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tom大闹郝氏

  Tom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单枪匹马来势汹汹地擅闯郝氏闹事。几名保安拦住他,并打电话告知崔静。崔静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结果,否则他tom就不是tom了,但是无凭无据又能把她怎么样呢?她让保安把tom放进来,刚好阿伟也在。

“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设计师tom吗?”崔静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眼角和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你不是说过不在踏进我们郝氏大门一步的吗……如今这是要食言了呀!”

Tom忍不住全身战栗,浑身的汗毛一根根地全都竖起来。

“我可是很忙的,有一大批合同在等着我,”崔静拿起一份合同,不屑道,“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我可没那个时间和你啰嗦!”

Tom手指颤抖地指着崔静以及那个红极一时的阿伟,“你们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怎么还可以这么的理直气壮,你知道你们这是什么行为吗?是偷盗!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必须发布记者会向我道歉,向我们彭氏道歉!”

得意忘形的阿伟完全没有把tom放在眼里,盛气凌人地说:“你说我的设计是你的,你有证据吗?无凭无据竟然也敢来郝氏放肆,告诉你,这里可由不得你发威!”

“既然你说是你的杰作,那你现在就把设计图画给我看,你画啊!”

“阿伟,人家不相信你,还不画给这个大设计师看看,也好替你自己证明清白!”崔静一身轻松地说。

不一会儿,阿伟就把设计图画了出来。

Tom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设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把设计图撕的粉碎,“这肯定是你们事先就学会了的!”

崔静奸笑两声,“你未免也太自恋了吧,天底下长得相似的人都有,更何况是几张设计图?”

Tom拎起阿伟的衣领,凹陷的眸子像是要凸出来一般,咬牙切齿道:“有种就比真本事,别耍这种龌龊的手段!”

阿伟一把推开tom,整理好皱褶的衣领,讥讽道:“我看你是觉得有人超越了你,心里不服气吧?!不过这也没什么,一山更比一山高,你和你们彭氏独占鳌头的日子也该到头了!”

“当然,如果你还想来我们郝氏,我们郝氏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崔静一副欢迎的样子,紧接着话锋一转,又说,“不过……首席设计师是不成了,设计师助理倒是有空缺!”

“我刚好还缺一个合适的助理,不过这会不会委屈了我们的首席设计师了呢?”阿伟一字一句地讥讽道。

“卑鄙,无耻,下流!”Tom大骂。

一群人轰拥而入,耳后是接连不断咔嚓咔嚓的拍照声。

Tom回头,只见所有的摄像机,所有的闪光灯,一时之间全部聚集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崔静果真召开了记者会,但是她不是道歉的,而是向外界声称彭氏的首席设计师因为嫉妒时装界的新秀抢了他的风头而大闹郝氏,并扬言彭氏还曾准备盗用他们郝氏的设计图,并附有照片为证!

此事顿时在时装界炸了锅,几乎所有人都信以为真,顿时各种舆lun从天而降。彭氏对此事一直拒绝接受媒体的任何采访,他们在等待最有力的还击,他们要用证据击垮郝氏,否则一切都是乱谈!

意大利知名时装企业的董事长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问上次去郝氏洽谈合同的一位高层,“你怎么看待此事?”

高层说:“就郝氏人的素质,怎么会突然间设计出这么优秀的作品?彭氏我也听说过,一直走在时装界的前沿,他们的首席设计师更是不可多得的设计天才,想必肯定是郝氏偷了彭氏的作品,对方不服才会闹事。只是没想到,倒让郝氏有了可乘之机。其实我正有和彭氏合作的意向,只是一直未向您讲明。”

董事长说:“你是相信彭氏企业喽!”

高层说:“是的,相信您和我的见解是一样的!”

彭远航下了飞机直奔公司,他首要做的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外界会说他们盗用郝氏的设计图,因为以Tom在时装界的地位,根本用不着偷取别人的设计求出名!

公司里和彭远航的想象中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景象,他最初以为公司会乱了套,但是每个员工都在井然有序的工作,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般。他一路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放松了些,迫不及待地去找彭志成。

“你怎么回来了?距离学习结束不是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吗?是教的不好吗?这可是有名的经济分析师在上课,一般人想听都听不到的!”彭志成对彭远航的到来颇感惊讶。

“我从报纸上看到新闻了,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不相信我们会做出这种事情!”

彭志成看起来一身轻松,说:“就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

“嗯!”彭远航心急地点点头。

“一路奔波挺累的,先坐下来歇一歇!”

彭远航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彭志成问道:“你认为我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只听,彭远航毫不犹豫地说,“我当然不信!可是……他们怎么会有tom的照片呢?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一开始我以为公司会乱套,但是大家的工作状态就像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似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我们没有这么做,又何必自乱成麻呢!而且自从出了这件事,公司上上下下更像是拧成了一股绳,所有人都齐心协力,等待最有力的还击!”

彭志成的眼睛里一片淡然,慈祥的脸上像湖水一样地平静,那浅浅的皱纹似微风吹起的阵阵涟漪,只是看起来有些疲倦。

如果说以前从别人那里听到彭志成是多么叱咤风云的商界人士,会让彭远航觉得夸大其词,那么这次他是由衷的敬佩。从事发到现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把公司上上下下打理的井然有序,让公司恢复到事发前的面貌,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因为他不仅要扛住外界的压力,还要做好员工的心理工作,更要承受公司为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这种能力与精神是从学习中远远学不到的,难道父亲不就是自己的最好的老师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太不懂事、太不孝顺了,一股自责涌上心头,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缓了一会儿,问道:“tom呢?”

“tom请了一个月的假,我去看过他,他有些糟糕,不过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想去看看他!”

“看他之前,先回家休息休息吧!”彭志成和蔼地说,就连皱纹都是那样地祥和。

张晓萌、彭晨露还有柳苗苗,在合欢树下聊着天。

枝繁叶茂的合欢树遮挡住当头烈日,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穿梭在树间的阳光在鹅卵石上画出各种各种的形状。可是合欢树下的姑娘们却个个无精打采,郁郁寡欢。

张晓萌大骂:“怎么会有这种不知天高地厚,厚颜无耻的人!偷别人的东西招摇过市就算了,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地指责人家!我简直快要气炸了!”

柳苗苗仗义执言:“要不要找机会教训一下那个叫崔静的!我生平见最不得干缺德事的人!”

彭晨露还算理智,说:“教训……怎么教训,以她的身份和地位是我们能够接近的了得吗?即使我们真的找机会把她打了,你们觉得她会善罢甘休吗?像她这种人,到时候肯定会反咬我们一口,tom难道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到时候,在让爸爸帮我们收拾烂摊子,低三下四的去求她?他们本来就忙得团团转,我们哪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去给她们添堵呢?还是想些实际的办法,看看怎么帮我们洗脱这个‘罪名’吧!”

张晓萌说:“对付这种人就得用下三烂的手段,大不了我们也去偷他们的设计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让他们尝尝这种滋味!”

“晨露说的对,我们要想些实际的方法,找到他们偷窃的证据!”

寻着声音望去,张晓萌站起来,难得露出笑容,“你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是因为学习提前结束了吗?”

彭远航解释说:“学习还有一个星期结束,我提前回来的。”

“你也听说了那件事?”彭晨露问。

“是,从报纸上看到的!”

“去过公司了吗?”彭晨露又问。

“去过了!”

“我都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我妈了,她和叔叔两个人总是等我们睡着了以后才回来,然后又在我们还没醒来的时候就离开!”张晓萌一番心疼地说。

肩上的责任让彭远航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他说:“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多想了,你们还是学生,学习是最重要的。公司的事情爸爸会处理的,况且我现在也回来了,你们就放心吧!我还要出去办点事,帮我把行李放到卧室!”说完,转身离开。

张晓萌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喊道:“休息会,再去吧!”

“不用了,我不累!”

不一会儿,彭远航开车驶出了别墅。

半开的房门,凌乱不堪的房间,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招贼了呢!

地上撒了一地的图纸,几乎都是上次的设计,另外还有几张被撕碎的照片,虽然照片被撕碎了,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那是tom和崔静的合影。

找遍整个房间,彭远航也没有找到tom的身影。打电话,只听从一堆图纸里传来阵阵振动声。他想不出tom究竟去了哪里,因为在这里他并没有过多的朋友!他在客厅等了片刻后,决定改日再来。

楼下聚集了七八个人,大家纷纷望向楼顶。

有人指着楼顶说:“这人是不是要跳楼啊!”

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彭远航抬头望去。

只见楼顶上真的有个人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手里不知拿的是酒瓶还是什么。虽然看不清此人的长相,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是tom!

他用最快的速度冲向楼顶,第一次觉得原来电梯的速度并不是那么地快。

楼顶热气滚腾,彭远航汗流浃背。

他紧张地站在楼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生怕现在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都会惊到tom。万一他真的受了刺激,纵身一跃,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不做。彭远航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有力无处使,因为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应对。

“一切都等,把他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再说吧!”想到这里,他慢慢地、悄悄地向tom靠拢!

警觉的tom感到背后有人,回头看了一眼,冷笑出声。他不是在笑别人,而是在笑自己,如今他已经够惨了,居然还被人误以为要自杀。

彭远航嘎然而止,手心里更多的是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液,尽量平和地劝解道:“Tom,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解决,千万不要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啊!”

Tom向他扔了一罐啤酒,他稳稳地接住。

“自杀的人有我这样的闲情雅致在这里喝酒解闷吗?我只不过是想出来透透气,整天憋在房间里,我都快要疯掉了!你可以陪我一起吗?”

彭远航总算松了一口气,原来一切只是虚惊一场。

他在tom的身边坐下,喝了一口酒,说:“还在想那件事情?”

Tom看着远方的云彩,叹了口气,“怎能不想,都怪我喝多了,才会让她有了可乘之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是我害得公司遭人暗算,名声大落!都是我的错!”

只见Tom灌下一瓶啤酒,啤酒顺着嘴角滴到地上。

彭远航安慰道:“这件事情怨不得你,是他们太狡猾了,你也千万不要自责,因为不会有人为了这件事情责备你的!”

Tom紧紧地攥着早已被他捏的变了形的啤酒罐,说:“正是因为没人责备,我才更加自责!”

“相信我,总有一天,真相会还我们公司每一个人一个清白!但前提是你一定要振作,因为你要用你的作品向大家证明一切,而且这也是最好的证明方法!”

拍拍Tom的肩膀,又说:“所以,你一定要快点回到公司,我们每个人都在等着你,等着你在他们最得意之时,给予他们最致命的一击。”

听着彭远航的话,tom很是欣慰。他绝不能负了公司,他一定要设计出比上次更好的作品向公众证明一切!

第八十八章 tom大闹郝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