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医院

  早晨林妁继续乘车,然后到了医院

林妁边走边叹气:“这次应该没有人打扰了吧?”后面突然冒出了个声音“什么没有人打扰?”林妁吓了一跳然后爆了一句:“woc,吓死霸霸了”,有一个很有磁性的男生说:“原来你也会说脏话”林妁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转过头,说:“哇,医生你好,我来找你复查了”

那个医生又恢复了冷漠的声音“嗯”,林妁望了一下医生大褂前的姓名牌然后说:“陈医生能不能别这么冷漠?”陈慕有些疑惑,说:“你怎么知道我姓陈?”林妁用纤细的手指指了指他大褂前的牌子,挑了挑头说:“喏,你的胸牌。”陈慕尴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语地说:“走吧,去我办公室”林妁用心心眼望着陈慕,陈慕愈发尴尬,“你流口水了”林妁用手擦了擦嘴,疑问一脸,“陈医生,你好可怕”,陈慕挑了挑眉,说:“嗯?”林妁看着他挑眉有种可爱的感觉,但是又苦着脸说:“这都是套路啊,我要回农村!”陈慕开玩笑:“你这么弱,也不怕在农村生活不下去——办公室到了”

在进入办公室前,林妁扯了扯陈慕的白大褂,有些担忧的说道:“医生啊,你里面没有啥美女藏着吧”,陈慕笑了笑

陈慕打开了门,映入林妁眼帘的是一个白色的书架还有白色的桌子,蓝色的墙壁,黑色的靠椅。

林妁一脸懵逼“医生啊,你也不怕你的病人白内障。。。。。。”,陈慕转头对林妁说:“这么点白的,不至于,除非。。。。。。你是医生?”

随后他脱掉了衣服,陈慕虽然有锻炼,但是呢他还是有种精瘦精瘦的感觉,但是蓝色的衬衫在他的身穿起来很好看,而且外面套上了一个黑色的条纹小马甲,更有一种高冷范儿,下半身是有一条皮带束缚着的西装裤,但是却没有遮住他漂亮的脚踝,脚底穿着的白色帆布鞋,是很干净的那种。

林妁看着脱了大褂的陈慕花痴地笑了笑,陈慕见林妁看着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面无表情地对林妁说:“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了,很怪,男人都没有像你这么直白”,林妁收回了在陈慕身上的目光,可是又觉着没看够,就一会儿一次一会儿一次,弄得陈慕又想穿回白大褂,然后呢刚拿起白大褂就被林妁拦住了,林妁谄媚的说:“诶诶诶,医生,别穿啊,你这样特别好看”,说完。

林妁拿起那个白大褂就直接穿在了自己身上,那个白大褂上有一种很自然的味道,好像是陈慕的洗发水。陈慕感觉林妁就有点bt的感觉了,忍不住说:“你今天是来复查的还是来偷我衣服的!”林妁不要脸地说:“那个,医生当然是来复查的呀,而且我没有偷呀,要是偷的话你还能看得见吗?”

过了一会儿

陈慕用那经常持着手术刀的那双漂亮的手扶着额头:“你能滚吗?我想休息了”说着,就要起身开门,林妁上前拦住了他,张开双手,仰起头,望着那深邃的双眼说:“喂,有你这么欺负病人的吗?”,这陈慕就觉得有些不爽了,本来这个时候都是要休息的,偏偏被她打扰了,压住脾气,好声好气地对林妁说:“你能下午再来吗,我刚结束一场手术,很累,还有把我的大褂还给我”,林妁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来确实也觉得打扰了他:“好吧,那我下午来,你要保证下午你不要对我发脾气!”林妁放下手,把陈慕的大褂脱下来还给他,陈慕收着大褂然后给林妁开门,林妁就不爽地走了。

出门之后,林妁踢了踢陈慕的门,然后对着门小声说:“该死的陈慕”,虽然说话没有被听见,但是踢门声却被柜台的护士听见了,那个护士走进对林妁说:“小声一点,还有病人在休息呢”之后林妁就迈着轻轻的脚步就离开了医院。

林妁气愤的迈着小细腿就走出了医院,正好就搭上了会自己家的公交车

回到自己家之后,一只可爱的小狗狗就跑了出来“汪汪汪”,林妁蹲下来用手摸了摸小狗的头,说:“望望呀,你咋知道我回来咧?”,听到望望的声音,在厨房的林嫂也出来了,林嫂用围裙擦了擦那粗糙的手,说:“哎,太太,是小姐回来了!”,林妁有点疑问,对林嫂说:“我爸妈还在家里?没去公司吗?”,林嫂低下了头叹了叹气,“自从小姐住院之后,老爷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你看这一回来就直接躺床上了!”

林妁听到这里就有些不对劲,马上跑上楼去,正好林琳也打开了门正要出来,“妁儿回来了啊,正好还没吃饭吧?林嫂饭好了没?”,林妁走进林琳,把心中的疑虑告诉了林琳:“老爸怎么了?”,林琳叹了口气。

吃中饭ing

“老妈,老爸到底怎么了?”林妁边吃着饭边问林琳,林琳叹了口气:“还不是你这个孩子,让你爸这么操心,突然摔下楼,你爸就快急死了”,林妁突然“嗝”了一下,然后神情恍惚的拿起了桌上装满水的杯子。

“老妈,我先走!我还要去复查呢!”林妁着急忙慌地跑了出去,林琳的声音在林妁背后回荡“路上小心点啊!”林妁回了一句“我知道啦!”

【所以各位观众懂懵正写的内涵了吗?好吧,可能我写的不好】

郑正正
诶。。。。。。

第四章·医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