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散打比赛

  一个月以后……

SS俱乐部通知所有会员,市武术协会将于4月16号在某大学体育馆举办“第一届扬武杯武术散打比赛”,有意者均可报名参加。

彭远航接到消息后欢呼鼓舞,这是他迎来的第一场盛大比赛,所以这场比赛在他心目中的分量是极其重的。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都要去散打馆练上两个小时,他希望自己能够在这场比赛中争得名次。

这一天,天上下起了雨。

彭远航如同往常一样出现在散打馆里。郝辰逸似乎料到他会在那里,和南阳一块儿过去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郝辰逸咧嘴笑着,“哎呦……老大好认真啊!照这种情形来看,第一肯定非你莫属!”

南阳佩服郝辰逸未卜先知的能力,说:“有你的,表哥还真在这里!”

郝辰逸自信地走向擂台,“也就只有你猜不到,这么重要的比赛,老大肯定要在这里卧薪尝胆,要不怎么一鸣惊人!”

彭远航问:“你们怎么来了?”

郝辰逸堆起一脸做作的笑容,“作为兄弟,我们当然是来给你加油鼓劲的,到时候你得了第一,我们脸上也有光不是!”

张晓萌绷着一张脸,冷哼一声:“虚伪!”

郝辰逸眯起冷冽的眼睛盯着她,不友善地说:“你怎么老跟我过不去,我可没得罪过你吧?!”

“行了,别吵了,你们俩上辈子肯定是冤家。”为了避免一场即将来临的战争,一向絮叨的南阳挡在两人中间。

“谁跟他是冤家,我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张晓萌白了郝辰逸一眼,不满地说。

郝辰逸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但随即又摆出那副邪魅的招牌笑脸。

“怎么样?有把握夺冠吗?”

“尽力而为吧!”彭远航一边取下拳套,一边走下擂台,自信满满地说。

张晓萌递给他一瓶维他命,他一口气喝下半瓶。

出了一身汗的彭远航每每喝完张晓萌给的饮料,浑身的血管就像注入了新的血液,聚集着能量。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心里作用,还是维他命的功效。

郝辰逸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关系会变得这么融洽,这让他感觉非常不爽,嘴角跋扈地往上翘着,对张晓萌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情同手足,亲密无间了,老大竟然会带你来散打馆?”

彭远航径直走向旁边的座椅,冷冷地回应,“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自从上次酒吧事件以后,他对郝辰逸就心存芥蒂,还特别是当郝辰逸针对张晓萌的时候。

“怎么,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郝辰逸说着,在彭远航的身边坐下。

“我们犯得着为了这种事情生气吗!别把自己的地位想的那么高,我们压根犯不着和你生气!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生气,那不是闲得没事找抽吗!”张晓萌伶牙俐齿,且满不在乎地说。

郝辰逸眯起眼睛,毒辣地望着前方,在心里愤恨地说,“这可是你们自找的,别怪我无情!”

嫉妒是人的本能,一般发生在同性之间较多。郝辰逸是个嫉妒心极强的人,他看不得有人超越他。他心里非常清楚,依照彭远航的实力,即使不是冠军,至少也会是亚军。他不想让他取得名次,他想让他输得一败涂地。在他看来,彭远航什么都比他强。以前这种感觉并没有那么强烈,甚至还有些可怜他,可怜他从小没有妈妈,可怜他孤僻冷淡得罪人的性格。可是自从有了这个所谓的妹妹,彭远航变了,变的不再让他可怜,变的比他还要好。他开始有些同情自己,甚至产了扭曲心里,这种扭曲让他对彭远航的嫉妒越来越强烈。

他盯着擂台上的彭远航出神,过了许久,拿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

张晓萌用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为彭远航买了一个与twins拳套配套的头盔,她打算在比赛的前天送给他,给他个惊喜。

而此时的彭远航正爱不释手地摆弄着他的twins拳套,心想,要是有个配套的头盔该有多好!

他跑遍了大半个北京城,终于找到了一家卖TWINS品牌的护具店。

他兴奋地指着橱柜里的头盔,眼睛里绽放出光彩,“老板,给我拿这个看看。”

老板打开橱柜,小心翼翼地取下出彭远航所指的那个头盔。

彭远航接过头盔,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激动地问:“我要这个,多少钱?”

老板惋惜地从他的手中拿回头盔,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这个已经被别人买下了,过两天就来取。”

彭远航有些着急,“我可以付双倍的价钱!”

见老板没有吭声,又伸出三根手指,“三倍的价钱!”

老板笑笑,摆摆手,“年轻人,诚信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别人,又岂能食言卖给你呢?我真的很抱歉!”

彭远航为刚才的言行感到惭愧,满含歉意地说,“对不起,老板!我是太想要这个头盔了!”

彭远航的情绪像坐了一次跳楼机,忽得上去,又忽得下来。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张晓萌端着葡萄,凑到他的面前,“怎么了?跟掉钱似的,耷拉着脑袋!”

彭远航失落地说:“我相中了一个头盔,可老板说卖给别人了!”

张晓萌的眼底露出一抹得意,把一颗葡萄放进他的嘴里,问:“如果我能帮你弄到头盔呢?”

彭远航半信半疑地看着她,然后又无精打采地说:“就你?算了吧!”

张晓萌一手拍在大腿上,自信洋溢道:“你还就别不信了,我还真有这个本事!”

彭远航看张晓萌不像是撒谎,又立马提起了精气神,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道:“你要是真能帮我弄到,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张晓萌还没咽下去的葡萄卡在了嗓子眼里,脸憋得通红,咳嗽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结结巴巴地说:“话……不可以……乱说,会死人的!”

彭远航也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不由自主地就说出了“以身相许”四个字。也许发自内心的声音,总能这样的脱口而出吧。

张晓萌缓了口气,又喝了一大口水,大大咧咧地说:“以后不要随便用这四个字,一般是心爱的女子向心爱的男子表白时才会说以身相许的,你一个大老爷们还不让人家笑掉大牙呀!”

一片真心被张晓萌当作笑话一笑而过,彭远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疼疼的。

两天后,张晓萌把头盔送给了他。

彭远航激动地接过头盔,眼里是掩藏不住的光彩,比收到彭思南送给他的拳击手套还要兴奋。

“怎么样,我是不是说到做到!”张晓萌得意地说。

“我去买的时候,老板说被人买走了,现在想来,老板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

“还不快戴上试试?”张晓萌说着,踮起脚尖,帮他戴上。

望着近在咫尺的张晓萌,彭远航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就像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在里面安了家。

比赛如期而至。

彭远航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冲到了前四强。除了彭远航之外,还有一位27号选手吸引着大家的眼球,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再彭远航之下。

决赛之夜,体育馆内灯火辉煌,坐无缺席,场地周围挂着标有各种口号的红色条幅。

张晓萌、彭晨露、上官一诺、柳苗苗以及南阳和郝辰逸全都到了现场。他们几人并排坐在了第一排。除了郝辰逸之外,每个人都格外紧张,他们不知道彭远航能否击败27号成为擂主。

比赛正式开始。

8m*8m的擂台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观众卯足了劲,为自己喜爱的选手加油助威。

第一场,27号选手与09号选手的对决。三下五除二,09号选手败阵,27号选手获胜。

第二场,彭远航和36号选手的对决。毫无悬念,彭远航赢得胜利。

经过总积分的排名,彭远航,09号选手以及神秘的27号选手成为了前三强。

观众席上呼声一片,震耳欲聋,各自的拉拉队更是互不相让,一声更比一声高。

一位观众说:“这个27号选手是谁啊,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不会是匹黑马吧?”

最后一场是激动人心的冠军争夺战,27号选手和彭远航的对决。此时,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张晓萌一行人挥舞着事先转备好的条幅,呼喊着口号:“远航,远航,实力无双!远航,远航,勇得擂主!”

粉丝们听到口号后,也纷纷加入进来。郝辰逸嗤之以鼻,就算他彭远航在厉害又怎么可能是职业选手的对手呢?看你们究竟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台下一下子安静了。

第一回合刚开始,只见27号一个左摆拳猛击彭远航的头部,轻松夺得一分。

台下的张晓萌屏住呼吸,脆弱的小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其余几人也揪着一颗心。

南阳诧异地望着27号选手,问旁边的郝辰逸,“这是谁啊?这么厉害,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郝辰逸的脸上露出不着痕迹的诡笑,“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

眨眼的功夫,两分钟一晃而过。

彭远航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27号选手又轻而易举地获得1分,赢得第一回合的胜利!

三十秒之后,第二回合开始了。

张晓萌闭上眼睛,没有勇气再去看擂台之上的彭远航。

郝辰逸看了她一眼,得逞地笑了。

彭远航集中全身的精力进行着比赛,眼前的对手看着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对方究竟是谁。趁27号不备,彭远航一个漂亮的侧踹击中了他的腹部。

只听,南阳在观众席上欢呼,“表哥,好样的,打他!”

听到大家的欢呼,张晓萌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些,目光再一次凝聚在擂台之上。

27号眼露凶光,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居然被一个业余的打了,传出去还不被人家笑话。

只见,他一个左勾拳挥向彭远航。彭远航利落地躲开了。

经过上一回合的比赛,彭远航多多少少摸清了27号的出拳套路。

只见,一个利落的右直拳,击中了27号的头部!

眼看离第二回合还有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台下一位观众大声喊道,“27号不是职业散打手高波吗?!”

另一个人附和着:“怪不得看着眼熟,没错,就是高波!”

台下轰动了。

台上的高波听到观众席上的议论,一时间慌了神。他这次是被人花重金雇来参赛的,至于雇主是谁他也不清楚,反正有钱赚就行,以前也没少干过类似的事。

可是马有失蹄,即使伪装的在好,也有露出破绽的一天。

经协会调查,27号果真就是高波。高波被取消了比赛资格,比赛也无需进行,彭远航毫无疑问地成为了第一届扬武杯的擂主!

一群人蜂拥而上,张晓萌更是用热情与崇拜的目光注视着他。

可彭远航并没有因为夺得擂主而感到丝毫的兴奋和自豪,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职业选手相比还相差甚远!但是他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很快地就融入到了欢快的氛围中来!

散打比赛后,彭远航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去过散打馆。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张晓萌不让他去。张晓萌说他要在家安心休养,要等彻底康复了以后,才能再去练习。可是对于彭远航来讲,这些伤只不过是些皮外伤,压根就没有什么大碍。然而张晓萌并不这么认为,她见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便动员全家人一起来监督他。这一闹腾,彭远航只能眼巴巴地在家休息,这一休息不要紧,转眼休到了暑假。

第六十五章 散打比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