不习惯啊,不如住我家,有妹妹陪着你,到时候你们二人也有个照顾怎么样啊?”

灵曦刚要开口便听到钟离轩接道“不用,灵曦在我这住的挺好的有母亲照顾她,宏业你大可不必担心。”听了钟离轩的话宇文宏业也只好作罢又望了一眼灵曦。

灵曦笑了笑“宏业哥哥你放心好了我在这里都挺好的,有时间我可以去找你们玩,你们也可以随时来找我玩啊。”听了灵曦的话宇文宏业嗯了一声又说道“那我与妹妹先走了。”

灵曦答了一声站在门前望着渐渐远离的背影,许久才转身离去,钟离轩说道“今天很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吧。”

灵曦微微一笑答了一声与钟离轩告了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目送完灵曦的背影钟离轩将要走开便听见身后莫冥说道“少爷你让我查的事,我已经查了个通彻但一点头绪都没有。”

钟离轩侧耳听到莫冥的话转过身来转了转眼眸思绪了半天“我让你查什么事?”

莫冥看了看钟离轩又说道“少爷不是在班师回朝时对在下说让我查一下灵曦姑娘的底细吗?”

随着莫名的提醒钟离轩仿佛想起了一切般“哦,你要不提我都给忘了,那查的如何了?”莫冥表情严肃“属下查了个遍整个北莫根本没有灵曦这个人。”

钟离轩抬了抬眼随即又想了想却还是抬手摆了摆“罢了!”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却被莫冥叫住“二公子难道就这样算了吗,这女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本不应该出现的战场上怎能不让人心疑,大公子的事要不是我们都掉以轻心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敌人的狡猾程度我们不可不防啊。”

钟离轩听后转过身来神情淡然的说“那灵曦这几日可有什么可疑之处?”

莫冥顿了顿“并无可疑之处。”

钟离轩释然一笑走到莫冥身旁拍了拍他健壮的肩膀“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太多疑了,从大哥受伤后我们就都绷紧了弦,总是疑虑太多,你与大哥从小感情就好自大哥受伤以来你就一直很难过,也应该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

莫冥望着钟离轩关怀的眼神“多谢二公子的关怀!”钟离轩勾了勾嘴角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一轮皓月“已经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莫冥答应了一声便退下了独自一个人走在石阶路上回想着一切今天当真累了。

梨花树下灵曦却还未入睡闭着眼睛踱来踱去有时勾勾嘴角有时竟然笑出声来,只听梨花树簌簌作响突然一声空灵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好笑?”

突然被打断了思绪灵曦着实吓了一跳,定眼一看“是你啊!”灵曦狠狠的瞥了他一眼哼了他一声。余光瞧了瞧他捏酸的说道“堂堂的魔尊尤混怎么来人间了?”

拧着眉毛面对着面又对着尤混责怪道“来就来吧还一声不吭,吓我一跳!”

尤混望着眼前的灵曦说道“你是上古之神,法力本就高深莫测怎会连我来都会没有察觉。”

灵曦撇了他一眼背过身去,尤混见状又问道“你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

流目转珠灵曦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今天街上的繁华景象嘴角不禁的高高翘起“我在想人间原来是一个这么繁华的这么其乐融融这么美的地方!”

忽尔转过身来满眼透着精光和向往看着尤混手舞足蹈的说“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好!”

尤混听罢随即接口道“好?有什么好?人间华美,但人之寿命好似昙花一现短之又短,当初女娲造了人虽将智慧与独立的思想,还花费千年灵力赋予人类灵魂,可惜他们的命运确是上天所布置好了,想来他们人哪里好了,可怜罢了。”

灵曦听后倒是不以为然“这人间如此的不好,那你来干什么?”

尤混甩了甩黑袍“若不是寻东西谁愿意踏足这破地方。”语音还未落尤混便唰的一声蹿到了万里高空一下就不见了,灵曦目睹了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尤混心下想“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夜色朦胧却没有丝毫的睡意,走在石子路上脑海中想着尤混的一番话心中不由得感慨“尤混说的也未常是错的,他说的有道理对于我们来说人的寿命确实短暂生老病死,疾病劳身,命运不在自己手中也确实可怜。”

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知不觉走至幽径深处抬眼一看心中不由惊讶,这里在栽满了梨花树比起自己住的那个梨花小苑多了不知多少倍,一阵清风吹过梨花飘零的落了一地,再一看这里竟还有一处别苑,灵曦不禁感叹道这钟府到底有多大啊!这梨花树得有不下百十颗吧就连屋顶上都覆盖了一层白梨花,可想而知这住宅的主人有多么的喜欢梨花了。

正打量着房顶的梨花,却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正坐在屋脊上定定的看着自己心下有一丝无措却又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声音在空中划过却迟迟听不到回复声,尴尬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别苑,灵曦刚要转身离去,一把寒剑直指自己。

抬眼一看一七尺男儿立于自己身前,此人身上的寒气比这把剑都要多上几分让人很难靠近,虽有一把锋利的剑离自己只近在咫尺,灵曦心里却一点也不害怕,况且人间普通的兵器又怎么能伤的了自己呢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此人着一身金边黑袍,看起来煞是威风一头黑发就任由它散落在肩上,手持一把锋利的宝剑侧着头望也不望灵曦。

只听到像是从山底深渊处响起的声音“你是何人?擅闯我钟府?”

灵曦心下一想此人难道是离轩的大哥。“我叫灵曦”

对面的人听后放下了剑,顿了顿这才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灵曦,本以为可以目睹钟大公子的面容却不想一张金边凤凰面具竟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条优美弧形的唇,灵曦见状先是一愣随后却又想到这张脸是因在战场负伤而毁,不禁感到心怜。

灵曦见对面的人半天不回应便又说“你就是离轩哥的大哥吧?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名字呢?”

“钟离默——”这一声回答像是冰潭深渊中掉落的石子激荡出的声音,遥远沉闷,听后让人浑身的发凉。钟离默走近了一步看着灵曦心中想着‘弟弟所说的还真是有过之而不及,此女给人感觉竟是这么的与众不同,虎近之而不食,却与之同眠当真是奇女子。’

尴尬的气氛围绕着二人,灵曦有些不自在抬头望了望天,

使劲挤出一丝微笑打破了沉静说“呃,你看今晚的星空多好啊!”

钟离默顺着灵曦指的方向抬眼看了过去,此时一轮皓月当空显得煞是耀眼,撇了一眼说道“孤独”

灵曦听后好似看穿了内心孤独的钟离默连忙摇手道“不不不!明月虽只有一轮,但有很多星星陪着它啊,怎么会孤独呢?”

钟离默听后心下倒是一颤,如今我因病如此萧条竟然忽略了那么多关怀我的人,心中微微有些释然又盯着灵曦看了老一会才开口道“你回去吧!”说罢便驭着轻功离去了。

望着离去的身影,灵曦这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次日清晨,梨花小苑中鸟语花香,灵曦坐在廊中闭着眼睛沐浴着缕缕晨光,享受着动听的鸟鸣,置身在花香的气氛当中。

忽然一声温柔的声音唤道“灵曦~”睁开双眸钟离轩那精致的五官就映入了眼帘,笑着喊了声“离轩哥哥!”

钟离轩微笑着坐在灵曦的旁边,看着眼前开心笑成一团的灵曦说“真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开心的笑。”

“离轩哥哥喜欢看我笑吗?”灵曦微笑的说道,钟离轩一直看着眼前这个被一缕晨光洒在脸上的灵曦说道“当然喜欢!”说着竟也不自觉的将手抚在灵曦的脸上,“你笑起来就像这一缕晨光般给人一种光明温暖美好的感觉。”

灵曦听的心里像是吃了蜜饯一般,殊不知她就是这开创世间的第一缕光芒。

看着灵曦笑的如此开心却是不想打断,过了一会牵起灵曦的手说道“早饭已经备好了,母亲还等着我们呢!”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餐桌前灵曦很是亲昵的喊了声伯母,钟母欣慰的看着灵曦拉着她的手便坐到了自己身旁“靠伯母近些,伯母啊给你夹些菜吃。”

说着钟母看向一桌子菜又说到“你看这一桌子菜啊,伯母也不知道曦儿喜欢吃什么,是喜欢吃这甜的啊,酸的啊,辣的啊还是淡口味的啊?这以后啊要是喜欢什么口味的菜给伯母说我便让他们做了来。”

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人灵曦打心底里是开心的“伯母啊,曦儿什么口味的都喜欢吃,这甜的有甜的滋味,酸的有酸的口味。”钟母听后欣慰一笑。

离轩看着母亲与灵曦有说有笑心里也是别样的开心,“快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说着便夹了一些菜放到了灵曦的碗里,刚要收回筷子,一声脚步声踏进了房间,三人均是往门外看去,恐怕谁也没有料到此时站在门前的人竟是大公子钟离默。

离轩怕是想也没想到大哥竟然会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仿佛空气已经凝聚了一般钟离轩的脸上的神情怕是这一辈子在这一刻呈现的最多的吧,即惊讶,又欢喜,也只是瞬间的一愣悬在半空的筷子哐啷一声摔在了碟子上,将仿佛置身在梦中的离轩拉倒了现实,离轩顿时起身不可置信的喊了声“大哥!”

只见离默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向着钟母磕了三个大头,“娘孩儿不孝,这三个月来让您担心了。”

离轩两步并作一步来到离默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身前紧紧的拥着,一声“大哥~”叫的人心都颤了,钟离默也紧紧拥着离轩,着着实实的从心底喊了声“兄弟!”

钟母不敢相信的踱步到离默的身边颤抖的声音说道“默儿啊~”将二子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中,此时三人的泪水交织在了一起,灵曦在一旁着实的震撼,三人的喜悦都化作了无言的泪水,一颗凝聚了三人至情的眼泪缓缓升起,灵曦伸开右手,这颗亲情之泪缓缓的落在了灵曦的手里,‘这便是人间的亲情与手足之情的结晶’合上了五指,看着三人还是紧紧的拥在一起。

过了许久,钟母破涕为笑牵着离默走到餐桌前说道“默儿,你看母亲都会把这几道你喜欢吃的菜备在里面,快些吃吧!”

望着这餐桌上大半都是自己喜欢的吃的菜,在看着眼前因自己受伤,让母亲背负了多少的操心与牵挂,眼眶还湿润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痛心处。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虽以面具遮面让人看不见他的面容与神情,但此时他的双眼诠释了全部。

扶着钟母坐下,钟母心中喜悦“这才像一家人吃饭!”这顿饭也是吃的其乐融融。

第六章庐山真面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