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梦境

  小时候的夏日里,奶奶常对苏清扬讲一个故事,每次她耍赖不午睡,奶奶就会让她躺在竹席上,手里摇着蒲扇,眯着眼开始娓娓道来这个故事。尽管故事听了很多遍,但这一招屡试不爽,无论苏清扬多皮多闹腾,都会在奶奶温和的嗓音和故事的动人情节中酣然入睡。苏清扬依稀记得夏日午后刺眼的阳光被隔在玻璃窗外晕成白光一片,周身时不时传来的凉风,还有迷迷蒙蒙中奶奶抚摸她的头笑得一脸慈祥的样子。

故事说民、国时期有个大地主,生了个儿子俊美无比,聪颖过人,从小就被当成家族里的宝贝供着。地主非常自豪自己能有个一表人才的儿子,打算等他长大后将自己的家业给他继承。这个地主儿子也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的人生就像他老爹安排好的那样,按部就班地继承家业,不愁吃喝,玩玩乐乐地过完这一辈子。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一天,到了农户交租的日子。地主派下人去乡下收租。有一户农家的男主人因为在割禾的时候把手割伤了,耽误了稻谷收成的时间,导致今年的收成不***不出租钱。这个下人也是乡村莽夫,看见农户家有个漂亮的小女儿,不禁色从心生。蛮横地威胁要把农户女儿带走抵偿租钱。农户百般求饶,农户女儿更是哭的惊天动地。挣扎间,地主儿子出现了。

原来,地主儿子那天和同学到乡下写生。正画的沉浸中,忽闻有人哭叫,赶紧和同学撇下画笔赶来一探究竟。

哟,这不是自家的下人吗?地主儿子出声喝住下人,问他怎么回事。

下人本就做着亏心事,一看少爷来了,一下子就怂了,支支吾吾的说,农户一家几次拖欠租钱,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农户女儿也是个眼明心亮的人儿。想着横竖是一死,不如赌一把。趔趄着上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主儿子面前,哽咽着说:“这位少爷好心肠。我家爹爹做农活的的时候把手割伤,因此耽误了收成。还希望少爷能够宽限几天,到时我们一定把租钱交足。”说着,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声声砸在地主儿子的心上。

从小锦衣玉食的他从来不曾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尽管他知道自家是地主,但对家里的事务从不过问,每天只顾着和同学吟诗作画,游山玩水,好不快活,那些底层人物的事他是没想过,没见过的。眼前的这位女子虽然衣着朴素,但容貌秀美,谈吐不俗。若不是生在农户家,说不定也能出落得傲人一头。

地主儿子突然有点羞恼。顾着同学在身边,压着脾气对下人说:“这家农户的租钱就不用收了。你不许再为难人家!”

下人神色惶恐:“这,这,这要是给老爷知道了,小的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地主儿子不耐烦:“这事儿我自会和我爹说。你不用操心。现在你赶紧离开这儿!”

“是,是,少爷。我马上走。”下人想着不用自己交代,马上离开生怕少爷反悔。

农户和农户女儿见此情景,一下子激动地说不出话。农户女儿抬起脸,一双大眼饱含热泪,真情流露道:“谢谢少爷,谢谢少爷。少爷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说完又在地板上重重地磕起了头。

地主儿子赶紧上前扶起农户女儿,着急道:“不需这样,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清爽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一双修长的大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农户女儿赧颜低头,长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地主儿子身子突然一麻,慌张的放开了她。掩饰般的咳了咳,对一旁的同学说到:“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转头对农户说:“大叔您放心,没人会再来为难你们的。”

“诶,诶,谢谢少爷。”老实本分的农户涨红了脸,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地主儿子和同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农户家。不知身后一双满含情谊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开他的身影,直至身影消失在天边成为一点。

也许故事应该在这里结束。可是没想到这一天发生的种种,竟成为一段爱情的诱发起因。两人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与少年来说,女子不同于往日他接触的那些懂得吟诗作画的女同学们,虽然出身卑微,但眉宇间有股傲气,一举一动尽显内敛,这样的气质是他活了这么些年不曾见过的;而于女子来说,自家一直以来因贫穷饱受欺负,可突然出现一个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救了她,换做古时早有了以身相许之意,何况男子是如此英姿俊俏,她的一颗芳心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暗许给了他。

这一夜,男子辗转反侧;这一夜,女子对月祈愿。

路末途穷
宝贝们!收藏呢???

第十一章 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