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初见操戈 玉人心事

  雄浑有力的鼓声响起,两万人的军队开始缓缓前行,脚步声越来越响,空中的扬尘细细翻飞着,朦胧了离人的眼睛。

随着军队的渐行渐远,直至走出重城外,笑袭四处张望,好似在寻找什么,终于她眼睛一亮,一个白色的影子闪过,她才放心的勾了勾嘴。

灵儿跟来了,就说灵儿是最聪明的动物。

步子在移,旁边的景在换,太阳在升,时间一直在走,已是午时,于是,领头下令,原地休息。乐筝从怀里掏出两个饼子,递过一个给笑袭,本想喊她,又不知道唤她什么,张开的嘴,顿了顿,有闭上了。笑袭不说话,凝神看着周旁。

已是八月,秋天了,是不是一切都还凋零了,路旁的树开始泛黄了,偶尔有黄叶落下,被风撩起,盘旋着,舞动着,翻飞着,如同黄裳少女的舞姿,曼妙得让人忍不住思量,幻想着这美丽女子的容貌。

一叶落,便知天下秋。

一个滥褛的身影吸引了笑袭的注意,细细看这分明是个六七岁的男孩子,面色如蜡,毫无生气,洗头乱发蓬松,遮住了脸颊,灰头土脸,但一双眼睛却是忽亮忽亮的。这一路上,没少看见流浪的人,可对他笑袭却有一种不一样的情素,也许是同病相怜,猩猩惜猩猩,她也这样无助过。所以她毫不犹豫叫乐筝拿了几个饼子给他,又给了他一些碎银。看着他的眼睛不觉有了几分闪烁。

告别孩子,重新踏上步子,明天中午就能到了,还好,不远了,不是怕自己走不了,这几年下来,给了她一个好体格。而是觉得乐筝会吃不消怎样奔波,毕竟是宫里出来的。笑袭想着。

此时的清云军营中

清玙英气逼人的坐在马上,接受着万人的曲膝扣问。

“都起来吧”清冷的声音从他口腔里迸发出来,雄厚而迷人。

接着就是万人起身时身上盔甲发出的撞击声。“殿下,这边请。营账以为您准备好。”身边的一个三四十岁模样的将军到。

“嗯。”又是一声清冷。

说完便从马上下来,随着将军进了营帐。

“林珈,莫城情况怎么样?”清玙坐在帐中最高的地方,一脸平淡的看着他们。

“探子来报说敌军现在城内五万人马,还有援军两万,明天午时能到。我们仍存士兵八万,死伤数千,现在发兵并不能占到多少利益。等后日五千铩余军赶到,再攻城可减少伤亡,更好的保存实力。”林珈道。林珈,清云图的大将军,以其勇猛和果断,征战沙场,赢得无数大战,备受清云百姓尊敬。

“嗯,莫城我们势必拿下不可,尽量减少伤亡,才有利于防止含阳偷袭,一不变应万变最好不过。吩咐下去,全体将士做好赴战准备,不可松懈。”

“是”林珈会意道。

说罢,转身出了帐篷。

众人离去,清玙独坐在案前。眼神中看不出任何表情。

夜晚来了,月兮国的军队在离莫城十里左右的山林中扎营,月笑袭和乐筝吃过饭,准备回营睡觉,乐筝顿了顿,想起营中都是男子,怎可同帐而眠,正想和公主说不料一个高个子士兵已走上前来,道:“你们两个还不睡觉,鬼鬼祟祟在这干嘛呢?”

“大哥,我两许是今天吃了不干净的东西,现在闹肚子了,我们晚点就进去,走了一天路,你也累了吧,早点歇歇吧。”笑袭说完,抱着肚子皱起眉头,一脸难受的样子。

高个子士兵看了看她们,摆了摆手,走进了帐篷。

见他走了,笑袭冲乐筝挑了挑眉,示意她往自己所指的方向走。大概走到没人听见他们声音时,听了下来,笑袭吹了声哨子,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树从里窜了出来,直扑到月笑袭身上,笑袭伸手一把抱住它,轻轻抚了抚它的后背。小声道:灵儿,好乖。明天再来找你。去吧。”说着把他当回地上,看着它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

乐筝见他这样不慌不忙,着急道:“公主,我们真要和这些男人住同一个帐篷?”

“不然呢,睡这里?”笑袭勾了勾嘴角,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可是公主,您是万金之躯,怎可同这些臭男人同帐。”乐筝依旧不依不饶。

“唉,打住,第一我已经出了宫便不是公主,你要唤我刘同,或者唤我一声大哥,以免暴露身份。第二这些男人身上是臭了点,可是他们都是为国尽忠的好男儿。第三,再不回营我们就要被怀疑了。”说完,举步朝着营中方向走去。

乐筝不知还说什么,她知道她是说不过公主的,虽然不情愿,还是嘟着小嘴,小跑着跟上了笑袭。

回到营中,找了个最里边的床铺,这个床铺算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人侵占的,虽然上面还是免不了横着一只粗壮的腿子。乐筝走上前,嫌弃得拎起男子的裤脚,用力一提,竟然没动,黑暗中隐约可见,她腮帮子鼓鼓的,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笑袭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无声的笑了笑。乐筝怒了,双手报起士兵的大象腿,扔到一边,气的坐在床上。

“睡吧,再不睡,天就亮了。明天还要赶路呢。”说完和衣倒下。

乐筝无奈的叹了叹气,也裹紧外衣在月袭身边躺下。

第二天中午,月袭随军队终于抵达莫城。

到达莫城,笑袭开始打听情况。见有士兵端着饭菜要去主帅屋内,便跑过去献殷勤道:“大哥,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擦擦。”说完伸手往士兵脸上抹去,顺带把手上的墨灰抹在他脸上。

这位士兵也没在意,手里端着饭菜,不好动,知好任着她去。

笑袭笑了笑道:“大哥,你这脸上弄得什么东西,擦不掉啊。你这样子进去,看你脸上这么脏,难免不会让将军觉得这饭菜不干净。你说是不是?”

士兵想了想,道::“那我去洗把脸。”

笑袭见状,忙阻止道:“那你不是要耽误了将军的午饭时间,不如,我帮你送进去吧?你看如何?”说完,看了看士兵。

士兵在心里较量了一番,把饭菜递到她眼前道:“好,那多谢了。”

笑袭心里一喜,接过盘子,道“不客气。”

说完,敲门低着头进了主屋。眼睛却一直在大量这屋内的一切动向。聂辰和沅青云在商讨站事。

将饭菜放在桌上道:“将军,用膳了。”说完,低着头退出屋内。

关上门,躲在门后,听见他们说道我军总共七万人马,敌军剧报是八万人,目前敌人还没有攻城的迹象。还好情况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笑袭回到自己屋内,吩咐乐筝在屋里守着,自己则出去熟悉附近的地形,如果有可能再去查查敌国的情况,却未告诉乐筝只说去找灵儿。

溜到郊外,唤来灵儿,四处看了看,莫城处于月兮和清云的交界地带,地势险峻,城内市井繁荣,是兵家必争之地。自己这些年也无事研究了一些军事理论,连自己都知道这莫城的重要性,难怪清云花这么大力来讨伐。

笑袭换了身普通老百姓的男装,因为年纪小而显得稚嫩,宽大的衣服衬托着她个头的小巧。

她一边看着四处的情况,一边想着,虽说莫城地形险要,易守难宫,但也有让人忽略的地方就是莫城后方一个细小隐蔽的入口。这一处,地形相较平坦,容易遭人偷袭。不得不守。时候已经不早,本想去敌方看看情况,又怕白天不好行动,还是先回去,带着灵儿,晚上再来。

于是换了身行头,转身想着莫城方向走去。

她之所以跑到这军营中最主要的目的是打探那个杀她父亲的男子,至于打听军事情报不过是为了明哲保身罢了,再说现在的身份也需小心,打仗这些事就是她想帮忙,也帮不上。

等夜幕降临,她溜去集合地,迅速换上夜行衣,叫上灵儿,朝敌方军营方向走去。

在接近敌军的不远处,笑袭停了下来。关注着营地的情况,好找机会溜进去。

就在这时,一个士兵朝她的方向走来,眼疾手快绕道士兵后面,一把捂住他的嘴,一手劈在他的肩上,顿时晕了过去。快速换上他的衣服,低着头向营地走去,灵儿见势,躲躲藏藏也跟着进了营地。

她注视着营地的情况,心想这三皇子在军中必定是主帅,而主帅的营帐应是营地最中央。但是这清云军营的帐篷外观看起来都一个样,没有高下之分。所以她不确定是哪顶,于是冲一个站哨的士兵问道:“殿下,现在在哪?探子有信来报。”

士兵闻声道:“殿下在帐内。”

于是,她低着头,抬脚进了营帐,抱拳单膝下跪道:“参见殿下”

“何事?”一个悦耳的声音从她的前方响起,声调低沉,语气冰冷,但这言语间却如泉水潺潺,沁人心脾。她没有看那人的容貌,心想到这就是杀害她亲人的凶手。

心中正排斥着,口中却说道:“敌军援军两万今日于是已到。”这么说一来是给自己现在的状况找个借口,二来是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本以为这么说万无一失。却不想脖子上一阵凉意袭来,她猛的抬起头,眼中倒映着一张绝世容颜,如果不是已经听到他的声音知道这个人是个男人,她觉不相信这样美的人是个男子,双眉如剑,一双茶色的眸子,泛着冷意,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尖尖的下巴。好一张俊脸,即使自己不是一个喜好美色的人都不免有些震惊。

“看够了没有?”好听的声音再次从头顶响起。见她看着自己眼睛一瞬不瞬,清玙怒道:“老实交代,你是谁?来我营中干甚?”

笑袭身上抖了抖,顿时从思绪中缓了过来,脸上竟微微一红,忙沉声道:“小的是来报信的。心里排腹道有什么了不起的,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又怎样,心里黑的像乌鸦,冷酷无情的魔头,如果落到她的手里一定刮花他的脸,叫他好看。

清玙见她还不招,剑锋一走,脖子上渗去一丝血迹,道:“还敢狡辩,我派出的探子今天中午就回来了,怎如你这般没效率。快说,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见事情败露,她淡淡道:“莫想知道我是谁,要杀要刮随你的便。”说完,睁着眼睛看着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怕的要死,这魔头当真杀了自己也不一定。

第四章 初见操戈 玉人心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