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离断崖

  眼前一片翻滚的热浪,灼烧了我的眼。

火浪中,隐隐约约瞧见一袭绿衣的芜湫姑姑发髻散乱,慌忙地施展御水之术。

我放的这一把火,是如今九重天之上太上老君炼丹的神火。约莫是三百多岁时,娘亲携着我上了九重天应太上老君之约。那太上老君瞧我年少,便起了捉弄心思,说是素闻灵狐一族聪颖非凡,今儿个便是要考我一番,若答对,殿中无数珍宝随我带走一样;若答错,我便要向他自个儿献上一份自己的宝贝。

我想着反正女儿家的宝贝无非是胭脂水粉之类的俗气玩意儿,以此玩弄下那整日翘着胡须的老头儿也无可厚非;而若我侥幸蒙对,太上老君的珍宝可是要我随意挑一件带走。无论是对是错,这空子我风灵是钻定了。

如此一番思索之下,我便放出豪言,论他太上老君如何刁钻,我堂堂灵狐少主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统统接下。

只记得那老头儿翘着胡子“呵呵”一笑,便抚着他那视若命根的一大把白花花的胡子对我一番刁难。如今再回想,我早已是忘却那老头出的是个劳什子的问,只记得那一问正是云烟梦前几日才略略与我讲解一番的古人所言。云烟梦当年轻松胜过太上老君,那一番讲解自然是将那臭老头噎得无话可说,只得道,令我挑选一件宝物。

娘亲用传音密语堪堪与我道切不可为难老君,我便将他那炼丹的神火给拐进了自己锦囊之中。

本以为此生这神火都没了那重见天日之时,不曾想有朝一日这神火竟是被我用在了芜湫姑姑身上。

“你那姑姑看似大大咧咧,不想还真是精明。灵狐一族老一辈的,果真各个是不好惹的人物。”玄扬不知何时立在了我身旁,那一袭火红长衫,似乎与眼前的翻滚热浪融为一体。妖孽的眉眼令我恍惚片刻。

玄扬见我怔怔地望着他,不由得“噗嗤”一笑:“风灵,我这张女人脸,你可是瞧了多年。”言下之意,我自是明白。

玄扬这半掺笑意的嘲讽,此时此景我无心理会,只是淡淡出声,“芜湫姑姑很是精明。”

玄扬略带诧异地望我。

“她好歹在九重天住了百年,对九重天上的仙君神女之气息尤其敏感。”

“所以,你那芜湫姑姑自从踏入谷中,便知晓我的存在。”玄扬眼中凝聚着难以琢磨的光芒。

我勉强扯出个比哭还要难看上几分的笑容,“多年相处,你所言所语中我最为认同的,便是与我娘亲一辈的姑姑们各个皆是不容小觑之人物。仅此一句。”

“你芜湫姑姑既已知晓,难保不会将你出谷一事告予你尚在谷中的其余几个姑姑。”玄扬神色有些肃然。

唇角微勾,我笑道,“不,芜湫姑姑决计不会如此。她会暗中布置,使你我顺利出谷,同时放出今夜宴席,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一把火烧了宴厅,同时打伤了我这个少主。”

玄扬很是不解,“为何?”

“芜湫姑姑与师父乃是莫逆之交。只是多年来从未流传而出。师父历劫未归,芜湫姑姑碍于重重之事无法寻求师父踪迹。正巧来俩为云烟梦而忧心且可信任之人,自然要帮我一把。”

“如此一来,岂不是将你我当了枪使?”

“无所谓了。”借着夜色遮掩,我挥袖而去,“芜湫姑姑对我真心相待,绝不会令我出事。况且娘亲闭关须得三年五载方可出关,届时此事应已落下帷幕。芜湫姑姑之演技,你我不得不赞叹一声。”

玄扬紧跟上我步伐,“你是何时知晓云姑与你芜湫姑姑乃是莫逆好友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狐族秘术,传音入耳。”

话音刚落,玄扬便长叹一声,“狐族的便利还真是不少。上天可真够优待你们的。”

所以,灵狐一族背负之事相应的也愈发的重。重到如今已无法承受。

如此想着,我抬头望了眼黑夜。

“怎么?”

“今夜的月,似乎格外的圆呢。”

“而你的十一姑父,在此良辰美景之下,却只能一人独守空房?”玄扬朝我挤眉弄眼。

“哈。”低低的笑声溢出嘴角,我眉眼弯弯地笑着,“是啊,十一姑父在未来的日子都注定只能独守空房了呢。”

轻风吹来,伴随着焚烧过后存留于天地中的余烟。我蹩了蹩眉,脑中不由自主地幻想着断崖谷外传奇般的江湖。

“呐,玄扬。”

“又怎么了?”

“你还记得么,当年师父在奈何桥下舀汤时的一番话语。”

短暂的寂静过后,玄扬淡淡地开口道,“约莫是,梦里的江湖——”

“梦里的江湖,百花齐放,人来人往,繁华似锦。”

“云姑被困于冥界多年,记忆中幻化缥缈的江湖于她而言,无非是一场梦罢了。”

“是一场,永不转醒的梦。”

第一卷完。

第七章 离断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