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 穷途悬崖落(二)

  如是平常,这样的高墙对于我是轻而易举便能越过的障碍,这是我从小练就的江湖本领,但是此时,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个是身负重伤的弱女子,我又如何将他们带出重围呢?

我正在脑中飞速地思忖着这紧急关头逃亡的路线和办法,但是,来不及了,追兵突然追了上来,堵住了巷口,慢慢地朝这边挪动,看得见他们个个身手矫健、腰圆膀粗,脸上蒙着黑布,手里举着枪支和其他家伙,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梁世达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傲然地挺身而出,质问来者: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领头的刺客冷笑一声:死到临头还敢啰嗦!好,就让你死个明白!要不是你姨父那个老贼动了我们老爷的山头,也许你还有一条生路,但是,既然你们不听使唤,那对不起了,你们全家就等着受死吧!

说着,便将手中长枪刺将上来,看着那枪头便直逼梁世达的咽喉。

我一把推开了梁世达,趁着这些刺客一窝蜂冲上前来的当口,一把使出藏于头巾之中的芒星针。

那闪电般的芒星针细细密密地射出去,眼前的刺客们瞬间被击中,脸上、手上、眼中先是渗出星星点点的红点,随即鲜血迸出,他们一个个手捂着伤口,呲牙咧嘴,应声倒地。

但是,梁世达还是中了那长枪的一刺,正中胸口,他呻吟着捂住伤口,跪在地上。

此时皓月当空,但是巷子里伤者无数,鲜血横流。梁世达对着远方,哭诉道:姨夫,孩儿不孝,不文不武,今日死在刺客手中,不能完成您托付的宏图大业,只希望您万福万寿,能在有生之年找到托付之人。孩儿给您叩头,您的养育之恩来生再报,孩儿就此别过了!

说着,朝地上猛叩了几个头,气息奄奄地倒在血泊里,再也起不来了。

临走之时,我和菊子握着他的手,他艰难地看着我们,眼里是无尽的感激,嘴唇翕动,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那眼角流淌下来的泪水,印照着苍穹上那一轮孤清的圆月,异常辛酸。

菊子扑在他的身边,抽抽泣泣,拉着他的手:世达,是我连累了你,要是我早来一步,就不至于——

梁世达轻轻地摇摇头,再一次深情地望了菊子一眼,又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那是托付的眼光,他希望我能守护在菊子身边。

我点了点头,梁世达从此便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我们哀伤地守在他的身边,忽然,我发现那伙刺客中有人在慢慢苏醒,想必是受轻伤未曾丧命之人。

我机警地拉起菊子,正要往巷口逃出去,却隐隐听见前方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看来对方刺客的援兵又朝着这边赶来。

六 穷途悬崖落(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