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罗潇镇定的看着乱作一团的大殿,皇帝抱着昏厥的珍嫔对姗姗来迟的太医怒骂,皇后一边安抚皇帝一边主持大局,冷贵妃跪在一旁期期艾艾得劝皇帝保重龙体,时不时用手绢擦拭眼角的泪花,却掩饰不了嘴角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其他吓坏了的妃嫔公主都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当太医宣布珍嫔中毒身亡时,大殿里的气氛跌至了零点。

“查!给朕彻查!”皇帝面色涨红,目眦俱裂,上下牙咬得“格格”作响,大掌往案桌上一拍,震碎了桌上的盘龙白玉酒杯,上好的紫玉葡萄酒洒了一地,那鲜亮的颜色就好像珍嫔嘴角流下的鲜血一样。

殿下跪着的京兆尹惊得满头大汗,只能哆哆嗦嗦的应着。

罗潇气定神闲的垂着眼眸,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次五皇子大祸临头了。

而此时的五皇子根本没有心情去想罗潇在做什么,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嘴里颠来倒去就是两个字“完了!”皇帝有多期待这个孩子,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会有多恨他!

姚家已经完了,淑妃最后的希望都在五皇子身上,谁知道这个蠢笨的五皇子竟然为了泄私愤想要在除夕宴上毒死罗潇!当然也怪不得五皇子选择这么盛大的场合,自上香过后罗潇一向是深居简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五皇子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罗潇进宫,他又如何会放过!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中间出了纰漏,罗潇没事,正在盛宠的珍嫔却死了,最可笑的是混有毒药的羹汤还是皇帝亲手所喂!

此时已经接近子时了,殿内的红烛都换了两次,皇帝阴沉着脸坐在上首,一双龙目泛着精光逐个的打量着殿内的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周围的妃嫔都吓得瑟瑟发抖,只有罗潇淡然地跪在地上,她很清楚,皇帝不会怀疑自己,在场的所有人里只有自己最没有理由害珍嫔。

缩在一众兄弟当中的五皇子埋着头不敢看皇帝,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侍卫能把后事都收拾干净,不要漏什么把柄。他一心的祈祷着,可当他看到京兆尹带着人拖着自己的侍卫上殿时,面上便只剩灰白之色了。

“老五?!”皇帝也觉得难以置信,目光倏地就落在了五皇子的身上,五皇子抖了一下,迈着虚浮的步伐走出来,“哐”地一声跪在了大殿中央,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罗潇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大势已去的五皇子。仿佛是感受到了罗潇的目光,五皇子猛地转头看过来,两人目光相接,虽然五皇子面露颓色,但罗潇依然可以感受到五皇子眼中不断翻腾的恨意。

这个五皇子,难道以为是我出的手么?

这个皇宫里,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呢?又有多少人想要珍嫔的命呢?

目光缓缓移动,四皇子,七皇子,德妃,贤妃,贵妃,也许......皇后。

罗潇合上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五皇子亓弘,最终被贬为庶人,终生不得入京。

这件事本是下了令不得外传,不知怎么冷宫里就得了消息,第二天,淑妃便一根白绫吊死在了冷宫里。

大过年的死了人,皇帝嫌晦气,命人破席一卷就把淑妃扔在了乱葬岗。

姚家也被判了刑,男子全部充军,女子贬为奴籍。

金芒草
第一次发文,看官们不要大意的评论吧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