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爱要怎么说出口之殇(1)

  心心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已经三天了,除了当天醒来一下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过,医生说她一切正常,至于为什么一直不醒来就不知道了,还说大概是她自己不想醒来,又或者想等待什么,总之她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大家看着心心的样子,都知道为什么,瑶瑶天天看着心心流泪,没有见到哥哥你是不想醒了吗???假如他一直不出现你是不是就不醒了呢?征得大家的同意,夏天通知了心心的妈妈,他的妈妈知道后在电话里就大哭了起来,当天晚上就赶了过来,她哭得双眼红肿,向监狱打电话却听说他已经出狱,现在不知去向,怎么办?心心妈妈站在水池边哭着。“心心。。。我的宝贝!!我求你醒过来吧!!我不能没有你啊!!”

唐父唐母在厨房做吃的准备送去医院,两人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和悲伤,年过四十的他们在这一个月中突然老了好几岁。正在唐母把鸡汤装进唐父手上的保温盒里时,外面想起的门铃声。唐父将保温盒放在案板上说道:“你来装,我去开门。”说着转身走了出去。唐母看着离开的唐父两滴眼泪滑落了下来。

当门被打开的那一霎那,唐父惊呆了,这。。。。祥微微的笑了笑叫了一声舅舅,唐父这才反应过来,“祥,回来啦!!太好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脸上没有过多的喜悦,但还是赶忙将祥让进家里,祥扶着爷爷走进大厅,坐在沙发上,这时候唐母走了出来,看见祥不顾一切的抱住祥嘤嘤的哭了起来,“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祥。。。这一个月你到底去哪了?没有丝毫音讯,吓死我了,呜呜。。。心心她。。。”正说到这里,唐父急忙咳嗽了一声,唐母急忙闭嘴,唐父赶忙转移祥的注意力,问道:“祥。。这位老先生是??”祥拍了拍舅妈的背安慰了一下便开始介绍道:“舅舅,这就是我的爷爷,辰海洋。”“什么?”唐母突然转身看向老人,“您是???”

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不用那么惊讶,我现在身无分文,是一个无家可归的老头子,哦!!你们这两天都没看报纸吗??”

听到辰老这么说,唐天成拿起桌上的报纸一看,吓了一大跳,什么??堂堂全国十大企业之一的天籁一晚上宣告破产,其罪魁祸首是辰老爷子的大儿子辰宗云???唐天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消息是三天前的,自己现在才看见,这简直,这几天真的就这么???唉。。。。唐天成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过身看辰老。

看着唐天成那副表情,辰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那什么表情,是不欢迎我来你家蹭吃的?我都没这么难过,你难过什么?”

“辰老!”唐天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臭小子,幸亏你没有野心,不然那个不孝子连你也陷害了,哈哈。。。。”老头子哈哈笑了一声接着道:“你知道吗?我的天籁其实真正破产是破产在这小子手里的,就那不孝子还没那能力把我的一生心血搞没,我可是有眼线监视他的,不过这一次这小子可是真的把我老头子的一生心血给毁了啊!!哈哈。。。。”辰老拍了拍祥的肩膀,笑得非常豪迈,仿佛说的这些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一样。唐天成看着面前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如此家业一夜之间化为灰飞,可在他的眼里,这一切都比不上身边的这个孙子,双眼虽然浑浊,但那一闪即逝的睿智让人无法小看这个老头子,他是个不寻常的老头子啊!!

经过一系列的了解,唐父唐母了解了祥这一个月的情况,可唐母哭的更伤心了,老天对他不公,让他从小失去了双亲,但至少最后还是没有全夺走他的亲人不是吗?在他营救自己唯一的亲人时,老天站在了他这一边了,看着祥那一脸胡子拉擦的样子,唐母一把将他拽入浴室。唐父与老爷子的话匣子也被不断的打开,辰老爷子将自己从商的经验一股脑儿往唐天成脑子里塞,唐天成像是刚从沙漠归来的人大口大口吸收着辰老爷子扔过来‘水’,仿佛喝不足一般。

浴室里,“祥,舅妈有件事要告诉你”她一边给祥刮胡子,一边说着,“祥,你走后心心一直找你,一个月从没停下来,直到3天前她饿晕倒在地,瑶瑶送她进了医院,可是,三天了,除了第一天醒来了一下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医生说她是不愿醒,不是醒不了,她是在等。。。。”

“舅妈,别说了!就算我知道了又能怎样?我不是医生,救不了她。。。”

“不!祥。。。她是在等你,只有你能救她,你不救她她会死的,她妈妈整天以泪洗面,瑶瑶也是,你。。。。”

“舅妈!!!您还不明白吗?她是在等死,不是等我,她如果真的要见我,她就会醒了,她就不会这么睡过去,我见她她就会醒了?不会的,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救她,那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我不会去看她,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您就当我自私吧!”

“可是祥。。她妈妈找过她的生父了,没找到,失去了联系了,她父亲一个月前就无罪释放了,连她妈妈也不知道她生父去了哪里,你能。。。”

“不可能!!!”没等舅妈说完,祥就跳了起来,“舅妈!!!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跟我说她的事?我不想听,我当初不是叫你们把她送回日本了嘛??她的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想找她生父去找夏天,他能找到。”

“可他不肯,他说是你把心心害成这样的,你自己解决,这事儿休想他管。”

“呵呵。。。哈哈。。。凭什么?她爸爸是撞死我爸妈的人,我没找他们报仇已经是大仁大义了,为什么还要我救她??我做不到,我没那么大度!”

“你有!!!”浴室门被老爷子打开。

“爷爷!!!”

“祥!!我都听说了,我不希望你这么记恨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若不是你大伯,不!!是他,若不是那个不孝子,她爸就不会撞到盛儿,之后的事就不会发生,你的仇人是辰宗云而不是心心他们一家,他们本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却因为卷入了盛儿和宗云的恩怨中而四分五裂,一分就是13年,我完全能够体会一个人被囚禁13年是什么滋味,爷爷就是这么过来的,他什么都没做,却承担了一切罪过,整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不是你不是我,而是他们一家人啊!!!祥。。。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想你能明白的。爷爷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孙子不快乐,有些事在你做决定之前先问问心,看看它同意不同意你的决定。”辰老爷子拍了拍自己的心,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祥,转身离开了浴室。

第二十章 爱要怎么说出口之殇(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