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他们的故事告一段落而我们的故事才刚开始

  “承昊你现在取消婚礼还来得及,不然等会各大媒体一现场直播你就丢人丢到太平洋了,承昊你醒醒吧因因要是还活着早就该有音讯了”车里的郑承昊接着程代曼的电话等对方说完直接把卡抽掉手机从车窗丢了出去“俞靳跟程代曼说当好她的半娘”充当司机的俞靳拿出手机红灯时给代曼发了条短信‘你丫的就是不知道害怕,当好你的伴娘就是。’

车子缓缓驶入隧道停在了堪称实际王国的婚礼教堂,郑承昊打开车门小心的搀扶着老院长走进礼堂,俞靳站在教堂外面就在前不久几个人还开心的布置这里那时看着每天睡不到三个小时的承昊充满血丝的眼睛依然是幸福的微笑“呵~果然是人走茶凉,袁因你果然是欠揍的主,你丫的就好好作吧”俞靳苦笑声去找程代曼。

随着《梦中的婚礼》钢琴曲响起教堂的大门打开,无数家的知名媒体进行现场直播,来到这的宾客齐回头想目睹一眼大名鼎鼎A&I集团创始人郑承昊爱惨了的女人,大家惊愕的发现只有新郎一个人,弯曲的臂弯少了另一只手,这种场面成功让神父错愕了婚礼之前也没人跟他说新娘不在啊,俞靳红着眼睛巡视教堂一圈没有发现冷擎的身影,也是如果让他看到这种场面不难保会失控,这时各大媒体来时直播婚礼现场:大屏幕上出现了新郎和新娘的照片,大多女生的照片是抓拍,有年少时穿着校服走在校园里的袁因,有在孤儿院给孩子洗衣服的袁因,有孤身一人走在英国的夜色街道上的袁因,有牵着一个女孩子从学校出来低头微笑的袁因,还有很多两人的合照,街道上的汽车和路人停住脚步抬头看着随处可见的视频,一群人唏嘘不已“哇!原来他们是青梅竹马啊,可是怎么没有出现新娘呢!”他们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迅速的从他们身边经过。

神父别扭的说出牢记于心的句子“新郎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美丽的新娘吗?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直到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除非死神把你们分开,你愿意吗?”“我愿意,就算死神也不能把我们分开”远处的秦静和郑多燕倚在丈夫怀里低头拭泪,做为伴娘的程代曼红着眼睛低声骂着郑承昊大笨蛋连带着袁因柯含一块骂,一身帅气逼人的郑承昊看着神父“继续~”神父打个个哆嗦看向旁边空无一人的位置“哦~新娘你愿意嫁给身边这位帅气的新郎吗?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直到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除非死神把你们分开,你愿意吗?”“我愿意”听到声音教堂所有的人回头看向教堂大门被打开背光站着一位穿着十几米长的婚纱女人,郑承昊不敢眨动早已充满眼泪的眼睛就怕前方那个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女子是幻影“我愿意,就算死神也不能把我们分开”郑承昊颤抖的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在了女人的无名指男人的泪水撒在璀璨的婚戒上,在女人为男人戴上戒指后充满祝福的掌声蔓延偌大教堂的每一个角落“老公,我回来了”郑承昊用尽全力把袁因搂在怀里“嗯,我知道”...‘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不回来’‘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舍得不回来’梦中的婚礼响起~

“承昊,我想...”郑承昊抬起带戒指的手放在袁因的唇上打断她未说完的话“我懂”...郑承昊牵着袁因来到了墓园“沈乔,我结婚了,我穿婚纱漂亮吗?”袁因站在沈乔的目前把手里的糖果放在墓碑上然后拽了拽自己身上的婚纱,郑承昊握住袁因的手“娶你姐的人就是我,终于可以一起来看你了,这些年一前一后的来看你,你应该早就烦了吧?现在你可以捂着嘴巴偷笑了”袁因被郑承昊牵着离开,走到阶梯时袁因提起拖地的婚纱‘因因姐,你嫁人那天婚纱只能我帮你拖起’‘好,不用你说也会把这个艰巨而伟大的任务留给我们的沈乔来完成’回头看着墓碑上笑容灿烂的沈乔与之相视一笑‘沈乔你会祝福我对不对?’

霖海别墅里袁因看着正专心帮自己脱婚纱的郑承昊“叶子在妈那可以吗?她比较人生”郑承昊把婚纱放在透明水晶大壁橱里他说这件婚纱有收藏价值是我们宝贵的记忆“放心吧,这几天都是我妈带的她,到是你还知道来家穿婚纱”袁因勾住郑承昊的脖子“我要做今天最幸福的漂亮新娘。”

‘叮咚—叮咚’急促的门铃声打断里面的欢笑声“我去开门”穿着家居服的袁因刚打开门就被外面来人推开,袁因腰部抵在鞋柜上微微发疼,按住腰就看到冷擎的下巴冒着胡茬,眼窝凹陷,充满血丝的眼睛紧迫的像是在找什么人“冷擎你疯了,你那么用力推你大嫂干嘛”袁因拍拍搂着自己腰部的手安抚着有些愤怒的郑承昊,又把视线放到此时完全没听到任何声音还在四处寻找的冷擎身上“冷擎别再找了,家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冷擎听后疯狂的走向袁因抓着她的肩膀疯了一样的摇晃着完全不理会落在自己脸上的拳头,爬起身甩开郑承昊再一次的抓着袁因的肩膀双眼猩红大声的嘶吼着“她在哪?她在哪?”袁因被摇的头晕眼花一阵恶心上来推开冷擎跑进卫生间狂吐,“冷擎因因要是有个好歹我要你好看”郑承昊又一记拳头落在冷擎脸上转身向袁因走去“因因哪里不舒服?不怕我们去医院”袁因拦住郑承昊“没事,这是正常反应”郑承昊焦急的乱了方寸“这都吐成这样了还是没事?你别想骗我”袁因笑着拍了下他的头“傻瓜,我怀孕了,这是早孕现象”郑承昊由惊讶变成欣喜激动的抱住袁因“这么说我要当爸爸了?”袁因笑着点点头,郑承昊把头埋进她的头发里喜极而泣的留下眼泪“你终于不能再离开了”袁因知道他想要的一直都不是别人,是她,而孩子是他们之间的纽带,红着眼睛拍着他的后背“不会了,再也不离开了。”

推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看到冷擎坐在地上“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看着眼前为了心爱的女人可以这样没有尊严的求着一个人袁因的心颤了下,随后底下眼睑让人看不见她的想法“你不也知道她去世了吗?”冷擎看向袁因拼命的摇头“你骗人,她以前是学校的双人百米游泳冠军,她的游泳技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这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都好好的站在这里我不相信她会出意外”袁因蹲下身同样的注视冷擎“她被洪水冲走你是亲眼目睹的,当时的水流那样急你认为我会和她冲到一起?差一点点我也就没命了是被当地的几个居民费力救上岸的”冷擎站起身喃喃自语“我不信,我不信,她只是在和我捉迷藏,我会找到她的”袁因看着像门口走去的冷擎说道“柯含以前跟我说她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是有一天能和小辰站在世界奥运会上拼命在水里滑翔,她说只有在水里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我不清楚她最后为什么放弃了让她活着的水,但我知道她这一刻是在水里活着,冷擎接受事实吧,就让柯含永远的活在水里不是很好吗”冷擎笑了声“你不懂”‘没有她的我如同行尸走肉。’

卧室里袁因把药放在郑承昊眼前“以后不要再这么傻了,不要再为任何一个人来伤害自己”郑承昊抱起袁因放在床上“好,前提是你要每天在我身边”...“因因下次有时间我们去当面谢谢那些救了你的恩人吧”“不用了,我已经答谢过了,如果非要答谢我希望那个人出现在我们身边时再答谢。”

三年后。

“惜殷别打扰姐姐学习”围着围裙的郑承昊把最后一盘菜端上桌长腿迈到郑惜殷身边抱起儿子“妈妈快下班回家了叶子洗手吃饭”站在客厅角落里的助理手里拿着文件习以为常的等待,听到开门声郑承昊马上起身拿好拖鞋等候在玄关处“老婆大人辛苦了,请换鞋”三十岁的袁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美丽,岁月一直是眷顾她的“是老公辛苦了”“妈咪亲爸比嘴啦,羞羞~”三岁的郑惜殷捂着脸躲进叶子的怀里,袁因用洗手液清洁双手后抱起这个完全他爹版的郑惜殷亲了下“只有妈咪最爱的人才能得到妈咪的吻哦”小家伙听后扭动着身子要下去,袁因刚把他放下就看到他走到叶子面前亲了又亲“那我喜欢姐姐,姐姐你也亲亲小殷好不好?”十来岁的叶子已经是待放的花朵而且还是美丽的花朵,叶子宠爱的亲了下弟弟“妈妈刚才爸爸打电话来说让我放暑假去他那”袁因夹菜放在他们的碗里“好啊,到时你可以在那多玩几天开学前让你叔叔去接你”“不行,我要姐姐陪着我”郑承昊抱起儿子逗他“那怎么行,你姐姐长大是要嫁人的啊”“那姐姐嫁给我啊”奶声奶气的童声他们大笑不止,多年后在郑惜殷的婚礼上郑承昊的助理还拿起这句话调笑着刚上任不久的新总裁。

两年后三十二岁的袁因陪着三十二岁却依然魅力四射的郑承昊出席俞靳和程代曼的婚礼,婚礼上遇见了多年不见的魏穆青,魏穆青大着肚子走了过来微笑着“因因,承昊哥好久不见”回到家打开电视后有档栏目采访一位著名的画家...‘沈乔他果真成功了,可是著名的画家夫人不是你呢。’

一年后三十三岁的的袁因带着女儿和儿子在街上迎面走来一个人影与袁因抱在一起“终于想明白了?欢迎你回家。”

五年后三十八岁的袁因带着十八岁的叶子和十一岁的儿子来到墓园“叶子你要永远的记住她”四十岁的郑承昊把臂弯里的外套披在袁因的肩上,一家四口幸福的离去,墓碑上的女子还是依然的那么稚嫩面孔和叶子极其像似。

十四年后《寻找那份回忆》画展如期在A市举行,五十二岁温婉的袁因站在一副画下‘学校里两个花季少女和一个少年每人身边放着一个行李箱笑着好似在聊天’穿着端庄的袁因收回视线,前方站着一个人年龄和自己相仿勾起嘴角“好久不见!尹明泽”“好久不见”这时五十四岁的郑承昊走到两人面前牵着袁因离开“袁因,叶子还好吗?”袁因回头温柔的笑着“她很好,前不久刚有了自己的孩子,过得很幸福,祝你办画展圆满成功”和郑承昊牵着手转身离开,不想猜测他是否知道叶子是他的女儿就像不想知道他在年少时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一样,袁因和郑承昊坐在早已等候多时的车里,在后座袁因替郑承昊拔掉一根新长出来的白头发打开自己的手提包放进小盒子里,开车的郑惜殷和叶子看着爸妈的爱情不仅感动的湿了眼眶,二十五岁的郑惜殷覆上三十二岁爱人的手“叶子我们也会像爸妈一样幸福的”叶子抬手擦拭眼睛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一定会的。”

这一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袁因,郑承昊,冷擎,柯含,俞靳,程代曼他们还是多年不变的长聚在一起聊着天“来我们大家祝老袁和那位爱惨了的老郑二十五周年珍珠婚”“爸妈二十五周年快乐!我代替后辈感谢在座的各位长辈,谢谢你们给我们做了一辈子最好的模范。”

袁因给喝高了的郑承昊擦了把脸然后躺在他旁边听着熟悉的呼吸声进入梦乡...梦里有年少的郑承昊,有年少的自己,有沈乔,有尹明泽,有杨岩磊...袁因微笑着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的故事在上演。

[完结]

属于他们的故事告一段落,我们的故事才刚开始。

有生之年如果在街上相遇只对他说过三个字‘我不会’的少年,我想我会微笑着说“嗨!好久不见”尽管他早已忘记曾经年少时期有一个自卑默默暗恋他多年的少女。

如今能顺利叫出名字的同学寥寥无几,儿时的梦想也没有实现一件,如今已经被微风吹散在某个角落无人问津,模糊的儿时回忆好像也只剩下这些...只记得那一年我十五岁,这一年我二十一岁,这一天我行走在南京的街道观赏沿途风景。

第二十六章 他们的故事告一段落而我们的故事才刚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