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神圣的祭祀

  艾丽莎带着立夏来到更衣室,拉开一个巨大的橱窗,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假发和衣物。见状,立夏不由咽了咽口水感叹道:“想不到剃成光头竟还有这等好处,就是每天都可以换造型!”说着冲艾丽莎扮了一个鬼脸。

一旁听得不知所云的艾丽莎有些尴尬:“公主真会开玩笑!请让奴婢帮您把祭祀需用的发饰和衣物穿戴好吧!”说着从橱窗内取下一件白色亚麻布制成的长袍,以及一顶看起来很平凡不过的假发,还有一双由纸莎草编织的鞋子。

立夏不禁瘪了瘪嘴有些质疑的问道:“就让我穿成这样?”

“公主有所不知,祭祀在埃及是一项很神圣的仪式,是埃及人与神灵之间的对话,自古以来,历代法老都会带领埃及子民在祭祀上通过大祭司向尼罗河神祈求庇佑…”艾丽莎解释道。

“大祭司?是什么?”立夏不解的问道。

“大祭司是神庙的主人,也是神灵的孩子,而神庙是神灵在埃及人间的住所,法老和臣民们的祈求只能通过大祭司才能传达到神灵的耳中,所以啊,在埃及大祭司的地位是仅次于法老的!”

“哦…懂了!这叫埃及人的一种信仰?对吧?”立夏恍然大悟道。

“呃…奴婢不懂公主说的什么信仰…”艾丽莎慌张得有些吞吞吐吐说道。

“好啦,我们走吧!”立夏笑着拍了拍艾丽莎的肩膀走出门让侍卫带路,艾丽莎赶紧跟了上去。

立夏走出门便看到专属古埃及的标志性建筑物,阳光下高高耸立的金字塔以及塔群中的狮身人面像正威严的注视着她,眼前这一座座灰白色的人工大山,以蔚蓝天空为背景,屹立在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上,立夏不禁为之撼动,历史上凡是著名的建筑物,哪个不是凝聚着千百万奴隶在物资匮乏极其原始的条件下的劳动与智慧结晶。

于是不由转过头问艾丽莎:“我们现在去哪?”

“公主,我们正在去神庙的路上。”

“不是在尼罗河畔祭祀吗?去神庙干嘛?”

“沐浴净身啊!”艾丽莎回答。

“什么?洗澡?刚刚在屋里不是已经洗过了吗?为何还要去神庙洗?”立夏惊得张大嘴。

“是的,尼罗河祭祀对埃及人来说是很神圣的,所以凡是参加祭祀活动的人不论男女老少,身份地位,官阶大小都必须禁肉禁烟禁酒禁赌禁欲至少一个礼拜,而且即将成年的男子还必须要接受过割礼,以示自己是纯洁之身,然后再经过神庙的净湖中净身三次以上,方可参加的哦!”

“这么讲究?”立夏心里想着,光是一个祭祀规矩禁忌都如此繁琐,那以后自己在埃及王宫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不对,到净湖净身?岂不是大家一起洗?”立夏紧张的问道。

“呵呵。”艾丽莎不禁笑道:“公主不必担心,身为王室成员身份尊贵,自然可以不必与众人共浴,待奴婢为您舀来净湖中的圣水在神庙单独为您准备的房间沐浴即可!”

“咦…这么多人一起洗过的,得有多脏啊…”立夏心里幽幽的想着却也无可奈何。

来到神庙,艾丽莎兴致勃勃一路给立夏普及知识:神庙是古埃及许多神与女神崇拜的圣居,据玛特律法所说,所有的神庙必须保持洁净,否则,神或女神会弃之而去,而结果会导致埃及出现大动荡。

每处都有神庙的踪影,每个城市都建有当地神的庙宇。神庙作为人与神的交流中心。随着祭司越来越强的权力,墓地变成了大神庙的一部分。

神庙分成两部分:外神庙与内神庙。外神庙可让新加入者进出,内神庙只能让经过认可的,需要进一步接受更深入学识的人进去。

这些神庙非常重要,它们周围会逐渐形成建筑群,为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也就是祭司们提供住所、食物和支持。整个建筑群由一系列区域构成,越往中心越神圣,最里面是神圣的圣地。

在复合建筑外面的公众区里,修建了圣湖、诊所、厨房、酒厂、谷仓和“生命之屋”——神庙大学、图书馆和誊写室。从码头开始,沿着一条两侧通常有狮身人面像和其它巨型雕塑的大道,就能直达神庙的庙墙和通往神庙主体的宏伟的塔门。

进去之后是外院,这里对祭司是开放的,有时候也对公众开放;然后是内殿,只有纯洁的祭司才能进入这里。这里有一个多柱式大厅,有一排排巨大的柱子。最里面是避难所,只有法老和高级祭司才能入内。这里有供奉厅堂,即一个小礼堂,放有托着神像的帆船;而且这里本身就是神圣的圣地,神像就放在这里。

听得立夏有些头晕脑胀的不耐烦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们赶紧洗完澡离开吧!”什么神庙,不就是跟中国的寺庙一样,供奉着一些神灵的雕像而已吗?果然世人的兴趣爱好万变不离其宗,不分年代地域国籍啊!毕竟比起神庙,立夏更好奇的是古埃及的祭祀大典。

沐浴净身完毕之后,立夏一边抱怨着身上几乎要被洗下层皮一边被一群侍卫护送着去往埃及人崇拜向往的神秘的尼罗河畔。

自己虽对埃及历史不是太了解,但也听说过尼罗河。相传埃及被喻为是“尼罗河的赠礼”,尼罗河是埃及的母亲河,对埃及人的意义和影响就相当于中国的黄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行人很快来到尼罗河畔,那里早已搭建好用于祭祀的高高的祭祀台。祭台上摆满了各种丰厚的祭品,空气里弥漫着名贵香熏的烟雾和幽香。“公主,祭祀台上的就是您的父王和母后,图特摩斯大帝和阿莫斯王后正在接受大祭司的洗礼!”一旁的艾丽莎提醒道。

立夏顺着人群望过去,只见祭祀台上身着蓝色祭司服,头戴白色亚麻布帽,手提黄金神灯赤着脚的大祭司,对面正虔诚的站着同样赤足的国王和王后:身穿金丝亚麻长袍,头戴着象征埃及王位的鹰形头饰的图特摩斯大帝和身旁的素裙裹身,把身体线条勾勒到极致,如同一条美丽妖艳的蛇一般的阿莫斯王后。当立夏的目光游离到阿莫斯王后的头冠时,一条呼之欲出的蛇仿佛正咄咄逼人的朝她射过来。

“啊!有蛇!”立夏大惊失措的捂着嘴,从小立夏是最怕这种柔若无骨,浑身光溜溜,却又擅长攻击人的动物的。

“公主,不要胡说。在埃及,蛇可是被奉做神物的!”艾丽莎连忙提醒道。

不会吧,居然会有人把蛇视为神灵来供奉?着口味也太重了点吧,立夏不由心里一阵发怵打了个冷颤。此次祭祀,人山人海,甚为壮观!

“公主,我们赶紧过去准备就为吧,祭祀大典就要开始了!”

立夏见大祭司在祭台上高亢而富有深情的吟颂着感激尼罗河神为埃及大地带来的丰饶的诗歌,诚恳的举行着每一步弥撒。并带领众祭司好一阵手舞足蹈,一会仰面朝天,一会又面向大地,嘴里叽里呱啦好像在念咒语一类的,国王和王后神色凝重的双膝跪下,匍匐着向前伸直双手,台下的臣民也紧跟着纷纷跪地,不敢作声。

立夏也被艾丽莎拉着跪在祭祀台前,只见大祭司在尼罗河里投入了第一份献给河神的礼品,随其之后众祭司们把准备好的各式祭品纷纷投入河中,并将载有礼品单的纸草投入河中,感谢尼罗河神能把水和丰饶赐予他们,并祈盼下一季的丰收。百姓们在仪式最后,才会把各自带来的祭品投入河中,拜谢神明。

祭典一直进行到深夜,王和他的人民在神的庇护之下,尽情享受着丰收季节带来的喜悦,就在众人欢歌载舞之际,突然侍卫来报。

“大祭司,不好了。”只见一个侍卫急冲冲的冲上祭祀台禀告,并附在大祭司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只见大祭司神情严肃的说道:“将他带上来!”

正当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见侍卫押着一个人走向祭祀台。立夏也好奇的望过去,天哪!这不是……

立夏未至已是寒冬
咦?被侍卫押上来的人会是谁呢?而为何立夏又会如此惊讶?

第十章 神圣的祭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