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 异界穿越难

  简单介绍一下本人的身世,110年之前,也就是凡界的1920年,本人在凡间还是一名侦缉副队长,名唤青萍,因为机缘巧合,误打误撞地进入了这宇宙中另一个空间——灵界,摇身一变成为灵人,被命名为良儿。

我在灵界过了110天,在灵界最高统领——长老以及其属下——倾世导师的联合训导下,学会了穿越之术,成为了引渡使者,并被委派一项重要任务,也就是穿越凡界,引渡灵童。

当我再次穿越到凡界时,却意外地发现凡间已经星移斗转地过了110年,凡界此时已经是2030年。

原来,灵界一天,凡界就是一年!

此时,我刚刚穿越到凡间,又忐忑而慌张、跌跌撞撞地从黄府匆忙跑出来,怀中抱着一个雪白的熟睡中的婴儿,她的臂膀上晕染着一朵梅华形状的紫色胎记。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我前世的恩人——菊子的转世,因为,事发突然,长老指定的偷盗灵孩的地点——黄府孩子卧室,突然出现一对双胞胎女婴!

之前,我以为只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必定是菊子转世。

但是此时,却凭空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臂膀上都印刻着梅花胎记,我简直无从下手——而且更离奇的是,在卧室的角落,我隐隐感觉到了一股紫色烟雾在暗中蔓延,那背后仿佛藏着一个邪恶的身影,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和襁褓中的一对孩子——

那两个孩子显然受了惊吓,放声大哭。

此时,门外响起了高素妍匆匆的脚步声——

匆忙之中,我只能抱走其中的一个,她是哭喊最大声的一个。

这一对双胞胎的出现,以及那角落中暗藏的魔界魅影,彻底打破了我的计划。

我虽是灵人,却还无法分辨出这两个雪白的孩子中谁是真正的菊子转世,也无法知晓她们臂膀上那奇异的胎记是为何而起。

她有可能就是我在凡界的恩人菊子的转世,她曾经与我患难与共,最后关头牺牲自己将我奋力送入灵界,自己却香消玉殒,现在投胎到了黄府;也可能并不是,而是一个滥竽充数的假冒货!

但是此时我已经别无选择,除了赌——

我只得怀着侥幸而焦急的心理,匆匆逃离,要赶在孩子百日之前,赶回灵界,否则,这一次引渡灵童计划,将有可能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黄府却灯火阑珊,即将要有暴风雨袭来;孩子的母亲高素妍即将闯回卧室,她将发现自己的一个孩子不翼而飞,那是怎样的惊惶和痛苦呢?而且她还会发现奶妈晕倒在卧室,另一个孩子身上出现离奇的紫色胎记,那会是怎样的疑惑担忧呢?他的丈夫,黄锦堂,将如何严厉地责怪和处置她?

还有那因为我的穿越带来的时空错乱,她要怎么样才能解释清楚?

所有这一切,此时此刻,我都无法顾及了,我隐隐感到某种内疚和不安,但是,对于菊子的思念,战胜了这些短暂的对于黄府的内疚,我想,菊子生来并不属于这个黄家的,她本该就是属于灵界的,此时的黄家,只是她转世投胎的一个落脚点,她终将不属于这里。

我只希望上天在冥冥之中能够助我之力,希望我能够在灵界与久别的前世的菊子重逢,偿还她前世对我的恩情和爱恋。

而这个孩子是那么安详,在我的臂弯里沉沉睡去,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安然处之。

我飞奔着来到了一处僻静之所,此时,子夜即将来临,最后时刻到了。

我凝神聚气,面朝苍茫夜空,闭目发功,口内默念穿越咒语,怀中抱紧孩子。

渐渐地我感觉自己腾空而起,我睁开眼,眼前出现了那道银光闪闪的透明之墙,我朝着那飞跃而去,一阵欣喜。

但是,突然,那银光渐次变暗,出现了五颜六色的黑色暗影,并且发出了刺目的红色光芒,炙烤着我们。

我的耳膜里还出现了刺耳的警报声,仿佛是一种勘探器作业的声音,在扫射着我们。

最后,那红色光芒聚焦到了孩子身上,在她身上左右前后地盘旋。

我一阵惊慌,我继续默念咒语,心里却在呐喊:粒子之墙,放过我们,开门吧!

那束红光在孩子背上的紫色胎记上静止下来,发出更为尖锐的警报之声,我感觉我和孩子被推离了那道幕墙,顷刻间坠落了下去,耳畔风声呼啸,满眼风云激荡,我发出了惊恐地大喊:啊——

说时迟那时快,那道红光刹那间不见了,我们定在了空中。

臂弯中的孩子此时睁开了双眼,星眸微启,笑靥生辉,她朝着我露出略带狡黠的微笑,我惊奇地发现,她那臂膀上的紫色胎记瞬间消失了。

我虽是颇为诧异,但还是松了一口气,被粒子之墙渐渐吸引过去。

轻轻触碰一下,那粒子仿佛如万千水波涟漪,荡漾开去,消散如烟。

再睁开眼睛,我和怀中的孩子,已经站在了灵界沁芳谷旁边,眼前是宁静优美的万顷碧波,身边是沁人心脾的徐徐香风,我忽然感到了穿越成功的幸福和神奇。

我笑了,看到怀中的孩子也露出欢欣的笑容。

突然,倾世导师出现在我们面前,略微点头示意:总算回来了!

接着脸色一变,质问道:你知道你让我们多么担心吗?出现什么问题了?

我掩饰着:没有什么,只是在凡间出了点岔子,所以——

倾世警觉地:出了岔子?怎么回事?

我马上遮掩道:就是,就是被转世孩子的父母发觉了,现场狼狈不堪,我应付了一下,才耽误了时间。

倾世还是不信,他双手一张,手里出现了他的那个验证身份的银色神盒,对着孩子照射过来。

我阻止道:倾世导师,不用照了,在穿越回来的时候,粒子之墙已经验证了她的身份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回来啊!你就算怀疑我,也不该怀疑粒子之墙吧?

倾世想想,放下神盒,不再说什么,一把将孩子从我怀中抱过去,仔细查看了一遍,说:即便如此,也是需要核对身份信息、编排标牌号码的。

说着对着孩子一照,那银盒迟疑了一刻,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银盒“嘟”地一声终于打开,显示了孩子的信息和编码,我松了一口气。

倾世还要仔细检查她的信息,此时,空中传来了长老的声音:倾世,时辰快过了,立即将灵童送往育婴堂,勿得延误!

倾世慌了神,说了声:来人!

几个师兄从他身后一拥而上,抱起孩子,七手八脚地给她的衣物上扣上了标志牌和编码,然后盖上灵界的育婴袍,一径朝育婴堂方向飞走了。

我留了心,用犀利的眼神记住了她的编号,000789,然后,怅然若失地望着他们远去了。

倾世在我的身后,撂下一句冰冷的话:在孩子培育期间,禁止探望和打听,以保证培育的绝对安全和顺利!

另外,回去好好想想自己这一次穿越出的差错,明天在研修所当着全体同仁分析检讨!

我沮丧地回到了在灵界的住所:萍踪苑,灰头土脸,衣衫褴褛。

我的两个好伙伴,阿祥和阿勋迫不及待地围上来嘘寒问暖。他们先是焦急地询问找到了菊子的转世没有,接着又问穿越中顺不顺利,我都无情无绪地搪塞过去了。

这些问题正是我的心病,我能说什么呢?只能糊弄过去了。

阿勋见我不想多说,以为是路途辛苦,安慰几句便走开了。

只有阿祥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再一次关切地问道:既然找到了菊子,又带回了灵界,你应该感到高兴啊,为何还这么愁眉苦脸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掩饰道:没有,只是担心菊子在育婴堂的培育,我听说,那种封闭式的培育,对于任何灵童来说,可是一种残酷的体验呢。虽则她们进入了培育箱便失去了意识,但是培育的强度和激烈反应,还是会对他们今后的身体和记忆带来深刻的印记。

阿祥宽慰道:那倒是,但是,你也不必多虑,能进入灵界的胎儿都不是凡夫俗子,一定能经受住这些考验的。

我勉强地点点头,回忆起凡界130年之前我进入灵界的那一晚——

四 异界穿越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