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如花美眷。似流年

  午后,初隐棠从纳兰缨敏那里出来轻移莲步去往醉棠苑,回到初府已经第二日了,初怀义今早回到府中,见了“未曾谋面”的六女儿,一时之间老泪纵横,初见的反应甚至比纳兰缨敏更大一些。

初怀义没有想到自己已然快到不惑之年还能看见自己最小的女儿,见到初隐棠后,满腹经纶的太师居然有些词穷,只是一个劲的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引得全家上下又跟着伤感流泪。

初隐棠回到醉棠苑,坐在亭台间,看着金色鲤鱼在水塘里游来游去,亭台间摆着黄黄绿绿的菊花,香味与初隐棠身上的梨花香混为一体形成一种特别的味道。昨日初夫人纳兰缨敏已经通知初隐棠的三位未谋面的哥哥,让他们赶快回来看望自己的妹妹。而从朝堂回来的初怀义却说圣上听闻初家找回六小姐初隐棠,宣过几日进宫进谏。

坐在亭中央的初隐棠想着这些事有些出神,心中更是乱乱的,毕竟自己并没有进过宫,那些古人的礼仪又要从何学起呢?一时有些头痛。此时纳兰宁炎又在做什么呢?初隐棠又想起纳兰宁炎,想来他也一定又是在讨论着所谓的国家大事。他什么时候才能来看自己啊?

初隐棠想着想着,突然意识到他不是王子秋,纳兰宁炎是这个英启王朝的三皇子,皇帝的儿子,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想念自己呢?手指不自觉的在琴上划来划去。

一阵轻风吹过,吹起初隐棠的裙摆。碧色的锦花百叶裙随风飘着,长发散落在百叶裙上,被风吹的在裙上盘起个圈,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支青绿色的簪子绾住。点点阳光洒在初隐棠身上,照的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显光滑。

初隐棠本就心事寥寥,此时有些漫不经心的拨动琴弦,口中似有似无的低吟道。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众香拱乃幽幽其芳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以日以年我行四方

文王梦熊渭水泱泱

采而佩之奕奕清芳

雪霜茂茂蕾蕾于冬

君子之守子孙之昌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何彼苍天不得其所

逍遥九州无所定处

时人暗蔽不知贤者

年纪逝迈一身将老”

琴声刹那停止,初隐棠早已泪流满面。琴声悠悠,风声潇潇,水声潺潺,花香屡屡,却挡不住一个女子的心声。她怀念以前的生活,以前的自己,以前的王子秋,虽然她在慢慢习惯自己现在的生活,也能感受到纳兰缨敏和初怀义对自己无限的爱,但毕竟现在的一切并不属于她。想到这里,眼泪似止不住一样的决堤而出。

不远处的纳兰宁风刚从初府书房走出,路过此处便听到琴声悠悠似有浅吟低唱,细听女子低吟的词语一时觉得文采非凡,闻声寻来,却看到眼前这犹如莲花般脱俗的女子不经有些呆愣,如此绝妙的词竟是此女子口中。

望着这个淡雅的女子,纳兰宁风足足停留了许久。不知为何,一直不曾有过的心动感觉一瞬间袭来,纳兰宁风有些束手无策,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一阵微风拂面而来,带着一股淡淡的梨花味。纳兰宁风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满脸泪痕,竟有想替她拭去的冲动。这个女子是谁?真的和别的女子不同吗?想着想着,纳兰宁风的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微笑。

次日一早,初隐棠去给纳兰缨敏请安,途中遇到了自己的六姐初隐昭。

“棠儿,这么早就去母亲那啊。”初隐昭看见自己的妹妹,心里美滋滋的。初隐棠遗传了纳兰缨敏的美丽,初隐昭在心中暗自愧叹不如。

“姐姐也好早,最近都不见姐姐去醉棠苑看望棠儿?棠儿只能往母亲那跑寻求一些安慰。”初隐棠微微一笑,嘴上好似在埋怨初隐昭,心里却是对她百般的依赖。

“还请妹妹多加包含,是姐姐办事不周,最近都在忙圣上的寿辰筹备,一时误了去看妹妹。”初隐昭看向自己的妹妹。

两个人一边向纳兰缨敏的青禾苑方向走,一边似有似无的交谈,不远处,纳兰宁风向两人走来。此次他时陪着纳兰宁炎是来看望表姑纳兰缨敏的,其实两人都是各有目的。纳兰宁炎先去了初隐耀那,而纳兰宁风心里还在浮现昨日看到的那个淡雅脱俗的女子,纳兰宁风猜测,昨日看到她时,她是在初府里,那么没有猜错的话她一定是那个刚刚回来的六表妹了。

想到此时,纳兰宁风就已经看到了移步到此的两人。纳兰宁风本就是寡言少语的人,此时更是碍于不知道说什么,就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注视着两人。

初隐昭与初隐棠本是相聊甚欢,却也用余光看到不远处的纳兰宁风。忙俯身作揖道:“臣女。初隐昭参见五皇子。”

“奴婢,给五皇子请安。”

初隐棠看到自己姐姐以及身后的四个丫鬟施礼,便也望向纳兰宁风。两个人的眼光瞬间对峙了一下,初隐棠只觉周身一冷,缓缓的作了个揖。

“臣女。初隐棠参见五皇子。”初隐棠作揖,想到刚才纳兰宁风冷冷的目光有些不寒而栗,却又觉隐隐约约好像在哪里见过,可能是纳兰家的人长得都极为英俊,从视觉上来说都是差不多的,可能是自己最近有些过于敏感,导致的有些多想了。

初隐棠!纳兰宁风在心中默默地念了一遍,果真是自己从未谋面过的六表妹。想到这,纳兰宁风心里不知为何有一丝喜悦,而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初隐棠看着纳兰宁风冷酷没有表情的脸有些不知所措,不自觉的向初隐昭身边靠了一下,一股梨花香味随着初隐棠的移步飘入纳兰宁风鼻腔内。

“表姐,表妹不必多礼。”纳兰宁风冷冷的声音飘入初隐棠的耳里,初隐棠面色变了变,心中不知为何打起鼓来。想起刚才对峙的那个眼神,明明是温柔的,怎么声音会如此冰冷?

“宁风今天怎么有空来初府,宁炎没来吗?”初隐昭听对方叫自己表姐,并没有拘礼的意思,便随着对方的礼数问道。心里却自言自语道,这纳兰宁风其实哪都好,就是人冷冷的,自从纳兰宁风的母妃瑾妃被人害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微笑。这一点她自然知道原因,但还是忍受不了他冷冰冰的眼神。

“炎先去了耀那里。”纳兰宁风淡淡的回答着。对于纳兰宁风来说,初隐昭虽然不是什么好浓妆艳抹打扮的女人,但跟她身旁的初隐棠比起却还是少了一丝清新脱俗感,但初隐昭可是皇上钦点的太子妃,是自己哥哥的准妻子,这意义就不同了。

“还是为回疆的事?”初隐昭问。

纳兰宁风闻着似有似无的梨花香气,一时忘了回答。初隐棠以为纳兰宁风是因为自己在这而不便讲,便屏着气息说到:“隐棠告退。”便带着丫鬟向初夫人的正房走去。

纳兰宁风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竟然升起一丝眷恋,眨了眨眼睛将心思收回。

“回疆造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父皇早就想出兵讨伐。但碍于回疆的子民迟迟没有动手。”纳兰宁风说到此转过身背对初隐昭,脸上依旧冰冷。

“这次回疆又派出三万人马侵略英启领土,镇南将军代立天已暂时出兵控制住了局面,可这究竟是缓兵之计,暂时起效。”纳兰宁风叹了口气。镇南将军代立天是当今大皇子的母妃岚妃的哥哥。岚妃名为代昔岚,十六岁嫁与皇上,十八岁生大皇子纳兰宁翔,是宫中四妃之一,也是最深谋远虑的妃子。

“那皇上可说何时出兵讨伐回疆?”初隐昭有些着急,她想第一时间听到皇帝的意思,以确定纳兰宁哲会不会随时出发讨伐。

“父皇当然想早点出战,但碍于表姐你与哲的婚事迟迟不提出,哲昨日找来炎说要在与你完婚后亲自披甲上阵将回疆赶回边界外去。”初隐昭听到纳兰宁哲说要与自己完婚脸上立刻红润起来,再听到完婚后要亲自披甲上阵脸色又顿时苍白下去。

纳兰宁哲与初隐昭的婚事早就定下,只是日子迟迟未到,初隐昭即使着急,也只能默默等待。

“那,此次出征都有谁?”初隐昭尽量平稳着自己的情绪。

“耀,炎,哲还有我。”纳兰宁风若有所思。

只是交谈的一会功夫,两人已经走到初夫人青禾苑的正院门口。门口的丫鬟作揖后掀开阁帘,两个人便一同踏入阁内。

阁内,初隐耀,纳兰宁炎坐于初夫人一旁的桃木椅子上。初隐棠坐在纳兰缨敏身旁,一群人正聊得开心。看到纳兰宁风与初隐昭进来便停下了话语。纳兰缨敏说道:“风儿来了,快!快进来!真是有好一阵子没有看到风儿了。”

一旁的初隐棠不敢正视纳兰宁风的眼睛,他的眼神的确是十分温柔,但自己却怎么也不敢再正面与他对视了。

“宁风给表姑请安。”纳兰宁风用余光看了一眼坐于纳兰缨敏怀中的初隐棠,作了个揖。

“你看母亲又偏心了,只看的到宁风和棠儿,怎么都看不到昭儿~看来昭儿真的要卷好包袱离家出走了。”初隐嘟了嘟嘴,装作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看向正在大量纳兰宁风的纳兰缨敏。

屋内人又是一阵大笑。

“风儿最近和炎儿都在忙些什么?炎儿倒还好,近几日经常来看看我这个表姑,风儿是不是早就把我这个表姑忘了?”

“母亲,这您就冤枉了宁风了,宁炎来初府恐怕是另有企图吧。”初隐昭看向纳兰宁炎,眼睛又望向还躲在初夫人身旁的初隐棠,脸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初隐棠只感觉自己脸上一烫,不受控制的瞥了一下纳兰宁风。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怕纳兰宁风因为这句话在意什么,好在纳兰宁风好像没有听懂这句话的内在含义。

屋内又响起了那耐人寻味的笑声。

“宁风知道错了,还请表姑原谅啊,以后定当常来看望表姑。”纳兰宁风语气还是冷冷的,却是发自内心的说着。屋内的味道除了檀香味外还有混藏着一股淡淡的梨花香,纳兰宁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出自于纳兰缨敏怀中的初隐棠。

纳兰缨敏看着纳兰宁风,又看向纳兰宁炎。作为一个过来人,她怎能看不出来,自己的两个侄子打从进屋开始就一直都在注视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初隐棠,而初隐棠却一直在偷偷看着纳兰宁风。纳兰宁炎看初隐棠是正大光明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而纳兰宁风看初隐棠是偷偷的,恐怕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吧。

纳兰宁炎和纳兰宁风在纳兰缨敏心目中的印象都不错,无论自己的宝贝女儿初隐棠对谁有了好感,她都没有意见不会阻拦。但心中还是难免的想让初隐棠多和纳兰宁炎走动,毕竟纳兰宁风的性格冰冷,怕初隐棠倘若真的嫁给纳兰宁风会吃亏受冷落。

一切,就在这淡淡的梨花香味中慢慢弥漫开来。

第八章:如花美眷。似流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