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吃醋

  前面一辆大巴车是空的,后面一辆大巴车上坐了五六个人。靠前的是一对情侣,另外两个是结伴而行的姑娘,坐在倒数第三排靠窗户位置的是一个年纪在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女孩只身一人,长得清秀,只带了一个旅行背包。

张晓萌一行人上了后面的大巴车。前面的座位陆陆续续坐满了人,她好不容易找了个空着的双人座,和上官一诺坐在了一起,而她的右边正好是那位清秀的女孩。南阳和同班的一位女同学坐在了张晓萌的前面。彭远航是最后一个上车的,车里只剩下女孩旁边的那个座位,他毫无选择地朝女孩走去。

女孩见他,微笑着把放在空座位上的水杯收起来,脸上留下一对很深的酒窝,煞是美丽。

等所有人坐好,车子缓缓地发动了。

一位皮肤偏黑,个子不是很高,留着一头短发的女导游站在大巴车的最前面。

她手持话筒,笑容和善地说:“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导游李蕊,木子李,草字三心蕊。大家几乎都是学生,都比我年轻,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李导,不过这个称呼显得太生疏了,所以大家就叫我李姐好了。”

“李姐好……”一群男生起哄,南阳的嗓门最高。

李导微微笑着,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接下来为大家介绍的是我们劳苦功高的司机师傅,我们的司机师傅姓张,大家可以称呼他为张师傅。”

“张师傅好!”南阳带头喊着。

等车厢里安静下来,李导继续说:“下面要讲的就是我们重点了……说到华山,大家并不陌生,五岳之一,海拔2154.9米,坐落于我国陕西省渭南市华阴市,它南接秦岭,北瞰黄渭,扼守着大西北进出中原的门户。华山是由一块完整硕大的花岗岩体构成的,有东、西、南、北、中五峰。主峰有南峰“落雁”、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

李导滔滔不绝地向大家介绍着,大家专注地听着,听到兴奋之处,还会一起交流一番。

一位坐前排的男生问:“都说华山自古一条路,难道真的没有第二条路了吗?”

“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好,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为大家讲的,直到上世纪40年代末,黄甫峪的“智取华山路”凿通之后,华山才有了第二条登山道……”

导游讲的时间长了,大家不免有些厌倦,有的人打起了呼噜,有的人在下面交头接耳,有的人拿出准备好的零食吃着。

女孩塞着耳麦,闭目养神。

彭远航看了看一旁的张晓萌,只见她睡得一塌糊涂,口水挂在嘴边,头靠在车窗玻璃上,车子转弯时,身体因为惯性向一边倒去。

女孩干咳两声,对坐在外面的彭远航说:“麻烦让一下,我去接杯水。”

“我帮你吧!”彭远航礼貌地说。

女孩感激地笑笑,把杯子给他,一双有神的凤眼里泛起柔柔的涟漪,直盯着他的背影。

太阳透过车窗照射到车内,张晓萌不自觉地用手挡住眼睛。空调的冷气已经抵不住阳光的炙热,车内燥热起来,有些人被热醒了,脸上挂着汗珠。

彭远航起身,轻轻地拉上张晓萌旁边的窗帘。没有了刺眼的阳光,张晓萌把手放下,继续呼呼睡着。

驾驶员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些,并提示大家把窗帘拉上。过了一会儿,车内变得凉爽起来。彭远航从旅游包里拿出一件衣服为她盖上。

女孩好奇地问:“你这么关心那个女孩,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彭远航腼腆地笑笑,说:“他是我妹妹。”

“哦,原来是妹妹啊!”女孩看看彭远航,又看看张晓萌,“可你们俩长的一点都不像。”

彭远航岔开话题说:“你一个人出来的吗?”

“嗯!”女孩点头应道。

“父母能放心的下吗?”

女孩淡定地笑笑,“他们不知道,我留了张字条,就溜出来了。”

彭远航不知是该佩服女孩的勇气,还是该批评女孩的独断,不过别人的事情还是少管的好。

“你父母见到字条,还不得急疯了啊?”

女孩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急疯了,那他们早就进精神病院了!”

彭远航倒吸一口气。女孩解释说:“我爸妈工作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管我,我不在家,他们才省心呢!对了,我叫叶子,你呢?”

“我叫彭远航!”

“你女朋友不在这吧?”

彭远航暗暗望了张晓萌一眼,揺摇头,“我还没有女朋友”。

“那借你的肩膀靠靠。”

还没等彭远航同意,叶子就已经靠在了他的肩上。

半小时过去,车内变得凉飕飕的。有不少同学拿出衣服穿上。叶子不由自主地缩了下脖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彭远航见状,脱下外套,轻轻地为她盖上。

只见,叶子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靥。

张晓萌伸了个懒腰,披在身上的衣服滑落在地。揉揉醒忪的眼睛,看向旁边的上官一诺。

上官一诺睡得正香,身上的衣服有一半滑落在地,帮她把衣服提到肩膀处,不经意间看到了彭远航和叶子。

叶子歪着脑袋靠在彭远航的肩上,长发顺着他的肩膀,散落在他的胸膛。

张晓萌心里怪怪的,有些生气,可又不只是生气那么简单。心里堵得慌,想叫醒彭远航,可又觉得不妥。

“他们怎么会如此亲密,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就成男女朋友了吧?”想到这里,心里不免咯噔一声,“只是二哥一向是慢热型的人……但是看这姿势,明明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啊……而且二哥都不给自己披衣服,反倒给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孩披上了他自己的衣服!”

张晓萌越想越生气,越看女孩越觉得女孩不顺眼。

彭远航睁开眼,往张晓萌望去,四目相对的瞬间,张晓萌躲开了。

彭远航没有察觉出她的异样,笑笑地说:“你醒啦,饿了吗?我给你拿吃的。”

不说还没觉出来,一说肚子还真有些饿了。望着前面人的头顶,说出的话不冷不热,甚至还有些责备的意思,“怎好劳您大驾。”

起身,跨过上官一诺,伸手去拘车架上的旅游包。旅游包被放在车架的最里面,她伸出手臂还不到车架处,又试着踮起脚尖,可依旧摸不到。

彭远航轻轻地移了移女孩的头。张晓萌看到这一幕,心里的火气更旺了,就差像红孩儿一样,把火从嘴里给喷出来!

彭远航抬起手臂,轻而易举地拿下旅游包。张晓萌没好气地一把夺过,然后“嗖”的一下子把拉链拉开,等把想吃的东西都拿出来,又“嗖”的一下子把拉链拉上。

彭远航见此,又帮她把包放上去。

张晓萌开始大口大口地不停吃着,也不知道吃的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彭远航接了一杯水给她,说:“喝点水,小心噎着!”

张晓萌接过水杯,连声谢谢都没有,若是放在以前,她早就开始调侃他了。

“吃饼干怎么跟啃骨头似的,动静这么大,好不容易睡着,被你给吵醒了。”上官一诺的脸上挂着不悦,带着没睡醒的声音抱怨起来,这次她算彻底地撞到枪口上了。

张晓萌憋了一肚子的气全都撒了出来,“我吃东西碍你什么事了,饿了总不能让我挨着吧,再说你睡你的,我吃我的,别人都没被吵醒,怎么就单单把你给吵醒了!”

上官一诺并没有为此生气,她只是纳闷张晓萌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发脾气,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乱发脾气的人。

靠在张晓萌的肩上,悄声问:“怎么啦?是不是彭远航欺负你了,又或者是南阳惹到你了?”

张晓萌依旧大口大口地吃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若是把实情讲出来,别人会怎么看自己,总不能让别人误以为她在吃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的醋吧?再说,他彭远航找女朋友也不关她什么事啊!不对,吃醋?怎么感觉就像是在吃醋呢?张晓萌眉头紧皱,完全被自己的这一断定吓住了。

“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我的妈呀,我这是怎么了……不对,不对……别人不都是说,若是自己的哥哥有了女朋友,做妹妹的多多少少会因为有人霸占了自己的哥哥而不乐意或者吃醋的吗?对,肯定是这样!或许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二哥热心肠地想要帮她罢了。”张晓萌用这一理由安慰着自己,又眉开眼笑起来。

但是仔细一想也不对啊,为什么他对柳苗苗,对李海星好的时候自己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上官一诺望着她复杂的五官,猜不透她满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使劲地晃晃她,担心她会走火入魔。

张晓萌定定神,拿出一块饼干放进嘴里,“没怎么啊,就是太乏了,脾气不好,你别介意啊。”

上官一诺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一路上都被张晓萌当作撒气桶来撒气。

突然,大巴车一个急转弯,叶子的头又顺势靠在彭远航的肩上,张晓萌放在腿上的一袋饼干也掉落在地。

上官一诺帮她把饼干捡起来,又从座椅底下捡起一件白色外套。

“这是你的吗?”

张晓萌看看衣服,脸上泛起笑意,这件衣服还是当初她和彭远航因为小白鼠闹矛盾时她为他挑选的呢。

“那衣服是我的。”只听,彭远航说。

上官一诺把衣服交给他,然后拆开手中的饼干盒。

张晓萌本打算谢谢他的,只是在看到他和叶子的亲密样时,刚要压下去的怒火又一下子窜了上来。

彭远航说:“这衣服有点脏了,我再给你拿一件干净的吧。”

“我不冷,不需要!”张晓萌冷冷地说,然后又火气冲冲地对上官一诺说:“你干嘛吃我的,你自己不是有的嘛?”

上官一诺边吃边说:“咱俩谁跟谁,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先吃谁的不都一样嘛!”

第六十八章 吃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