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童話

岁月的童話

安六七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遇见一

  有一天,奕瑛问桥,她说:“你是向往繁华的生活,还是超脱世俗是种豆南山的淡泊生活。”桥没有理她,那一刻她就知道,他们永远没有结局。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奕瑛第一次遇到林桥是在读高二那一年,很巧合的,她不小心加错了人,然后就聊了起来,最开始认识她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他很喜欢森林,喜欢自然,奕瑛也喜欢,虽然哲学教育她要做一个唯物主义者,可是她却坚信唯心主义,如果一个人没有精神的话,那又何以称之为有灵魂的高等动物,以前她和宋子讨论过是唯物好还是唯心好,结果爸爸果断的叫她选择唯物,为什么,她不知道。大人们永远都是如此现实。

遇见林桥不知道是她的劫还是她的幸,奕瑛记得那个时候他喜欢发一些山啊水的图片,发现一个志趣相投的人对奕瑛来说是那个时候没有朋友的最大的幸运,她总是喜欢往好的地方想,可她不知道,永远,永远,都是她剃头的挑子一头热,是她总以为有缘分只要她愿意等她一定会等到的,不过,其他人都不知道外表大大咧咧的奕瑛其实却有着如此细致敏感的一面,奕瑛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桥,她好久好久之前就知道了,只不过她太傻,不肯去想,不肯去懂,她一直在逃避。

席慕蓉曾说过:“我在佛前求了几百年,求了几百年??????”

今天是奕瑛进学校的第一天,她原先真的打算非这个学校不上,她是在初三才努力的,她总是这样,中招如此,高考亦如此,和妈妈一起来的,一进学校乌压压的全是到处攒动的人头,莫名感到不自觉的压力还有没有希望的源泉在到处涌动,然后她便对这个学校充满了厌恶感,全然没有初三的那股兴奋劲儿,她想:这个地方终究是不适合她的。

下午,她在家磨蹭了许久,对妈妈说:“我能不去学校吗?”妈妈很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赶紧走吧,要不然都迟到了,你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

“走吧,我在楼下等你。”妈妈拿起手机就下楼了,剩下呆愣愣的奕瑛,让她突然想到那个名家说的,呵呵,徒留一地悲凉。

这一次,她哭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她那样爱哭的人,如何能离得开妈妈,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家去学校住校也足够成为催泪因子的,挥手,再见,看着妈妈的背影消失在暮色中,奕瑛有种觉得是赴国难的悲壮感,她讨厌读书,从小就是。

上楼,打开班门,这一动作十分连贯,只是一推开门,就哗然大惊,她这个迟到生:CANYOUTELLMEWHY?NOWHY.没有为什么,上午占的位子已经被不知名的人给掀了,望眼全班,只有一个女生那里有位子,她忙跑过去,一边说你好,一边推开凳子。

“你很没礼貌哎?”那个短发同桌说,一脸看不惯的表情。

“嗯?”奕瑛呆愣,迟疑了一下询问道。

“我不想和你同桌。”她又说。

“哦?”奕瑛笑了一下,扫了周围一眼,发现周围不少看热闹的。接着说:“刚好我也嫌弃你这个位子太脏了”说完,便把椅子桌子搬到最后一排,事实证明,看着软弱的女生也并不是好欺负的,奕瑛她果然是做到了。

“你,,,,,”

“我什么我。”说完就把书一拿,头也不回地走了。奕瑛回到座位后再想想刚刚做的事,那种感觉,真是,真是,太爽了,哈哈哈哈,心里的小宇宙突然被刚刚的小插剧弄的爆发了,果然是爽啊。

许多年以后奕瑛回想到这件事情还是会觉得有点搞笑,因为她以前说过她不喜欢她喜欢的人喜欢她不喜欢的人,可是,她的哥们儿却娶了她,她当时收到请柬时,她正和林桥喝咖啡,当时,她扫了一眼请柬,咖啡立马喷了出来,林桥笑得直不起腰来,一边帮她拍背,一边说:“夜希嫁给了胡毅不好吗,你这么吃惊干嘛?”奕瑛擦完嘴,抬起头只是说了一句:“你是不知道我们的恩怨史。”可是最后还是去了,那个笑得一脸开心的温润女子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短发姑娘而是长发挽起,白裙着身,挽着新郎会和奕瑛说当年是我不懂事,会牵起奕瑛的手说,我们和好吧,这一次和好真是太久,居然经历了十年。十年之后,解潮离开了,林桥却还在这里,那些年,都已经走了,走了。奕瑛记得当时她悄悄和夜希说一句话:“百年好合,长长久久,我们以后想联系便联系,不联系也无所谓。”是啊,其实都无所谓的,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这和好恐怕只是短暂的和好吧。

回到起点,她一个人坐还舒服些,以前初中班比较大就是一个人坐,现在这样倒顺了她的心意,反倒是班主任不放心她想让她回来坐,她很硬气的说:“老师,我一个人反倒更自在,学习也更清净,你放心好了。”

到了上夜自习的时候老师说大家按编号来个自我介绍吧,然后大家就一个个上去了,轮到奕瑛的时候,其实奕瑛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差的,她克服不了紧张,所以轮到她时她傻了,一肚子话全忘了,于是她记得她好像说了什么我叫奕瑛,我妈妈希望我可以健康成长,神采奕奕的,便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于是大家都笑了,然后她又说那多多关照啦就没话了,然后比很搞笑的退了场。不过她记得有一个男生很厉害,语言表达能力很好,他说:“我觉得很有缘分啊,我初中在十三班,高中也在十三班;我初中班主任姓李,高中班主任也姓李,你们看,很有缘分吧,我叫,,,以后的日子请大家多多关照,谢谢。”就这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气氛也瞬间变得轻松了许多。然后这个很厉害的人,紧接着就成了他们的班长,的确他有这个能力,奕瑛笑笑的看着大家,有一种温暖的忧伤,那种这种很有缘的缘分也会在下个学期结束的,他们,会分科,会被打散,会见不到。

奕瑛是那种只顾眼前欢乐不顾以后忧伤与否的人,所以,一觉过后,她那短暂的小忧伤瞬间消散,开开心心的迎接她的新生活,准确来说,她那个时候没有想过学习多好,只想认识别人,所以三天后,她记得所有人的名字,可是唯独忘了,她是来学习的。

“奕瑛,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打水吗?”一个蘑菇头女孩子对她说。

“去,嗯,去。”奕瑛很大声很开心的说,她有了水友,她真是没心没肺,却,足够快乐,别人羡慕的就是这点。

这是第一个和她主动说话的女孩子,她当然倍加珍惜,于是她们的关系在打水的过程中迅速升级,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这个女孩子也喜欢唱歌,奕瑛是喜欢唱歌的,但是初三一年,太过忙碌,也太过紧张,所以她忘记了自己是热爱唱歌的,有时候她在想,她骨子里就有一种天生想象力和艺术细胞,她很喜欢画画,可是她却从未接受过系统的培训,有的东西却也无师自通,可是家人永远都认为这些东西是没有用的,将来找工作没有丝毫用处,于是奕瑛连那个念头都不敢抱,现在如此,将来亦如此。

可是这个女孩子也被奕瑛玩着玩着玩丢了,为什么呢,她们的矛盾不是一日就产生的,而是日积月累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奕瑛在她写作业的时候唱歌,她露出厌烦的表情;是从她第一次打水选择丢下奕瑛,那个场景十年后奕瑛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奕瑛直视着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是不是肯等她,没有,她没有,她想无论过了多久,她终究还是怪她的。因为她的背弃和苛责。记得,分班的时候,奕瑛对余洁说她希望分班之后再也见不到她,最好是不在一个班。结果,上天还真是搞笑,她们居然又在一个班。奕瑛想上天还真挺厉害她想什么就来什么,那为什么她想的好的就统统不来。

上天还是眷顾她的,总之,无论如何,她都没有被神丢下。这样,也足够了。

遇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