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床前明月光,美人睡得香,举头望明月,低头鞋两双”睡觉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艺术,但昨夜,睡觉是一门技术。

一笑一倾城,一笑步生花,沈若琪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等你很久了,那么现在开始吧”第一场比“书”有爱慰藉的人,无惧任何事,任何人。“这句话所为何意?”“爱别人,也被别人爱,这就是一切,这就是宇宙的法则,为了爱,我们才存在”她的笑容就像冬日中的温暖,温暖了夏赫谨冰冻的心,一笑一倾城,再笑倾国,不知倾城乃倾国,佳人再难得。

夏赫谨眼角微微弯了弯,似乎在笑。“我输了........”五官分明而深邃,如刀刻般眉微锁着,菲薄的嘴角微微上扬,更为他邪魅狂傲的气质,添加几分琢磨不定的神秘感,深邃睿智的眼眸,冷漠高贵的气质中,隐隐透出王者才有的霸气,容不得人猜测。

第二场比“画”沈若琪画了一幅水墨画,水墨画的主角"牡丹""太子你是不是又要问我,我画牡丹所谓何意?你听好了.......:“牡丹,国色天香,一直被人视为富贵吉祥,幸福,荣誉的象征,从唐代起,牡丹就被推崇为"国色天香”牡丹统领群芳,地位尊贵。

“太子你又输了”她笑起来的样子最为动人,两片薄薄的嘴角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我可以走了?是吗?”她笑起来总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你不肯留下来陪我吗?”眼睛还没有离开,心就开始思念“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

她转身,疏疏的眉毛和细细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深的酒窝也在笑。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我终归是你的一个过客,注定我和你就是什么都不会发生,注定,注定只是注定。也罢”厚薄适只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你走了,送你一束鲜花,那花是我的微笑,那绿叶是我常青的思念,我唯有祝福你.....”嫦玥檬长长的睫毛上滚动着点点晶莹的泪珠,原本妩媚灵动的眼睛此刻黯然失色,眼光是那样的空洞,那样的孤单,那样忧郁,就如一朵泪水化作的娇嫩的花朵,让人无限怜惜。

“若琪,你到底回不回来”

轩辕沫然,将湖中的景象看了个彻底,却怎样也无法化解自己的忧郁。

“错误的开始,错误的决定,错误的一切,纵使伤痕累累,我也能在你面前笑得很开心,因为我哭泣的一面,永远在你面前忍着”她好像失去了乐园路上的路西法。

“我回来咯”沈若琪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

“阿妹?太子没看上你?奇迹....这世上竟还有看不上你的男子.....”沈若琪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压力过大,跟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沈以晨你几个意思?”沈以晨意识到自己的无心之过,眨巴眨巴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阿妹.....是不是萱语....被太子看中了”是不是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藏着一些人物,伴随着欢欣与凄楚。

“放心吧,她没被选中”有些事,你把它藏在心里,也许还更好,等时间长了,也就变成了故事.....沈若琪的心底,不知何时,深埋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轩辕萱语。

其实,真爱一个人,你会陷入情不自禁的漩涡中。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