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悬崖

  “哎哟”走在前面的白小七不知踩了什么,脚底一滑,溜了出去。

“小八”李天沐提高声音,回头惊喊,黑小八闻声,踮脚踩踏,破空之势冲了出去,拖住了白小七。

“好,好身手。”李九还未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张嘴惊叹,跟上前去。一手撩开密竹荆棘,李天沐,白小七,黑小八并排站在路前。

“怎么了?”李九莫名,探头望前,李天沐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没有回答。

眼前云雾茫茫,似被一大团山云笼在其中,空气都在沁着水珠子,脚下是湿滑粘腻的水苔藓,难怪白小七一脚就滑了出去。

李九捡了块碎石,扬手扔了出去,没有回声。李九抬头看了一眼李天沐,神情凝重。

黑小八返回树林,抬了一块略大的石块,费力抛了出去,虫鸣鸟唱扔在,却依旧没有听到回响。

“被你说中了,”李九戳了戳黑小八,“真的是悬崖绝路。”

“不如你们牵住我,往下探视,看看是否有路可以爬下去?”白小七踌躇说着。

“无需多查,”李天沐望着一片白茫茫,冷笑道,“山上的镇子不见滴水,山下的崖谷却云雾缭绕,终日水汽弥漫,想也知道此非天生地势,况且这壁石久浸于云雾之中,生满苔藻,加上视野被阻,如何成为好的出路。”

“此路不通便另择他路么,”李九没什么挫败感,“想来你们也早有心理准备吧,这似乎也属于意料之中对不对?”

脑中的预计和眼前的现实给人的冲击力是不一样的,他纵然是预估过,也做过最坏的打算,然而真的来探查,便是带着希望,当这层微笑的希望破灭时,心中的失望少年还做不到完全掩盖。

“如若这么容易就被我们寻得出路,怎会如此两天都没人寻到我们,我们都是皇子不是吗?”李九扯扯李天沐的衣袖,他挺不喜欢哥哥们皱着眉头满心忧郁,“既然早就知道了,不过证实一下没有捷径么,又不损失什么,为何要不开心?”

有的事情,藏在心里是一回事,说出来,好像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九儿有颗玲珑心,”李天沐蹲下来,捏了捏李九的脸,“说得对,我们本就没觉得能在这儿寻到出口,何苦不快,另寻他路便可。”起码他进一步证实了,这一切,都是有人,有能人故意为之,如此苦心积虑,呵。

“那便向方案二行进!”李九朝林中跑去,笔直的举起胳膊,超前划去,“出发!”

一面是悬崖,那紧挨着山体那一面,除了被毁的积石口,倾泻的瀑布,也许还会有办法走进山中吧。

“走吧,”李天沐跟了上去,“此次就是真的深入瘴气林了,千万小心。”

竹林分道,一边是松软的土地密实的藤蔓灌丛,一边却是雾气腾腾长满荆棘苔藓的沼地。

李天沐走在最前,拿木叉探着路,脚下皆是腐叶厚土,踩下去不甚真切;白小七紧随其后,睁大眼睛仔细辨别的方位。黑小八牵着李九,拿木棍扫开眼前的枝叶刺条,亦步亦趋小心翼翼。

视野越来越差,这林中的雾气似浓得掐出水,遮蔽了双眼。“别走丢了,踩着脚印过来。”李天沐喊了一声,不在前行,原地等着,他已经看不到后面的黑小八和李九了。

“好。”黑小八应了一声,牵着李九的手紧了紧,继续朝前走着。

李九现在全身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走路上,他人小腿短,随时一脚踩下去便半个腿陷到里枯叶腐土中,要不是黑小八时刻照应着把他提出来,估计现在也就刚走出竹林吧,他苦着一张脸,费劲的挪动着。

“前方雾气将愈发浓厚,”李天沐回头,不再前行,指着一块大黑石,“在此处小息片刻,稍作休整再出发也不迟。”

李九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吃蛋不?”摊出手掌,卧了几枚野鸡蛋。

望着一脸献宝的李九,李天沐眉头跳了跳,爆出几根青筋,感觉一肚子火不知道如何发。

“你们两个走那么慢是去掏蛋了?”白小七倒是不客气的取了一枚,磕了个口子,小口吸着。生蛋有点腥气,味道不怎么样,不过确实有点饿了,需要补充体力。

“腿卡在一棵树下面的时候看到的,树洞里有个窝,八哥就把蛋都取了出来。”李九丢了一个蛋给黑小八。

“当时卡到了大腿,我眼睛多尖,这种时候还能看到树洞里的蛋!”扯了扯李天沐,李九抬高了手,示意赶紧拿。

“可有伤到,”李天沐取过蛋,盯着李九挂满泥水的裤腿,他发现,这个孩子总有一种让他怒从中来又无奈哑火的本事。

“没事的,”磕开鸡蛋嗦着蛋清,李九伸伸腿,毫不在意。“八哥哥力气大,功夫好,就可怜了那野鸡妈妈,回来够气了。”

“吃也是你,可怜也是你,既然做了无谓假惺惺。”李天沐不喜这腥味,一口喝掉,将蛋壳扔一边。

“感叹一下而已,民以食为天,并非果腹才懂怜悯,只是食饱才能怜悯。”李九拍拍手,也将蛋壳丢掉。“食物如果取为食用,即是物尽其用,虽然残忍也是事实,不滥杀无辜便可。”

“你道理倒是多,”李天沐愣了一瞬,冷笑,“吃过了就走吧。”人生来本就罪恶,小九儿其实说得对,是他琐事想太杂,总想做个圣人,做个无懈可击,何苦?所有事情都端在心中,无解也无用。

依旧是李天沐探路,白小七探查,李九黑小八紧随其后。

“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安静了?”李九忽然奇怪,抓紧了黑小八的手。

“早在休息的时候我便发现了,”白小七跺跺脚,震落几片枯叶,“这林子湿气太重,鸟儿飞得困难,许是这个原因。”

“不应该啊。”李九轻声念叨,总觉得不太对劲,却说不大出来。

手上力道一重,李九被生生拉回了思绪,“八哥怎么了?”身旁的黑小八黑着脸,满眼痛色,半跪在地上。

“八哥?八哥?”李九开始惊慌,蹲跪下去盯着黑小八的腿。回头便要唤李天沐他们。

“无妨的,”黑小八脱下小靴,“踩了跟木棘刺进脚心,拔出来便好。”

小八本来就不太干净的布袜染了几分红色,回头看了看雾中不太真切的影子,他们应该还未走远。

“八哥,你忍忍痛哦,我帮你拔出来,”李九咬着嘴唇,握了握拳头。

“小伤而已,无需紧张,拔出来我们赶紧追上去。”黑小八摸摸李九的脑袋。

李九凑过去,准备好了施展一招快准狠,一举成事。手指碰到了木棘,又缩了回来。

“这木刺上有倒勾。”李九咬破了嘴唇,沉吟对策。“扎入了几分?若是太深,倒刺拔出来恐怕会止不住血。”

“半寸左右,”黑小八将袜子取下,从内衬撕了一根布条,“你拔出来便是,用带子锁住,不难止血。”

“还是太危险了,”李九接过布条,捆住了黑小八的小腿。

“我自小于军中习武练兵,这种小伤痛还不至于放在眼里。”黑小八掏出匕首,“我将伤口略微化开,你看准时机将木刺拔出。”

“我来吧,”李九取过匕首,面容严肃起来,“还有什么药?”

“金疮止血蛇毒药都有,”看着小白面团满脸认真,黑小八觉得有点好笑,又不忍说他,“要哪个?”

“哪个是止血的?哪个是金疮药?”

“红瓶止血,黄瓶金疮。”

“好,你不要怕痛哦,很快的,你要死死的把伤口周围压住,不要让血涌出来,我划开伤口时,顺势取出木刺,倒上止血粉,你再轻轻的慢慢的松手。”李九不自觉带着哄孩子的语气。“然后我会松开止血的布条,如果血不再渗出来,再补些金疮粉,我帮你包扎。”

“若是没止住血,”李九又皱了皱眉头,“就要重新捆紧止血带,直到止血药生效为止。”

“好。”黑小八眉眼带着柔和,轻声应着,小九儿,你若不是那太子,我们是否早就是好兄弟。

第16章 悬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