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祭拜奶奶

  苏清扬用最快的速度到厨房打水准备梳洗自己一番。突然看到那摆设整齐的碗筷,想起昨晚对陆云起说的那些话,忍不住走到挂在墙上的镜子前,端视起自己,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的唇,俗气的学生头。一切都是那么普通平凡。你凭什么来吸引一个这么优秀出众的人?

苏清扬默默地回到了水盆旁,特殊时期,只能用一只手洗脸。弄湿毛巾还好,可是拧干就有难度了。苏清扬只得把毛巾撰在手里,一点一点的挤压水。

“我来帮你吧。”门口突然传来男声。

苏清扬惊讶转头,好吧,其实不用太讶异,这里的男性只有他一人。

陆云起走了进来,轻轻的接过毛巾,在水里来回搓洗,拧干,摊开,递到她的手上。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苏清扬脸红嗫嚅道:“谢,谢谢。”

在她擦了脸后,陆云起接过毛巾又清洗毛巾,再递回给她。动作重复了两遍,确定苏清扬清洗好后,陆云起才端起水盆将盆里的水泼掉,而后重新接过一盆水清洗起自己来。

苏清扬想问他怎么会这么早起,可是昨晚的事让她尴尬地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在陆云起打理完自己后,他先开了口:“我帮你先把药换了。”

“呃?”苏清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即意识到他是要帮自己的手换药。

陆云起转身回了自己睡觉的房间,不一会儿拎着书包走了出来。

苏清扬自觉地在墙边的矮凳子上坐下,低着头看着自己受伤的左手。

陆云起也在旁边的矮凳子上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伤药,轻柔的开始给她拆纱布换药。

苏清扬盯着他灵活修长的手,熟练地小心地避开她的伤口拆下纱布。忍不住想,这样一双手,以后会牵起怎样的女生?

悄悄地抬起眼眸,依然是俊逸的容颜,只是有些憔悴,平时勾人的嘴角不再上扬,好看的眉也轻皱起来,配上他的动作,倒不像包扎,像是在处理一件棘手的事。

“我答应你说的”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

苏清扬愣了,疑惑的瞪大眼睛看他。

陆云起头也没抬:“你昨天说的,希望……我们以后再无交集……昨晚我想了很久,意识到我的出现给你带来了负担。过往的事我无力改变,但这并不能成为我毫无责任的借口。对你来说,不再打扰是最好的局面。那么就如你所愿,今天过后我会退出你的世界,还你清净。”说完最后一句话,陆云起在她的手腕上打了一个小巧的蝴蝶结。

苏清扬呆呆的看着手腕上的蝴蝶结,似乎还残留了他指尖的温度。

睫毛闪烁,像是许久没说话那样,嗓子喑哑出声:“等会儿……五点半的巴士,你先去公路上等,我祭拜完奶奶后来找你。路你还记得怎么走吧?”

低沉回应了一声“记得”后,陆云起收拾好东西回了房间。

苏清扬默默看他挺拔消瘦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呆了会儿,抬腿离开。

在她转身时,原本空荡荡的房间门口出现一个身影,静静地凝视着她离开,而后久久不动。

循着儿时的记忆,苏清扬慢慢找到了奶奶的墓地。其实不远,就在苏宅后面那座山的山脚下。

十年未见,原以为墓地会被杂草覆盖,不见踪影。还好,虽有杂草却也不至于认不出墓地的样子,想来应该是有人清理过。

已经没有什么亲戚在这,那两个人也不太可能回来过,应该是刘奶奶清理的吧。苏清扬心里对刘奶奶的感激又多了一分。

苏清扬轻轻走上前,在墓地前蹲下身子,看着墓碑上奶奶的生辰卒年,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突然就哽咽了,浓浓的委屈让她一下子变成那个会撒娇的孩子:“奶奶,我是陶陶,我来看您了。那么久才来看您,您会生我的气吗?一定不会的,您是那么疼我,怎么舍得生我的气。奶奶……我好想您再疼疼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人疼过了。我好想您,好想您再抱抱我。”泪水拼命的往下掉,模糊了她的视线,好像要把这些年该掉的泪水一次性掉完。

“奶奶。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已经要撑不住了,我好难过,您带我走吧……”苏清扬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绞住了,胸腔里的空气也不足,大口大口的吸气,狠狠地用力地哭一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清扬觉得自己体内的水分都要流尽了,眼睛哭的已经浮肿,再也掉不出一滴泪。冷静下来的她只是出神地盯着碑上的红漆字。

等到她意识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慢慢地站起身,因蹲了太久,站起来还有点儿发晕,赶紧借着墓碑撑住了身子才没有栽下去。

临走前的最后一眼,苏清扬哑着嗓子说:“奶奶……我要走了。我还会来看您的。”

苏清扬不知道前路还会遇到什么,她知道哭泣没有用。她只是想和那个曾经最疼她的人撒撒娇。突然想到“命如草芥”,苏清扬可笑的发现这个词真是太贴切自己。她什么都反抗不了,只能被命运轻贱捉弄。她觉得自己就像陷进泥沼里,谁也带她不出,只能一点一点地被黑暗吞噬。

路末途穷
我要证明我的坑品是极好的!

第十三章 祭拜奶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