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敞开心扉

  睡了一晚上,张晓萌的脑袋沉沉地,身上还飘散着淡淡的酒精气息。

来到客厅,她东瞧瞧西看看,不禁自语道:“咦……这家伙不是一直都比我早起的嘛,今天这是整得哪出,到现在还不见人?”

“韩姨,看到我二哥了吗?”张晓萌问旁边拖地的韩姨说。

韩姨悄声道:“应该还在楼上吧,没见他下来过。”

“原来是这样啊。”

张晓萌一路小跑,上了二楼。

她和彭远航的关系越来越好,如今进他的卧室连敲门都给省了,直接就是横冲直撞。尽管彭远航对此不满,也警告过她N次,但每次都无济于事,后来索性也就随了她,还好他彭远航没有裸睡的癖好。

卧室里的景象就像回到了彭远航住院的那一个早上。

张晓萌不禁失声大叫:“天啊!你这是怎么了?”

“不用担心,我就是伤口有些疼!”彭远航忍着伤痛,不紧不慢地说,“我刚吃过药,休息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张晓萌感觉不妙,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伤口感染了?那可不是一杯普通的酒,那可是高度白兰地!”边说,边撩起彭远航的睡衣。

彭远航措手不及,脸红得涨到了脖子根。直勾勾地看着她,心扑扑地跳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涌上心头。

只见白色纱布上已经渗出血渍,张晓萌双眉紧皱,自责道:“当初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你碰酒,我还信誓旦旦地向他做保证,可昨天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犯了个这么大的错误呢?”

水灵灵的大眼睛上顿时布上了一层水雾,更加懊悔地说:“都怪我,怪我没有看住你!”

彭远航的心里慌慌张张地,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从小到大他一直不会安慰人,还特别是安慰女生,而且还是让他心跳的女生。

眼看张晓萌眼里的泪珠就要滚落,彭远航忍着剧痛,笑呵呵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看着他那张比哭还要难看的脸,张晓萌带着浓浓地哭腔说:“我又不是傻子,都出血了怎么会不疼呢?都是被你那‘好朋友’郝辰逸给害的,明明告诉你他不是什么好人,你还不信,偏要去!去就去了,还在那逞英雄,现在可好了……”

两滴眼泪落在彭远航的手背上,暖暖的,他第一次感觉被人训斥也是一种幸福。

泪水漫过眼帘,流到她的脸上,“你要有个万一,我怎么跟叔叔交待……”

彭远航抬手想要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手举到一半却又停住了,只是安慰说:“好了……不要哭了,我已经给南阳打过电话了,等他来了就送我去医院。”

不到十分钟,南阳来了。他背起彭远航匆忙下楼,张晓萌在后面紧跟着。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韩姨一脸紧张地问。

张晓萌拉住韩姨说:“没什么韩姨,我二哥就是肚子疼,去医院打上一针就没事了,还有就是……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妈和叔叔!”

经主治医生诊断,彭远航是因为饮酒引起的伤口感染,医生为此狠狠地把他们两个批评了一番。

想起彭远航那因为疼痛而扭曲的五官,韩姨担心极了,经过再三思虑,最终告诉了莫莉。

莫莉得知情况后,立马打电话给张晓萌。张晓萌知道瞒不住了,向莫莉托盘而出。

莫莉听后火冒三丈,连招呼也顾不上和彭志成打,便心急如焚地驱车直奔医院。

病房里没有多余的铺位,医生把彭远航安排在病房外的走廊里。每每主治医生从他们身边经过,都会犀利地瞪他们一眼,这时张晓萌和彭远航便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因为医生最痛愤的就是这种不遵医嘱、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病人。

莫莉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来到病床前。她来不及训斥站在一旁的张晓萌,而是既心疼又紧张地问彭远航:“怎么样了孩子?感觉好点没有?”

彭远航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被莫莉拦住了,“你躺着,不用起,医生怎么说的?”

彭远航看了张晓萌一眼,说:“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伤口有些感染,打两天点消炎针就没事了。”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问莫莉道:“你是病人的母亲吗?”

“是的大夫,孩子他没事吧?”

医生接着拉下一张脸来,“你这母亲怎么当的,孩子住院做手术没见你露过一次面,你不管不问也就算了,尽然还让他喝酒,这要是有个穿孔、出血的意外情况发生,你说该怎么办?还好现在没什么大碍,否则有你们后悔的!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当妈的呢!”

医生的训斥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大家纷纷对莫莉指指点点。

莫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硬着头皮听完医生的训斥,还不停地说:“是……您说的是……

张晓萌绷着笑,南阳轻轻地戳了她一下,她这才注意到莫莉正两眼冒火地瞪着她。

“你还好意思笑,你说你这个监护人怎么当的,不知道手术后的病人不能喝酒的啊!”莫莉说着,伸手戳向张晓萌的脑门。

张晓萌忙辩解说:“您冤枉我了,我们是不想让您担心,才刻意隐瞒您的!更何况你们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二哥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他变成这样全是被那个郝辰逸给害的!”

“还怪上别人了,我告诉你,你甭想推卸责任,这就是你监督不到位!”

彭远航说:“其实这都是我的主意,真的与晓萌无关,昨天她还拼了命的为我挡酒呢,否则也不会醉成那样。”

南阳也在一旁解释说:“舅妈,表哥没有骗您,我可以替晓萌作证。”

莫莉看了看彭远航和南阳,又看了看张晓萌,“这次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张晓萌嘲彭远航扮了个鬼脸,一副大难不死的样子。

彭远航住了两天院就出院了,他的饮食则由莫莉一人料理。

“哎呀……怎么又吃这些……”

张晓萌望着一桌子清淡的饭菜,不禁嘟嘴埋怨,“真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刚才肚子还在咕咕叫呢,现在连叫都不叫了!”

莫莉又从厨房端来一盘菜。张晓萌抬眼望去,撇嘴说:“又是蒸山药,怎么每顿都有蒸山药!”

“我看你压根就不饿!”莫莉说着,把菜放在餐桌上。

“才不是呢,是我的肚子在向你抗议!”

“那我只能对你说——抗议无效!”

张晓萌耷拉着脑袋,下巴抵在餐桌上,“总不能为了他一个人,我们一家子都跟着他这样吃吧,这都吃了一个星期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有人给你做着吃,你就知足吧,还挑三捡四的!”

“我挑三捡四,那也得有可挑可捡的啊!”

莫莉又从厨房端来一盘杏鲍菇,说:“你要是不想吃这些,就自个去做,别在这儿抱怨!”

张晓萌干笑两声,“我倒是想啊,可打开冰箱一看,连鱼虾的影儿都见不到!”

彭志成换了一身休闲服,笑眯眯地走来,“不瞒你说,我也嘴馋了很长时间了!”

“从公司来的时候,人家老李请你去那几星级几星级的大饭店,你怎么不去,现在发起牢骚来了!”

张晓萌灵机一动,整个人兴奋起来,“叔叔,要不我们俩个出去吃?”

“不行!”莫莉疾声厉色道,“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人家远航身体还没康复呢,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嘴馋得跟那猫似的!”

彭志成朝张晓萌耸耸肩。张晓萌说:“叔叔,您可是我妈的上司,是我妈的头儿,怎么在家里一点威严都有?”

“我是头儿不假,可谁让你妈是脖子呢,这脖子往哪指挥,我这个头儿就得往哪儿转!”

莫莉被逗乐了。张晓萌见机说:“那好歹也得整一盘荤的啊!”

“不行,”莫莉斩钉截铁地说:“这半个月,我们家要坚决杜绝一切油腻和难消化的食物!”

“来个清蒸鱼总行吧?”

“这你就更甭想了,吃鱼只会加重伤口的感染!”

“不让二哥吃不就完了吗!”

“那你不是让人家远航干瞪眼嘛!”

彭远航从楼梯拐角口走来,他刚才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如今看到一桌子的菜,心里更是满满地感激和愧疚。他想称呼莫莉一声阿姨,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喊出来。

“其实您不用这般照顾我的,让一家人跟着我这样吃,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一家人’三个字让莫莉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眉眼含笑地说:“既然是一家人,就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而且多吃些清淡的对身体也好!”

“脸色比以前好多了,”彭志成看着彭远航越来越好的气色,满是欣慰,“你可要好好地谢谢你莫姨,你莫姨可是再百忙之中专门跟营养师上了几堂课!”

“谢谢……您!”阿姨这个称呼,他始终没有叫出口。

张晓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山药,“其实吃不吃肉也无所谓,只要你能快点好起来!”

彭远航感激地对张晓萌笑着,他知道她是个无肉不欢的人,虽然他曾对爱吃肉的女生存有偏见。

过了一会儿,彭远航放下筷子,“我吃好了!”

只见,张晓萌把筷子咬在嘴里,毫无神气地瞅着一桌子提不起食欲的饭菜。

彭远航踢了踢她。她挪开腿,继续闷闷不乐地咬着筷子。彭远航又踢了踢她,她这才抬眼往彭远航看去。

彭远航向她抛了个眼色,起身走向门口。张晓萌心领神会,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你还没怎么吃呢?”彭志成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莫莉说:“甭管她,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她准是让远航带她出去吃好吃的了!”

“想不到,他们两个的关系会变得这么融洽!”

莫莉笑着说:“他们这叫患难见真情!”

彭远航站在合欢树下,嘴里呼出阵阵雾气。初冬的冷月照在身上,把他的背影拉的长长的,但给人的感觉却很温暖。

“叫我出来什么事?”张晓萌裹紧衣服,双手捧在嘴边,哈着气。

彭远航转过身,棱角分明的轮廓在月光的映照下清晰可见。

“好帅啊!”张晓萌在心里默默感叹。

彭远航搔搔头发,咧嘴腼腆地笑着,随即又羞愧地说:“因为我,害得你最近没吃过一顿合口的饭!”

张晓萌痴痴地看着他,从来没见过哪个男生害羞的样子也会如此迷人。

彭远航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接着说,“所以,我想请你出去吃!”

听到吃饭,张晓萌兴奋地瞪大眼睛,“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吗?”

“嗯!”彭远航点头应了一声。

张晓萌开心地手舞足蹈,拉住彭远航的手腕,激动地说:“你真的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张晓萌拉开后车门。彭远航说:“坐前面吧,前面舒服些!”

张晓萌受宠若惊,指指前面,“我真的可以坐在前面吗?”

彭远航舒心地笑了笑,亲自为张晓萌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张晓萌坐进车里,问:“坐过你车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

彭远航启动车子,说:“屈指可数!”

张晓萌望着他那俊美的侧脸,再也不愿移开视线。剑锋似的眉梢,高挺的鼻梁,上扬的嘴角,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长长的睫毛,一根一根地往上翘着,比女生的还要长,还要密。就连开车的动作,也比别人帅很多。

“想好吃什么没有?”彭远航问。

“早就想好了,我要吃火锅,还要麻辣的那种!”张晓萌说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彭远航察觉到张晓萌一直盯着自己看,心里说不出的兴奋。以前,他最讨厌女生这般花痴地看他了,可现在他竟然希望张晓萌永远都不要移开眼睛,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张晓萌吃了整整一个小时,彭远航陪她坐了整整一个小时,而且还不时地为她倒水,递纸巾,就像专门为她服务的服务员似的,惹得周围的女生好生羡慕。

彭远航不得不佩服张晓萌惊人的食欲,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他自己。一直视时间如生命的他竟然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陪女生吃饭,而他自己竟连一口饭都没有吃,一滴水都没有喝。

回到家,张晓萌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着了,嘴里还泛着浓浓的火锅味。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过后,彭远航忙起身开门。

只见莫莉一手拿着配好的药片,一手端着一杯刚好可以喝下去的白开水,满面笑容地站在门口。

彭远航习惯性地接过药和水,一仰头,把药片吞了下去。

莫莉又接过他手中的空杯子,和善地说:“已经十点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再叫我!”

彭远航望着莫莉,没有说话,他感觉得到莫莉是真心对他好的。

眼看莫莉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他突然叫住了她,“谢谢您……阿姨,您也早点休息!”

莫莉顿时热泪盈眶,脸上滚烫滚烫的,抹了抹眼角流出的眼泪,转过身,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

彭远航感到心里一下子变得敞亮了,所有的心结也似乎一下子全都解开了,整个人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莫莉乐得合不拢嘴,脚步也变得轻飘飘的。

“瞧把你给乐得!”彭志成从眼镜上方望去,又垂下眼来看报纸。

莫莉坐到她的对面,难掩兴奋:“告诉你,远航叫我阿姨了!”

彭志成取下眼镜,喜笑颜开,就连眼角的细纹也全部舒展开来。

“我现在这个心里啊,比吃了蜜还要甜!”

彭志成缓缓地叹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远航这是感觉到你对他的好了!你看,你这段时间又是亲自下厨,又是亲自喂药,他能不感动吗?”

莫莉感叹道:“我现在觉得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真心换真心,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最难得的是他现在肯向我们敞开心扉了,我觉得这中间晓萌的功劳是最大的!”

莫莉靠在彭志成的肩上,说:“这种感觉真好,越来越有家的味道了!”

“是啊!”彭志成一脸欣慰,发自内心地说,“有家的感觉真好!”

第六十章 敞开心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