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为了能逃出这个丞相府,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大小姐的条件,而老夫人给的东西我一件不拉的锁在了柜子里。

低调,太过张扬总会引来不必要的灾祸。

老夫人回府才三天,西北就来了信,说是三小姐罗玢许久不见祖母,听说祖母回府了“甚是思念”,赶巧过几日舅父就要回京述职,便要一同回来。

老夫人捏着薄薄的信纸,指尖不住的发抖,我在一旁看着不敢笑,当初三小姐没去西北时就属她性子最顽劣,成天把老夫人折腾的睡不好觉,偏偏这性子就对了虎威将军的胃口,打小就教了些功夫,又带去了马场。

如今三小姐回府在即,恐怕府里又不得安宁了。

毕竟孙女写了信回来,老夫人也不好表面就发作,一脸欣慰的表情夸奖了几句就揭过不提了,也没有通知下人对三小姐回府做些个什么准备。

事实证明,不做准备才是最好的,因为三小姐根本就不待见这些。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门房的伙计才打着哈欠起床,就被劈头一顿的鞭子打的嗷嗷直叫,一抹火红色直接掠过下人头顶,挥舞着长鞭立在了前院的空地上。

“哼!本小姐才走多久,这府里的下人竟变得如此懒散!”说话的当然就是赶回来的三小姐罗玢,一身的红色长裙衬得她的小脸越发娇艳,银白色鞭子被她攥在手里挥了两下,“看来本小姐要好好调教一下你们这群懒骨头了!”

以上,都是路过的小丫鬟七嘴八舌拼凑过、被绿袖润色后的故事,估计和真实的场景差不多了吧。反正等到老夫人和罗丞相赶到时,门房的几个下人已经只能哼哼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三小姐,所以在老夫人为了乘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罗玢而把她带到沉香院的时候,我也默默的跟了进去。

罗玢是个张扬的性子这我知道,不过她进了屋子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这就在我意料之外了,就连大小姐见老夫人时也是一副乖孙女的模样,当然上次的事件除外。

老夫人很生气,后果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

“见着祖母怎么不知道请安?”先开口的是罗丞相,面上略有怒色,“去了几年西北连规矩都忘了吗?”

罗玢不为所动,好像没听到似的,罗丞相见状怒气更甚,眉头皱紧,两手紧紧攥成拳,刚要发作,罗玢却是朝自己的父亲冷笑一声,又转而规规矩矩得向老夫人行了礼。

罗丞相一口怒气憋在心头,我估计有内伤。

老夫人估计是以前被折腾怕了,所以也没直接就开骂,而是象征性的问了问事情的前因后果。

罗玢一脸委屈,先说自己做法不妥,又说这都是没在祖母面前服侍的缘故,而后又说自己好不容易赶回来门房却无人开门,害自己在门口白白等了一个多时辰......

门房的伙计已经被打得只能哼哼了,谁又知道三小姐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敲门呢?如今都只听罗玢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孙女只是替祖母好好教教这些个下人,免得以后丢咱们丞相府的脸。”

老夫人瞧着还真觉着罗玢受了委屈,又见跟着的丫鬟送进来不少西域的好东西,心里也没什么气的了,不痛不痒的训了几句就会受让人退下了。

说到底老夫人终究觉得罗玢年纪小翻不出什么浪,重点还是在大小姐罗潇身上。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