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情敌

  经过老君犁沟,终于到了华山主峰之一的北峰,也就是金庸先生笔下的华山论剑之地。

张晓萌抚摸着石碑上赫赫有名的“华山论剑”四个大字,视线慢慢地移向旁边的另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个字。

她在脑海中一一对号这十四部小说,想的出神,想的入迷。

上官一诺拿出相机,偷偷地为她拍照。

张晓萌问:“你知道这十四个字指的是哪十四部小说吗?”

上官一诺颇有兴致地看着这十四个字,一一对号入座,“《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连……连什么来着……”

“这都不知道,看我的,”南阳闻声,来凑热闹,“《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这一联分别是《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

上官一诺不屑地看着他,趾高气昂道:“还说我呢,连这个都不知道,这是有名的《鸳鸯刀》。”

叶子也过来了,站在上官一诺的旁边解释说,“其实金庸老先生的作品主要有十五部,另外一部是《越女剑》,因为金庸老先生不太欣赏,因而未入对联内。”

“阴魂不散,就跟别人不知道似得,瞎显摆什么呀!”张晓萌在心里鄙夷一番,越看越觉得叶子不顺眼,而且她觉得彭远航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了,总是和叶子缠在一起。

南阳两眼放光地盯着叶子,大肆夸赞:“原来你不只是美女,还是才女啊,佩服佩服!”

“这有什么,这些书我可是全都看过了的!”叶子很是傲气地说。

张晓萌撇撇嘴,不悦地拉起上官一诺往前走。

南阳趴在彭远航的耳边,悄声道:“表哥,你可要好好把握,我总感觉这女孩对你有意思,而且你们俩蛮般配的,这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完全忽略我们的存在。”

“瞎说什么呢,人家一个女孩出门在外,帮助下不是应该的嘛!”彭远航说完,去追前面的张晓萌。

“放着这么多人,干嘛非要你帮助,这都想不明白,咱家的好基因怎么都遗传到我身上了呢。”南阳边走,边自言自语。

经擦耳崖,过天梯,便有一长岭呈现眼前。它莽莽苍苍,笔直插天,好似苍龙。这就是著名险道之一“苍龙岭”。

远远无数灯点排成笔直一线,斜向天际,慢慢向上移动,那是游人打着手电或头灯在岭上攀登,看去宛如登天。此岭上的台阶只有2尺多宽,两旁万丈深壑,势陡如刀削斧劈。在这里遥望青松白云,耳听风声大作,令人心惊目眩。游人到此,莫不惊叹,张晓萌自然也不例外。

南阳争先恐后地向上爬,他可不想再被上官一诺拖了后腿。

上官一诺见南阳撇下自己不管,忙喊:“喂!你怎么自己跑了,我可怎么办?!”

张晓萌望着五米开外的南阳,手搭在上官一诺的肩膀上,安慰说:“这不还有我的嘛!”

“咱俩,行吗?”

“怎么,瞧不上我啊?那你自己爬吧,懒得管你!”假装丢下上官一诺,做出攀爬的姿势。

上官一诺冲上去,喊着,“等等我!”

见他们都爬了上去,彭远航对叶子说:“咱们也开始吧!”

叶子边爬边说:“你很关心你妹妹!”

“她是我妹妹嘛,而且她也很关心我。”

叶子笑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们俩是亲兄妹吗?若是亲兄妹为什么一个姓彭,一个姓张,莫非一个跟爸爸姓,一个跟妈妈姓?”

彭远航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她看出了自己对晓萌的心思?也不可能啊,南阳和上官一诺都没看出来,她怎么会看得出来呢?更何况自己一直隐藏得极好,不会那么轻易就会被人发现的。即使发现也没什么,照顾自己的妹妹又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叶子见他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问了,我们继续往上爬吧!”

“没关系,我们是重组家庭,晓萌的妈妈是我爸爸现在的妻子。”

这个答案出乎叶子的意料,跟在彭远航的身后,脑袋飞速地转着,“重组家庭的孩子哪有向他们相处得这么融洽的?而且还这么关心彼此!莫不是张晓萌喜欢彭远航,把自己当成了情敌?”

回想起张晓萌这一路上奇奇怪怪的举动,叶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看来她果真把自己当成了情敌,就是不知道彭远航喜不喜欢她了。”

虽然苍龙岭是著名的险道之一,但是经过千尺幢和天梯之后,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了。过了苍龙岭经过金锁关就到了东峰,此时已是凌晨,张晓萌他们住在了东峰宾馆。

经过一整天的攀爬,张晓萌累得筋疲力尽,但是想想早上即将看到的美景,所有的疲乏又都是值得的。她把闹钟定在四点,心中幻想着美丽的朝阳,沉沉地睡着了。

在闹钟没有想之前,宾馆外面的吆喝声唤醒了住宿的人们,“看日出,租大衣喽!”

张晓萌他们每人租了件大衣,向着朝阳台出发。朝阳台上游人济济,东方还是朦朦胧胧的一片。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张晓萌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山顶的寒冷让张晓萌紧了紧裹在身上的大衣,她和其他游客一样,翘首等待着那最壮观,最美丽的时刻!

一位带着东北口音的游客对旁边的一位游客说:“我已经三次登华山观日了,每次来都和最初时的心情一样,特别是看到日出升起的那一刻,我所有的失意仿佛都被带走了!这是我人生中最兴奋的时刻,感觉自己就是那缓缓升起的朝阳!”

第一束浅浅的光芒在东方劈开了一个缺口,天幕渐渐被拉开,泛出鱼肚白,云海也逐渐明亮起来,出现了淡橘黄色的彩带。彩带与最灰暗的交接处,出现了红红的一抹,继而是一个淡红色的亮点,身后的山峰已历历在目。

一位带着山东口音的游客欢呼着:“这次终于看到日出了!太棒了!”

张晓萌拿出单反,似乎要永远记住这难得一见的景色!

亮点逐渐放大,朝霞不断地向灰暗地带延伸,漂浮的彩带也越来越宽,把云层映衬的光亮亮的,五彩斑斓。

日出缓缓地跳出云海,上方出现了两抹淡淡的云彩,相机的快门声在耳边不停地“咔嚓咔嚓”的回荡。

“太美了!”一位带着浓浓陕北口音的游客高呼着:“太阳升起来了!”

瞬息之间,太阳的金色光芒照向大地,游客们几乎不敢直视她的美丽!

上官一诺闭上眼睛,默默许愿,态度极其诚恳!

南阳调侃道:“许的什么愿?分享一下!”

上官一诺还在为南阳抛下她的事情耿耿于怀,恶狠狠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还记仇呢!犯的着吗!”

叶子对彭远航说:“希望你永远都能像今天的朝阳一样,朝气蓬勃,蒸蒸日上!”

彭远航淡淡地笑笑,道了声谢谢。

张晓萌陶醉在美丽的朝阳中难以自拔,眼睛里全是太阳的金黄色。她幻想着如果能拥有一对翱翔的翅膀,那么此刻会毫不犹豫地从朝阳台飞奔过去!

观日之后,大家对下山的路线发生了分歧,胆大的人提议去下棋亭,但是到下棋亭必须过鹞子翻身。有人在来之前专门在网上搜索过,知道鹞子翻身的艰险。但是鹞子翻身不是胆大就可以去的,还需要有一定的臂力,一些胆子小的同学特别是女生都建议不去。最后,导游提议兵分两路。张晓萌和叶子都属于挑战性的人,她们必然是奋勇向前,否则这一趟对于她们来说就白来了!

张晓萌做好一系列准备,彭远航突然叫住她,“我先下,你在后面跟着!”

彭远航挽着寒锁,踏着石窝,向下下了两步,然后对上面的张晓萌说:“你抓着铁锁,慢慢下来!”

“不要小瞧了我,你下你的,我自己没问题!”

叶子冷眼看着一切,做好了下去的准备。

南阳笑笑地说:“还是我先下吧。”

叶子对此嗤之以鼻,“我可没那么娇贵,你管好自己就OK了!”

张晓萌挽着铁锁,用脚尖寻找石窝,并喃喃道,“这有什么难的!”

可没下几步,她就胆怯了,铁锁并不是她想象中固定的紧紧的那种,而是有些松动,伸手一碰就会左右摆动,不易抓牢。她紧紧地贴着山壁,在抓牢铁锁后,又继续寻找石窝。可试了几次,也找不准石窝的位置,想往下看,但是根本看不到。因为山体是斜的,并且是往里斜的那种,连自己的脚都看不到,更别说是石窝了。

张晓萌急得出了一身的汗。

叶子讥讽道:“行不行,不行就上来,反正才下去没几步……万一下到一半下不去了,可没人帮得了你……要不你上来,我先下,我的脚都麻了!”

“我看看风景还不行呀!再说我的脚还没麻呢,想多看会不行啊,你如果实在不行就上去啊!”张晓萌边说边寻找石窝,心里一番着急,总不能让叶子看她的笑话吧!

“终于找到了!”唏嘘一场,心也跟着踏实下来,挽着铁锁慢慢下行。

彭远航和张晓萌只保持一步的距离,他每下一步都会抬头看看她,生怕她有个闪失。

下到一半,张晓萌突然说:“二哥,我自己没问题,要不你先下去吧,也好为我拍几张飒爽英姿的照片,等回去后,也好拿给晨露看。”

彭远航略有担忧:“你自己可以吗?我有些不放心。”

张晓萌催促着:“哎呀!我可以的,这马上就快到底了,再不拍就没机会了,快点啦,我的好二哥!”

彭远航往下看看,确实是快到底了,但还是对张晓萌嘱咐道:“你自己当心些!”

没一会的功夫,彭远航就下去了。

张晓萌慢慢地扭过身,单手抓住铁链,单脚踏在石窝里,另一半身体往外移出半米开外,摆出个大字!

彭远航揪着一颗心,利落地为她拍照,就怕她坚持不住有个闪失!

上面的叶子当着彭远航的面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眼巴巴地瞅着!

等照片拍的差不多了,彭远航说:“好了,抓紧时间下来吧!”

张晓萌又摸索着往下,还不忘自嘲一番:“什么时候成爬行动物了!”

过了鹞子翻身,彭远航总算松了口气,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给她。

张晓萌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喝着。

叶子走来问:“还有水吗?分我些!”

彭远航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水杯,“这是我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喝吧!”

叶子刚要拿,被张晓萌拦住了,“男女有别!你还是用我的吧!”

就在这时,南阳接过水杯,喝了起来!

叶子只能不情愿地接过张晓萌手中的水瓶,并在瓶口处擦了又擦。

张晓萌撇撇嘴,心里一番鄙夷!

在下棋亭逗留了一段时间他们就原路返回了,上官一诺还在上面等着他们。

见张晓萌上来,上官一诺忍不住发起牢骚,“怎么这么长时间,你再不上来,我都打算和他们一起下山了!”

张晓萌边解安全绳,边说:“幸好你没去,你不知道有多险,你要是去了,估计得用直升机把你吊上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我们能上来的这么晚吗!”叶子埋怨说。

“那也没人让你跟着我们啊!你这么本事,干嘛非要跟着我们!”张晓萌不服气地给予还击。

“我又不是跟着你!”叶子说完,朝彭远航走去。

“你们这到底怎么回事?”上官一诺悄声问。

张晓萌表面上若无其事,暗地里早已嫉恶如仇,“这你都看不出来,缠着我二哥已经两天了,能安什么好心。”

南阳凑过来说:“她这是看上咱哥了,要不这么多人怎么专跟着咱哥!”

“不是吧?”上官一诺吃惊地张大嘴巴。

“这有什么好吃惊的,以我表哥的魅力,有女孩喜欢还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眼珠骨碌碌地一转,又说:“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总不能人家不喜欢我,就应赶着往上贴吧!你以为人人都和她一样,跟那狗皮膏药似的!”

“你怎么知道表哥就不喜欢人家的,我看他们俩个还挺配的!”

张晓萌的双眼睁得圆圆的,望着距离她有五六之米远的彭远航和叶子,只听他们的谈话声不时地飘进她有意聆听的耳朵里。

叶子说:“这个鹞子翻身比我想象中容易多了,我开始还以为有多难呢!”

彭远航说:“可不是嘛!但是对于你们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困难,不过你不一样,女中豪杰……”

张晓萌在心里‘呸’了一声,“就她?还女中豪杰?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是苗苗在就好了,也好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女中豪杰!

叶子拿出相机道:“我们合张影吧!”

彭远航答应,喊南阳帮忙拍照。南阳似乎很乐意效劳,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献殷勤!

叶子挽着彭远航的手臂,骄傲地笑着,还不忘暼了张晓萌一眼。

张晓萌气呼呼地喘着粗气,眼珠子像是要从眼眶里弹出来一般,她还从未如此讨厌过一个女生。

“胳膊都已经挎上了,二哥居然都不反对,还那么悠然自得,以前人家碰他一下,他就吹胡子瞪眼的!真不知这是中了哪门子的斜,难不成被施了魔咒?该不会两个人真的……”想到这里,心里猛然抽了一下,空落落地停了半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她不敢往下想,她反问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难不成自己暗恋上了二哥?”可是暗恋一个人真的好痛苦,何况还是一个压根就不该暗恋的人!

“看来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又要胡思乱想,到时候乱成一滩糨糊,非崩溃了不可!”

上官一诺好心提醒道:“可得把你二哥看好了,别再给你整个二嫂回去,看这女孩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张晓萌没说话,拉着上官一诺冲冲地离开了!

第七十一章 情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