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遗憾

  餐桌很大,四个人俩两相对而坐,骆国章跟许梦坐一边,骆泽宇跟周思思坐了另一边,下人们上了菜摆了碗筷便去附属楼了,餐厅里格外安静。

骆国章从柜里取了瓶酒出来,宝贝似盯着看了半天,递给骆泽宇道,“开了,今天爸高兴,你陪爸喝一杯。”

骆泽宇接过酒看了眼,只不过是瓶83年的茅台,这还是好几年前他回国时别人送他的,看骆国章喜欢,便顺手给了他,没想到这些年来他一直没舍得喝,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拉着骆泽宇的手说,今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跟儿子好好喝顿酒,若能大难不死,他回来后定要跟他喝个酩酊大醉。可出院的时候医生反复叮嘱,往后,烟酒切忌不能沾,哪怕身体好了,这两样东西都不要碰,毕竟他的病在肝上。

酒最终还是没能喝成,骆国章笑说这遗憾看来会成为自己的终生遗憾,同时又感叹岁月不饶人,他确实是老了,骆国章平日里话很少,只是今天这话匣子一打开似乎就停不住,他东拉西扯的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骆泽宇却是一点没听明白他到底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泽宇一回来,你这都高兴傻了。”这是许梦上桌之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那语调,竟有宠溺之意,这让骆泽宇愣怔的同时似乎有些明白了父亲对许梦好的原因所在了。但凡男人,谁不想有个疼他宠他懂他的妻子呢,男人都是孩子这话还真就是真理,不管多大年纪的男人,其实都有小孩的脾性。

“不生气啦?看你都气了一天了。”骆国章夹了块鱼肚皮上的肉放进许梦碗里。

“身体是你自己的,你不珍惜到头痛苦的还不是你自己,我有什么好气的。”

“呵呵,以后听你的,以后都听你的。”骆国章嘿嘿笑了声,许梦又道,“我老早就说了,泽宇喜欢吃的菜你教我做,不相信我的手艺你也可以把步骤一条条写好了交给家里的厨师做,你偏是不肯,每次他来你非得自己动手,平日里也就罢了,只是现在你这病都还没好利索,出院的时候医生怎么说的,一定要卧床休息,你倒好,天不亮自个跑菜市场去了,你说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怎么跟泽宇交代。”一番话,许梦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骆泽宇只是皱着眉默默嚼着嘴里的饭,这女人,虽说是贪婪了点,但对父亲到底是不错的。他这样一想,便觉得昨天那些话自己说得有些过份了。

许梦抹着眼泪去了厨房,周思思也放了碗筷跟过去,一时餐厅里便只剩他们父子两个,骆国章有些尴尬看着骆泽宇开口,“女人都是小心眼儿,你别往心里去。”

骆泽宇却是微微一笑道,“爸爸就是喜欢小心眼儿的女人不是么。”

被骆泽宇这么一说,骆国章的脸顿时红了,他赶紧指了桌上的那道清蒸鲈鱼道,“这是按你喜欢的口味做的,你尝尝。”

骆泽宇夹了筷子放进嘴里,果然是儿时的味道。

许梦并未在厨房呆多久,出来的时候揣了碗汤摆到骆泽宇面前,她淡淡笑了下,指着碗里的汤说,“这汤你爸熬了一天,你喝喝看。”

骆泽宇点了头,揣起碗一口一口将汤喝尽。

遗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