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一百万

  苏国强悠悠转醒,感觉面部有异样,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包裹住,有点透不过气。

“咳。”苏国强发出闷哼,胸腔传来剧烈的疼痛,他侧过身子缓和辛苦,慢慢回忆起晕倒前的一幕。

突地怒上心头,“啐!”,苏国强往雪白的床单上吐出带血的沫子,陆响,你也就这点能耐!二十年前你靠家里的权势称王称霸,二十年后你还是靠着这些权势逼人,就算其他人会臣服于你,我也不会!

这时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把他打到昏死的陆响!

陆响看着目露凶光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的苏国强,心上一沉,看来这事儿不好办了。

苏国强斜吊着眼睛,不屑地看着来人,“怎么?没打够,要继续吗?”

“反正我这种市井小人皮糙肉厚,挨打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陆董事长要是没打够,就接着来。您的地位怕是很多人上赶着给您打也没这个机会,我今天倒是荣幸了。”

说完自顾自地冷笑起来。

陆响的眉心皱成川字,“你和薛慧琳有个女儿?”

苏国强一愣,面色阴沉,“你什么意思?”

陆响站在窗边,夜色已沉,“苏国强,没想到如今的你,竟已丧心病狂到要卖自己女儿。”

苏国强眼珠子骨碌碌转,周海平的事果然是他插的手,只是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又是怎么和那个贱蹄子认识的?不行,我要小心说话,不能莽撞。

“哼,我怎样对自己的女儿,好像关不着陆董事长的事吧。”

“你的女儿如何,的确不关我的事。但是,我的儿子如何,我就管得着了。”陆响回身,眼神锐利,“你和薛慧琳的杂种,到是和薛慧琳一个德行,小小年纪不学好,把那女人勾人的本事学了十成十。这勾搭来勾搭去,竟勾搭到我儿子的身上。你以为,我会置之不理吗?”

原来那贱蹄子和他儿子搞在一块。

“二十万!”陆翔眯着眼睛,“苏国强,你现在不是很缺钱吗?周海平的事还没解决吧。他什么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吃人不吐骨头,要是这笔账你还不了,怕是不出几天,你就会从这个世上不声不响地消失。”

“一百万!”苏国强露出贱兮兮的笑容,竖起一根手指,长期被劣质香烟熏黄的右手食指。

“堂堂珑耀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身价怎么会只值二十万,那不是贬低了小少爷的身份吗?只要有一百万,我立马搬家,那苏清扬也就没有机会出现在你儿子面前。”

陆响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本和钢笔,唰唰几下填好,甩到床上,“这是一百万。遵守好你的诺言,否则,不仅周海平那儿你不好交代,我这儿你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苏国强两指夹起支票,看着上面的金额眼里露出精光,“嘿嘿,大集团的老板果然出手就是慷慨。”

掀开被子下了床,苏国强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脸上却是得意的笑,“你放心,有了这一百万,我绝对消失在你们面前,当然,带着你不想看到的人,无论是薛慧琳还是苏清扬。”

说完,苏国强一瘸一拐离开,身影即将消失在门口时,陆响突然出声:“我从来不后悔我当年的选择。”

苏国强僵住。

“当年和你做朋友是认真的,后来对付你也是认真的。”陆响紧了紧口袋里的拳头。

苏国强眨了眨眼睛,强扯出一丝苦笑,“我也从来不后悔我的选择。无论是当年还是今天。”说完,迅速离开,身影狼狈而又虚弱。

转眼已过二十载,往事却如昨。哪个男子青春年少时不是怀揣着意气风发的梦,恨不能左手执烈酒,右手举宝剑,与兄弟们耍他个天、翻、地、覆,喝他个一醉方休,方尽胸中豪气。

可谁能料到旦夕惊变,烈酒下的诺言失了真,宝剑下的真情变了质,最后谁都不再是那个热血的少年。

不,那个于生命最灿烂的时光绚烂死去的人,还是那个拥有温暖微笑,干净气息的少年,恍然已分辨不出上苍对他是凉薄还是宽厚,让他如此年轻就死去,却让他又在如此美丽的年纪死去,以至于任何认识他的人再忆起他的模样,都是这样的美好。

我始终是老了啊。

陆响觉得自己疲惫的厉害。这二十年来第一次这么疲惫。

苏国强从陆家出来后很快就回了家。回到家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苏国强先把支票藏在床头的床垫下,想了想后,又拿出支票打开衣柜,翻找出自己唯一的一件夹袄,拉开夹袄里层的一层拉链,把支票放在里面,小心地拉上拉链后,才把夹袄放回原来的位置,又把所有的东西归置得像是从来没碰过似的。

做完这一切,苏国强躺在床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发愣,突然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而后渐渐笑出声,到最后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

陆响啊陆响,想不到你聪明了一辈子,却也有你犯糊涂的时候。

哈哈哈,你们这些有钱人,不是以为钱是万能的嘛,我们这些穷人就该被你们玩的团团转,逃不出你们的手心。可是陆响,我绝不会让你称心如意。你不是一直以为瞧不起我嘛,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正想着,大门传来动静。

苏国强立马支棱起耳朵。

“哎呀,死鬼,你轻点,弄、疼我了!”

“你不是最爱我粗、暴嘛!口是心非的女人!”

“这还在门口呢,小心给人看见!”

“我等不及了,快,快点、脱了。妈的,你这内衣怎么这么难脱!”一男一女的窃窃私语,还不时夹杂着把东西碰撞倒地的声音。

突地,女的停下了动作,“等,等一下!”

“怎么了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男的扯、着自己的皮带。

女的涂满豆蔻的指甲一下子握住男的手,“别动!”

“我家那个好像回来了!”薛慧琳看着玄关处的鞋,紧张道。

男的急的涨成猪肝色的脸变得刷白,“你,你不是说,他不会回来的吗?”

薛慧琳赶紧捂住他的嘴,“你小声点!”

“生怕他听不见是吧?”话一出口,薛慧琳很快意识到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缓和了语气,小声娇嗔道,“我哪知道他会突然回来啊!哎呀,反正今天是不行了!改天吧,嗯?”

“妈蛋!”男人狠狠揪、了薛慧琳的屁、股一下,不解气似的又掐、了、掐、她的腰,“把我胃口吊上来又放着不管!你这臭、婊、子!”

薛慧琳忍着疼痛继续示弱,“哎哟,这次是我错,下次我绝对好好补偿你,我保证,下次你要什么姿、势都行!”

“你说的啊,可不能反悔!”

“你放心!绝对不会反悔的。”

男的在薛慧琳红得要滴血的嘴上狠狠亲、了一口,把皮带重新系好,恋恋不舍地离开。

薛慧琳把门关好,赶紧重新整理了下衣服,生怕被看出端倪。确定无误后,一转身,就看到苏国强靠在房门口。

一副被惊吓的模样,薛慧琳用尖细的嗓子喊道:“要死啦!一声不吭的杵在那里是要吓死谁!”

苏国强满脸嫌恶地看着薛慧琳老态尽显却又用厚厚的脂粉盖住的脸,“臭婊子!”

薛慧琳冷笑,扭着腰身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我是婊、子,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连自己的妻儿都养不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苏国强玩味地看着薛慧琳尖酸刻薄的脸,她的讽刺全然没落进自己的心上。

“你说,要是符宇晨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怎么想?”

薛慧琳的冷笑僵在脸上,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冻结。

若是仔细看,薛慧琳的手已经不自觉地在颤抖,脸上的肌肉也在颤动。

突地,操起桌上的烟灰缸向苏国强砸去,“操你妈的,苏国强,你今天吃屎了是吧!”

路末途穷
退稿了n遍,说我有低俗的内容……我……已经很含蓄了好么! 生气!

第三十三章 一百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