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

  手上没有带拳套,任手痛,任手酸,没有停过,从回来后开始到现在,已经2小时了。

别墅里的女佣们都在楼下唧唧喳喳的议论:

“霁少这是怎么了,中邪了吗?”

“今天他没带昨天那个女孩来啊,估计是闹矛盾了吧。”

“说起那女孩,是不是霁少女朋友啊。”

“霁少一向不带陌生女孩来家里,想必是了。”

“可是,他不是尚槿小姐的吗?”

最后一个女佣越说越小声,因为正下着楼梯的霁云看见她们一堆人围在那说话。他并没有生气,而是很淡定的说:“去给我放热水。”

女佣们散了,只有一个走上楼梯去到霁云的房间。一开房门,意料之中的整洁,他没有因为生气打翻东西,这是很平常的事,因为霁云是个很理性的人。意料之外的是,霁云从不让人放水,今天真有点反常了。

女佣放完水就下去禀报了。

这时霁云正好从密室走廊里出来,手里不知拿着什么东西,上去了。

那个女佣多嘴问了一声:“霁少平时很少去密室的,今天怎么...?”

霁云回头看着她,眼神里面满是杀气,女佣吓得不敢再哼声。

霁少今天脾气这么大,真是不怕死。一旁正在扫地的女佣暗想道。

霁云上楼,楼上的所有人都撤了,只有他一人在卧室里,看着刚从密室拿出的东西。

尚槿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来了:“霁云在吗?”

“在的,请稍等。”门外的女佣用很甜美的声音说,转头嘴里头小声呢喃着:“这女的又来了,每次来纠缠着霁少,家里的仆人还要忙上忙下的。哎。”

女佣很小心的走到霁云房门前吗,轻轻叩了下门:“霁少,尚槿小姐来了。”

房间里久久没有回应,只有流水声,应该是霁云在洗澡吧。终于响起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沙哑声音:“今天不见客。”

女佣心情忐忑的下楼,这种声音在2年前听到过一次。那时的霁云才17岁,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呆了好久。待有人去叫他吃饭时,开门发现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应该说是变了一个摸样,好像一匹狼。眼眸中满是血丝,一反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见人就杀,最后是他的老师制止了他。

霁云的父母在他6岁时就被人杀害了,一直是他的老师在抚养他。

“尚槿小姐,霁少说今天不见客。”女佣回到门前,很客气的说。不料尚槿一下推开门冲进来,不管仆人的拦阻,说着:“出什么事我负责。”然后径直走进霁云的房间。

要她回去,怎么可能?听到霁云和颜汘汘吵架,尚槿就急忙赶来,一定要抓住这机会,一举把霁云拿下。

感觉有人要进来了,霁云忙把手上的东西收起,然后开门出去:“都说今天不见客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尚槿一头窜进霁云的怀中,嗲嗲地说。好贱啊!

“现在没事了,回去吧。”霁云在强忍心中的不满,下一秒就要爆发了。

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