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告别

  苏清扬看了看手上的表,五点。昨晚就和刘奶奶打了招呼今天要凌晨离开,所以不用再回刘奶奶家打扰她。尽管刘奶奶万般不舍,甚至一把年纪的人还在她的面前抹眼泪,她也于心不忍,但无可奈何。

想到刘奶奶这一生未嫁,老了在这乡下孤苦无依,一人为伴,苏清扬的心更是难受。一路心情抑郁,胡思乱想地来到了公路。远远地,就看到了他挺拔的身影,单手插着裤袋,肩上跨个包。初生太阳的光芒迎面投射过来,苏清扬忍不住眯缝着眼看那身影。

突然,那身影像是有感应似的,愣了一下转过身来。

山里的清晨带着露水刚退去的清凉,山间的风徐徐吹来,苏清扬想,自己一定又被阳光晃晕了眼吧。清秀俊朗的轮廓,微扬的嘴角,眼睛里都是细碎的笑意,他只是静静地站着,却让人升起了无限的温暖。就像……就像一直在等待她的,命中的angel。

后来有人问她,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她想了很久,如果非要说出一个具体的时刻的话,那么就是此时此刻了吧。

车上。两人并排坐着。

苏清扬默默地看着车窗外,耳根有着可疑的红。

苏清扬觉得自己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怎么盯着他看到痴迷的地步,如果不是他跑到面前叫醒自己,自己还指不定要在原地呆立到多久呢。想到清醒时陆云起那一脸得意的笑容,苏清扬真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一旁的陆云起可不同苏清扬复杂的心思,反倒是雀跃地想唱歌,歌颂歌颂这美妙的早晨。

陆云起在背包里费力的掏啊掏,终于掏出了一个装着东西的塑料袋。

“这是刘奶奶做的早餐,吃吧。”陆云起把用塑料袋装好的据刘奶奶说是一个名叫“糍粑”的乡下吃食塞到了苏清扬的手中。

苏清扬这下顾不上尴尬,惊讶地问道:“刘奶奶做的?她起床了?”

“你去祭拜的时候,刘奶奶起床到厨房做的。说是怕我们在路上饿了。”

拿着还热乎的糍粑,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想着刘奶奶拖着蹒跚的身子天还没亮就在厨房忙乎,苏清扬的泪腺又要忍不住了。

“你不吃吗?”

“我已经吃过了,这是带给你吃的。”

苏清扬看着白糖在糍粑上融化的模样,轻轻的咬了一口,软软的糯糯的,还是熟悉的味道。

窗外是连绵起伏的山,远远地被车子甩在了后面,像是与儿时的记忆渐行渐远。苏清扬的脸倒映在车窗上,影影绰绰。

刘奶奶,您一定要长命百岁。

巴士到了D城市中心的时候七点还不到。陆云起和苏清扬俩人站在汽车站的门口。

“我打电话让张叔送我们去学校吧。”陆云起出声道。

“我不去学校。”

“那……先让张叔送你回家。反正时间还早。”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我先走了。”苏清扬欲转身。

“等一下。”陆云起喊住了她欲走的步伐,动作麻利地解下书包,伸手掏东西。末了,拿出用塑料袋装好的纱布和药递给她。

“伤口不要沾水。药两天换一次。”

“谢谢。”苏清扬接过,补充一句,“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

陆云起本想说不用了,犹豫了下说了声:“好。”

苏清扬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去了最近的公交站。

陆云起看着她上了公交车后,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张叔,来汽车站接我。”

苏清扬回到家,所有人还在睡梦中。只听到苏国强的呼噜震天响,一声短促一声长。

家中的一切和昨天离开时的一模一样,还是一片狼藉,苏清扬把玄关处的书包捡起来。悄悄地进了自己的房间,从里面把房门锁上。

一股气把自己栽进那狭窄的单人床上,闷头放空,什么都不想再想。

可是事与愿违。“咚咚咚!”短促而有力的敲门声。

苏清扬腾地从床上站起来,心也悬到了嗓子眼儿。

“谁?”试探问出声。

不回答,是更大的敲门声。不,已经不能说是“敲”,是捶了。

这动静要是再大点,睡着的人就该醒了。苏清扬赶紧跑去开门。

门锁刚一解开,门就从外面推了进来。如果不是苏清扬避闪的及时,门就要撞上头。

苏清扬定睛一看,是苏恒。

“你干嘛?”警惕地看他,眼神里的排斥毫不掩饰。她知道他不学好,已经是社会上混的人。好几次在街上看到他和一群打扮得流里流气的人在一块,她都选择了绕道而行。

对着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亲弟弟,苏清扬说不出什么感觉。她记得他小时候很可爱,会跟在她的身后甜甜的喊她姐姐。可自从他上了初中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抽烟,打架,偷窃,抢劫,常常夜不归宿,即使苏国强拿着擀面杖追着打他到擀面杖折断,也没能让他改好。最后放弃只能随他而去,现在就算他死在外面怕是苏国强和薛慧林也无动于衷吧。

苏清扬想过自己是不是要拿出一个做姐姐的样子,在他在外面兴风作浪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狠狠地教育他一顿,把他领回家。

可是一次薛慧林因打麻将输了钱,为了撒气把她摁倒在地上又踢又踹,等薛慧林消气了离开,她想站起来回房间。这时苏恒出现在他身边冷冷的说了一句:“废物。”从那以后,每次苏恒看到她挨打,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鄙夷轻蔑,那副样子就像是嘲笑她的无能。苏清扬的心凉了。

一个感受不到爱的人怎么可能给予别人爱呢?哪怕我曾有一闪而过的念头,可当我意识到原来我自己也是一副空荡荡的躯壳,我是怎么掏啊掏,也无法从这副身躯掏出所谓的爱和包容。

苏恒没有马上回答苏清扬的问题。他睁着惺忪的眼睛上下打量了苏清扬一番,视线停留在包扎好的左手上,眼神突然变得深不可测。

苏清扬下意识把手往身后藏了藏,对于她来说,苏恒也是一个不安定的炸弹。

苏恒毫不在意苏清扬躲避他的举动,从身后拿出一瓶装着红黑色液体的透明玻璃瓶,扬手一扔扔在了她的床上。随后转身离开。

苏清扬想叫住他,转头看了看床上的玻璃瓶。伸手拿起来,神色一下子变得复杂。

握着药酒瓶的手不自觉收紧。小恒……你,是在关心我吗?

路末途穷
要是有留言就好了,唉

第十四章 告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