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避鬼之玉

  “哈哈,什么救星不救星的啊?是兄弟,别客气!”赵越正笑着从脖子上摘一下个挂坠来,递给我,说:“这是纯阳玉,专门避鬼僻邪的,我从小都戴着它。你戴在身上,应该那什么阴差的就近不了身,拿不了你的魂的。”

我看着那块纯阳玉,心锥形,锥尖部分挺长,有一元硬币那么大,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穿持着。它通体绿莹莹的,有一种勃勃生机在里面,上面刻有一些精美的符文。这样的东西,一看都是好货,我忍不住道:“正哥,这东西挺贵的吧?我咋能要你从小随身的东西啊?”

“来嘛,拿着拿着。借给你一阵子嘛,等你避过了风头再还我就是啦!据我爸所说,对你这种体格健康的不应该早夭的人,阴差拿魂一般都不再走二次的,一次失败的话就得等好几年再来呢!”赵越正硬把纯阳玉塞给我,然后才笑道:“来来来,挂在脖子上,看感觉怎么样?”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无奈啊——我就是应该早夭的人啊,要不是爷爷和七公主,我早都挂了。当然,我不可能说出来,将那玉挂在胸口上,禁不住道:“这东西暖暖的呢!值不少钱吧?”

赵越正笑了笑,说:“那可不?避鬼驱邪的玉和一般的玉不一样的,一般的玉是凉润润的,这种纯阳玉却是暖的,专克鬼的阴气,上面还有我爷爷亲手刻的避鬼咒。我生来八字硬,阳火旺,但从小也被逼戴着它。也不是很贵,差不多现在得值20万块。”

我听得惊怔:“正哥,二…;…;二十万?这东西这么贵重,我怎么能借你的啊?万一打碎了,我可赔不起啊!”

赵越正哈哈一笑,说:“放心吧天哥,这玉就是金刚石一样的材质,一般是打不碎的。就是打碎了也没关系,我家里还有不少呢!昨天,我爸还私底里给我们卢老师送了一块,只不过不是我爷爷刻的驱鬼符文,是我爸刻的,但也值两万块呢!今天卢老师就戴在身上了呢,你有没有看见?”

听到这个,我真是不禁乍舌了。看来赵永刚为儿子还是很付出的,哪怕儿子成绩不错,上了二中火箭班,居然还是这么舍得。想想卢雪琪被女鬼跟着,居然没感觉,而且那女鬼也没把她怎么样,说明这种纯阳玉还真有效果。

情不自禁的,我摸了摸胸前的纯阳玉,心里还是多了一层保障,也暗感激赵越正这样的耿直朋友。我恍然是记得卢雪琪迷人的胸口确实戴了这么一块类似的玉,但还没有赵越正这一块这么生机勃勃,便点了点头,说:“哦,好像…;…;她戴着呢!但好像没用线拴,是用白金的吧?”

赵越正笑呵呵地说:“当然了,她是个美女老师嘛,家里还挺有钱,自然要用白金项链穿纯阳坠的。”

我点了点头,哦哦两声,赵越正又鬼兮兮地小声说:“咱们班主任今年26岁,还单身呢,号称学校一枝花,多少男老师、男学生的女神呢!你今天也见了,她挺迷人的吧?”

看着赵越正那憨脸上的邪恶笑意,我只能感觉到青春少年好风采。可对于卢雪琪这种冷傲美女老师,我也心里只能敬而远之了。且不说我多看了她背影两眼,七公主就吃醋了嘿!

我只能呵呵一笑,应付地点了点头,怎么也得保持青春玉男形像不是?我不予多说,道:“正哥,谢谢你的好意了。等阴差再来,拿我没办法了,我就把这纯阳玉还给你。现在,我回家拿我的衣服那些过来。”

“不用回去拿了吧?我这里衣服裤子多着呢,你随便挑就是了。万一你回去,又撞上办事速度快的阴差呢?万一我的纯阳玉也不顶事呢?所以,你还是就在这学校里呆着吧,跟我在一起,更有保障一些的。我撒泡尿去,一会儿再把我们寝室布置一个避鬼阵,就更保险了。”

说完,赵越正自信地笑了笑,便去洗手间了。

我也好奇避鬼阵是什么玩意儿,便坐了下来等着看。谁知道刚刚一坐,左耳朵被七公主轻轻揪了一下。我下意识地心里一寒,低声道:“媳妇大人,你几个意思啊?”

我耳朵还被揪着不放,倒不是太痛,但我根据来学校时七公主指路的特点判断出来了,她这是要拉我出门啊,当下忍不住又低声道:“难道不能住寝室?得回家住么?”

“嗯…;…;”

我的脑海里,七公主低低地应了一声,声音都若有若无。

我心狂躁起来:“媳妇大人,没搞错吧?咱放着这里还有避鬼阵的寝室不住,回去等阴差又来吓死我么?人家正哥还是挺热情的,我这一走,保不齐我成骗人家护身玉石的小骗子了呢!”

七公主不理我说的,又揪着我左耳朵,把我朝着外面拖。她在我身体里,都不知道她怎么就揪住我耳朵了,还力气这么大,真把我拖得身体都动了动。

“哎呦我的媳妇大人啊,松手啊,我回去还不行吗?”我痛得忍不住咬牙低声说着,迈步朝门口走去。

七公主这才松了手,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好像在说:不听本公主的话,怎么可以?

那时赵越正从卫生间里出来,好奇道:“天哥,跟谁说话呢?”

我停下脚步,自然地笑了笑,扯了个谎:“没跟谁说呢,我自言自语,感慨能遇上你这么好一兄弟啊!”

“哈哈…;…;客气啥呀?来,看看我给你摆个避鬼阵。我这两天被我爸逼着学来的,他说很管用呢!”赵越正大笑两声,然后撸起袖子朝壁柜走去,像是要拿他的工具了。

我拉了赵越正一下,不好意思地笑道:“正哥,谢谢你的好意了。我觉得…;…;我还是回家去住吧!我爷爷年纪也大了,我还是应该每天照顾他的。反正有你的纯阳玉在,应该也没什么事的。”

赵越正倒也是理解:“行吧,随你了天哥。照顾爷爷,这也是应该的嘛!唉,16年前我出生后没多久,我爷爷就没了,想孝顺还不行呢!哦,你爸妈呢?不在城里吗?”

我摇头无奈地笑了笑,苦逼着脸说:“我爸妈失踪好多年了,一直都是我和爷爷生活的。现在,我上高中了,爷爷却老了,唉…;…;”

“哦…;…;”赵越正应了一声,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没事的,你爸妈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的吧!好了,你回家去陪你爷爷吧,我也应该研究一下我们家的风水学了,再不好好学这个,我爸会揍我的。哦,你电话是多少,有事给我电话吧!”

我脸上热了热,说:“爷爷一直不让我用手机,说伤脑,还影响学习。唉,老人家的话不听,他会伤心的。”

“你爷爷真有意思。行吧,你回家,哥一个人孤独在寝室里终老吧,哈哈…;…;”赵越正确实是挺开朗的,说着拿他的什么阴阳手册去了。

我便也不多留,拿着书便离开了宿舍楼,原路往家里赶去。说心里话,心头很不舒服啊,不知道媳妇大人为什么这么做。可我不听她的,耳朵受不了啊,也只能回家了。不过,有纯阳玉在身,我胆子还是壮了不少。

过学校体育场的时候,感觉有些尿急,我便找厕所钻了进去。刚刚掏出东西解决着问题,突然感觉周围空气一冷,顿时全身汗毛竖了起来。

我猛地一回头,我的妈呀,身后竟然站着那只跟着卢雪琪的白衣女鬼,披头散发,个头跟我差不多,没有脚,血糊糊的脸离我脸不到一尺的距离,双眼滴血,凶狠地瞪着我。她一身阴气弥漫,让人像掉冰窖里,嘴里发出怪嘶嘶的恐怖声音来,吓得老子东西一缩,尿了一半又憋了回去。

他鬼娘的,又白日见鬼了!这血脸女鬼还不讲究,居然钻男厕所!

我吓得魂都快飞了,拉链都来不及拉,赶紧拔腿就往厕所外面跑。看来赵越正20万的纯阳玉也不顶用,这血脸女鬼不跟卢雪琪那个冷脸婆,反而还找上我了,真特么要命!

可谁知那血脸女鬼竟然一移动,堵在了厕所门口。我一下子冲过去,撞在她身上,当场如撞在阴冷的软墙上,被弹了回来,差点摔进蹲坑里…;…;

第七章 避鬼之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