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嫁人

  宫中给了她三天时间,三天后就要举行婚礼,而时间也过的快,三天很快就到了。

毕竟是嫁人,哪怕是嫁给一个鬼王,该有的却一点都不少。

闺中女子凤袍加身,头冠比凤冠更要华丽些,眉间一点朱砂痣,朱唇腮红都恰到好处,柳叶眉微蹙,小嘴嘟着,看着镜中的女子有些烦闷。

不过是嫁给个鬼王,这么大的架势,头冠那么重,到时候啊,不用鬼王折磨了自己都被压死了。白九越想越气,干脆摘了头冠,活动了会脖子。

“小姐,马上就上轿了,您赶紧的把头冠头盖上啊。”

“好好好。”

白九在绿鞘和红袖的搀扶下上了花轿,只是白九隐隐约约看见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的分明没有带面具。原因有二,一,此人不是鬼王。二,鬼王想以真人示众了。不过更多的可能是前者。此人其貌不扬,也没有鬼王的凌厉气势。说是收敛了也不能相信,毕竟鬼王不可能因为娶一个罪臣之女还要抛投露面的。

白九笑了笑,也没有再多想。

到了晋王府,假新郎更是不理新娘,白九自己下了轿子,让绿鞘扶着白九跨了火盆进了新房。

白九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早就下了头盖和头冠,看着眼前的食物发呆。而绿鞘和红袖在外面叽叽喳喳的抱怨。

“绿鞘,这里毕竟不是琉璃院,还是少说话为好。”

“是,小姐。”白九的耳边顿时清净了不少,而这般安静也让累了一天的白九有了困意,在嘴里含了块糕点躺在床上睡着了。

本以为晋南王是不会进新房的,红袖和绿鞘也去了自己的房里睡觉,而楚亦琛却反其道而行,突然来了兴致。看这个骄纵的九小姐。

楚亦琛进屋后就看到穿着一身嫁衣的白九,口边还留有糕点的残渣,水润的嘴唇像是在梦语,蹙着眉头。这样的白九让楚亦琛有了冲动,直接用手擦掉了白九嘴边的残渣,抚平了她的眉头,然后俯下了身子。

而白九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感觉自己做了个春梦,身上酥酥麻麻的,而且有点像是被撕裂的感觉。而那个男的却看不清容貌,让白九有些着急。

第二天白九觉得自己全身酸痛,看着自己全身的吻痕,心中一惊,原来昨晚不是春梦啊。

“小姐。”绿鞘和红袖听见白九醒了,进了房,看见白九的样子捂着嘴偷偷笑了笑。

“小姐,我今天早上可是看见鬼王从您的房间了出去了。”

“鬼王?”白九还是觉得不大相信,经传闻说,鬼王从不碰女人啊。

“对啊,虽然没见过真容,但是脸上的面具可是认识的啊”

“我要洗澡!!!!”白九觉得自己浑身难受,只想泡个澡缓解缓解郁闷心情。

她想了想,也没想到鬼王会碰自己,所以才会睡得那么熟。白九啊白九还是大意了。

洗漱好的白九,到大堂吃饭,没有看见楚亦琛却看到了众多姨娘,白九抚了抚额,鬼王不碰女人却收了这么多姨娘,而且这些女人背景可不小。侧妃竟是国公府的庶女郑婷。而让白九不明白的是,她明明就是一罪臣之女,却当了王妃,这个皇上想干嘛。

这些姨娘看见白九也跟没看见似的,还是各吃各的。绿鞘刚想上前理论,白九微微一笑,拦住了她。凰国礼仪王妃嫁入府中第一日必须聚在一起吃饭,之后可将膳食放入自己院中独自享用。

2.嫁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