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忆往事

  如梦如幻的花瓣漫天飞舞,一袭花衣白纱覆面的少女黛眉微蹩,望着远处绿衣蓝衣的一对恩爱佳人。

少女知晓,芜湫姑姑早已嫁人,甚至芜湫姑姑的女儿,比自己还年长个五十岁。但少女七十年来感受到了温暖,许多都来自于芜湫姑姑。因而,少女对这个夺走她芜湫姑姑,名义上的“便宜姑父”十分不喜。以至于在听闻北境太子独孤南岷将要来断崖谷将妻儿带回北境时,少女心中所想的,便是要见识见识这北境太子,顺便再找个令他无法反驳的借口将他轰出谷去,把芜湫姑姑永远留在断崖谷中。

少女小心翼翼地远观芜湫与独孤南岷时,灵术修为比少女要高深上许多的芜湫夫妇自是将少女所作所为不露痕迹地尽收眼底。

“芜湫,你那小侄女倒是有趣得紧啊。听闻,还打算将你给留在断崖谷中不归?”独孤南岷微眯着一双狭长的眸子。

芜湫没好气地剜了眼独孤南岷,“八姐的孩儿,你莫要打主意。再说,长居断崖谷照料灵儿,是我心中所想,与灵儿有何干系。”

“行行行,这与你的心肝宝贝儿无关。只是这对我抱有深厚敌意的小侄女,我委实好奇,芜湫娘子可别只顾着你心肝八姐的心肝宝贝,便忽略了你家相公啊。”

“我哪儿是光护着灵儿。”芜湫咂嘴,“明明是护着你的啊。灵儿是八姐放在心尖儿上的,你若是动了灵儿一根毫毛,我看你全身的毛就得被八姐给剃光!”

“老早便闻言灵狐一族新任族长幻灵乃不可多得的绝世人才,铁血手腕狠辣,且心智成熟,处世颇深。早有传言如今灵狐族妖界之最的位子,便是你那位好八姐一个拳头一个拳头给砸出来的。我想会会你八姐的能耐,可想了多年了。”

锦鲤池边。

少女托着下巴,茫然地望着池中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容。若是没了那道狰狞的疤痕,定会好看上许多的吧……少女这样淡淡地想着。

忽然,一颗石子投入池中,立时池中泛起层层波纹,少女在池中的面容变得混乱。

少女不满地回头瞥去,映入眼帘的是一袭蓝衣。

俊美的男子,一脸作死地挑眉看着少女。

好生熟悉的蓝衣啊……

少女如此想着。

“看背影就觉着定是个相貌平平的小娘子,不想与我所想竟是天差地别……在这众美云集的领狐族中竟能遇着如此奇葩,在下佩服,着实佩服……”独孤南岷开口就一番噼里啪啦的话语令少女心中那股火烧得愈发猛烈。只是少女控制情绪得当,并没有立刻发泄怒火,而是轻轻飘出一番话。

“阁下,好生作死。”

独孤南岷一番“你这丫头怎的脸皮那样厚想要拐了我家芜湫”的破口大骂就这样通通堵在了肚子里。

嗯,虽然无药可救了些,但好在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确作死找抽,及时停下了话。如此看来倒也勉强算是个有点儿脑子的人。

少女这样想着,起身挥袖便准备飘飘然地离开,又被独孤南岷一番语出惊人弄得无语至极。

“你可知我是谁?”略带挑衅的声音。

少女霸气回答:“我管你是谁。到了我灵狐族的领地上就得通通是缩头乌龟得看人脸色行事。”

独孤南岷默。这丫头,貌似跟芜湫所描述的乖乖女……略有些不同哈。

少女近日来十分郁闷。

因为她发现几日前锦鲤池边自觉作死的蓝衣男子便是自己传说中的芜湫姑父。此次前来,是要领回在断崖谷一直照料自己的芜湫姑姑的。

少女一度认为芜湫姑姑什么都好,就是在嫁人这件事上眼瞎了。

可不是么。世间好男儿如此之多,芜湫姑姑怎么就喜欢上了一个作死的二货嘞。

真是委屈了我家芜湫姑姑。

近日来,少女这样想着。

“嗯?是谁惹得我们家灵儿生气了?”见少女蹩眉,身后为少女梳妆的芜湫笑吟吟地开口道。

少女略带小怨妇气质地开口:“还不是姑姑,选了个作死的姑父。”

芜湫默。

她突然好想知道独孤南岷那个死人跟她家灵儿说了些什么!

见芜湫不说话,少女自言自语地数落起独孤南岷来,“姑姑,你哪儿哪儿都好,只是在姑父这一块儿完完全全被拉低了整体印象分嘛。首先,姑父又作死又找抽,这什么跳脱性子嘛;其次,睁眼瞎。明知道我娘是灵狐族族长,还敢挑衅问,我知道他是谁不?还有,这人长得不咋地,再看看姑姑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没人要,偏偏找了个像北境太子这样的人啊!”

芜湫继续默。

难怪灵儿大发抱怨。想当年她与独孤南岷初次相见,便因为此人的作死嫌人属性而控制不住自己情绪高昂的小拳头,直接把人给狠狠揍了一顿,硬是让他好几个月下不来床。

在灵儿这里印象不好,之后在八姐那里那更是提都别想提了。芜湫决心要让独孤南岷提高些印象分,便试图为独孤南岷洗白。

“灵儿,其实你姑父……”

“其实你姑父乃英俊潇洒帅到酷毙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年长多知聪明伶俐活泼可爱风度翩翩器宇不凡六界十大杰出青年更难得三岁习文七岁习武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晓鸡毛蒜皮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晓每逢外出行走常引美女回头帅哥跳楼其优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真乃人中龙凤旷世奇才!!!”还没等芜湫试着为独孤南岷洗白,人自己就一掀帘子进来还一连串儿不带喘气地把一大堆自恋的词儿给吐了出来。完了还骄傲地一瞥少女。

芜湫恨不能抱头痛哭。

她现在是真想离婚了,呜呜呜,灵儿你说得对,为毛我这么作死找了个这样的人呢!

少女淡定地给自家姑姑飞去一个“稍安勿躁,我有法儿治他”的眼神,再度轻飘飘地飘出一句话。

“阁下,真是越来越神经质了。”

不得不说独孤南岷的承受能力实在脆弱,不过轻飘飘一句话便能轻易使他炸毛。

这俩人的梁子,自此算是彻彻底底地结下了。

第六章 忆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