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袭胸

  敲门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张晓萌打开门,接过一个袋子。

“好香啊!”彭远航使劲地嗅着鼻子说。

如果说疼痛让他暂时忘记了饥饿,那么现在的饭香简直惹得他口水直下三千尺。经过一天的折腾,他早就饿的肠子打结,就差把胆汁吐出来了。

望着一脸馋相的彭远航,张晓萌觉得他可爱的像个孩子,突然很想逗逗他。

她拿出餐盒,在他的鼻前晃了晃。

果真是不可抗拒的诱惑啊!彭远航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伤口处传来一阵隐隐的疼痛也只是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想吃吗?”

“想!”彭远航两眼放光地盯着面前的餐盒脱口而出,可能伤病总会让人变得脆弱,同时也让人直白的像是一个不会撒谎的孩子。

“可医生说你这两天不能吃饭,只能靠葡萄糖维持。”张晓萌无奈地说,然后没心没肺地坐在他的对面津津有味地吃着,那感觉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彭远航抿抿嘴,有冲上去抢饭的冲动,但伤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恢复了理智。他吞了吞口水,闭上眼睛,以免看见张晓萌那副吃相又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

张晓萌偷偷地瞄了他一眼,故意嚼出声。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彭远航是这么有趣的一个人,只不过如此对待一位病号难免有些残忍。

彭远航再次吞了吞口水,尽管这会给他的伤口带来阵阵疼痛。

又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紧闭的眼睛,委婉地说,“你可不可以坐到那边……不要吃的那么大声啊!”

“哎呀!瞧我……给饿晕了!”张晓萌忍住笑,一本正经道:“真不好意思,我这就转移阵地,保证一点动静都不让你听到。”

崔静和郝敬泉正在进行浪漫的烛光晚餐,整个客厅里泛滥着暧昧的味道。

郝辰逸从外面回来了。崔静见到他,特意夹起郝敬泉最爱吃的菜喂到他的嘴里。她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激怒郝辰逸,然后挑起他们父子之间的战争。

郝辰逸不忍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每每这时他都会想起被郝敬泉抛弃的母亲兰梦。自从父母离婚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兰梦。他恨眼前的郝敬泉和崔静,那种恨渗透到身体里的每一个关节,渗透到皮肤里的每一个毛孔。

他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朝卧室走去。可事情往往不如愿,郝敬泉叫住了他。

“吃饭了没有?”

他的态度比往温和了许多,可见他此刻的心情是非常好的。

郝辰逸不想和郝敬泉发生争执,以免又让崔静在中间做了好人。

“吃过了,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他不冷不热地应付着。

“你过来坐会,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郝辰逸硬着头皮坐在郝敬泉的对面。

“今天我们公司签了个大订单,”郝敬泉乐得合不拢嘴,亲昵地握住崔静的手,“这可多亏了阿静。”

崔静妩媚地与郝敬泉对视。郝辰逸的心里顿时怒火升腾,他真想立刻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但是他不甘心,挑衅地看着崔静,咬牙切齿地说:“恭喜你!爱情事业双丰收!”

崔静则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样子很是骄傲。

“以后多跟阿静学学,不上课的时候就去公司熟悉一下业务,公司早晚都是你的,老早的熟悉公司运作流程对你只有好处!”

崔静挂在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狭长的丹凤眼往上挑的更是厉害,且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前方,一个阴谋开始在她的心里暗暗滋长。

郝辰逸望着崔静得意邪魅地笑了,一口答应说:“行,等放假了我就去!”

彭远航显得心神不定,两只手不停地交叉着,望了一眼专心致志看电视的张晓萌,又立刻偏过头来。

只见张晓萌一会捧腹大笑,一会又煽情落泪。

彭远航搞不明白她的情绪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波动,因为他完全没觉得这剧情有什么好看的。

眼看就要十点了,他张开嘴,又犹犹豫豫地闭上。

沉浸在剧情里的张晓萌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只见她趴在床上,双手拖着下巴,两只脚更是向上翘着一前一后地来回晃动着。

彭远航用力咳了一声,这一咳连带着伤口也跟着疼了,一脸痛苦。

“你没事吧?”

张晓萌跳下床,光着脚丫子来到他的床前,紧张地望着他。

彭远航突然觉得心里某个地方暖暖的,就像一条冰冻已久的河流在阳光的照射下悄然融化。

“我没事!”他的声音略有沙哑地说。

“可是你刚才明明咳的很厉害?”

“我是不小心被呛到了!”

若是放在从前,他才懒得编理由解释。可是现在他不仅莫名其妙地这样做了,而且居然还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会被呛到了呢?你并没有吃东西啊?”张晓萌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喃喃道:“也没有什么怪味啊?”

“可能是因为我长时间没喝水,再加上这里消毒水的气味,嗓子有些不舒服。”

彭远航说着又咳了两声,他这才发现撒谎比他想象中简单了太多。

张晓萌忙倒了一杯水,吹散着热气,尔后又在杯子里放了一根吸管。蹲下身,把吸管凑到彭远航的嘴边,眼睛却看着电视。

他们之间的距离仅有一尺之隔。彭远航望着张晓萌红润俊俏的脸颊,心跳莫名地加速。这不仅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一个女孩子,也是他第一次偷窥一个女孩子。

突然,张晓萌扭过头来望着他。

毫无防备的彭远航这次真的被呛到了,竟然紧张地把一口水全喷在了张晓萌的胸前。慌乱中他伸出手想要替她擦拭衣服,岂料剩下的半杯水也全打在了刚刚被他喷湿的地方。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

彭远航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忙把手从张晓萌的胸部拿开。

他一脸囧相,不知如何是好,脸上羞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来,恨不得找个地洞立刻钻进去。

张晓萌慌忙站起身,情绪激烈地说:“你……你……”

“我不是故意的……”彭远航既羞愧又仓皇,脸比刚才更红了。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好心好意地伺候你,你居然……你居然……”张晓萌望着自己的胸前,再一次说不出话。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知不知道女生的这个地方是不能随便乱碰的……”

张晓萌噘着嘴,拿起外套气冲冲地走出病房,手里还拿着那个杯子。

转眼间,一个不明物体不偏不齐地刚好砸在彭远航的伤口上。

只听彭远航闷哼一声,拿起那个杯子又往自己的头上砸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到了十一点。

“她干嘛去了?怎么还不回来?难不成回家了?”

彭远航忍不住好奇,胡思乱想起来。突然想到张晓萌被三个流氓欺负的场面,心一下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

“都怪我,都怪我,”彭远航一脸着急地说:“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不安全,万一再遇到点什么事不就麻烦大了!”

“张晓萌……张晓萌……”他着急地大喊。第一次喊这个名字,让他觉得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别扭。

一位护士闻声而来。

“怎么还不休息,都已经十一点了,你这样咋呼会把其他病人吵醒的!”

“对不起,对不起……”彭远航抱歉地说,“我……我妹妹不见了,我现在行动不方便,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她?”

护士左右看了一遍,只见张晓萌从右边走廊的尽头走来。

“她已经来了,你就别再大喊大叫了!”护士说完,转身离去。

一会儿,张晓萌回来了。她把外套脱下来放到床头,只见胸前湿漉漉的一片已经干了。她看也没看彭远航一眼,又坐回床上,继续看电视。

彭远航小心翼翼地瞅了她好几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刚才……”

“打住,”张晓萌急忙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一副气冲冲的样子,“如果你想早点出院的话,就不要再跟我提刚才!”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这是彭远航第一次低三下四地跟一个人讲话,他突然很怕张晓萌不高兴。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这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你……你……”彭远航支支吾吾地说,生怕一不小心又说错了话。

“你什么你,有话快说!”张晓萌疾声厉色道。

彭远航看了她一眼,低低地问:“你还不回家吗?都已经十一点了!”

“不回了!”

“不回了?那你去哪?”只见,彭远航一副诧异的神情。

“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

“说你傻,还是说你笨呢?你住院难道不需要陪护的吗?”

“噢……”

彭远航觉得自己像是说错话的孩子,犹豫了片刻,又说:“可是后天还要考试,你还是回去准备准备吧。”

“你以为我想呆在这儿啊,还不是因为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再说了,你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跟叔叔和大哥交待!”

彭远航又是“噢”了一声,没在说话。

张晓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疑惑地望着彭远航,心里嘀咕着:“这不像是他的态度和风格啊?难道是因为生病住院,人也跟着转了性了?”

彭远航被看得不自在起来,问:“怎么啦?你要是觉得不习惯,还是回家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可以的!”

张晓萌缓过神,态度也跟着缓和了许多,“其实这里也不错,有床有电视,就是消毒水的味道不大好闻,全当给自己消毒了呗。”

彭远航没有察觉出她的异样,说:“也不能老让你一个人照顾我,要不明天你给晨露说一声,让她过来吧。”

“等考完试再说吧,免得她分心……还有就是这几天的考试我都不用参加了,全权负责照顾你,不过你不用觉得亏欠我,因为这也是学校的安排!”

“可我已经觉得……”

“以前多说一句话都是奢侈的一个人,怎么如今啰嗦的竟不如一个老妈子干脆?还真不如以前的冰冷来得好呢!”张晓萌心里想着,嘴上却说:“你要是真的心里内疚,就当是给自己请了个陪护吧,等出院的时候给我结账就行了!”

“对了,住院费是不是你交的?”

“你以为呢!”张晓萌激动地说:“这可是我攒了好几年的积蓄!”

“等出了院,我一定还给你。”彭远航很是认真地说。

张晓萌也不客气,“好啊,不过我是要算利息的。”

彭远航笑了,这让他觉得踏实了些。

在这一点上,他们俩个是一样地——都不喜欢亏欠别人,尤其是人情。

第五十一章 袭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