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臣斗

君臣斗

尚炜龙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言—介绍来历

  清朝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在位,架下有这么两位大臣,一文一武一满一汉,文中堂—文华殿大学士,左都御史,吏部天官刘墉刘世安。满中堂—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九门提督和珅和世龙。

刘家世代的忠良,从刘墉的父亲那开始耿耿丹心,保着大清朝,三朝元老,托孤的老臣,见过三皇上,为人处世那是清似水明如镜,不亚于纱罩是万盏的明灯,亮如白昼,忠心耿耿。

长子刘忠,次子刘孝,三子叫刘墉,到后来老爷子的年纪实在是太大了,这一天和皇上说了,要上辞王本,跟皇上说我干不了了,岁数太大了,眼睛看不真着,耳朵听不清楚,龙钟老态,留在朝中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请求告老还乡。

皇上点了点头:“奥,你这是要走啊,可惜你这一腔热血耿耿丹心,爱卿啊,家中有几子?”

“启奏万岁,老臣有三个犬子。”

“奥,有三儿子,老爱卿你忠心耿耿,孤王我心知肚明,但是寡人不晓得日后你这三子,是否会和你一样这么忠心保朝?倘若说他三人做了对不起朝廷的事,岂不是玷污了刘门的清白?”

老头心里边咯噔一下子,有一点寒心。

“啊……微臣我年迈苍苍要告老还乡,走之前万岁爷不放心,不要紧的,明日清晨,老臣我在午门外我要当面训子。”

次日清晨,文武百官和皇上都来了,午门以外落下坐来,一瞧刘统勋光头没戴帽子,把辫子挽起来,没穿纱褂子,就是清朝大臣们穿的这个外套,那叫纱褂子,老头没穿,里边就穿着一件单衣,系着大带,单衣两边撩起来掖好了,老头眼珠子都红了,这站着三个儿子,长子刘忠,次子刘孝,三子刘墉,在一旁立着一口铡刀,皇上纳闷啊,这是要干嘛啊?

“爱卿,这是何意?”

“万岁,微臣我告老还乡,您不放心,恐怕刘门后代出了这逆党奸贼,今日午门以外,我要当着您的面训子。”

说着话一抬手把铡刀拎起来了,喊自己的大儿子刘忠。

“来,近前来。”

孩子心里扑通扑通直打鼓,不知道父亲要干嘛啊。

“什…什么事”“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得亡。”

“好,儿你近前来,是我刘门后代躺在铡刀下,今日为父我斩早除根,省得万岁日后担心。”

“哎呀,爹我这个……”

孩子一犹豫,老头急了,一脚踢在孩子肚子上了,刘忠往后一倒,后脑海正磕在台阶上,当时是脑浆迸流,踢死刘忠。又一点手,一指二儿子刘孝。

“儿你近前来。”“爹”“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得亡。”“好,儿你近前来。”

二儿子往铡口一躺,老头一闭眼一摁这铡刀,咔嚓,血流成河。午门以外踢死刘忠铡死刘孝。再一点手,喊刘墉。

“儿你近前来。”“这听得见,有话您说。”“儿啊,上这来。”“不去不去不去,疼。”“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得亡。”“好,儿你近前来。”“爹,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义子奔他乡,咱们回见了咱们!”

一转身就没影了,给老头气的啊,撩起单衣起身就追,后头还有几个大力士呢,一看老头也去了,那咱一起追,六个人扛起铡刀就走,后头跟着跑。后面皇上正后悔呢,自己莽撞了,好好的俩孩子就这么没命了,一看都跑了,那咱也一起吧,带领着文武百官一起跑。整个皇宫内院大伙跑开了。刘墉在最前头,那年他小啊,后面是他爸爸刘统勋,再后面是六个大力士,完了是皇上和文武百官以及大小的宫娥太监。一群人在宫里头就跑开了,站殿武士都傻了,这是什么意思?跑来跑去,刘墉跑到后边,哪啊?来到了老太后的养心殿。太后老佛爷闭目正念经呢,这拿着佛珠,听外面一阵喧哗声音。老太太站起来了,“何事喧哗?”由打外面跑进一小孩,那一年,刘墉十五岁,咣当一声撞到老太太怀里了,“哎呦,我的妈呀!”后面呼噜呼噜又进来好几十人,刘统勋也来了,皇上和文武百官也来了,老太太得问啊:“你们这是要干吗呀?”小刘墉扑通跪下了。

“老佛爷,您救命啊,我叫刘墉刘世安,我父乃三朝元老刘统勋,只因我父年迈告老还乡,万岁怕我刘门日后出了逆党奸臣,故此,我父在午门外训子以表忠心,在午门以外,踢死我大哥,铡死我二哥,现如今就剩我一个人了,是我慌不择路跑到这里,老太太,您救命吧!”

老太太听完点点头,看看刘统勋,刘统勋这胡子直抖冷,眼泪哗哗的,疼儿子,能不疼么?再看了眼皇上,皇上很尴尬,一看老娘看自己,自己直摇头,那意思和我没关系,老太太叹了口气,用手一摸刘墉的脑袋。

“儿啊,这么说你大哥二哥都死了,你跑到这来,莫非说你怕死贪生?”

刘墉一抬头:“老佛爷,我可不是怕死,想我父三朝元老耿耿丹心,告老还乡的时候,后司不保,三儿子死俩,天下忠良闻听此事,人人心寒,何人再敢为我大清尽力?朝廷无有忠臣,这国家不就完了么?”

老太太一听眼珠子都红了,好小子,真会说话,心口窝热乎乎的。用手一摸这脑袋,“我的儿,你真懂事!”话音未落,刘墉扑通跪下了,“谢主隆恩!”老太太愣了“什么意思啊?”“您管我叫儿了,以后您就是我的干娘!”“呵……这个小孩很会狡辩,好吧,以后你就是我的御儿干殿下。”

把手里这串佛珠给孩子套脖子上,从今往后你是铁项金锁侯,大清朝再也没有斩你的刀,砍你的剑,绑你的绳索。所以打这起,乾隆皇上和刘墉算是干哥们。

刘墉到后来长大之后,入阁拜相是科班出身,一步一步走上来,跟他父亲一样,朝里面一提刘墉,文武群臣心里头都咯噔一下,为什么呢?这主啊酸枣眼青红不分,极好诙谐,而且不贪赃不枉法,哪里有奸臣犯到他手里面决不轻饶,是乾隆皇帝的左膀,那么皇上还有一个右臂呢,右臂大伙都知道,和珅和世龙,武英殿大学士,和珅呐,据说有这么一个小来历。

据说当初啊,北京城有一个贵族子弟,出去办事去,路过外边一个小庙,天降大雨,这富家子弟没办法,庙中避雨,推开门一进去,发现这是个尼姑庵,其中有一个小尼姑非常的俊俏,于是呢,这位富家公子就起了这个助人为乐的心了。

春风一度,他走了之后小尼姑身怀有孕,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老尼姑就奇怪了,这是怎么做到的?到后来生下了一个小小子,老尼姑恍然大悟,奥,是这么回事啊,但是庙里边不能允许你这样,你破坏了清规戒律,没办法,把这孩子裹好了之后,把当初富家公子留下的一个镯子放在其中,又写了张纸,出生年月日写完了之后扔到了路边了。

斜对门不远,有个和尚庙,老和尚早上出去练功,一看路边有一个孩子正在哭,就给捡回去了,一直抚养长大成人,长大了之后呢,孩子问:“他们都说我不是这庙里面的,我是外面来的,怎么回事啊?”老和尚一听,说当初有这么一个事,从头至尾讲了一遍,孩子哭了,说要找我爸爸,老和尚一听,行,我带你去吧,可叫什么名字呢,叫和尚?不像话呀!得了,取一个谐音吧,叫和珅。

这才带到北京去,找到父亲,一点一点熬到进了宫,乾隆皇上一看见和珅,当时就大吃一惊。据民间传说,乾隆还是太子的时候,雍正病重,乾隆进宫去看望,在雍正身边有一个小宫女,乾隆和她逗着玩,指甲不小心在小宫女的后脖子上划了一道,留了道疤,被雍正看见了,雍正很生气,你是太子你知道么,怎么能这样呢?也恨这个小宫女,要不是你勾引他,我儿子会这样么?赐白绫,小宫女上吊死了,乾隆知道以后很难过,闹着玩给人家惹了这么大的祸,这样吧,以后你转世投胎,我一定厚待于你。和珅下跪的时候,乾隆一眼就看见和珅脖子后面有一道划痕,不知道什么原因,皇上一看坏了,这是想当初那个小宫女转世投胎,所以加倍的疼和珅。也就酿成了大清朝最大的一个贪污犯。

一个刘墉一个和珅,乾隆的左膀右臂,但是这两位水火不同炉,很难说到一块去,和珅呢也看不起刘墉,你看我和皇上这交情,因为后来他和乾隆是亲家,公主下嫁给了和珅的儿子,自己是皇亲国戚,看不起刘墉。

刘墉也瞧不起他,刘墉是科班出身,从县官做起,一级一级往上爬,到最后入阁拜相,你和珅不是啊,你是殿前打气死风灯的,你是殿前武士出身,所以说和珅有个外号叫蜡头儿,怎么叫蜡头儿呢?您各位想啊,蜡烛点没了以后,就剩一个蜡头儿了。你不是跟我们似的,一级一级从地方官往上熬,你是打灯出身,所以两个人之间不和。

这两个人讲完了,我们的正书就可以开始了。

前言—介绍来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