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祭台斗蛇

  被押着的人一边手脚并用奋力抵抗,一边扯着嗓子喊着:“你们这群黑不溜秋的埃及人,你们放开我!”

立夏心里一惊,这不正是她的同学余强吗?难道他也一起穿越到了埃及,那为何他的英容面貌却无发生改变呢?

“启禀大祭司,此人不知何时鬼鬼祟祟出现在祭典后台!欲图不轨,被我等擒获!请大祭司发落!”一位身着银色盔甲手持长剑的侍卫单膝跪地向大祭司说道。

“冤枉啊!我哪有欲图不轨?我明明是肚子饿了,然后看到后台摆着那么多好吃的…”

“大胆!供奉给诸神的祭品也敢偷吃!你可知万一得罪了神明,降下灾祸,岂是你承担得了的?”大祭司愤怒的说道:“将此人扔进尼罗河中,以请求河神的宽恕!”

“不要啊!不要啊把我扔进河里,我不会游泳啊!”余强歇斯底里的喊道。

“请等一下!”立夏拦住正欲将余强伏法的侍卫。

“哦?赫雀瑟公主?”大祭司用如猎鹰般的目光看向立夏:“莫非公主认得此人?”

面对大祭司咄咄逼人的眼神立夏面不改色登上祭台,跪在图特摩斯大帝面前:“父王!您是全埃及人民最敬重景仰的国王,众人皆知您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决不会滥杀无辜草菅人命!而埃及人民皆是神明所爱护的子民,如今不过是神明的孩子因为饥饿便偷吃了供奉神明的食物,并非做出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大祭司却要将他投入河中,想必此举才会引发神明之怒吧!”

“呃…这个…”图特摩斯看向大祭司,只见大祭司走过来跪倒在地:“我尊敬的国王,今日是众子民向河神祈福的重要祭祀,而此人居心叵测前来捣乱,罪不可恕!还望国王能秉公执法!”图特摩斯正欲应大祭司的请求,立夏连忙语气焦急的朝大祭司说道:“大祭司,既然你声称是能够听见神明旨意的人!那你的所作所为就能代表神明了,是这样吗?”立夏盯着大祭司义正言辞的问道。

“那是当然!”大祭司一脸得意的回答。

“那好,今天我们就当着父王母后以及埃及子民来进行一场比赛!若是你胜了就代表神明同意将此人扔进河里,若是我赢了就说明神明开恩放过这个贪吃的小鬼!”

“这个…”大祭司有些犹豫。

“我看赫雀瑟这主意不错,大祭司,还是让我们遵从神明的旨意吧!”图特摩斯大帝威严凛凛的看着大祭司。

“国王圣明!”大祭司只得同意:“不知公主想与本祭司比什么?”

“在埃及,人们都将蛇视为神明,想必蛇是最能代表神明的动物了,不如我们就来斗蛇!赌局分为三个回合,公平起见所以便由养蛇人替我们每人分别挑出三条实力相当的蛇来参赛,并分别根据蛇的战斗力将蛇分为上中下三种等级,逐一比赛,胜出两个回合者便是赢家!”

“好!就依公主所说!”大祭司眼神狡猾的看着立夏欣然同意。

“公主,那个小毛贼您真的认识吗?为什么要为了他去得罪高高在上的大祭司啊?”艾丽莎有些替立夏担心的问道。

“暂且不说此人与我的关系,按理说父王才应该是埃及权力地位最高的人,而刚刚你也看到了,整个祭祀大典上的光环显然都集中在大祭司一个人的身上,此番喧宾夺主的行径不仅是我,想必父王心里也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此次比赛无论胜负,都定能挫挫大祭司的锐气!让他明白谁才是埃及真正的统治者!”立夏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想着一定要赢。

“公主,你真厉害!”艾丽莎一脸崇拜的看着立夏。

“公主,比赛用的蛇已由养蛇人挑选完毕,比赛可以开始了!”一名手持长枪的侍卫来报。

“艾丽莎,你过来,照我吩咐的去做!”立夏把艾丽莎唤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些什么,艾丽莎点了点头。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

第一局,由亚伦大祭司的上等蛇对赫雀瑟公主的下等蛇。

台上台下众人皆议论纷纷,这公主是什么意思,摆明了要输给大祭司呀!大祭司一听,也不由嘴角上翘。果不其然,第一句,大祭司胜!引来台下众人欢呼庆贺!

第二局,由亚伦大祭司的中等蛇对赫雀瑟公主的上等蛇。

只见玻璃缸中的两条蛇相互交缠,你争我夺,经过一场激烈的厮杀,最终由赫雀瑟公主的上等蛇胜出。台下的臣民纷纷望向祭台上方的大祭司,只见亚伦双眉紧皱,手里紧紧攥着拳头,一言不发。

第三局。由亚纶大祭司的下等蛇对赫雀瑟公主的中等蛇。

结果可想而知。由赫雀瑟公主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只见立夏突然站起来面向尼罗河伸出双手虔诚的呼喊:“伟大的尼罗河啊!埃及的母亲,感谢您的宽厚仁慈,原谅了这个贪吃的孩子!”从尼罗河传来的汹涌波涛声仿佛在回应着赫雀瑟公主的召唤,图特摩斯大帝也带领阿莫斯王后起身呼喊:“感谢尼罗河神的仁慈!”台下众人皆欢呼:“感谢尼罗河!感谢尼罗河!”

大祭司亚伦虽心怀不满,但也不得已跟随众人面朝尼罗河弯下腰。赫雀瑟随后向图特摩斯大帝申请道:“父王,请允许儿臣将此人带回王宫教化,学习埃及文明礼仪。”

图特摩斯欣然答应:“难得你有这份心,便随了你吧!夜深了,就启程回宫吧!”

“多谢父王!”赫雀瑟向艾丽莎吩咐道:“把他一起带回去!”

一路上余强一直拉着艾丽莎问道:“喂,你们公主为什么要救我啊?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余强一边往前伸着脑袋看着前方的赫雀瑟一边沾沾自喜,这公主虽说是黑了点嘛,但长得也不耐啊。

艾丽莎对余强的喋喋不休采取了不闻不理的状态,余强自知没趣便不再作声,跟随众人一起回到王宫。

殊不知,在人群的最后,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紧紧盯着愈行愈远的赫雀瑟,并把刚才祭典上的一幕尽收眼底。

赫雀瑟刚坐下便迫不及待吩咐把余强带进来,余强动作扭捏的学着埃及侍卫向赫雀瑟跪下双手抱拳行礼:“小人参见公主!”

赫雀瑟摒退身边众人后,小心翼翼看着余强用不确定的口气问道:“你是余强?”

这一问到是把余强吓得瑟瑟发抖,一脸惊恐:“公…公主怎么知道小人名讳?”

“是我,你仔细看看!是我啊!”赫雀瑟走近余强蹲下身子并睁大双眼。

余强看了半天回答:“公主,您是长得挺好看的,就是黑了点…不过没事,您比起其他人可白多了”

“说什么呢!”赫雀瑟拍了一下余强的脑袋:“我是立夏!”

“立…立夏!”余强大惊失色:“你怎么黑成这样了?”

“我还郁闷呢!穿越过来就这副样子了!”立夏无奈的说道。

“说让你长那么白呢…”余强小声嘟哝着。

“你说什么呢?难道我现在真的很黑吗?”立夏一脸的委屈。

“欸…也不是说黑吧,要知道古埃及人可是正宗的黄种人啊!只是当地紫外线太强,加上他们整日在烈日下暴晒,黄种人都晒成黑种人了!”余强满脸严肃提醒道:“你可要注意防晒哦!”

“这么说你貌似很了解古埃及历史咯?”立夏一脸的欣喜问道。

“呃…了解道谈不上!到是我很喜欢玩‘古埃及’这款游戏,在游戏里面,大祭司可是最大的BOSS呢!嘿嘿…”余强嬉皮笑脸的说道。

“切,现代人都是为了博得玩家的眼球,指不定会把原本的历史篡改成什么样呢!根本就不可信!”

“可是再怎么改也是有历史依据的好吗?不说全都信吧,总有可以相信的地方吧!”余强反驳道。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穿越过来的时候就你自己吗?身边还有其他人没?”目前立夏心中最关心的还是穆云海的下落。

“呃…这个…这个”余强显得有些犹豫。

“快跟我说实话,我们都是一起从21世纪穿越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古埃及,当下之急是要确定到底我们还有多少同伴!或许只有找齐他们,我们才能想办法回去!”立夏感觉自己已经濒临崩溃了,恨不得下一秒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会想跟我们一起回去?你现在可是埃及高高在上的公主,哪像我?唉…差点被当成祭品给扔进河里…”余强垂头丧气的说道。

“可我明白这个王宫,这片土地,终归不是属于我的,我不会要,也不稀罕!无论怎样我都会想办法回去的!”立夏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在尼罗河边上,哦,对了!我是被穆云海叫醒的,然后就过来很多人在那里搭建祭台,把我跟穆云海给冲散了,再然后的事估计你都知道了…”余强还在对自己偷吃供品差点成为祭品的事心有余悸,小心翼翼问道:“对了,你这有吃的么?”

“额,艾丽莎!”立夏朝门外喊道,这么说起来穆云海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了,立夏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只见艾丽莎亦步亦趋的走进来,行了个礼:“公主有何吩咐?”

“去给…”立夏看了一眼余强:“去给拉不多弄点好吃的进来!”

艾丽莎点头应道退出门去。

“拉不多是谁啊?”余强一脸疑惑。

“我给你起的埃及名字啊!”立夏得意的笑着说。

“什么!我去…”余强无奈的叹着气:“你现在是公主,你说了算!”

不一会艾丽莎领着一众侍女端来了丰盛的菜肴,余强饥不择食的一阵风卷残云,立夏却陷入了沉思。

立夏未至已是寒冬
各位宝宝,昨天因为周末所以偷了个懒就没更!今天补上哈,嘿嘿,谢谢大家的支持哦

第十一章 祭台斗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