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出院谈命运

  转眼间,到了彭远航出院的日子。被折腾了一个星期的张晓萌终于得到了解脱,心想,“这下总算可以回家,踏踏实实地睡个安稳觉了。”

彭远航渐渐留恋起弥漫着消毒水味的医院,在这里他逐渐找到了自己曾经丢失的一些东西,只是直到现在他还是有些不确定。

虽然还没有到寒冬腊月,但是这天的天气和前几天相比又添了几分寒意,刺骨的寒冷驱散了阳光的温度,人们情不自禁地跳起了“踢踏舞”。

张晓萌提着行李和彭远航并排站在医院门口等着南阳,明明说好中午十二点就过来接人的,可是足足等了20分钟连他的人影也没有见着。

一阵寒风吹过,张晓萌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脖子上的红色流苏围脖,不耐烦道:“明明说好十二点就来接咱们的,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来?做人哪有这么不讲信用的!”

彭远航也开始按捺不住了,拿起手机又拨了过去,抱歉地说:“我看咱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我看也是,否则等他来了,我们都得冻成老冰棍了!”

不一会儿,一辆Z4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南阳按下车窗,外面的寒冷让他情不自禁的地打了个寒颤,探出半个脑袋,大喊着:“快上车!”

张晓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像是在埋怨他的迟到。

车里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简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刚坐进车里,张晓萌顿时感觉脸上被空调吹出来的暖风暖得红彤彤的,麻木的双腿也逐渐恢复知觉,后来索性把外套脱了下来。

窗外被冻得哆哆嗦嗦的路人,有的裹得严实,有的穿着单薄,烈风穿过他们的衣口溜进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群人中有的步行,有的骑车,来去匆匆。如果不是有要紧事情要处理,想必在这样的天气是万万不会有人选择出门的。

张晓萌静静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突然,一个年龄大约在四五岁的小女孩闯入了她的视野。这位穿着漂亮的女孩可能是想快点回到暖呼呼的家里,所以用力地奔跑着,可一不小心被马路上凸起的石块绊了一脚,摔倒在地。后面的一位男士应该是女孩的父亲,离女孩约有三四米的距离。他紧张地快速冲上去,一把抱起小女孩,拍拍她身上的尘土,然后裹进自己的大衣里,大步向前走着。

张晓萌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她觉得自己像极了刚才的那个小女孩,总是在冬天的马路上狂奔,而父亲也像极了小女孩的父亲,总是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紧跟着,嘴里还不时地念叨着,‘慢点跑,小心摔倒了’……

南阳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发呆的张晓萌,问:“发生么呆呢?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张晓萌被打断了思绪,显得有些不高兴,摆弄着手机。

“还生气了,不会是在医院呆傻了吧?”南阳开玩笑地说:“要不咱们在拐回医院,找个精神科的大夫给你瞧瞧……”

彭远航犀利的眼神让南阳停止了讲话。南阳耸耸肩,专心开车。

彭远航扭头,关心地问:“不舒服吗?”

见张晓萌摇头,又问:“可你怎么闷闷不乐的?”

张晓萌指了指窗外,说:“你看外面。”

彭远航往张晓萌所指的方向望去,除了高楼大厦,就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疾驰而过的车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什么特别的呀!”他说。

张晓萌望着外面的世界,心也跟着凉了半截,不禁想起了孤儿院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人和人的命运怎么就差那么大呢?我们坐在车里享受着暖气,你看看外面的那些人,包裹的像个粽子似的还不停得打哆嗦,有的甚至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甚至是没有一个可以让他们安生的地方!”

南阳不以为意:“怎么……你想当善人吗?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人活成个什么样全靠自己的努力,你努力了你就可以住别墅,开豪车,你不努力就只能在马路上喝西北风。当然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富家子,不用自己努力就能坐享其成,所以不要抱怨太多,否则这个世界会让你失望的。”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们不是一路人,而且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彭远航说:“我也不同意你的看法。难道说不成功的人就没有努力奋斗过吗?依我看,这是社会关系在作怪。就好比每年各种各样的招聘考试,最后杀出重围的有多少不是靠关系进去的,除非你足够优秀。”

南阳补充道:“这还不是钱的诱惑,没有钱,谁会冒这个风险,人们都说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可是这个社会显然不相信感情,他们宁愿伤了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把拱手送来的财富白白地丢给了别人!”

张晓萌反问:“难道钱的诱惑比自己的命和尊严还要重要吗?”

南阳说:“这就好比一个赤裸裸的女人站在男人面前发嗲是一样的诱惑!你是女人,不理解男人的那种感觉!”

彭远航看了张晓萌一眼,只见张晓萌的脸羞红羞红的,忍不住斥责南阳道:“你这是什么比方,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南阳没有留意到张晓萌的变化,依然我行我素。

“我这是本着方便易懂的原则!”见张晓萌没有回应,继续问:“听明白了没有?”

张晓萌尴尬地冲他点点头,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郝辰逸、南阳还有另外几个朋友聚在南阳家开的七星级饭店“海之界”,庆祝他们盼望已久终于到来的假期。

饭店的装修豪华别致,走进大厅的一霎那就像畅游在浩瀚无穷的大海里。墙的四壁以及地板上镶的全是有机玻璃,而且这是一种很特别的玻璃,具有放大的功能,离你很远的距离看上去就像近在咫尺。玻璃内填着水,各种各样的稀奇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玻璃周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蓝色小型水晶灯,水晶灯把玻璃内的水衬托成海水的蓝色。在大厅的正中间是一串很大的蓝色水晶坠灯,它的周围散满了很多只有贝壳大小、形状各异的蓝色水晶灯。和海水的蓝相比,这种蓝看上去更舒服,更明亮,也更柔和,就像阳光投入大海的感觉。整个空间让人有种想要触摸,却又触摸不到的不甘及留恋。

一伙人把饭桌围了起来,郝辰逸旁边的位置却是空着的。

郝辰逸拿起一瓶啤酒又放了回去,站在一群人中间,冲南阳嚷嚷着:“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拿这些招待我们,怎么着也得来点……”

南阳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叫来门外的服务生,指着一旁的啤酒说:“把这些全换成白的。”

然后,又转头对在座的其他人说:“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服务员上了白酒。郝辰逸启开一瓶,为每个人倒上。到了他旁边那个空空的属于彭远航的位置时,阴阳怪气地说:“也不知道我们的老大忙什么去了,考试不去考,手机又不接,如今兄弟们聚餐也不来了,是不是把我们都给抛弃了?”

一位染着红色头发,耳朵上镶着一颗闪亮钻石耳钉,左手食指上带着一个翡翠指环,嘴里叼着一根烟的男青年问南阳道:“你们是表亲,难道你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吗?”

南阳一向很听彭远航的话,凡是彭远航不让他做的事,不让他说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去做,也绝对不会去说的。

“哎!我也不知道表哥这段时间究竟干嘛去了,到他家去了好几次家里也没人!”只见他一筹莫展,端起酒杯又说,“别扫了大家的兴,我先替表哥敬大家一杯。”

说完,一口把酒闷下肚里。

郝辰逸也不敢示弱,端起酒,仰起头,像灌白开水一样地一饮而尽。

在这些人中,彭远航是他们的头儿,郝辰逸算是老二。如今彭远航不在,郝辰逸自然而然地成了众人的头儿。其他人见郝辰逸给闷了,也顺其自然地来了个一口闷。

七八瓶白酒下肚后,有些人趴在了桌子上,迷迷糊糊地说着不着边的话儿。

郝辰逸、南阳和那位红发男子还算清醒,但也没了刚才的拼劲。

南阳问郝辰逸:“你家的狐狸,还是和以前一样,老是找你的麻烦吗?”

郝辰逸若有所思,本就不大的眼睛因为恨意更是成了一条线。

“就她?哼!那也得有那个能耐呀!我家老爷子前几天刚通知我让我去公司熟练熟练业务,还说公司早晚都是我的,你没见她听到这话时的那个表情……想想,我就痛快!”

“哥们儿别高兴的太早,得意之时最容易失意,还是谨慎为妙!”南阳提醒道。

郝辰逸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她只不过是个小三儿,趁着年轻还能让老爷子高兴高兴,老了以后什么资本都没了,还有什么好谨慎的。本来就是个廉价货,又有什么好提防的呢!”

“那万一她给你生个弟弟呢?”红发青年随口说。

郝辰逸没有吱声,目光深不可测的像是一个望不到底的深渊。

南阳说:“这是有可能的哦!加上你们家的狐狸精一个心眼赶别人两个,你们家老爷子又那么喜欢她,到时候你可就危险喽!”

郝辰逸一脸阴沉,心事重重,嘴上却不以为意:“难道我还怕她不成!”

第五十四章 出院谈命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