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遥远回忆

  陆响想,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符宇晨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他的身体像条抛物线,从空中划过,重力加速度让他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陆响的物理学的不好,他不知道水平速度和垂直速度是多少,不知道身体砸在地上的冲量有多大,一切发生得迅速而又措手不及。那个场景在陆响眼中被放缓地就像个慢镜头,他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飘零在空中,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摔砸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陆响脑子一片空白,身体机械的像个木头人,他动一步,踉跄一下。

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心头,陆响颤抖着身体,他不敢上前,他害怕面对他接受不了的结果。

他终于踉踉跄跄,连跑带摔地到了符宇晨面前。看着符宇晨浑身是血地躺在污浊的地上,不复平时的干净清爽,陆响的心一下子抽痛得厉害。

“符宇晨,符宇晨!你怎么样?”陆响想把他扶起,却又什么都不敢动,他不知道宇晨到底伤在了哪里?内伤?外伤?骨折了吗?他怕他的莽撞使符宇晨伤上加伤。

可他身上好多血,陆响想把伤口堵住,不让血再流,可他连伤口都找不到在哪儿。他觉得这该死的血仿佛是凭空而来的,扑洒在符宇晨的身上,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人身上是能储存那么多的血,血流成河的模样像是要把身上的血都流尽了似的。

“符宇晨,你不要怕,我带你去医院。你不要怕,我带你去医院。”陆响呢喃着,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他不要他死,死是什么?就意味着今生再也见不到他了。陆响不能接受,这是个一想到就心痛的要死的可能。

“你他妈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陆响对着肇事司机吼道,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吼声中带着哭音。

肇事司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被眼前红色一片的场景吓得不行,几次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得,最后才拨打了医院的电话。

陆响咧着嘴,“符宇晨,你别怕,救护车很快就来,你别睡,你看着我!”

符宇晨觉得身上好痛,痛的要死了才好。可是耳边聒噪而又熟悉的声音让他无法放心离去,他费力睁开眼,想看看是谁。

“小响……”嘶哑的声音连自己也吓一跳,同时说一句话的辛苦也让他要喘上几口气才能舒缓。

“我在!我在这儿!”陆响一向反感符宇晨叫自己“小响”,自己在学校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他在外人面前一叫,威风顿时杀了不少。因为这个,他没少和符宇晨争辩,让他把对自己小时候的叫法给改了,可符宇晨每次都是笑呵呵地答应,一转头又叫上了“小响”。

可如今这声小响,是他今生听到过的喊他名字最动听的声音了。如果符宇晨能完好无损,什么事都没有,他愿意让他天天这样叫他。他一点意见都不会再有。可是,可是……

“别哭,我没事……”符宇晨从来没看过陆响掉眼泪,就连被陆叔叔揍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陆响也没哭过。

“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陆响看着符宇晨每说一句话,嘴里就有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害怕得声音都在发颤,“你别说话了,救护车很快就来。”

符宇晨看着陆响,突然想笑,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还是以前陆响偷陆叔叔的钱被发现时,他会出现的状态。而现在的陆响已经成长得天不怕地不怕,陆叔叔的拳脚早已镇不住他了。所以他也无需再慌张,他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那现在他的慌张,是因为他在害怕吗?害怕什么?害怕自己就这样死去吗?

符宇晨突然又很想哭。

“小响,以后,以后不要,再惹陆叔叔……生气了。”符宇晨了解他,他就是浑了点,心地不坏,人又聪明,总有一天陆叔叔是要把公司交给他的。陆叔叔一直盼着他能收心学点本事。

“现在不要说这些,我不想听。你要说就等你好了再说给我听。”陆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眼泪了,因为眼前模糊的已经看不清符宇晨的脸。

符宇晨觉得好辛苦,他拼尽最后的气力,搭上陆响的手,陆响立即反手握住他的。

“小响,好好,好好照顾自己……”好累啊,好累。符宇晨想闭上自己的眼睛。

“符宇晨!你不准死,你要是死了,我不会放过薛慧琳!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我一定让她给你陪葬!”陆响疯狂了,他要留住符宇晨,无论用什么方法,威逼利诱也好,恐吓威胁也好,只要他不死,要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他知道符宇晨最爱的是薛慧琳,他一定不舍得薛慧琳受苦。

果然,符宇晨听到薛慧琳的名字又挣扎着睁开眼睛,“不关,不关她的事……”

符宇晨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答,答应我,别,别碰她……”大口大口的鲜血突然喷涌而出,红得发黑,灌满了符宇晨的口鼻,符宇晨突然瞪大眼睛,深深地看了陆响最后一眼,而后缓缓闭上。

“符宇晨!符宇晨!”陆响终于抱住了他,发出仰天长啸,犹如猿鸣。

我求求你,你不要死。

我知道我以前浑,总是要你帮我收拾烂摊子,以后我都不会了,我听你的,再也不泡吧了,再也不打架了,再也不惹事了。符宇晨,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死了我就没有朋友了啊!

陆响抱着符宇晨久久跪在街边,人群把他们围了一圈又一圈,黄昏把他们的影子拉得瘦长,陆响满眼的红,满眼的泪,夕阳的余晖把他眼中的光景折射的斑驳淋漓。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连救护车的声音也进不了耳,“咿唔咿唔”,像是从天边来的声音,遥远悠长。

他连什么时候被人拉开的也没了知觉,只知道最后符宇晨一点一点脱离自己的怀抱,心像被刀拉了个大口子,疼痛难忍。

符宇晨,现在的我,已经变了一个人。我再没打过架,哦,今天算是你走后的第一次,还是为了你,你应该不会不高兴吧。虽然出手有点重,但我无法容忍有人侮辱你。

符宇晨,老爷子把珑耀给了我,这二十年来我都打理得很好,老爷子告诉我,原来当年你就和他说过我是块经商的料,没想到你的眼光这么好。

符宇晨,你说当年别动薛慧琳,我答应你了,所以即使我恨她我也放了她一马。我知道她是你最爱的女人,可她不检点,你一走,她就嫁给了苏国强,我替你不值。不过还好,她过得一点都不好。

符宇晨,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这三十年来我再没和人说过知心话了。他们说,成功者不需要朋友,我就真的一个朋友也没有。

符宇晨,有句话我藏在心里三十年,我不敢说,不能说。后来想说,你却再也听不到了。这个残酷的世界,曾因为你才变得温柔,从你走后它又对我张牙舞爪了。

符宇晨,

符宇晨,

我想你了。

陆响站在落地窗前,敛去了一身锋芒,花白的鬓角,略显疲态的面容,不再挺拔如松的身姿,都在说着一个赤裸裸的事实,韶华易逝,昔人不再。

夕阳西下,突然地,陆响哭得像个孩子,一如当年那个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少年,旧日的时光重叠在身,竟恍惚地不能自已。

路末途穷
多多收藏啊!跪求,呜呜呜

第三十一章 遥远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