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谁欠了谁

  临走之前,留下话:“琬杭,她就拜托你了。”十六岁的他,第一次在她的面前神色凝重,眉宇间像是有什么呼之欲出。后来李琬杭才醒悟,那是长大的迹象。

男孩向来比女孩成熟的晚。即便如此,男孩也会有成熟的一天。李琬杭明白,陆云起的这一天来了。她看着飞向天际的飞机,觉得这一夜就像个扑朔迷离的梦,心里空落落的。

这两年李琬杭作为班长,的确借公务之便,打听了苏清扬的许多事。她有一个嗜酒如命的父亲和一个好赌成性的母亲,还有一个早就辍学现今成了混社会的弟弟。她一年四季穿着长袖长裤,上衣领子一定会系的一丝不苟。李琬杭知道,那是她在掩盖自己身上被虐打出来的伤痕。其实不难发现,掩盖得再好也会有蛛丝马迹,举手投足间难免露出伤痕。班上的同学肯定也不止她一人发现,只是苏清扬沉默寡言,从不与人往来,所以自然没人会在意她。高中学习紧张,现在又是人人自危的时候,况且谁都会有难言之隐,何必自找麻烦。

李琬杭这两年暗着对陆云起传了许多苏清扬的消息。越是深入了解,就让李琬杭对苏清扬越发感到心疼。她也曾试着接近苏清扬,可苏清扬就像是一潭死水,石头落进去也听不见声响。苏清扬总是与人保持着固有的距离,对来自她的好意也是腼腆着拒绝。李琬杭着实无奈。

从一开始打电话给陆云起汇报她的情况,感知到他的紧张和焦急,到后来电话那头的沉默,李琬杭慢慢地意识到,这个她自小相识的男孩在逐渐为了另一个人改变。

当被通知他要回国定居,她真的很高兴。可同时比谁都清楚不过,他是为了谁回来。

李琬杭坐在沙发上,看着陆云起的侧颜。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吧,对陆云起的颜值视觉疲劳了,并未在心里真正意识到他的俊美。如今细细琢磨,突地觉得现今娱乐圈的那些当红小鲜肉与他相比,都要逊上一筹。

盯得正出神,就看到陆云起一张一合的嘴唇,耳边也传来他的声音:“我不知道她因为我受了那些苦。”

她?李琬杭突然笑了,轻轻说:“你还记得你曾说过,要在我家门前为我种上一棵枣树吗?”

陆云起一愣,睁开眼,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笑意盈盈,泪眼闪烁。

---------------------------------------------------------------------

陆云起盯着前面空无一人的座位,再抬眼看看相距三排的前方空座位,心下烦躁。

苏清扬和李琬杭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

那天李琬杭突然红了眼眶从他家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与他联系。他不是没找过她,只是当去到她家时,他连人家家门还没入,李伯父李伯母就推说她生病了,不方便见人,把他婉言请了出来。他了然,哪是不方便见人,分明是她不想见他。

这么多年来,李琬杭从来没在他面前哭过。那天看她眼眶红红,一副含泪要哭的样子。陆云起有点慌乱,不就是一颗枣树吗,怎么就弄到要掉眼泪的地步。临出门前她怨恨的那句“陆云起,我讨厌死你了!”着实是让他心惊。看来她果真是生气了,可明明平时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究竟是怎么了?

再想想苏清扬这个让他放心不下的人对他下了“再无交集”的通牒,他纳闷起自己近来走了什么运,如今两边都里外不是人。心乱如麻中,下课铃响了。

陆云起推开凳子站起身,踱步向门外走去,烦躁地只想吹吹风。

“嗡嗡嗡——”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他伸手掏出,一看,陆响,接起放在耳边。

“喂。儿子,下课了吗?”那头陆响的声音颇是开心。

“嗯,刚下。爸,找我有事吗?”走廊的人甚少,现在高三,同学们连课余时间都抓紧一分一秒扑在学习上。对陆云起来说,甚不适应。

“这不周五了吗。晚上我让小余来接你去酒店吃饭。我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一家人?陆云起心里泛起了膈应,但忍着没出声,这事他不想现在和父亲争论。

“好。不过不用余叔来接我。你说地点,我让张叔送我过去就行。”余叔是陆响的专属司机,已经在他身边干了十五年,陆响对他及其信任,出行一定都会让余叔跟随。陆云起想还是让余叔留在陆响身边比较方便,况且他已经习惯了张叔的接送。

“行。我到时候把地点发给小张,让他送你过来。嗯,你先上课吧。我们晚上见。”

“嗯好,晚上见。”

傍晚校门口总是有络绎不绝的车辆,加上又是星期五,来接孩子的家长就更多了。所以张叔一早就站在校门口等候陆云起,等他一出来,就领着他到车子停放的地方。

陆云起坐进后座。开口道:“张叔。我爸把地址发给你了吗?”

“是的,少爷。陆总让我把您载到君御酒店,这个时候他和陆太太已经在那里等着您了。”张叔边发动汽车,边瞄向后视镜。这几天少爷一直愁眉不展,今晚和陆总的聚餐不知能不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

“嗯。我先眯一会儿,到了你叫醒我。”陆云起闭上眼,很快就没了动静。

张叔见此把车开得更平稳,意图让少爷睡得更好些。

路末途穷
跪求收藏……

第十八章 谁欠了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